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他可是神醫啊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他可是神醫啊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他可是神醫啊

推薦閱讀:

    聽到此話,周金頓時感覺到一陣陣惡寒。

    “說的都是真的?”即便這樣,周金還是覺得有些不可置信。

    要知道周家父母死的早,從小到大,二兄弟相依為命,周金幾乎把最后的一切都給了周木啊!

    “周先生,我們偵探從來不說虛話,您要是不信,可以再找別人查查看。”電話那頭的偵探說道。

    周金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知道了。服用二惡英后,還能活多久?”

    “周先生,我想這個問題您應該去問醫生,而不是問我。”偵探回答道。

    周金沒有再說什么,他當即扣掉了電話,不再言語。

    這些日子以來,他一直服用著衛醫生拿來的藥,三天了,雖然身體未見不適,但恐怕已經很難治愈了。

    第二天清晨,周金沒有叫司機,甚至沒有開車,自己打車去了醫院。

    醫院檢查完他的血液后,面色凝重的說道“先生,您的血液里含有多種慢性毒藥,其中毒性最大的,便是二惡英,但量很小。”

    周金聽到這句話,頓時覺得眼前一黑,差點昏厥過去。

    盡管他已經知道了結果,可親耳聽到醫生的話后,還是覺得有些難以接受。

    “有辦法治療么?”周金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醫生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我不知道該怎么跟您解釋先生,您經歷了什么?”

    周金蹙眉道“有話直說。”

    醫生嘆氣道“這顯然是有人故意下的藥,這幾種毒素已經遍布全身,量少的時候甚至不會對身體產生危害,但只要幾種毒素碰到一起,那便足以在數秒之內致命”

    周金聞言,心如刀絞。

    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弟弟會下如此毒手。

    “先生,用不用我幫您報警?”醫生關切的問道。

    周金揮了揮手,說道“不用了,我還能活多久?”

    “這個不好說,以您血液流通的速度來粗略計算,應該還有幾天吧,不過接下來您要注意飲食,千萬不能繼續攝入毒素,否則時間還會縮短。”醫生叮囑道。

    “三天”周金嘆了口氣,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他從醫院出來后沒有著急回家,而是蹲在醫院的門口抽了一根煙。

    這支煙抽完后,他把煙頭扔在了地上,隨后打定了主意剩下三天的時間,先去找曹夏,跟她道歉,洗刷她的冤屈,然后便是立下遺囑,把財產全部繼承給曹夏。

    于是,他拿起手機,撥通了秘書的電話,很快電話便接通了。

    “周總,您今天還有個重要的會議要開,現在已經快要到時間了。”秘書在電話里提醒道。

    周金說道“推掉,接下來三天時間,把所有事情全部推掉。”

    “可是”

    “沒什么可是的。”周金打斷了秘書的話,“馬上幫我訂一張去江城的機票,越快越好。”

    打完這個電話后,周金便準備回家了。

    正在這個時候,有個聲音忽然在他耳邊響了起來“小周,怎么來醫院了?又查身體啊?”

    “余老?”周金看到此人,不禁有些吃驚,“怎么在港市?”

    “哈哈,來這邊辦點事兒。”余老笑道,“對了,我不是推薦給曹小姐一位中醫嗎?他沒來看過嗎?”

    “中醫?”周金臉色微微一變,頓時響起了秦飛。

    “那位中醫是推薦來的?”周金急忙問道。

    余老點頭道“對啊,差不多一個月前我就告訴過曹夏了,怎么,他沒來嗎?”

    周金忍不住苦笑了起來,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余老自然不知情,他見周金的表情,還以為他不相信呢。

    于是,余老便拍著周金的肩膀,說道“小周啊,我知道這些年吃了不少中藥都不見效果,但我勸還是讓這位<!--中间广告位置-->中醫來幫瞧瞧吧,他的醫術不夸張的說,是我見過最好的,沒有之一,我身上的病便是他治好的!”

    “知道卡洛琳小姐吧?”余老見沒有說服力,便繼續道。

    周金點頭道“知道,我曾經約過她,但她剛好出診,沒時間。”

    “卡洛琳小姐對這位中醫推崇至極啊!甚至還特意為他在國際上發表了一篇中醫聲明呢!”余老撫須笑道。

    周金張大嘴巴道“那篇報道我看過,但是文中沒提那位中醫是誰,沒想到就是那個年輕人?”

    “正是,哈哈。”余老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余老,時間不多了。”這時候王秘書提醒道。

    余老擺手道“好了,不跟多說了,趕緊去找他吧,記住了,他比較注重態度,記住態度啊。”

    “誒?大哥今天去哪兒了?”周木起床后,在家里面轉了一圈沒看到周金的身影,便忍不住嘀咕道。

    “估計去公司了唄。”朱慧敏滿不在乎的說道。

    “不對啊,他早上的藥還沒吃,而且車也沒開,司機還在樓下等著呢。”周木嘀咕道。

    正說著呢,周金從門外走了進來。

    “大哥,去哪兒了?這藥都熬好了。”周木連忙走過來說道。

    周金看到此景,愈發的心寒。

    但他不動聲色,擺手道“把藥給我端到書房去吧。”

    周木點了點頭,他裝作關切的問道“大哥,您臉色怎么這么差?是不是有什么事兒啊?”

    “是啊,我想起給我下藥想要毒死我的人,便一陣陣膽寒。”周金冷著臉說道,“最可怕的,便是身邊人啊。”

    周木擺手道“大哥,曹夏已經被我趕出去了,您要是覺得出不了這口惡氣,我找幾個殺手去干掉她就完事兒了。”

    周金打量了周木兩眼,隨后說道“我下午要親自去一趟江城,跟我一起去吧。”

    “去江城?去江城干什么?”周木一臉不解的問道。

    周金笑道“去找曹夏,把害我的人揪出來!”

    周木哪能知道他說的就是自己,因此,他當即一臉贊同道“好!這種賤人的確不能放過!”

    “覺得怎么處理好?”周金頗有深意的問道。

    周木輕哼道“這要是在古代,那可是得浸豬籠的但我覺得浸豬籠太便宜她了!我覺得應該打斷這對奸夫淫婦的四肢,把他們抽筋剝皮!”

    周金張了張嘴,隨后擺手道“好,我知道了,去吧。”

    從周金的書房出來后,周木心里極為高興,他小心翼翼的關上房間,得意的對朱慧敏說道“寶貝兒,告訴個好消息,下午我和大哥要去一趟內陸!”

    “去內陸干什么?”朱慧敏有些不解的說道。

    “當然是去收拾曹夏這個賤人!”周木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周金沒有子嗣,只要曹夏死了,就沒人能和他爭奪財產了。

    想到這里,他愈發的高興了起來。

    洪凱走后,診所里便只剩下秦飛在坐診。

    有了曹夏的幫忙,秦飛倒是輕松了不少。

    曹夏雖然是個闊太太,但卻極為聰明,僅僅幾天的時間,便能幫著磨藥了。

    這一天,秦飛接到了來自鄧七的電話。

    他笑道“秦兄,馬上就要立秋了,我們之間的約定還記得吧?”

    秦飛說道“那是自然,明天我便準備出發了。”

    “那太好了。”鄧七哈哈大笑道,“等到了,我們好好喝一杯!”

    電話剛扣掉,秦飛便看到門外開來了一輛來自港市的車。

    秦飛眉頭一皺,當即對蘇玉說道“去把曹夏叫出來。”

    蘇玉也看到了那輛車,所以她急匆匆的便扭頭回到了后房。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89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