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磕頭吧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磕頭吧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磕頭吧

推薦閱讀:

    ,最快更新地球最后一條龍最新章節!

    “胡鬧,簡直是在胡鬧!”李天祿勃然大怒道,“我懷疑在藐視會場,藐視這場比賽!”

    “藐視比賽?”秦飛笑了起來,“我只要能贏就足夠了。”

    “贏我?”李天祿冷笑了起來,“就憑手里那顆爛草?我只用這一株五百年的人參就足夠了!”

    “秦總,確定這是一株千年何首烏嗎?”鄧七把秦飛拉到一旁小聲問道。

    而不遠處的鄧德海更是擔心,他甚至懷疑秦飛是不是接機想要報復昨晚的不敬。

    秦飛安慰道“放心吧,我有十足的把握。”

    說完,秦飛走到了李天祿面前,隨后將這株何首烏放在了李天祿的面前。

    “認識這是什么嗎?”秦飛笑道。

    李天祿瞥了一眼,嗤笑道“一株沒有藥性的何首烏。”

    “是何首烏沒錯,但并非沒有藥性。相反,這是一株千年何首烏。”秦飛淡笑道。

    “千年何首烏?”李天祿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小子,這要是千年何首烏,我早就出手拿下了,豈有的機會?”

    秦飛沒有理會他,他拿起這株何首烏,將上面厚厚的土慢悠悠的拍打了開來。

    外面的土脫落后,只見一株人形黑色的何首烏慢慢地顯露而出。

    這株何首烏的造型酷似一個小男孩,長度足足有接近半米的距離,直徑更是足有三四十公分。

    這么大的一株何首烏,讓在場眾人都張大了嘴巴。

    秦飛笑道“眾所周知,百年的何首烏也不過拳頭大小,這么大一株,保守估計在千年左右,準確的來說,應該是一千二百年的何首烏。”

    李天祿一把將這株何首烏搶了過來,他放在鼻子上用力的吸了吸,蹙眉道“怎么可能?這何首烏沒有一絲的一絲藥香氣,怎么可能是傳說中的藥王?”

    “誰告訴沒有藥香氣就說明年份不足了?”秦飛把何首烏搶了過來,他冷笑道“千年何首烏不說生出靈性,也差不多了,對于自然有著超乎常人的保護。”

    隨后,他用指甲輕輕地刮開了一層表皮,只見這株何首烏里流出了濃郁的藥汁,仿佛流血一般。

    如此驚奇的場景,讓在場眾人紛紛拿出手機開始拍攝,眾多記者更是不會錯過此情此景,一時間現場燈光四起。

    “現在再來聞聞看。”秦飛把這株何首烏遞給了李天祿。

    李天祿迫不及待地拿過了何首烏仔細的聞了起來,隨后便看到他面色漲紅,像是上火了一般。

    “夠了,再聞下去要流鼻血了。”秦飛笑著說道。

    李天祿倒退了兩步,他面色難看至極,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么。

    “我不信,這肯定不是千年何首烏!”李天祿咬了咬牙,決定耍賴皮。

    李家的名譽比一切都重要,他寧可背負一個不講信譽之名,也絕不能當著媒體的面像鄧家低頭。

    秦飛眼睛一瞇,冷笑道“李先生這是準備耍賴皮了?堂堂中醫世家,連這點信譽都沒有?”

    “耍賴皮?說這是什么就是什么了?能拿出來什么證據?”李天祿恬不知恥的說道。

    在場的觀眾哪里懂得什么中藥,他們無非是看個熱鬧罷了。

    再加上李天祿在本地不俗的名氣,所以導致觀眾也開始懷疑。

    “是啊,說是啥就是啥唄?”

    “我們憑啥相信?誰知道是不是在說謊啊?”

    “李先生肯定不是不講信譽的人,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我們沒理由相信!”

    聽到眾人的言論,鄧七的臉色都不禁一黑。

    他壓根沒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

    “秦兄,要不算了吧。”鄧七皺眉道。

    秦飛剛要說話,這時候旁邊忽然一個老人沖了上來。

    他有些急切的說道“小兄弟,能不能把這株何首烏借給我看看?”

  <!--中间广告位置-->  秦飛看向了他,笑著說道“當然可以,老先生,不過您可得小心點。”

    隨后,他把這株何首烏遞給了老人。

    老人眼神狂熱,小心翼翼的撫摸著,激動的說道“千年何首烏,這真是一株千年何首烏!不虛此行,不虛此行啊!”

    “老頭,是誰啊?”旁邊有李家的人忍不住罵道。

    老人剛要開口,旁邊忽然有人驚呼道“孔老先生?您是名藥鑒定大師孔老先生?”

    “孔老先生?京城的那個中醫國手?”

    “孔老先生居然也來了?”

    聽到這四個字后,許多媒體都紛紛把鏡頭轉向了他。

    “孔老先生,這真是一株千年何首烏嗎?”

    “孔老先生,聽說您曾經為某個大人物尋到一株千年靈藥,是真的嗎?”

    聽見眾媒體的言論,李天祿的臉色更加難看了起來。

    孔老先生的名氣遠遠不是他們四大世家能比的,他的眼光更是毒辣,幾十年來從未失手過。

    “這的確是一株千年何首烏。”孔老先生緩慢的開口了。

    他感嘆道“江山代有人才出,實不相瞞,方才有泥土包裹,就連我都沒能認得出來,這位小兄弟說的沒錯,此藥的年份大約在一千二百年左右。”

    聽到此話后,眾人頓時驚呼了一聲。

    “這位小兄弟,是怎么認處這株何首烏的?”孔老先生有幾分和藹的說道。

    秦飛撓頭道“可能是運氣比較好吧”

    孔老先生哈哈大笑道“年輕人,看來有自己的絕技,要是有機會,不知能否賞臉一起喝杯茶?”

    “嘶!”

    在場眾人聞言更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孔老先生居然主動邀請這個年輕人喝茶?

    “不好意思,我暫時恐怕沒有時間。”秦飛客氣的笑道,“要是有時間的話,一定親自去拜訪您。”

    “我去,這小子居然拒絕了孔老先生的邀請?”眾人目瞪口呆。

    孔老先生也不禁有些尷尬,他不舍的把這株何首烏還給了秦飛,隨后笑道“好,我可是記住這句話了,有機會去京城一定要去找我!”

    “一定一定。”秦飛連連點頭。

    他接過這株何首烏后,眼睛便落在了李天祿的身上。

    “李先生,您現在還有什么話要說么?”秦飛略帶玩味的笑道。

    李天祿臉色難看至極,孔老先生都已經承認了這株何首烏的年份,他就算長了一百張嘴也沒用。

    “我想李先生不是那不講信用的人吧?”秦飛繼續道,“您要是不記得您說過什么,我可以提醒提醒,要是輸了,就當著眾媒體的面給我磕三個響頭,并且公開承認”

    “夠了!”李天祿大怒道,“今日我認栽,既然輸了,我照做就是!”

    說完,他咬著牙跪在了地上,隨后“嘭嘭嘭”快速的磕了三個響頭。

    媒體的的燈光不停地打在李天祿的身上,這讓他更加的憤怒。

    “我們李家不如鄧家。”隨后,李天祿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是連鄧家的一個隨從都不如。”秦飛默默地加上了一句話。

    李天祿咬著牙從地上爬了起來,二話不說,扭頭便跑。

    現場頓時爆發出陣陣笑聲,有嘲笑,有感嘆。

    最激動的,莫過于鄧家眾人了,他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太久了。

    “看來今年的第一非鄧家莫屬了!”寧市的高層忍不住笑道。

    “鄧家第一?我們洪家還沒到,鄧家就敢稱第一?”正在這個時候,不遠處忽然傳來了一聲不和諧的聲音。

    “是洪家的人來了!”有人驚呼道。

    隨后,媒體的燈光便照了過去。

    只見車上走下來了一個青年,青年面色冷峻,卻有幾分熟悉。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90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