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八章 中藥展覽會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十八章 中藥展覽會

正文 第十八章 中藥展覽會

推薦閱讀:

    秦飛聽到這話后不禁有幾分氣憤,就是因為這種蛀蟲的存在,才讓來百姓做事變難。

    “媽,這件事情您讓我來解決。”秦飛轉過身來說道。

    “小子,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蘇家的一個廢物女婿,天天在家混吃混喝,現在還敢口出狂言?我看你是瘋了吧?”那黎總不禁冷笑道。

    胡東也忍不住笑道“早就聽說蘇子平的女兒嫁了一個窩囊廢,今天一看,不但是個廢物,還不知死活。”

    秦飛冷笑道“在江城,沒人比你大了?”

    “嘿,這話可不能亂說,在江城除了郝春明,我還不怕誰,怎么,不行你把郝春明叫來給我瞧瞧?”胡東趾高氣揚的說道。

    秦飛哼聲道“我若是不認識郝春明,你就可以以公徇私了,是嗎?”

    “沒錯!”胡東直接點頭承認,“小子,就憑你今天對我的態度,我不但不給趙雅頒發許可證,我還要讓你岳父蘇子平下崗!當然了,你要是求求我,說不定我能給你個機會。”

    說完,胡東和黎總便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趙雅臉色有點難看,她忽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這么沖動。

    得罪了這個胡東,蘇家恐怕真的要惹上大麻煩。

    想到這里,趙雅忍不住狠狠地瞪了秦飛一眼。

    “誰這么大的口氣啊?”正在這個時候,郝春明和張隊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胡東當時背對著郝春明,聽到此話后,他當即浮現一抹怒氣,轉身罵道“我!胡東胡秘書!怎么,你”

    他話還沒說完,臉色頓時一變。

    “郝郝廳,您怎么在這兒”胡東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他急忙湊上前去,點頭哈腰的說道“您怎么也在這里啊?”

    “我要是不在這里,還不知道你這么厲害呢。”郝春明冷著臉說道,“怎么,在江城沒人治得了你了,是嗎?”

    胡東苦著臉說道“我我沒那個意思啊,是這個小子太囂張了,我就想教訓”

    “秦先生,這是怎么回事兒啊?”這胡東話還沒有說話,郝春明便直接繞過了他,笑著走到了秦飛面前。

    秦飛苦笑道“您來的正是時候,不然我恐怕得給你這秘書跪下了。”

    郝春明聞言,頓時臉色大變,他連連賠禮道“這是我的失職,沒想到身邊會有這種蛀蟲存在,您放心,回去我就讓他滾蛋。”

    “我錯了,我不知道您跟郝廳是朋友,您您別跟我一般見識。”胡東臉色難看至極,他噗通一聲便跪在了秦飛的面前。

    “趙總,趙總,你公司的許可證我馬上就給你辦,你快說句話啊”

    趙雅當時還在震驚中沒緩過神來呢,她滿面詫異的看著秦飛,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這個廢物女婿,居然有這么大的能量。

    “秦飛,哦不,秦先生,您快說句話啊”胡東抓著秦飛的腿苦苦求饒道。

    秦飛冷著臉說道“你這種蛀蟲,就應該送去坐牢。要求你還是去求法官吧。”

    “秦先生說的沒錯,回去等著坐牢吧。”郝春明哼聲道。

    聽到此話,胡東頓時面如死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秦先生,咱們走吧,別為這么點事兒壞了我們的心情。”爾后,郝春明拉著秦飛的胳膊,笑呵呵的說道。

    秦飛點頭道“您稍微等我一會兒,我跟我媽說兩句話。”

    接著,他跟趙雅走到了一旁。

    秦飛還沒來得及說話呢,趙雅便有幾分激動的問道“你和郝春明認識?你怎么不早告訴我啊?你倆啥關系啊?”

    “沒啥,就是幫了他一點小忙而已,不怎么熟。”秦飛笑道。

    趙雅哎喲了一聲,她笑靨如花般的說道“你這孩子就是謙虛,你倆要是不熟,他能幫咱這么大的忙?哎呀,我真是沒看透你啊!”

    秦飛苦笑連連,趙雅前后的態度變化,一時間讓秦飛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媽,那您先去忙吧,<!--中间广告位置-->我還要跟他們出去一趟。”秦飛說道。

    趙雅連忙點頭道“行,行,你去忙你的,晚上記得回家吃飯啊,我讓你爸給你做一桌子好菜!”

    “行。”秦飛有幾分無奈的點了點頭。

    “我們現在是要去哪兒?”跟郝春明上車后,秦飛忍不住問道。

    郝春明哈哈大笑道“今天在天順東街有一個中藥展覽會,不少藥販都會從鄉下趕過來。”

    說到這里,郝春敏頓了一下,紅著老臉說道“我那地方不是有點毛病嗎,就想著從這展覽會上討點中藥回去治治不瞞你說,我已經偷偷吃過很多偏方了。”

    秦飛看到他那副害羞的樣子,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車很快便來到了中藥展覽會,路邊上已經擺滿了一個又一個的小攤販。

    “千年人參,真正的藥王,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百年天山雪蓮,可延年益壽,永葆青春,來看看來瞧瞧!”

    “鹿角鹿角,純天然鹿角,真正的補陽藥材,男人沉默女人流淚了啊!”

    聽見他們花里胡哨的叫喊,秦飛不禁頻頻搖頭。

    他本想在這展覽會上淘點有靈氣的藥材,卻不料,所見之物皆是養殖而成,連藥性都發揮不了一二,又哪來的靈性可言。

    “秦飛啊,你看這展覽會上有沒有什么適合我吃的。”郝春明搓著手問道。

    秦飛搖頭道“這些藥材都是人工養殖,為了表象,甚至放棄了藥性,不能買。”

    “我說我吃了那么多都沒用的。”郝春明笑呵呵的說道。

    “秦飛?你也在這里?”正在這時候,身后忽然傳來了一道聲音。

    秦飛轉身望去,只見申弘毅和一位留著白胡子的老人正站在身后。

    “申公,您也來這展覽會了啊。”郝春明見到那老人,連忙打招呼。

    被稱作申公的老人笑了笑,說道“聽說這藥材會上有不少私藏的藥材,就想著來瞧瞧。”

    說到這里,申公看向了秦飛,問道“這位是?”

    “他就是給宋局治病的那個人。”申弘毅有些不服氣的說道。

    申公聞言,眼睛里頓時綻放異彩。

    他走過來和秦飛握了握手,說道“你比我想象中還要年輕,真是年輕有為,后生可畏啊!”

    秦飛連忙說道“申公您說笑了,我只是湊巧識的那病癥而已。”

    “哼,知道是湊巧就好。”申弘毅忍不住輕哼道。

    秦飛笑著搖了搖頭,倒沒怎么在意。

    “秦小友要是不介意,不如一起同行如何?”申公主動邀請道。

    秦飛還沒說話呢,一旁的郝春明便連忙答應道“好,好,求之不得啊!”

    郝春明都這么說了,秦飛自然不好回絕,便答應了下來。

    “真正的好藥材都在前面,這些都是一些糟糠之物,不值得一看。”申公笑道。

    秦飛點頭道“嗯,我仔細看過,這些藥材甚至還不如市面上流傳的藥性高。”

    “呵呵,就怕真正的藥王你不認識。”申弘毅冷笑道。

    申公對此并無表示,很顯然,他也想見識見識秦飛的本事。

    秦飛笑道“申公子,不如咱倆賭一把,如何?”

    “求之不得!”申弘毅本就有此意,但礙于申公在,所以不好意思開口。

    眼下秦飛主動邀請,他正好在申公面前報一箭之仇。

    “你說吧,怎么賭?”申弘毅問道。

    秦飛想了想,說道“就比藥材吧,看看誰挑的藥材更有藥性,年限更久。”

    “好啊!”申弘毅聽到此言,心里頓時大喜,他自幼跟在申公身邊,不知道見過多少不見人世的奇藥,對此,他極有信心。

    “若是我輸了,當面跟你道歉,并且從今以后,就此退出中醫界!”申弘毅輕哼道。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76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