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五章 被寄養的劉欣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十五章 被寄養的劉欣

正文 第十五章 被寄養的劉欣

推薦閱讀:

    秦飛默不作聲,他對這個白大褂醫生沒有半分好感。

    “爸,這位是省人民醫院的副院長桑國興,他的醫術是得到過國家認可的,很多疑難雜癥都不在話下。”張雪拉著這白大褂醫生介紹道。

    桑國興笑著和張隊握了握手,隨后道“您夫人的病,只是心臟植物神經功能紊亂,在醫學生容易被誤認為冠心病,實際上二者并無關系,心臟植物神經紊亂,是一種精神上的疾病。”

    事已至此,這張隊已經無話可說,只能抱著試試看的態度。

    “勞煩張先生把貴夫人的衣服穿好,治病不需要脫衣。”桑國興說出這話的時候,特意往秦飛那里看了一眼。

    而張雪呢,更是一副恨不得吃了秦飛的表情。

    得,被人當成想占便宜的江湖騙子了。

    秦飛嘆了口氣,只能默默地坐到了一旁,要不是礙于宋文成和張隊的面子,秦飛扭頭就走人。

    “您夫人是不是有乏力、多汗、失眠多夢之癥?嚴重時甚至會有瀕死感?”桑國興問道。

    張隊聞言,連連點頭道“對,對,你說的沒錯!但我夫人去查過心臟,各項指標都很正常啊。”

    “我說了,這種病實際上是一種精神疾病,平日里需要照顧她的情緒,避免精神緊張。日后可多服用安神補腦的藥物。”桑國興說道。

    此時,劉欣的衣服已經被穿好,扶著走出了浴室。

    緊接著,桑國興從他的背包里拿出了一支藥,打入了到了針管里。

    “這是什么?”張隊有些緊張的問道。

    “張先生,您不用擔心,這只是一種安神補腦的藥物。”桑國興頗為自信的笑道。

    他將針管扎進了劉欣的動脈,隨后便將藥物盡皆打入其中。

    “庸醫。”秦飛不禁在一旁搖頭冷笑。

    張雪惡狠狠的瞪了秦飛一眼,說道“等下我就讓你把你這個騙子給抓進去!”

    秦飛撇了撇嘴,懶得跟他一把見識。

    一旁的宋文成不禁苦笑道“張雪在省城讀哲學系,向來是個無神論者,你別跟她一般見識。”

    秦飛笑道“您放心吧,我不會介意的。”

    很快,那支藥便被打入到了劉欣的身體里。

    沒一會兒,劉欣便發出了酣睡之聲,仿佛睡得極為香甜。

    桑國興見狀,更加確信了自己的判斷。

    “您夫人并不是什么大病,現在精神已經平穩下來了,日后多吃一些安神補腦的藥物即可。”桑國興笑道。

    不管怎么說,劉欣的病癥的確是起到了療效,這不禁讓張隊也產生了幾分懷疑。

    難道劉欣真的只是小病?

    “怎么樣?你服氣嗎?”桑國興笑著問秦飛道。

    秦飛搖了搖頭,說道“她的癥狀并沒有緩解。”

    “可笑。”桑國興輕哼,“事實已經擺在面前了,你還要嘴硬?”

    “那你給我解釋,她的眉心為什么會出汗?”秦飛用下巴指了指劉欣。

    只見劉欣的額頭上出現了層層秘汗,覆蓋了整個印堂。

    桑國興眉頭一皺,他急忙向前查探。

    “這只是緊張焦慮的表現而已。”桑國興嘴上雖然這么說,但心里卻有些沒底。

    秦飛冷笑道“你剛剛給她打的針,明明是有鎮定作用的阿普挫侖,為何會緊張焦慮?”

    “這是否能說明,你的藥物根本沒用?或者說,你的藥物根本就是藥不對癥?”秦飛步步緊逼,讓桑國興的額頭也浮現出了一層汗水。

    “只是劑量不夠,劑量不夠而已。”桑國興音調不自覺的提高了幾分。

    秦飛笑道“桑先生,擦擦您額頭上的汗水吧,別這么緊張。”

    桑國興聞言,臉色頓時變得有幾分難看。

    他掏出手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隨后再次拿出了一瓶藥打入了針管內。

    這次,劑量顯然加大了許多。

    秦飛掃了<!--中间广告位置-->一眼針管,說道“如果我沒說錯,方才你打入的那一針是g的劑量吧?現在你增加了一倍,加起來便是g。”

    “作為醫生,你應該清楚,人體一日最多服用的劑量便是0g,你為求得效果,強行超量,你還配當醫生么?”

    秦飛的話如雷貫耳,讓桑國興近乎崩潰。

    “你別胡說!”張雪似乎有些著急,“桑醫生不可能把握不好劑量!”

    “你自己問他吧。”秦飛懶得跟這張雪解釋,在她眼里,自己早就成了一個騙子,說再多都沒用。

    張雪看向了桑國興,只見桑國興不停地擦著汗水,看起來頗為緊張。

    “啊”正在這時,劉欣的嘴巴里忽然發出一聲野獸般的低吼。

    隨后,她的身體便在沙發上不停地扭動了起來,仿佛無比痛苦一般。

    “這這是怎么回事兒!”張隊頓時急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秦飛也顧不上這桑國興了,他指了指浴室,說道“張隊,麻煩你把您夫人送到浴池里。”

    “好,好。”

    到了浴池后,秦飛的手心再次點在了她的神庭位置上,強行使劉欣鎮定了下來。

    隨后,他胳膊自己的手指,將鮮血滴在了水里。

    “桑醫生,麻煩借你的針頭一用。”秦飛說道。

    桑國興雖然不情愿,但眼下也計較不了那么多了。

    接過針頭后,秦飛閉上眼睛,將針頭輕輕地扎在了劉欣的神庭穴上,一絲絲青色的氣息,順著針頭流入到了劉欣的體內。

    緊接著,鮮血便直接噴灑而出!

    “這么小的一個傷口,怎么會流出這么多鮮血?”張隊不禁有些惶恐的說道。

    秦飛沒有理會他,任由鮮血流入水中。

    接觸的一瞬間,整個浴池里的水,便化為了烏黑色。

    “張隊,麻煩您幫我看一眼,浴池里的水是不是黑色。”因為秦飛帶著眼罩,只能詢問張隊。

    張隊失聲說道“對,對,是黑色的!”

    “那就對了。”秦飛笑道,“您可以把夫人的衣服穿好了。”

    一番折騰后,秦飛摘下了眼罩,拉開了布簾。

    布簾外,桑國興和張雪正站在那里焦急的等著。

    當他們看到浴池里如墨般的水后,臉色頓時大變。

    “這是怎么回事兒?”張雪拉著秦飛的胳膊問道。

    張雪的態度讓秦飛頗為不爽,所以他沒有理會,而是轉身看向張隊,說道“稍等一會兒吧。”

    話音剛落,只見浴池里面的水便直接沸騰了起來,一個又一個的氣泡,從這水里翻騰而出。

    “果然是這樣。”秦飛不禁冷笑了一聲。

    很顯然,劉欣被人寄養了,換句話說,是有人借用巫術手段,妄圖將劉欣化成飼養軀殼。

    “嗖!”一股常人無法見到的黑氣,自這浴池的氣泡中翻涌而出。

    秦飛沒有理會,任由這黑氣在浴室里奔涌。

    很快,這黑氣便撞擊在了墻上的鏡面上。

    “原來是在這里,怪不得我沒找到。”秦飛蹙眉,他手向前一探,那股黑氣頓時拼命的掙扎了起來,最后被強行的吸入到秦飛的體內。

    “怎么樣了?”張隊連忙向前問道。

    秦飛指了指這面鏡子,問道“鏡子可是最近才安裝的?”

    張隊想了想,說道“大約是在一個月前安裝的,怎么了?”

    “拆下來看看。”秦飛說道。

    張隊不敢耽誤,他直接搬起凳子,把這鏡面砸了個粉碎。

    砸下來的一瞬間,便有一張黃色的紙掉落了下來。

    黃紙被鮮血浸泡為暗紅色,因為時間過久,鮮血已經發黑,一股股刺鼻的腥氣,瞬間彌漫在了整個房間里。

    眾人當即伸手捂住了鼻子,桑國興甚至直接干嘔了起來。

    diqiuzuihouyitiaolong0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76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