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推薦閱讀:

    好身手!”持槍的高大男人當即贊嘆道。

    那青年也不禁眉頭一皺,秦飛的身手的確遠超他的想象。

    但此刻他的主要的心思不是秦飛身手的好壞,而是自身的安問題。

    “我勸最好別亂來。”青年沉聲道,“我們是軍部特殊行動組的,要是出了意外,擔當不起責任。”

    “特殊行動組有多特殊?”秦飛狐疑道。

    青年聽到此話,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他黑著臉說道“總之就是很特殊,像這種害人的降頭師,便是由我們來處理的。”

    聽到此言,秦飛忽然想起了張余的話。

    于是,他連忙問道“認不認識張余?”

    “張余?”青年也是一愣,“京城的那個張大師?”

    “對,就是他。”秦飛點頭道,“他也跟我說過一個什么特殊行動組,說是受軍部管理,還說我要是參加他們那個民間組織,一定能成為首領”

    青年臉色一變,驚訝的說道“叫什么名字?”

    “我叫秦飛。”秦飛沒有隱瞞。

    青年頓時有幾分激動的說道“就是秦飛?張大師跟我提過,他說的道行在他之上,那串轉運珠便是破解的,對嗎?”

    他這么一夸,搞得秦飛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其實沒那么神我就是順手而為”秦飛尷尬的說道。

    青年苦笑了一聲,說道“秦大師,看來這都是誤會,我一直有意跟結交,萬萬沒想到會在這里遇上。”

    說開后,秦飛也就把槍收了起來,還給了那位持槍者。

    青年自我介紹道“我叫童樂,現在隸屬于軍部特殊行動組,也是張大師的半個徒弟”

    隨后,他指著這個降頭師說道“此人無比惡毒,我們已經找他很久了,沒想到對了,他是殺的嗎?”

    “不是。”秦飛依然不承認,“可能是他作惡多端,自己暴斃了”

    童樂苦笑了一聲,說道“別擔心,我們一直有意招您入伍,此人就算真死在的手里,也沒人會追究的責任”

    “真不是我殺的,我哪有那個本事啊。”秦飛聞言,更是激烈的擺手。

    這些各式各樣的組織,他可是一丁點興趣都沒有。

    童樂見秦飛死不承認,也不好再說什么,便點頭道“那好吧。您能留個聯系方式嗎?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兒,說不定還得請幫忙”

    “這個沒問題。”秦飛當即給了他一個手機號。

    之后,秦飛便直接從這里離開了,童樂他們還要對現場進行檢測,所以便沒有同行。

    回到云城,便已經是兩天以后了,他剛從飛機上下來,關老便來了電話,說道“秦飛,現在在哪兒呢?我們馬上就要出發了!”

    秦飛想了想,說道“我剛好在外面有點事情要辦,就先不去了,帶著小唐去吧。”

    關老一愣,急忙搖頭道“這可不行啊,我都已經把名單遞上去了,怎么能拒絕呢!”

    “但是我現在不在云城,我愛人又在醫院里,我真沒心情去,等下次吧。”秦飛有些歉疚的說道。

    關老沒辦法,也只能答應了下來。

    回到醫院后,桑國興便興奮地跟秦飛說道“秦醫生,來的正好,蘇小姐昨天忽然就神志正常了,但是有些精神疲倦,所以我建議還是先留在醫院里觀察幾天。”

    秦飛點頭道“好,麻煩桑院長了。”

    “不麻煩不麻煩。”桑國興訕笑道。

    秦飛和桑國興一起來到了病房,只見蘇玉正躺在病床上。

    她面色蒼白,像是勞累過度一般,讓人看了頗為心疼。

    秦飛走到她身邊坐了下來,笑道“現在感覺怎么樣?”

    蘇玉搖了搖頭,說道“就是感覺有點累,好像好像干了很多體力活一樣”

    “我聽說是被下了降頭?”蘇玉抬起頭來,有些害怕的說道。

    “聽誰說的?”秦<!--中间广告位置-->飛皺眉道。

    “我聽那幾個護士說的。”蘇玉臉色有些害怕,“不會是真的吧?”

    秦飛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是真的。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以后也永遠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

    他決定為蘇玉去尋一塊玉佩,到時候有符咒加身,以此來保她平安。

    “只可惜沒有龍鱗了。”從醫院出來后,秦飛小聲嘀咕道。

    要是有一片龍鱗的話,定能百邪不侵。

    兩天后,侯總和那經理忽然重病,醫院里卻什么病都查不出來。

    “秦飛,我求求救救我,只要救我一命,我以后再也不和為敵,行嗎?”侯總給秦飛打來電話,苦苦哀求。

    秦飛搖頭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現在求我也沒用,還是準備后事吧。”

    說完,他便直接把電話給扣了,順手把侯總的電話號碼拉入了黑名單。

    這個電話剛掛掉,手機便又響了起來。

    這幾次打電話來的是徐俊峰,他在電話里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秦飛,有個事兒想讓幫忙。”

    “有什么事兒直接說吧。”秦飛笑道,“怎么了?要給人看病嗎?”

    “不是不是,我想問問那兒有沒有什么中藥材。”徐俊峰問道。

    “中藥材”秦飛笑了起來,“我開中醫館的,當然有藥了,怎么了,是有人生病了嗎?”

    “不是普通的中藥材,比如說什么名貴的中藥,最近有個事情要求著一位領導,聽說他父親塊八十歲了,一直想要買一些名貴中藥給他父親留著。”徐俊峰小聲說道,“我自己又不懂,所以就想到了”

    秦飛沉默了一會兒,他手里的確是有一株百年人參。

    可是這人參價值不俗,要是就這么送人了,還真有點舍不得。

    “這個領導對來說很重要嗎?”秦飛問道。

    徐俊峰嗯嗯了兩聲,說道“非常重要,要是他這里沒辦法通過,我的公司可能要前功盡棄。”

    “那好吧。”秦飛答應道,“我這里的確有一株百年人參,不過我現在人在省城。”

    “沒事兒,我現在也在省城辦事兒。”徐俊峰有些興奮地說道。

    秦飛告訴了他的地址后,便把電話給扣了。

    大約半個多小時后,徐俊峰開著一輛有些破舊的轎車來到了龍海小區。

    從車上下來后,他從后備箱里拿出了大包小包的禮品。

    “不用這么客氣吧?”秦飛苦笑道。

    徐俊峰搖頭道“不是,這不是送給的,是送給那位領導的,他剛好也在這小區住著呢,聽說在d棟戶。”

    “d棟八戶?”秦飛頓時有些詫異。

    秦飛住在五層,姜浩巖住在層,而這位領導卻住在八層,恐怕身份地位很是不俗。

    “我幫拿著吧。”秦飛見他有些拎不動,便從他手里拿過了禮品盒,一同乘坐電梯,往八樓趕去。

    從八樓下來后,便看到了一個小院子,而院子門口有個中年人正準備出門。

    “高哥,高哥。”徐俊峰見到此人后,急匆匆的跑了過去。

    被稱作高哥的人看到徐俊峰后,臉色頓時有些不悅。

    “怎么又來了?把的東西收回去,我家里有的是。”這高哥哼聲說道。

    徐俊峰連忙說道“高哥您聽我說,我公司現在”

    “我管公司不公司,我現在有急事兒,最好別煩我!”高哥不耐煩的打斷了他的話。

    這時候,高哥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連忙對徐俊峰做了個噓聲的手勢,隨后接起電話說道“鄧七先生還沒走吧?我現在馬上就過去,可一定要想方設法把那株百年人參給我留住!”

    把電話扣了后,這高哥便指了指徐俊峰道“聽見沒?我現在要去找鄧七先生,要是耽誤了我時間,就等著麻煩吧!”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88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