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簡直癡人說夢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簡直癡人說夢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簡直癡人說夢

推薦閱讀:

    ,最快更新地球最后一條龍最新章節!

    “秦飛,是看出什么了嗎?”譚先生見狀連忙問道。

    秦飛點了點頭,隨后笑道“還是等您哥哥回來后再說吧。”

    正在這時候,不遠處有個國字臉的男人走了過來,他的身旁還跟著一個步伐穩健的青年。

    “哥。”譚先生看到此人后連忙帶著秦飛走了上去。

    譚國力點了點頭,說道“怎么來了?”

    譚先生把秦飛拉了過來,笑道“這位便是我給介紹的那位玄術先生秦飛!”

    譚國力聞言頓時有些幾分欣賞的看向了秦飛,說道“云城四杰之一的秦飛,沒想到這么年輕,最近的名氣可是不小啊!”

    秦飛笑道“譚先生您過譽了。”

    譚國力哈哈大笑道“早就聽說天性謙虛,今日一見,若然如此。”

    隨后,他指著自己的房子說道“怎么樣,瞧出些什么來了嗎?”

    秦飛微微點頭,說道“我一眼望去,便能看見房屋上空黑氣饒頂,方才我進門大體看過房屋的構造,并沒有什么問題,沒有形成任何煞氣。而屋子里面也沒有見到什么不祥之物。”

    譚國力淡笑道“那是自然,這可是省大院,誰敢在這里造次。”

    “我們進屋談吧。”譚國力笑道。

    一行幾人進屋坐了下來,譚國力給他們一人倒上了一杯茶,隨后譚國力笑呵呵的看向了那位壯碩的年輕人道“給們介紹一下,這位年輕人叫孟武晨,現在在米國打a。”

    “打a?”聽到這話后,秦飛忽然想起了項鵬說的那位高手。

    孟武晨對秦飛微微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哈哈,們兩位都是年輕俊才,都是我們省里的人才啊!”譚國力看起來頗為高興。

    孟武晨淡笑道“譚省您就別夸我了,沒有那個必要,更何況我在a還沒拿到什么成績呢。”

    “誒,話不能這么說,現在國上下有幾個能去打a的?年輕人雖然應該謙虛,但謙虛過頭了也不是好事兒。”譚國力笑道。

    孟武晨嘴上雖然這么說,但臉上顯然是帶著幾分傲氣。

    “譚省,我繼續說。”秦飛喝了一口茶道,“我方才查探過您房屋的構造,沒有發現任何不妥之處,所以我猜測,問題可能是出在地底下。”

    “地底下?”譚國力眉頭一皺,“什么意思?地底下有東西?”

    秦飛微微點頭道“很有可能。而且會很深。”

    “再說笑吧,這地下要是有東西,當初挖地基的時候能看不見?”孟武晨嗤笑道。

    他在米國打了多年的a,對于國內的很多文化都極度不認可,其中就包括中醫、玄術以及傳武。

    在他看來,這些都是文化糟粕,是落后的體現。

    “小孟說的對,難不成要重挖地基?”譚省開玩笑似的說道。

    然而,秦飛卻無比認真的說道“沒錯,必須把地基挖開,至少要挖出去到0米。”

    譚省臉色一變,神情略帶不悅道“秦飛啊,說這話是不是有些太不負責任了?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想挖就挖?”

    “我知道。”秦飛說道,“但您如果不挖的話,今后可能會有不祥。這不祥不只是體現在您的身上,還包括您的子女親信,他們都會受影響,甚至可能威脅到生命。”

    “胡說八道!”聽到此話,譚省頓時勃然大怒。

    他拂袖背對著秦飛,生氣的說道“秦飛,我不是不認識其他風水師傅,造詣在之上的也不少,可從來沒有人敢說出這種<!--中间广告位置-->話!”

    秦飛繼續道“譚省,我不是在嚇唬,您如果不盡快處理的話,以后甚至可能會威脅到一方百姓!”

    “滿口胡言!”譚省徹底惱火了,“這是我自己的事兒,和百姓有什么關系?”

    “對,是您自己的事兒,但您別忘了您的身份!”秦飛不卑不亢。

    “還知道我的身份?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就不應該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更不應該說出這么荒唐的話來!”譚省怒聲道。

    秦飛還想說些什么,這時候譚省大手一擺,說道“好了,要是沒什么其他的事兒,就可以先走了。”

    “秦飛,別說了。”譚鴻運對秦飛擠眉弄眼的道。

    秦飛無奈的嘆了口氣,只好起身苦笑道“譚省,多有打擾,告辭。”

    他出門后,譚鴻運還想著送送秦飛,卻被譚省一聲厲喝給制止了。

    秦飛站在門口,抬頭望著這滿天的烏云,無奈的嘆了口氣。

    他從口袋里面拿出來了幾張白紙,隨后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讓鮮血滴在了這白紙上。

    緊接著,他在這房子的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分別留下了白紙。

    做完這些后,他便離開了這里。

    “小孟啊,真是不好意思,讓見笑了。”秦飛走后,譚國力無奈的揮手道。

    孟武晨淡笑道“譚省,說實話,我覺得這些東西都不可信,都是一些糟粕精神。”

    “話可不能這么說,這些可是老祖宗流傳了幾千年的文化,怎能說是糟粕呢。”譚省皺眉道。

    孟武晨嗤笑道“幾千年難道就值得信任了嗎?我覺得您就事身體太虛了,像我,就從來不會遇上這些奇奇怪怪的事兒。”

    “好了好了,不說這個了。”譚國力雖然心又不爽,但這孟武晨畢竟是省里請來的嘉賓,他也不好明著得罪。

    “今天去過省散打隊了吧?”譚國力轉移話題道。

    孟武晨點頭說道“已經去過了,并且跟他們的隊長友誼切磋了一下。”

    “怎們樣?”譚國力連忙問道。

    孟武晨有幾分高傲的說道“不堪一擊。說實話,我們國內的搏擊太落后了,根本不值一提,實戰能力太弱,不是我吹,我一人足以擊敗整個省隊!”

    聽到此話,譚國力徹底忍不住了。

    他黑著臉說道“雖然在國外待了幾年,但別忘了是哪里的人,身上流著什么樣的血,太過崇洋媚外,可不是什么好事!”

    孟武晨撇嘴道“我說的是實話而已。”

    譚國力懶得再跟他廢話,他擺了擺手,扭頭便直接上了樓。

    孟武晨在身后喊道“譚省,等著比賽的時候您就知道實力差距有多大了!”

    “太氣人了,太氣人了!”書房里,譚國力氣的直拍桌子。

    “這個孟武晨的確太過分了,說的我們國內好像什么都沒有似的。”譚鴻運也跟著罵道。

    譚國力看了譚鴻運一眼,哼聲道“這個孟武晨的確氣人,但這秦飛也好不到哪兒去!聽見他說啥了嗎?他要拆省大院!這不是癡人說夢嗎!”

    譚鴻運略帶尷尬的說道“哥,其實我覺得秦飛說的話,或許有幾分道理,我對他還是很了解的,他從來不會說虛話”

    “行了行了。”譚國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民間不是有個隸屬于軍部的組織嗎,給他們打電話,讓那個張余大師來瞧瞧。”

    “好好吧。”譚鴻運沒辦法,只能嘆了口氣。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91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