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張余的到來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張余的到來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張余的到來

推薦閱讀:

    張余的身份比較特殊,雖說只是民間組織,但正因為如此,他們反而更不受約束。

    所以,即便是像譚鴻運這種身份,也得放低身段去求人家。

    話說秦飛從省大院離開后,便站在門口準備打車回家了。

    因為這附近大多是顯貴,一般的出租車壓根不會走這里,所以秦飛等了十余分鐘,也沒有見到一輛車。

    “還在這兒等車呢?”正在這時候,孟武晨從大院里面走了出來。

    秦飛對這個孟武晨沒什么好感,所以只是點了點頭,沒有搭話。

    孟武晨淡笑道“我知道,你肯定不太喜歡我說話的方式,但說實在的,我對你印象也不怎么樣。”

    “我最討厭的就是華夏的這些糟粕,比如說中醫,比如說玄術,而恰好你兩樣都占了。”孟武晨一臉輕蔑的說道。

    秦飛瞥了他一眼,笑著說道“在國外打了幾年a,成績沒見你拿到,崇洋媚外倒是學得不錯,你可真是條慕洋犬。”

    聽到此話,孟武晨頓時勃然大怒,他一把抓住了秦飛的衣領,冷聲說道“小子,你想找死嗎?”

    秦飛淡笑道“怎么,你要跟我動手嗎?我勸你最好還是考慮清楚了。”

    孟武晨眼睛一瞇,他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省大院,隨后哼聲道“的確,在這里動手不太合適,不過我警告你,最好別讓我再其他地方碰見你。”

    “我不是這個意思。”秦飛笑道,“我是說,你不是我的對手。”

    “我不是你的對手?”孟武晨仿佛聽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話,“你知道a意味著什么嗎?要不咱倆切磋切磋?”

    秦飛剛要答話,不遠處便有一輛轎車開了過來。

    “孟先生,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車上下來了一個穿著訓練服的男人,訓練服上還帶著幾個字浩宇散打。

    孟武晨得意的瞥了秦飛一眼,隨后笑道“這小子說我不是他的對手,你信嗎?”

    訓練服笑道“孟先生,您就別開玩笑了,這小子骨瘦如柴,估計連你一拳都扛不住。”

    “哈哈哈!”孟武晨大笑了起來,“聽到了吧?”

    秦飛瞥了他一眼,懶得跟他解釋,便把頭扭向了一旁。

    片刻過后,孟武晨從車窗里探出了腦袋,得意的笑道“小子,你就在這兒慢慢等車吧。”

    秦飛看著車離去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

    次日清晨,項鵬便給秦飛來了電話。

    他在電話里小心翼翼的說道“秦醫生,我沒打擾到您吧?”

    秦飛笑道“沒有,項大哥,你來云城了嗎?”

    “剛到,剛到。”項鵬連忙說道,“您看我等會兒過去找您還是”

    “我去找你吧。”秦飛說道。

    隨后,他要了項鵬的地址,便迅速離開了家門。

    項鵬住在了附近的一家酒店里,房間是個套房,一共能容納四五人。

    而項鵬這次帶來了三個徒弟,其中一個,便是被秦飛教訓過得寸頭。

    見秦飛來了,這寸頭便趕緊走上來說道“秦哥,那天的事兒真是不好意思,都怪我喝了酒,您可千萬別怪我”

    秦飛擺了擺手,說道“項大哥呢?”

    “啊,他在屋子里面等您。”說完,寸頭趕緊領著秦飛走了進來。

    項鵬坐在沙發上,不知道在寫些什么,見秦飛來了,他趕緊放下手里的紙筆,快速迎了上來。

    “項大哥,你這是在忙啥呢?”秦飛笑道。

    項鵬撓頭道“我統計了一下云城的幾家武館,都說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嘛,嘿嘿。”

    秦飛拿起了桌子上的紙掃了一眼,排在最前面的,正是浩東散打。

    “這個浩東散打是云城最大的一家武館,不僅有著最強大的武力技術,同樣是最富有的,因為他們每年都會向外輸送保鏢。”項鵬在一旁解釋道。

   <!--中间广告位置--> “是啊,這次的第一,八成是浩東散打。”寸頭也感慨道。

    秦飛笑著望向了項鵬,說道“項大哥,難道你就沒想過要拿第一嗎?”

    “第一?”項鵬連連揮手,“只要能進前十我就滿足了。”

    秦飛把這張紙放了下來,說道“如果我說我能給你一個第一呢?”

    項鵬一愣,隨后訕笑道“秦醫生,我知道你身手不錯,但拿第一可能性太低了,您只要能讓我們八極拳進前十就夠了”

    秦飛知道他不信,所以也沒有過多地解釋。

    而另外一邊,譚鴻運正在云城機場接機。

    他要接的人,自然就是張余張大師了。

    “張大師,這邊!”很快,譚鴻運便看到一個道士打扮的人走了出來。

    張余看了他一眼,隨后說道“譚先生,譚省家里出了什么事兒,這么著急的叫我過來?”

    譚鴻運苦笑道“張大師,您還是去瞧瞧再說吧”

    “不著急,我現在有點餓,先找地方吃飯吧。”張余不咸不淡的說道,“而且晚上會更方便一些。”

    “好好吧。”譚鴻運雖說有點不太愿意,但也不能說什么,只能按照張余的要求來。

    吃過飯后,譚鴻運便帶著張余來了住處。

    “張大師,您看什么時候動身?”譚鴻運訕笑著問道。

    張余看了一眼手表,說道“晚上八點叫我,我先休息一會兒。”

    “可是”

    “好了,譚先生,你可以出去了,坐飛機讓我頗為勞累,我要休息了。”張余打斷了譚鴻運的話,直接下了逐客令。

    譚鴻運走出房門,連忙給譚國力去了一個電話。

    譚國力聽完后沉默片刻,說道“讓他先休息吧,剛好我現在也沒有時間。”

    譚鴻運聞言,心里不禁有些不太高興,這譚省對張余的包容性比起秦飛來,不知道要高了多少。

    晚上八點鐘,張余帶上包裹,準時來到了省大院。

    “張大師,您可總算是來了!”譚國力見到張余后,急切的走上來,熱情的握住了張余的手。

    張余笑道“譚省,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推遲時間,只是晚上有些事情會更好做一些。”

    “我懂,我懂。”譚省笑了笑,隨后,他倒苦水道“說實話,在找您之前,我已經找過不少風水師傅,但他們什么都看不出來,昨天有個年輕人更是荒謬,說我什么黑云繞頂,要我把省大院給扒了,你說這不是開玩笑嘛!”

    張余淡笑道“真正懂得玄術的人不多,市面上多數都是騙子。”

    “是啊,迫不得已之下,只能把您給請來了。”譚省嘆氣道。

    “那就不要耽誤時間了。”張余從包裹里面取出了黃紙、八卦圖以及羅盤。

    他跟著譚省走進了房間,隨后將這幾樣東西放在了地面上。

    羅盤剛一落地,便開始狂亂的轉了起來,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這張余的臉色不禁一變,蹙眉道“這這似大邪的征兆!”

    “譚省,您家里有米嗎?”張余不敢耽擱,急忙問道。

    譚省說道“有,有,我現在就去拿。”

    他從廚房里拿出了一小碗白米遞給了張余,張余手握小碗,將這白米灑在了黃紙的八個方位。

    白米剛一觸碰到黃紙,瞬間就變成了灰黑色,而擺在中央的香,居然開始倒流。

    張余頓時大驚失色,他不自覺的倒退了兩步,有些驚慌的說道“怎么會這樣?”

    “張張大師,怎么了?”譚省咽了咽口水,有些害怕的問道。

    張余一臉凝重的說道“您這地下,恐怕埋著什么大邪之物”

    他捏著手指掐算片刻,隨后蹙眉道“不應該啊,要真是有什么大邪之物,您怎么可能沒受到影響?”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91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