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尷尬的呂誠業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尷尬的呂誠業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尷尬的呂誠業

推薦閱讀:

    說完,呂誠業的眼睛里便閃過了一抹狡黠。

    他雖然沒有明說,但周金作為當事人,自然知道他說的是什么事情,因此,周金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小呂,這是在說些什么呢?”云城的高層有人問道。

    呂誠業笑道“這是我和周哥之間的一點小秘密。”

    隨后,呂誠業打了個響指,便看到他的秘書偷偷摸摸的往秦飛那桌走了過去。

    他的手里拿著一個酒杯,來到曹夏身后時,他舉起酒杯,將一整杯酒全都倒在了曹夏的頭上。

    “啊!”曹夏頓時被淋成了落湯雞,急忙站了起來。

    “他媽干什么?”姜浩巖勃然大怒道,“想找死嗎?”

    秦飛看向了呂誠業,只見呂誠業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

    “自己擦一擦吧。”秦飛從桌子上拿起來一張紙巾遞給了曹夏。

    隨后,秦飛冷眼看向了這位秘書,他忽然抬手,一巴掌便打在了秘書的臉上。

    只聽“噗通”一聲,這秘書直接摔在了地上,嘴角溢出了一絲絲鮮血,一顆后槽牙從嘴巴里吐了出來。

    “敢打人,保安,保安!”呂誠業急忙大喊道。

    他心中頗為得意,秦飛當著這么多大人物的面動手,簡直是自尋死路!

    “還真是個優秀的企業家啊!”周金幾乎咬著牙說出的這句話。

    呂誠業淡笑道“周哥,您不必放在心上,這只是一個開始罷了。”

    “只是一個開始?”周金勃然大怒,他起身說道“們云城的企業家,還真是讓人吃驚!”

    此時,幾個保安已經走到了秦飛的面前,但他們遠遠不是秦飛的對手,不到一分鐘,便全都倒在了地上。

    “小子死定了。”呂誠業在心里暗想道。

    “失陪。”周金起身,急匆匆的往曹夏那邊走了過去。

    譚先生、老高等人見狀,也趕緊跟著走了過去。

    不過他們倒不是為了周金,而是為了秦飛。

    只有呂誠業不知情,他跟在周金屁股后頭說道“周哥,這種小事不用您親自出馬,我就幫您辦妥了!”

    周金沒有理會他,他快步走到了曹夏面前,直接脫下了自己的西服,一臉關切的說道“沒事吧?”

    曹夏搖頭道“沒事”

    呂誠業見狀不禁笑道“周哥,您還真是個好男人啊。”

    周金瞪了他一眼,怒聲呵斥道“去媽的,這是我老婆!也是這次項目的負責人!”

    呂誠業一愣,他有些不解的說道“周哥,她她不是被您趕出周家了嗎?”

    “放媽的狗屁!”周金咬著牙罵道。

    正在這時候,呂誠業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他本來不想接,但看到來電人是他的第一秘書后,便蹙眉走到了一旁,接起了電話。

    “我在參加一個重要的宴會,不是告訴過不管什么事都等宴會結束嗎!”呂誠業有些生氣的呵斥道。

    電話那頭焦急的說道“呂總,我是有急事要告訴啊,這件事情關乎整個項目!”

    呂誠業蹙眉道“什么事?”

    秘書咽了咽口水,小聲說道“剛剛得到消息,周家情況有變,曹夏被趕出來的事情是謠言,秦飛和曹夏之間的事情也都是誤會,而且而且市里報上去的項目總負責人不是周金,是曹夏”

    “什么?!”聽到這句話,呂誠業失聲大喊了出來。

    他的額頭鼓起青筋,怒聲咆哮道“他媽怎么不早告訴我?是怎么辦事兒的?”

    “呂總,我也是剛剛得到消息,第一時間便告訴您了啊”秘書委屈的說道。

    呂誠業臉色難看至極,他怎么都沒想到情況會忽然來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完了。”呂誠業咬了咬牙,他扭頭跑到了曹夏面前,不停地道歉道“曹小姐,真是不好意思<!--中间广告位置-->,我剛剛得到消息,這個小子被人收買了,這件事情跟我們誠業房產沒有半毛錢關系。”

    隨后,呂誠業對躺在地上的秘書使了個眼色。

    這秘書眼珠子轉了轉,隨后指著秦飛說道“呂總,我對不起您啊,都是這個小子,他給了我一百萬,說讓我往曹小姐身上倒一杯酒”

    “秦飛?”周金聽到這句話,一時間忍不住想笑。

    “呂先生,您不是在開玩笑吧?”譚先生忍不住笑道。

    呂誠業一臉凝重的說道“譚打先生,我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老高忍不住嗤笑道“呂誠業,市里拼命地推薦,就這樣辦事兒啊?”

    “高哥,您這是什么意思?”呂誠業有些不解的問道。

    老高懶得搭理他,他走到了秦飛面前,伸手笑道“秦先生,您來了怎么不早告訴我啊!”

    “秦飛啊,這有點說不過去啊。”一旁的譚先生也忍不住略帶責備道。

    秦飛笑道“本來是想過去跟們打個招呼的,但那一桌上人太多,我又不太熟,就沒好意思過去。”

    “瞧這話說的!桌上哪個不是熟人啊?”老高哈哈大笑道。

    “算了,我們干脆就在這一桌吧,老高,覺得怎么樣?”譚先生笑道。

    “好,我和秦先生也有段時間沒見面了,咱們就坐下來聊聊。”老高點頭表態道。

    周金聞言,也連忙說道“那我也就坐在這一桌吧,免得有些人圖謀不軌。”

    說完,周金還狠狠地瞪了呂誠業一眼。

    呂誠業的臉瞬間變成了豬肝色。

    這秦飛不就是一個小破中醫嗎?怎么會有這么強的人脈關系?

    認識周金就算了,大不了這個項目不做了,少賺點錢。

    但這老高可是云城市里掌握實權的大人物,而譚先生他哥更是出自省里,得罪了這種人,以后誠業房產還怎么混下去?

    “那大家就坐在這里吧。”秦飛拉開了桌子。

    隨后,他起身笑道“高哥,譚哥,周哥,我給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姜總姜浩巖,海醫的”

    “我知道,云城三杰之一嘛!”老高笑道。

    “是云城四杰!”譚先生一臉不悅的說道。

    老高哈哈大笑道“瞧我這記性,得,我自罰一杯,自罰一杯!”

    說完,他舉起桌子上的酒杯一仰而盡。

    最前方桌子上的諸位高層忍不住面面相覷。

    這尼瑪什么情況?桌上最重要的幾個人,怎么都跑到那一桌了?

    “我們也過去瞧瞧吧。”云城市的史嘉年起身說道。

    于是,一行眾人連忙走到了秦飛這一桌。

    呂誠業看到史嘉年后,便苦著臉說道“史哥,您快幫幫我吧”

    史嘉年有些不解的說道“怎么了?不是都已經準備好了嗎?”

    “我我”呂誠業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了。

    史嘉年帶著疑惑坐了下來,他舉起酒杯笑道“周先生,您怎么跑到這一桌來了?”

    周金瞥了他一眼,哼聲說道“史先生,您推薦的這位合作商人品不怎么樣啊。”

    史嘉年一愣,尷尬道“周先生,我聽不太懂您的意思。”

    旁邊的老高哼聲道“老史,還是去前面那桌吧,我們這桌上都是朋友,來干什么?”

    “我同意。”譚先生點頭道,“老史啊,為了發展云城付出了不少心血,但有些項目,咱們可得公平競爭,總不能因為的私人關系,就提前把消息透露出去吧?這種情況好像涉嫌違規啊!”

    史嘉年臉色陡然大變。

    譚先生這話看起來很是溫和,但內在意思卻讓史嘉年渾身顫栗。

    這不就是在說他違法走后門嗎?

    diqiuzuihouyitiaolong0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90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