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十章 震驚的申公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二十章 震驚的申公

正文 第二十章 震驚的申公

推薦閱讀:

    秦飛一只手握著這支看似普通的山參,另外一只手,輕輕地點在了山參的碩大的根部。

    “秦飛,你趕緊跟申公認個錯算了,我和他也頗有交情,他不會為難你的。”郝春明忍不住在旁邊小聲勸誡道。

    秦飛笑了笑,沒有理會。

    他手上用力,有幾分粗暴的劃開了人參的外皮。

    “哼,裝腔作勢。”申弘毅冷笑道,“我就不信你還能剝出來一只百年人參不成?”

    申公也不禁頻頻搖頭,這只人參他仔細的打量過,幾乎沒有半分藥性。

    若真是一只藥王,那藥香氣早就撲鼻而來了。

    秦飛沒有理會他們,他用指甲輕輕的劃開了外皮。

    只見這外皮像是一層衣服一般被輕輕剝開,爾后居然在手里面劇烈的抖動了起來。

    在外皮徹底剝下之時,一株長有四十厘米的山參暴露在眾人視線當中,頃刻間,一股濃郁的藥香直鉆人的鼻子!

    “嗖!”

    這只人參像是長了手一般,居然想要逃竄!

    “想跑?”秦飛輕哼一聲,他手上用力,輕易的抓住了根須處。

    緊接著,這只人參就像是被扼住了喉嚨,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一眼望去,先前的那只枯黃山參早已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如同嬰兒般晶瑩剔透的極品人參。

    “這這是一只千年人參?!”申公心跳劇烈抖動,激動之情難以掩飾,甚至連面容都變得有幾分扭曲了起來。

    秦飛笑道“沒錯,這正是一只千年人參。”

    “秦小不,秦先生,能不能把這支人參借我一看?”申公哆嗦著手,滿臉激動的說道。

    秦飛大氣的說道“當然可以。”

    他把這支人參遞給了申公,申公小心翼翼的接了過去,顫抖的雙手輕輕地撫摸著。

    “居然真是一只千年人參!”申公低聲呢喃,“我行醫這么多年曾未見過,只是有幸在古書上看到過圖片,今日能得一見,死而無憾!”

    秦飛順勢一步踏出,站在了申公的面前,生怕被別人搶去。

    “真正的千年人參早已生出靈性,為了躲避人類,它們自然會有所偽裝。”秦飛笑道,“所以申公您看不出來,也說明不了什么。”

    申公苦笑連連,他哆嗦著手,把這支人參還給了秦飛,爾后躬身說道“老頭子我在這里向你賠禮了,小友的眼光,我遠遠不及。”

    秦飛不禁在心里暗嘆,幾千年前,千年人參并不罕見,這又算得了什么呢。

    “這位先生,不知道您能不能把這支人參賣給我?我愿意出一千萬的高價。”這時候有人向前一步說道。

    “一千萬?你唬誰呢?這種藥王,就算一個億都值!”

    “兄弟,給我留個聯系方式,我出一個億回頭把錢轉給你!”

    秦飛笑道“抱歉了各位,這支人參我自己有用,暫時沒有出手的打算。”

    “小兄弟這眼光真是毒辣啊!”

    最為難過的,自然是那小商販了,當他聽到一個億的價格后,眼前瞬時一黑,差點昏過去。

    “我輸了。”正在這時,申弘毅抓著他的靈芝向前一步。

    他臉上的傲氣全無,垂頭喪氣的站在那里。

    連申公都自愧不如,更何況他的水平了。

    “對不起。”申弘毅低頭說道“從今天起,我將退出中醫界。”

    說出這話的時候,申弘毅的身子不自覺的抖動了一下。

    或許是怕掩飾不住內心的痛苦,所以,申弘毅說完這話后,扭頭便要離開。

    “等等。”秦飛連忙喊住了他,他笑著說道“打個賭而已,何必那么認真。像你這么優秀的中醫已經不多見了,要是就此退出,那豈不是太可惜了?”

    聽到這話,申弘毅滿面震驚的看向了秦飛。

    “你你說什么?”申弘毅似乎不敢相信秦飛的話。

    秦飛笑道“中醫在沒落之際,缺的便是人才,難道你想讓中醫徹底消失在歷史<!--中间广告位置-->長河中嗎?”

    申弘毅的眼淚,幾乎在一瞬間便流了出來。

    他對中醫的熱愛無人知曉,尤其是在西醫大行其道的現代社會。

    秦飛的這番話,無疑讓他感激涕零。

    “還不快趕緊謝謝人家。”申公在一旁說道。

    申弘毅深深地鞠了一躬,認真的說道“謝謝你,謝謝你,我我一定不辜負你的期望!”

    秦飛揮了揮手,便準備離開這里。

    “秦飛啊,沒想到你的眼光居然這么毒辣,連申公都不是你的對手!”往回走的路上,郝春明贊不絕口。

    “是啊,這下秦飛估計要出名嘍!”張隊在一旁打趣道,“話說那支人參真能賣這么多錢?”

    秦飛解釋道“千年人參很少見,屬于有價無市,必要的時候能救人一命,所以出多少錢都不賣。”

    張隊吐了吐舌頭,小聲說道“我要是有這么一株人參,我就把它賣了,回鄉下養老去。”

    秦飛笑了笑,沒有說話。

    車開到了一座大橋上,張隊正在跟秦飛解釋這座橋建造的有多宏偉。

    “以前這里必須繞行,有了這座橋,可方便太多了。”張隊笑道,“當初在建橋的時候,可花費了不少心血,據說水里還死過兩個工人。”

    秦飛透過車窗看了一眼,這水流湍急,人要是掉下去,很快就會被沖走。

    “前面那是怎么回事兒?”正在這時候,張隊眉頭一皺,手指向了前方。

    只見前面的橋邊上圍著很多人,像是發生了什么事故一般。

    張隊作為人民警察,遇上事情自然不會推脫,因此,他急忙把車開了過去。

    “怎么回事兒?”張隊下車后,便亮了亮自己的警官證。

    “警察,你趕緊救救我女兒吧,我求求你了!”這時,一個婦女打扮的女人忽然跑過來“噗通”一聲便跪在了張隊面前。

    張隊急忙把她扶了起來,說道“你先別著急,告訴我你女兒怎么了?”

    這婦女哆嗦著手,指著橋下說道“那下面,我女兒不小心摔下去了!”

    “都怪我,忙著看手機,我我女兒要是出了什么事兒,我就不活了!”

    張隊走向前俯身看了一眼,只見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女,在水里拼命的掙扎。

    “這里水流太急,誰下去誰死!”旁邊有個中年男子蹙眉道。

    “就是,你自己的錯誤你得自己承擔,憑什么讓人家警官賠你送命?”

    “我是游泳教練,這種水流,就算是游泳冠軍來了,也必死無疑!”

    婦女聽到此話,頓時心生絕望。

    她擦了擦自己的淚水,咬著牙說道“那我就陪我女兒一起死!”

    說完,她抓著欄桿就要跳下去。

    周圍的人見狀,急忙拽住了她,而張隊更是迅速將其控制住,勸誡道“這里的水流的確太急了,掉下去根本沒有生還的幾率。”

    “你放開我,讓我去死,我沒臉見人了!”這婦女聲嘶力竭,淚水將她臉上的妝容打濕。

    此時,那位女孩越陷越深,只露出了半個腦袋。

    正在這時候,一個人影忽然“嗖”的一下便跳了下去。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秦飛。

    張隊臉色大變,他趴在欄桿上大喊道“你瘋了啊!”

    圍觀的人群也發出了陣陣的驚呼,甚至有人指責這個婦女道“你看看你,就因為你玩手機,不僅害死了你女兒,現在還害死了一個年輕人!”

    “你怎么這么自私!”

    “像你這種人真不該活著!”

    張隊和郝春明的臉色難看至極,這里的水位他們很了解,從來沒有人能活著上來,甚至連尸體都找不到。

    “完了。”張隊低聲道。

    他們盯著這湍急的水流,良久都沒有說話。

    圍觀的人群贊嘆連連,仿佛在惋惜一個熱血青年的喪生。

    diqiuzuihouyitiaolo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7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