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太歲?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太歲?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太歲?

推薦閱讀:

    鄧七的眸子一閃,他回過頭來看著秦飛,說道“既然知道鄧文石,那應該清楚,我們鄧家最拿手的是什么。”

    “當然。”秦飛點頭,“鄧文石老先生當年靠著眼睛和鼻子聞名天下,據說所有藥材只要他看一眼,就能知道優勝劣汰,甚至能看出來大體年份,因此在那個時代備受推崇。”

    “知道的還挺多。”鄧七回過了身子,“我雖然不及我祖師爺,但也學到了大部分精髓,現在說比我強?”

    “嗯。”秦飛心想,別說了,就算把鄧文石挖出來,他也不及我一半。

    “這小子真能吹。”鄧若冷笑了一聲,“我勸最好走出云城,多去外面看看,別讓這點成就蒙蔽了的雙眼。”

    秦飛沒有理會鄧若,他走到附近的小攤前站了下來,說道“鄧哥,再好好瞧瞧,這小攤上真的沒有什么有價值的藥材嗎?”

    身為鄧文石的后代,鄧七極為自負,所以,他連看都沒看便說道“我說沒有,那便是沒有。”

    “要不我們打個賭,如何?”秦飛笑道。

    “跟打賭?”鄧七似乎覺得有些自降身份。

    “鄧哥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也不想讓丟面子。”秦飛笑著說道。

    鄧七冷笑了一聲,說道“我知道是在故意激我,祝賀,成功了,說吧,賭什么。”

    “假如我從這小攤上掏出有價值的藥材,便把包袱里的百年人參送給我,如何?”秦飛笑道。

    鄧七臉色一變,說道“怎么知道我包袱里有一株百年人參?”

    “看出來的。”秦飛認真的回答道。

    這倒是讓鄧七有些刮目相看。

    “好,我可以答應。”鄧七點頭道,“但如果輸了,必須向我以及鄧家先祖道歉,并且拜我為師。”

    “好。”秦飛想都沒想,便直接答應了下來。

    “我得事先提醒,通常名貴藥材都不會擺在這里,可想清楚了。”鄧七說道。

    秦飛笑了笑,沒有說話

    姜浩巖在一旁沒有說話,鄧七的這個要求倒也不算過分。

    秦飛走到了小攤前,他指著一大團發白的藥材說道“先生,麻煩把這龍涎香拿過來。”

    “好嘞!”小攤販連忙把這一大團龍涎香遞給了秦飛。

    鄧七瞥了一眼,隨后蹙眉道“這么大一坨龍涎香,覺得會是野生的么?”

    “當然不是。”秦飛認真的說道,隨后他看向了攤主說道“先生,這龍涎香您是從哪里得來的?”

    小攤販支支吾吾的說道“這個這個是我撿的”

    秦飛見他不說實話,倒也沒有強問。

    他笑著說道“這個多少錢?”

    小攤販想了想,說道“龍涎香和黃金價格差不多,這么一大坨,怎么著也得十萬上下吧。”

    “這哪里值十萬,龍涎香的價格雖然和黃金差不多,但那是野生的,更何況這一坨看著多,但重量也沒多少。”秦飛笑道。

    “那那就五萬塊錢吧,真不能再低了,我收都四萬多呢。”小攤販一臉糾結的說道。

    秦飛看向了姜浩巖,說道“姜總,我今天沒帶錢,先借十萬。”

    “好。”姜浩巖拿出來一張銀行卡。

    刷完卡后,秦飛抱著這一大坨龍涎香轉過了身子。

    “說的藥材就是這個?”鄧七蹙眉,“不會是在耍我吧?”

    “這龍涎香不值錢,別說五萬塊錢,一萬塊錢都不值。”秦飛笑道。

    “所以呢?”鄧七問道。

    “我靠,不會是想借這個機會拜師吧?我們鄧家可不收啊!”鄧若在一旁斜著眼睛說道。

    秦飛沒有理會鄧若,他輕輕地摩挲著這龍涎香,說道“鄧哥,您能瞧出這藥材的價值,但您恐怕瞧不出來這里面藏著什么東西吧?”

    鄧七聞言,當即輕哼道“我又沒長透視<!--中间广告位置-->眼,這么厚一砣,就算是我祖上鄧文石來了也瞧不出來。”

    “鄧文石不能,但我能。”秦飛看向了小攤販,“勞煩師傅借我一把錘子。”

    “好嘞。”小攤從桌子底下拿出來了一把錘子遞給了秦飛。

    秦飛抓著這錘子,狠狠地敲向了龍涎香。

    稍稍一砸,這外面就脫落了一大層。

    “小伙子,這顯然是被人騙了啊,外面就這一層龍涎香,里面是塊石頭啊。”旁邊有人笑道。

    那小攤見狀急忙說道“賣都賣出去了,可不帶反悔的啊!”

    “只要別反悔就成。”秦飛笑道。

    砸完一錘子后,里面便露出來了一塊堅硬的石頭。

    “我靠,這個奸商!居然在里面藏著石頭!”

    “這有什么奇怪的,我一朋友去賭石,猜怎么著,他們在外表皮包了一層綠,里面是他媽小碎石!”

    “這東西本身就是賭運氣,這小伙子的運氣就不怎么樣。”

    周圍人議論紛紛,鄧七也搖了搖頭。

    秦飛沒有理會,他拿著石頭繼續砸了下去。

    這塊石頭很是堅硬,一連砸了十幾下才出現裂紋。

    秦飛沒有就此收手,他掄起錘子,繼續敲打。

    巨大的響聲,引起了許多人的圍觀,沒一會兒,秦飛便被人包在了中間。

    二十幾錘子下來,石頭總算是碎成了六塊,秦飛抓起其中一塊,繼續往下砸。

    又是十幾錘子,石頭裂開以后,秦飛依然不收手,他不停地挑選著掉下來的碎石,諾大的石塊,最后只剩下了雞蛋般大小。

    “死心吧。”鄧七皺眉道,“要是不想拜我為師,方才的賭約可以不作數,但不要再耽誤我時間了。”

    “別著急。”秦飛擦了擦汗水,“我還沒砸完呢。”

    說著他抓起來錘子,砸向了最后一塊石頭。

    只聽“咔嚓”一聲,石頭直接碎成了粉末,隨后,秦飛伸手摸索著,抓起了一塊白色干癟、鵪鶉蛋大小的一團不知名物體。

    他擦了擦汗水,隨后把這東西遞給了鄧七,說道“看,這東西您認識嗎?”

    鄧七拿過來聞了聞,蹙眉道“什么東西?一團衛生紙嗎?”

    周圍的人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小伙子,這不會是別人扔的擦腚紙吧”

    “聞到屎味了沒?”

    秦飛無奈的拿了回來,說道“鄧哥,看來的水平遠遠不及鄧文石啊。”

    “攤主,這兒有沒有水和盆?”秦飛問道。

    那攤主抓起來礦泉水扔給了秦飛,說道“只有這個。”

    “夠了。”他把礦泉水瓶擰開,隨后將這一團暗白色物體直接扔了進去。

    “哦,哦喲,變大了!”旁邊有人故意打趣道。

    “這不是廢話嘛!衛生紙泡在水里當然會變大了。”

    “搞不好還能泡出屎黃色呢”

    秦飛晃了晃這礦泉水瓶,隨后遞給了鄧七,說道“鄧哥,再瞧瞧。”

    鄧七的眼睛還是頗為毒辣的,他看著這慢慢膨脹的不知名物體,眼神愈發的警惕了起來,甚至已經猜到了些什么。

    他把這礦泉水瓶子放到鼻子上聞了聞,隨后臉色大變道“這這是太歲?”

    “準確的說,是已經失去生機的太歲。”秦飛說道,“太歲喜歡濕潤,要是再晚一點,恐怕就沒什么藥效了。”

    “太歲?這東西是太歲?”周圍的人也炸開了鍋。

    “我靠,不是說這東西不祥嗎?”

    “什么不祥啊,我聽說這是一味名貴的藥材,吃了能長生不老啊!”

    秦飛笑了笑,他著看向了鄧七問道“鄧哥,覺得這東西有藥用價值嗎?”

    diqiuzuihouyitiaolong0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88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