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他能打你,你不能打他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他能打你,你不能打他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他能打你,你不能打他

推薦閱讀:

    譚國力聽到這話后,臉色嚇得煞白。

    他著急的拉著張余說道“張大師,難道這地下真的埋著什么東西嗎?可是當初挖地基的時候什么都沒有發現啊!”

    張余盯著譚國力看了半天,隨后說道“譚省,有些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您盡管說。”譚國力焦急的說道。

    張余長嘆了口氣,說道“按照時間推薦,如果這地下真埋著什么東西,恐怕您現在已經性命堪憂了”

    “性性命堪憂?”譚國力額頭流下了滴滴冷汗,只感覺后背發涼。

    “說的直白點,您可能會忽然暴斃,連醫治的機會都沒有。”張余凝重的說道。

    聽到這話后,譚國力雙腿一軟,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張大師,您是德高望重的大師,您可得救救我哥啊!”譚鴻運蹙眉道。

    張余看了一眼譚鴻運,說道“現在讓我疑惑的是,譚省居然安然無恙,怪了”

    “會不會是顯現在家人身上了”譚鴻運有些沒底氣地說道。

    聽到此話,譚國力急忙從地上爬了起來,哆嗦著手就要打電話。

    張余擺手道“不可能。如果真要出事兒,那譚省必定是第一個。他既然沒事兒,其他人更不會出現什么意外。”

    “那現在怎么辦?”譚鴻運顯得異常冷靜。

    張余環繞四周,說道“先陪我在房子里轉一圈吧。”

    說完,他跟在二兄弟的身后,在整個房間里面轉了一圈。

    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后,張余便更加不解了。

    他站在二樓的窗前,撫須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正在這時候,他忽然看到了樓下正東方位飄著的一張白紙,白紙的中央有一顆紅點,像是已經干掉的血跡。

    “那是什么?”張余頓時驚聲喊道。

    還沒等到譚家二兄弟回答,張余便急匆匆的往樓下跑去。

    只見樓下東南西北的四個方位,分別貼著一張白紙,并且每一張白紙上都有一顆紅點。

    “發生什么了?”譚國力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有些著急的問道。

    張余手里捏著這白紙,驚聲道“這是誰貼的?”

    “我我不知道啊,什么時候多的這幾張白紙?”譚國力一臉懵逼。

    張余盯著白紙看了片刻,隨后苦笑道“譚省,實話告訴吧,如果地下真有什么大邪之物,憑我的道行,根本奈何不得。要想保命的話,還是找貼白紙的人吧。”

    譚國力咽了咽口水,說道“張大師,您的意思是說這四張白紙救了我?”

    “沒錯。”張余一臉凝重,“方才我一直想不清楚,直到我看到這白紙才明白您為何安然無恙。”

    “可是這白紙是誰貼的?”譚國力蹙眉道。

    譚鴻運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著急道“會不會是秦飛貼的?”

    “秦飛?”

    “秦飛?!”

    張余和譚國力幾乎同時喊出了這個名字。

    “張大師,您認識秦飛?”譚國力有些驚詫的問道。

    張余一臉無奈的說道“譚省,您既然找過秦飛了,還讓我來干什么,這不是胡鬧嘛!”

    “張大師,您這話是什么意思”譚國力不解的問道。

    張余撫須長嘆,低聲道“我的這點道行,和秦飛比起來,連個屁都算不上啊”

    譚國力聞言,臉色頓時一變。

    隨后,張余把當年安家的事情和譚國力完整的講述了一遍。

    “完了,完了,我真是太糊涂了”譚國力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哥,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譚鴻運連忙說道。

    譚國力擺手道“都幾點了,還給他打電話?”

    “那那怎么辦?”譚鴻運皺眉道。

    譚國力低聲呢喃道“明天我親自登門,向他道歉吧”

    “張大師,今天晚上應該不會出什么事兒吧?”譚鴻運有些擔心的說道。

  <!--中间广告位置-->  張余笑呵呵的說道“有這四張紙鎮壓著,想來短時間不會發生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譚鴻運連連點頭。

    “啊”清晨八點,秦飛從家里的大床上醒來。

    這里采光極好,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剛要灑在他的身上。

    “起床這么早干嘛,我都還沒睡醒”蘇玉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道。

    秦飛笑道“我昨天答應了一個店面的店主,今天打算過去看看,繼續睡吧。。”

    隨后,秦飛起床,洗漱過后,便往樓下走去。

    經過小區門口的時候,恰好遇見了兩個年輕人。

    他們身穿籃球服,看起來像是剛剛打完籃球。

    “秦飛,真是冤家路窄啊,沒想到又碰見了!”說話的人正是秦飛的老同學,韓風。

    韓風咬牙切齒的瞪著秦飛,顯然是對上次的事情懷恨在心。

    秦飛笑道“怎么,上次打沒打夠嗎?”

    韓風聽到這話,下意識的往后一躲。

    而他旁邊的年輕人則是冷笑道“膽子不小啊,敢在我面前打人不成?”

    “又是誰?”秦飛狐疑的看著他問道。

    這小子說道“老子是”

    “嘭!”他話還沒說完,秦飛便一個手刀砍在了他的脖子上。

    這小子身子一晃,當即摔在了地上。

    “完了,完了,敢打他,死定了!”韓風在一旁幸災樂禍的說道。

    秦飛瞥了他一眼,說道“再不走,下一拳就打在臉上。”

    韓風張了張嘴,什么話都沒說。

    他抱起這個年輕人,扭頭便跑。

    秦飛從門口打了一輛車,便往市里的這個店面趕去。

    到達的時候,有個中年人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就是昨天給我打電話的那個人吧?”這中年人問道。

    秦飛笑著說道“沒錯,是我。”

    隨后,這個中年人領著秦飛在店里面轉了一圈。

    店面不大,但五臟俱全,并且有一個很大的書柜,剛好可以改成藥柜。

    “年輕人,這店鋪覺得怎么樣?要是合適的話,我今天就轉手了。”店老板笑呵呵的說道。

    秦飛笑著答應道“好!”

    他沒耽誤時間,當天就買下來了這家店鋪,隨后,他便拿上材料,準備去工商申請名字。

    剛從門口走出來,便有一輛警車開了過來。

    “就是他,把他給我抓起來!”車一停下,便看到方才被秦飛打過的那個年輕人蹦了下來。

    “小子,好大的膽子,知道這是誰嗎?他是婁先生的兒子婁澤!”帶頭的人怒聲道。

    秦飛站在那里沒有反抗,任由這幾個人把他給抓了起來。

    “我他媽打死!”見秦飛被銬起來后,這婁澤擼起袖子,跑過來一拳頭便打在了秦飛的臉上。

    秦飛冷著臉說道“他當著們的面打人,們難道不管嗎?”

    “什么打人啊?看見了嗎?反正我是沒看見。”

    “我也沒看見,剛才天上好像飛過去一只鳥,挺好看的”

    婁澤見狀,頓時哈哈大笑道“小子,我可以打,但不能打我,知道不?這就是身份!就認命吧!”

    說完,他握起拳頭,再次向著秦飛掄了過來。

    秦飛冷哼了一聲,一腳便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這婁澤頓時像是斷線的風箏一般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身后的車上。

    他從地上爬起來后,一口鮮血便噴了出來。

    “還敢還手是吧?我看是找死!”那幾個人見狀頓時大怒道,“把他給我銬起來帶走!”

    秦飛皺眉道“他能打我,我為什么不能打他?”

    “嘿,還真說對了,他能打,就是不能打他,怎么地?”帶頭的人指著秦飛鼻子罵道,“人家是婁副市的兒子,是個啥東西?”

    diqiuzuihouyitiaolong0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9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