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五毒降頭術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五毒降頭術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五毒降頭術

推薦閱讀:

    鄧七眉頭微簇,他雖然有些高傲,但還算是個不錯的人,面對自己的失敗,他很干脆的說道“贏了,是我小瞧了。”

    隨后,他便從包里面掏出來了那顆百年人參遞給了秦飛,略帶不舍得說道“這是我好不容易才淘到的,說實在的,真有些不舍得。”

    秦飛結果了他手里的人參,笑道“鄧哥,我不是故意坑這株人參,只是我真的很需要。”

    他想試試這些藥材,能不能恢復他的靈氣。

    鄧七揮手道“愿賭服輸,就算不要,我也會給。不過我有些好奇,這些年我走過很多藥材市場,大大小小的博覽會至少參加了幾十次,還曾未遇到過像這樣的人。”

    “所以,能告訴我,是怎么做到的嗎?”鄧七認真的問道。

    秦飛沉默了一會兒,說道“說實話,我也是猜的,抱著賭一把的想法。”

    鄧七笑了笑,沒有再繼續問下去。

    很顯然,他并不相信。

    當然了,秦飛的確是在說謊,他之所以能看出來,無非是因為太歲的年月已經很久很久了,所以落在秦飛的眼里,會自然而然的冒出靈氣。

    “小伙子,那太歲賣不賣?”有老人走上來說道。

    秦飛客氣的說道“不好意思啊大爺,我也很需要這顆太歲,所以不能賣給您。”

    “那真是太可惜了。”老人嘆了口氣。

    “我們繼續走吧。”鄧七說道。

    一旁的鄧若有些不服氣的說道“只是運氣好而已,并不能說明什么,我哥的眼光比強一萬倍!”

    鄧七拉了拉鄧若的胳膊,帶著幾分嚴厲的說道“不許胡說,輸了就是輸了,我們鄧家人什么時候需要強詞奪理為自己開脫了?”

    鄧若雖說有些不服氣,但也不好在說些什么。

    往前方走的路途中,鄧七的速度顯然慢下來了不少。

    “秦飛,沒想到這么厲害。”姜浩巖贊嘆道,“我找來還真是找對了,今天無論如何得給我多淘點哈!”

    秦飛笑道“放心,除了我手里的太歲不能給之外,其他的一律送給。”

    “嘿,那就好。”姜浩巖笑道。

    走了數步以后,鄧七在一處藥攤停了下來。

    “勞駕,把那麝香拿來看看。”鄧七蹲下來身子說道。

    攤主把麝香拿過來遞給了鄧七,鄧七打量了片刻,隨后笑著問秦飛道“秦兄弟,看這麝香怎么樣?要是喜歡,我買來送給了。”

    “不不不。”秦飛連忙搖頭,“我已經坑了一顆百年人參了。”

    鄧七剛要說話,秦飛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他拿出來手機一看,發現是蘇玉打過來的

    “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秦飛對鄧七微微點頭,隨后便走向了一旁。

    “請問是秦飛秦先生嗎?”電話一接通,便聽到那頭一個略帶焦急的女聲。

    秦飛眉頭一皺,說道“是我,是哪位?為什么蘇玉的手機會在的手上?”

    “剛剛您夫人忽然暈倒了,現在在省人民醫院,方便來一趟嗎?”電話那頭問道。

    “好,我現在馬上過去。”秦飛頓時有些焦急,他把電話扣了后,便轉身說道“姜總,鄧哥,不好意思,我家里出了點事兒,必須得馬上趕回去。”

    “什么事兒?需要幫忙嗎?”姜浩巖問道。

    秦飛說道“要是方便的話,車借給我開一下。”

    “好。”姜浩巖當即把鑰匙遞給了秦飛。

    秦飛拿上鑰匙剛準備走,又回過頭來歉意的說道“姜總,對不起啊,這次不能幫了,下次我一定補上!”

    “沒事兒,還有鄧先生在呢,趕緊去吧,有啥事兒電話聯系。”姜浩巖揮手道。

    秦飛沒敢耽誤時間,他開上車直奔著省人民醫院而去。

    一到醫院的門口,便看到桑國興正親自在門口站著。


    見秦飛來了,他快步走上來說道“秦飛,可總算來了。”

    “桑院長,蘇玉現在怎么樣了?”秦飛一邊走一邊問道。

    桑國興蹙眉道“她的癥狀很奇怪,送來的時候嘴里面一直胡言亂語,而我們醫院里卻什么都查不出來。”

    “剛剛沒辦法,我們只能暫時給她打了鎮定劑。”桑國興說道。

    秦飛沒有說話,在見到蘇玉本人之前,秦飛也不敢妄下定論。

    來到病房后,只見蘇玉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仿佛睡著了一般。

    而她的面相極為恐怖,烏云罩頂,險象叢生。

    秦飛走過去,伸手掰開了她的眼皮。

    只見蘇玉眼珠的正上方有一條極為隱秘的黑線。

    “有米酒嗎?”秦飛轉身看向了桑國興。

    桑國興說道“旁邊有個超市,我現在就讓人去買!”

    秦飛點了點頭,大約十分鐘后,一個小護士急匆匆的拿著米酒走了進來。

    “桑院,您要的米酒。”小護士把這米酒遞給了桑國興。

    秦飛從桑國興的手里拿過來米酒,作勢往蘇玉的嘴里面送。

    然而,這米酒剛靠近蘇玉,蘇玉的便掙扎了起來,嘴巴里又開始瞎念叨。

    秦飛仔細的聽著她念叨的話語,驚奇的發現壓根聽不明白她說的什么。

    “被下降頭了。”秦飛眼神有些陰冷,“無毒降頭術,可以。”

    “降降頭?”桑國興咽了咽口水,顯得有些害怕。

    秦飛起身說道“桑院,勞煩您照看著她,別讓她做出什么傷害自己的事兒,必要的時候可以打鎮定劑。”

    “好,好。”桑國興連忙點頭。

    秦飛從這里出來后,便開車去買了黃紙,回家后開始畫八卦圖。

    大約到了晚上十點多鐘,秦飛才總算找出是誰搞的鬼。

    “侯總?”秦飛看著八卦圖上的顯示,臉色愈發的冷冽了起來。

    他沒有耽誤時間,迅速下樓,開車往侯氏藥廠趕去。

    此時的侯總正坐在一處飯店里面大吃大喝。

    “來,我敬一杯!”侯總拿起來酒杯,滿面春光的說道。

    經理連忙和侯總碰了碰杯子,笑道“侯總,您客氣了。”

    侯總哈哈大笑道“這蘇玉已經被送進醫院里了,我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要氣絕身亡了!”

    “這個您放心便是,我的那位朋友手段非常高明,不出七日,她必死無疑!”經理得意的說道。

    侯總微微點頭,說道“這秦飛為什么還好好的?”

    經理解釋道“我問過我朋友,他說秦飛貌似懂一點玄術,普普通通的五毒降頭術對他沒用,需要用降頭術中最為惡毒的血咒,所以時間要晚一些。”

    侯總眉頭一皺,說道“他既然會玄術,不會被他給發現了吧?”

    經理哈哈大笑道“侯總,這個您放心便是,我朋友遠在西南,秦飛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算不出來!”

    他說的倒是沒錯,這么遠的距離,沒有任何一人能夠推算出對方的位置。

    侯總聽到此話,也算是松了口氣。

    他從包里面拿出來了一張銀行卡遞給了經理,笑道“這里面有一千萬,算是給那位朋友的,有機會帶我認識認識。”

    “誒唷,那可就謝謝侯總了!”經理忙不迭的接過了這張銀行卡,隨后訕笑道“我聽說公司里有個副總的位置剛剛空出來,看”

    “放心,等秦飛死了,我馬上提當副總,并且讓加入董事會!”侯總拍著胸脯說道。

    “那太謝謝您了,來,我敬您一杯!”經理興奮地起身道。

    整個包間里洋溢著歡快的氛圍。

    而此時秦飛已經開車來到了侯氏藥廠的門口。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88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