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高傲的孟武晨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高傲的孟武晨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高傲的孟武晨

推薦閱讀:

    婁陽波怎么能想到秦飛真的認識譚國力,他本身就沒什么本事,是靠著云城的羅智爬上來的。

    眼下惹怒了譚國力,搞不好就是整個云城上下的整頓。

    “我真不知道他認識您啊”婁陽波的腦袋碰到地上,發出“嘭嘭”的聲音,卑微之資,與方才的自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譚國力沒有理他,他冷眼看著老沙,說道“還不趕緊放人?”

    “是,是。”老沙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連忙吩咐人給秦飛打開了手銬。

    秦飛活動了活動手腕,笑道“譚先生,您怎么來這里了?”

    譚國力一時有些不太好意思開口,他糾結了片刻,說道“我們上車,上車聊。”

    隨后,秦飛和譚國力一同走了出去。

    出門以后,譚國力深深作揖,嘆氣道“秦飛,感謝的救命之恩。”

    “救命之恩?”秦飛有些詫異,“張大師都告訴了?”

    譚國力苦笑道“是啊。秦飛,也別怪我,張大師是大名鼎鼎的風水術士,我自然會更傾向他一些,所以”

    “我知道。”秦飛笑道。

    他并沒有怪罪譚國力的意思,畢竟誰也想不到秦飛既是中醫上的大手,又在玄學上有著超乎常人的本事。

    跟隨譚國力再次來到了省大院,進門后,張余便趕緊迎了上來。

    “秦先生,咱們又見面了。”張余微微躬身道。

    爾后他有些迫不及待地說道“秦先生,我上次跟您說的事情,您考慮的怎么樣了?”

    “嗯?什么事?”秦飛疑惑道。

    “就是邀請您加入組織的事,以及收我為徒。”張余絲毫不覺得丟人。

    秦飛連連擺手道“我已經拒絕過一次了,張大師,您就別為難我了。”

    “好吧。”張余無奈的嘆了口氣。

    一旁的譚家二兄弟張大了嘴巴,這張余居然想著拜秦飛為師?他可是天師門下的人啊!

    “秦飛啊,還真是能啊。”譚鴻運笑呵呵的說道。

    隨后,幾個人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

    “秦飛,除了挖地基之外,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知道,這是一個大工程,而且會產生一定的流言”譚國力蹙眉道。

    秦飛凝重的說道“必須要拆地基。這下面到底埋著什么,我也不清楚,至于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我已經告訴過了。”

    “好吧。”譚國力嘆了口氣,“明天我去上頭申請,把這里拆了重新翻蓋。”

    秦飛和張余一同圍著這房子轉了一圈,張余手輕輕捏著那張白紙,皺眉道“先生,您能告訴我這是什么符嗎?我從未見過這種鎮宅符啊。”

    秦飛笑了笑,說道“我要是說這是龍血,信嗎?”

    “秦先生,您就別跟我開玩笑了。”張余苦笑了一聲,“傳聞一滴龍血就能鎮壓邪魔鬼怪,這要是龍血,恐怕就不需要挖地基了吧?”

    秦飛沒有解釋。

    張余說的沒錯,只是他現在已經不是龍體了,所以效果自然要大打折扣。

    當天下午,張余便回了京城,而譚國力自然是要想辦法去向上面申請翻蓋這棟房子。

    “師傅,店面您申請下來了嗎?”回家后,洪凱便放下了手里的書,走過來問道。

    秦飛搖了搖頭,說道“上午有點事情耽擱了,下午我再去一趟,估計三天之內就差不多了。”

    算了一下時間,幫完項鵬后,醫館便差不多能開業了。

    距離比賽還有一天的時候,項鵬給秦飛打了個電話,邀請他見面。

    到了酒店后,項鵬搓著手說道“我們已經報名參賽了,尷尬地是省只有我們一家傳統武術,其他的大多都是空手道、跆拳道、泰拳散打,所以,無形中我們武館便代表了傳武。”

    “這是好事兒啊。”秦飛笑道,“如果這次能在比賽上拿到名次,那不僅是給們武館爭光,也是給整個華<!--中间广告位置-->夏武術爭光。”

    項鵬點頭道“是啊,只可惜華夏武術已經徹底落沒了,我怎么都沒想到十幾個市,只有我們一家傳武”

    “或許其他武館不想參加吧。”秦飛安慰道。

    話雖然這么說,但華夏的傳統的確已經落沒了,無論是中醫、傳武乃至國學,都越來越不受待見。

    隨后,項鵬給了秦飛一聲布衫,布衫上面印著武館的名字。

    此時,孟武晨正在浩東散打,進行著訓練。

    “太慢,太慢!”孟武晨輕松的躲過了揮來的直拳,隨后一個漂亮的擺拳打在了對手的腰上。

    “讓他們幾個一起上。”孟武晨對武館的館主林浩東說道。

    林浩東訕笑道“孟先生,這樣不好吧?”

    “少廢話,難不成覺得這幫廢物能傷的了我不成?”孟武晨輕哼道。

    林浩東見狀,心里也有些不爽,于是,他大手一揮,選了幾個最頂尖的弟子走了上來。

    “小心點,別把孟先生給傷了。”林浩東說道。

    “師傅,您放心。”幾個徒弟紛紛點頭道。

    孟武晨嗤笑不已,他站在擂臺的中間,像是一座屹立不倒的燈塔,令人心生畏懼。

    幾人大喝一聲,蜂擁般的沖向了孟武晨。

    孟武晨輕哼,他靈敏的躲閃輕松的躲過了來人的重拳,隨后一個正踹,踹在了對手的胸膛上。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幾個徒弟都摔倒在地。

    “廢物,真是一幫廢物!”孟武晨怒罵道,“偌大個云城,難道是一幫廢柴嗎!”

    林浩東神情一凜,連忙稱贊道“孟先生不愧是打a的重量級選手,實力果然遠超想象!”

    孟武晨瞥了他一眼,說道“挑幾個頂尖的弟子,讓他們跟著我訓練,我會教給他們最頂尖的技術,最科學的打法。”

    “那就多謝孟先生了!”林浩東頓時大喜過望。

    時間眨眼間便來到了比賽的那天。

    孟武晨作為特邀嘉賓,自然和省里的人共同出入,陪同在譚國力身邊。

    到臺上坐下后,譚國力便隨口聊道“小孟啊,聽說這幾天和浩東散打走的很近?”

    孟武晨點頭道“嗯,這幾天我走遍了云城的十幾家武館,居然沒有一個能打的,他們的技術還停留在十幾年前,太落后了。”

    譚國力沒有吭聲,對于孟武晨這幅高高在上的姿態,譚國力頗為不爽。

    他本身就是一個極為傳統的人,熱愛華夏的古老文化,包括中醫、玄術、傳統武術等等,所以,對于孟武晨這種崇洋媚外的姿態,他頗為厭煩。

    “要不是有年齡限制,我想肯定會有傳統武術的高手站出來。”譚國力面無表情的說道。

    孟武晨哈哈大笑道“譚先生,您就別開玩笑了,傳統武術是花架子,根本就不能打,是騙人的罷了。”

    譚國力聞言,頓時有幾分慍怒。

    他哼聲道“話別說的這么絕,云城有位民間高人,人送外號大師傅,要是不服氣,我可以私下組織們兩個人打一場。”

    “大師傅?”孟武晨笑的更歡了,“譚先生,我不能跟他打,萬一一不小心把他打死了,那我豈不是要負責?”

    譚國力冷冷的掃了他一眼,什么話都沒說。

    他甚至都后悔邀請孟武晨來參加這次比賽了。

    “譚總,大師傅也來了。”這時候秘書跑過來小聲說道。

    “哦?快,請他進來。”譚國力連忙起身說道。

    譚國力雖然知道大師傅平日里壞事沒少做,可眼下為了給國術爭光,也顧不上那些了。

    大師傅從門外走了進來,恭敬說道“見過譚總。”

    “譚先生,這就是說的那位國術高手?一個老頭兒?”孟武晨雙手環胸,一臉輕蔑。

    diqiuzuihouyitiaolong00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91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