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冥頑不靈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冥頑不靈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冥頑不靈

推薦閱讀:

    秦飛眉頭一皺,便看向了躺在地面上的安文彥。

    “可能是中暑了吧,這倆人剛才就一直站在太陽地兒里。”有人在旁邊嘀咕道。

    “瞅這倆人不太聰明的樣子,大熱天的在外面站著,估計腦袋不太好,醫生快給他倆瞧瞧吧。”

    秦飛沒吭聲,他走到安文彥面前蹲了下來,隨后伸手摸了摸他的心臟。

    心臟的跳動已經開始變得微弱,這顯然不是中暑的跡象。

    “這么快?”秦飛低聲呢喃道。

    安大少咽了咽口水,說道“秦飛,是不是那串轉運珠的原因?”

    秦飛也沒有隱瞞,點頭道“沒錯。如果我沒猜錯,下一個倒在地上的,可能就是媽,或者爺爺,三天之內,家都會命絕身亡。”

    安大少聽到這話后,臉頓時嚇得煞白。

    他一把抱住秦飛的大腿,連哭加叫的說道“求救救我們吧,我們不想死啊”

    秦飛站在那里沒吭聲,很顯然,這次是他判斷錯誤了。

    本以為這串轉運珠最多有傷天和,讓安家隕落,卻不料怨氣如此之大,足以傷人性命。

    “把爸送回京城。”秦飛說道。

    安大少臉色難看道“不能見死不救啊”

    秦飛搖頭道“我明天會親自去一趟,現在回去,把爸先送去醫院。”

    “真真的嗎?”安大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秦飛說道“我說話向來算話。”

    安大少連忙點了點頭,他背起安文彥扭頭就走。

    “秦飛,他們是什么人?”許嘉良皺眉道。

    秦飛說道“京城安家的人。”

    “京城安家?”許嘉良似乎覺得有些陌生。

    次日,秦飛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往京城趕去。

    他倒不是說為了安家,只是這串轉運珠如若不除,不知道還要害多少人。

    等秦飛到達安家的時候,這安文彥已經躺在了一處八卦圖上。

    在他的旁邊還站著兩個人,這兩個人正是經大師與他的師傅張余。

    見秦飛來了,安大少連忙走上前,說道“可總算來了,我們已經等了很久了。”

    秦飛微微點頭,剛欲向前,張余忽然問道“敢問閣下出自何門何派?為何我不曾聽說過?”

    秦飛抬頭看向了他,說道“無門無派。”

    張余淡笑道“無門無派就敢口出狂言?可知我是什么人?”

    “不知道。”秦飛有些厭煩,“有事么?要是沒事的話,就勞煩先出去。”

    張余臉色微微一變,有幾分慍怒的說道“我叫張余,是天師的后代,也是一代天師的徒弟,讓我出去?”

    “對,我讓出去。”秦飛說道,“這串轉運珠就在這里,要是真有本事,也不用請我來了。”

    “師傅,還是讓他試試吧,汪總的身上的怨氣便是這位小兄弟祛除的。”經大師走過來小聲勸誡道。

    張余沒有理會,他盯著秦飛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用的是道家的陽護陣,對吧?”

    秦飛詫異道“還懂得陽護陣?”

    “哈哈哈!”張余仰頭大笑,“陽護陣乃是我們道0陣法之一,根本算不得什么。”

    隨后,他又指著躺在地上的安文彥道“我算過時間,昨天剛好是轉運珠施法滿三年的日子,覺得現在用陽護陣還有用么?”

    “我沒打算用陽護陣。陽護陣只能保他一時,保不了一世。”秦飛搖頭道。

    張余冷笑道“既然知道,還敢口出狂言?”

    秦飛抬頭看向了他,笑道“這位先生,聽的語氣,有辦法解決這串轉運珠?”

    “沒錯!”張余有幾分得意的說道,“實不相瞞,從上次離開安家后,我便去求助了我的同門師兄弟,并且得知了辦法!”

    他指著這串轉運珠說道“如今此物已成大邪大惡,必須要見到人血,換句話說,<!--中间广告位置-->一定得有人死!”

    安大少臉色一變,皺眉道“張大師,這話是什么意思?”

    張余擺手道“安少爺,您別著急,聽我繼續說下去。”

    “我且問,我說的對還是不對?”張余看向了秦飛說道。

    秦飛點頭道“正常手段來說,的確如此。”

    “但死的人未必是安總,這個人可以是,也可以是我,甚至可以是路人甲。”張余緩慢道,“就像把這串轉運珠的怨氣從汪總的身上轉移到安家一樣。”

    秦飛蹙眉道“那只是之前,現在已經做不到了。”

    “滿口胡言。”張余輕哼了一聲,隨后他看向了安大少道“安少爺,信我,還是信他?”

    “這這”安大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張余在京城靈異圈子里名氣很大,而秦飛則是他好不容易才求來的,所以他兩邊都不敢得罪。

    張余見他不說話,便笑道“安少爺,我可以保安家無災無難,這小子能嗎?”

    “不能。”秦飛很干脆地回答。

    他之所以來京城,壓根就不是為了安家,這安家是死是活,他又怎會多管。

    “哈哈,聽到了吧?”張余頓時大笑了起來。

    安大少蹙眉道“張大師,有什么辦法,不妨說出來聽聽。”

    張余淡笑道“可以找一個人,由我施法,來代替安總去死。我想對于們安家來說,這不是什么難事吧?”

    在安大少眼里,普通人的性命與草芥無異,死與活,他壓根不會在乎。

    “的確不難。”安大少說道。

    “那就別閑著了,勞煩去找一位與安總年紀相當的人來。”張余說道。

    安大少糾結了十幾秒鐘,最后咬牙道“好,我現在就去!”

    秦飛搖了搖頭,低聲道“真是冥頑不靈啊,安家的這種品性,就算沒有這串轉運珠,也走不了多遠了。”

    半個小時以后,安大少領著一個中年人走了回來。

    這個中年人衣衫襤褸,穿著打扮都非常樸素,看起來像個農民工人。

    “這是附近工地上的一個民工。”安大少把他推了過去。

    “真能給俺錢嗎?”這農民工人操著一口方言,眼神有些害怕的問道。

    安大少點頭說道“放心,事成之后我給家里打過去兩百萬!”

    “兩百萬就能換一條命嗎”聽到這話,秦飛頓時覺得有些痛心。

    人命無貴賤之分,可在安大少這種人眼里,卻不過是一句屁話。

    “是什么時辰出生的?”張余詢問了他的生辰八卦,隨后掰著手指頭算了算,說道“恩,很合適,就是他了。”

    張余讓這農民工人躺在了安文彥的旁邊,并且讓他戴上了這串轉運珠,隨后,他割破了工人的手指,將精血滴在了轉運珠上。

    頃刻之間,這農民工人便看到了惡鬼的咆哮哀嚎。

    他嚇得頓時掙扎了起來,一邊掙扎一邊喊道“俺后悔了,俺后悔了!啊!!!”

    安大少冷聲道“現在后悔?來不及了,張大師,別管他,繼續!”

    秦飛在一旁恨得咬牙切齒,他手指向前一彈,體內大半的靈氣便直接裹住了這位農民工人。

    張余做法足足半個小時有余,他面色凝重,在一旁念著道家的咒語。

    半個小時后,張余“噗”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子爺接連倒退了好幾步。

    “怎么樣?可以了嗎?”安大少見狀,連忙向前問道。

    “恩,應該已經成功了,這個農民工已經死了,爸也”

    “行了嗎?俺能站起來了嗎?”張余的話還沒說完,便看到那位農民工人從地上爬了起來。

    “這這怎么可能?”張余臉色難看至極,他跑過去趴在了安文彥的胸前,隨后面色慘白道“心心跳停了”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87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