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重新投資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重新投資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重新投資

推薦閱讀:

    大師傅可能是氣不過,走過去又狠狠地踹了他兩腳,邊踹邊罵道“你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我看你是活膩了,今天我就打死你!”

    周木再不是人,但也是周金的弟弟。

    此刻周金心如刀絞,他皺眉道“先生,還請您停手吧。”

    大師傅不知道周金的來頭,只知道是秦飛的朋友,所以便指了指這周木罵道“下次再敢招惹秦先生,我殺你全家!”

    周金聞言,當即干咳了兩聲。

    “周先生,這是你們的家事,我不便多言,您還是帶著您的弟弟趕緊走吧。”秦飛下了逐客令。

    周金抬頭望向了曹夏,隨后低聲呢喃道“對不起,是我錯怪你了”

    聽聞此言,曹夏再也忍不住,她跑過去抱住了周金哭了起來。

    “那要是沒什么事兒,我就先走了。”大師傅跟秦飛打了個招呼,隨后扭頭便走。

    片刻過后,周金有些難堪的說道“秦醫生,是我錯怪你了,我跟您道個歉。”

    秦飛笑道“我之前已經說過了,希望你不要來求我。”

    “不。”周金搖頭嘆氣,“先生您誤會了,我并沒有想讓你幫我治病,我身體已經含有多種毒素,沒有那個必要了。”

    “之所以跟您道歉,只是單純覺得誤會您了。”周金說道。

    這倒是讓秦飛有些吃驚,周金的想法和預料中不符啊。

    他之所以進門跪地,居然不是為了求秦飛治病?只是為了道歉?

    “先生,不多叨擾,我這就走。”周金看向了曹夏,笑道“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嗎?”

    曹夏似乎想要求秦飛幫忙,可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只是對秦飛鞠了一躬,便扭頭準備離開。

    “等等。”他們走到門口的時候,秦飛忽然開口喊住了他們。

    周金轉過身,略帶恭敬的說道“秦醫生,您還有事嗎?”

    秦飛笑道“我沒說不幫你。”

    周金苦笑道“我知道您醫術高超,可我已經活不了幾天了,恐怕來不及了。”

    “你是不是傻!”曹夏在一旁著急了,“既然秦醫生開口了,那一定是能救你的命啊!”

    周金有些興奮地說道“此話當真?”

    “再拖延一天,我恐怕也無能為力了。”秦飛笑道,“好了,別耽誤時間了,躺下吧。”

    周金連連道謝道“秦醫生,大恩大德無以報答,從今天起,您就是我周金的恩人!”

    他躺下之后,秦飛去取了一根銀針,他將銀針扎在了周金的大動脈上,不出片刻,這銀針便出現了一絲絲漆黑。

    很顯然,周金的毒素已經流遍全身,隨時都可能爆發。

    醫生說的沒錯,這種情況下,根本無藥可醫,無論是中醫還是西醫。

    因此,秦飛只能借用靈氣為其祛毒。

    他以銀針為引,向著他的體內灌輸而去。

    周金只感覺體內仿佛被注入了一股暖流,身體暖洋洋的,一時間居然升起了困倦之意。

    “秦醫生,您真的能治好嗎?”曹夏有些擔心的說道。

    秦飛笑道“能。”

    隨后,他又取出了十幾根銀針,封住了周金的脈門,不讓靈氣潰散而出。

    “等一會兒吧,十分鐘后拔針。”秦飛笑道。

    這十分鐘在曹夏眼里顯得格外漫長,她近乎寸步不離。

    秦飛不禁感嘆,這曹夏看起來頗為風流,卻不料對周金如此情深。

    “秦醫生,您快看看他這是怎么了!”時間逼近九分鐘的時候,曹夏忽然大喊道。

    秦飛抬頭望去,只見周金面色潮紅,猶如番茄一般,腦袋像是要炸開了似的。

    于是,秦飛快步走過去,為他取下了銀針。

    隨后,他將周金扶了起來,手掌輕飄飄的拍在了周金的后背上。

    “哇!”
<!--中间广告位置-->
    周金張嘴便噴出了一口暗黑色的鮮血,鮮血散發出陣陣腥臭味,讓人不禁捂住了鼻子。

    “好了。”秦飛說道,“等會兒我給你開幾服藥,調養調養身體就可以了。”

    周金臉上的紅色已經消散,他摸了摸自己的胸膛,有些吃驚的說道“這就可以了嗎?”

    “嗯。”秦飛指著地上的那一灘鮮血道“你體內的毒素已經被我逼出來了,這段時間盡量不要太過勞累。”

    說到這里,秦飛頓了一下,繼續道“至于你陽痿這事兒恐怕要從頭再來,這一個周留在江城,可否?”

    周金聞言,大喜過望。

    他匆忙起身,激動跪地道“我我這條命是先生救的,您的恩情,我萬事不能忘!”

    “快快請起。”秦飛把他扶了起來,隨后道“后天我要去一趟華洲,您治病的事兒就暫且拖延幾日吧。”

    “好,好。”周金連忙說道,“這幾天我便留在江城!”

    既然曹夏與周金之間的誤會已經解除,那云城游樂園的項目自然要重新啟動。

    云城特意為此召開了一個內部會議,把大體行程定了下來。

    “呂總,您聽說了嗎,游樂園的項目已經重啟了。”很快,呂少的秘書便得到了消息。

    呂少眉頭一皺,說道“曹夏不是已經被驅逐出門了么?項目怎么會重新啟動?”

    秘書自然不知道內情,他猜測道“云城這幾年的發展很不錯,游樂園的項目上頭已經規劃多年了,曹夏被驅逐出門,不代表周家不會繼續投資啊!”

    呂少似乎覺得有幾分道理,便點頭道“嗯,馬上聯系周家,這個項目我們誠業勢在必得!”

    當天夜里,秦飛他們便來到了云城。

    之所以來云城,是因為江城并沒有直達華洲寧市的車。

    “周哥,你看到那塊地了嗎,便是我之前看好的地方。”曹夏站在樓上,指著不遠處的一大塊空地說道。

    周金本身就心存愧疚,此刻他壓根不在乎這塊地能不能賺錢,只要能讓曹夏開心就足夠了。

    “云城市里已經聯系過我了,一個周后會召開一個會議,到時候項目投資人寫你的名字。”周金笑道。

    曹夏連連搖頭道“不行,我不同意!”

    見曹夏拒絕,周金也不好說什么,二人便沒有再繼續聊這件事情。

    第二天,秦飛便坐上車,前往好華洲寧市。

    寧市并不是華洲的省會,但卻享譽盛名,主要原因便是這里出過四個中醫世家,許多有錢有勢的人都會來此地找他們看病。

    甚至有富商為了方便,干脆在此處買房、投資,所以不經意間便帶動了寧市的發展,導致這四個中醫世家的地位極高。

    秦飛到達車站的時候便已經是晚上了,鄧七與一個老者正站在此處等著。

    “秦兄,您可總算來了!”鄧七看到秦飛后,快步走上去來了一個擁抱。

    秦飛笑道“不好意思,家里面有點事情耽擱了。”

    “少爺,這位便是您說的那位神醫?”一旁的老者上下打量道。

    鄧七笑道“沒錯,他識藥的功力,別說我,就算是祖上都未必比得過。”

    老者聞言,面色頓時一沉,很顯然有幾分不悅。

    像這種中醫世家,生來便有著傲氣,對于祖上,那更是推崇至極,此刻鄧七的言論自然是不受待見。

    “鄧哥,您說笑了,我只是運氣好,比起鄧家祖上,實屬不值一提。”秦飛謙虛道。

    “那是自然,我們祖上流傳幾百年的中醫,最驕傲的便是識藥。”一旁的老者臉上雖然掛著笑意,但語氣里卻帶著幾分懷疑。

    “好了,不說這些了。”鄧七連忙打圓場道,“我已經備好了酒菜,咱們趕緊入席吧!”

    diqiuzuihouyitiaolong0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90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