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二章 蘇子平的老同學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十二章 蘇子平的老同學

正文 第十二章 蘇子平的老同學

推薦閱讀:

    他尷尬地接過去手機,嘀咕道“聊啥了啊。”

    打開一看,只見李詩蘭對秦飛展現出極為熱情的邀請。

    既邀請他去吃飯,同時還邀請他去李家的公司上班。

    “這是你聊得,又不是我聊得。”秦飛有些無辜的說道,“再說了,人家聊得這不也挺正常的嘛”

    “那你去,還是不去?”蘇玉反問道。

    她看似平靜,但實則怒火中燒。

    秦飛相信,如果答應李詩蘭的話,蘇玉一定會打死自己。

    “那就不去了?”秦飛試探性的問道。

    蘇玉輕哼了一聲,扭頭便往房間里走去。

    秦飛坐在沙發上嘆氣連連,這蘇玉還真是霸道,不讓自己碰就算了,還不讓他和其他女人有染,這生活過得也太憋屈了。

    他坐在沙發上大體掃了一眼聊天記錄,發現除了和蘇玉的通話之外,便再無其他。

    秦飛苦笑了一聲,看來這幅身體的主人,連個朋友都沒有。

    “怪不得他的靈魂那么虛弱,看來對生活是徹底失去希望了。”秦飛不禁嘆了口氣。

    這時,蘇玉忽然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她指了指房門,說道“進來。”

    “嗯?”秦飛有些詫異,“你是在跟我說話?”

    “不來算了。”蘇玉輕哼了一聲,扭頭就要關門。

    “哎哎哎,誰說我不進的。”秦飛連忙站起來,拔腿便跑了進去。

    房間里彌漫著一股麝香的味道,在床頭的位置,擺放著一個精致的香爐。

    這不禁讓秦飛眉頭微皺,在中醫學里,麝香可導致女性流產,或不孕不育。

    “為什么要點麝香?”秦飛蹙眉問道。

    蘇玉聽聞此言,說道“我一直都有點麝香的習慣,怎么,你不知道么?”

    “額,我忘了。”秦飛撓頭道。

    “忘了?”蘇玉面色一寒,她忽然靠前一步,把秦飛逼迫在床。

    “告訴我,你到底是誰。”蘇玉的身體距離秦飛只有不足五公分,身上的香氣撲鼻而來。

    秦飛倒是沒有多吃驚,多次的反常舉動,只要不傻,就一定會懷疑。

    “我是秦飛啊。”他撓頭道。

    “秦飛?”蘇玉眉頭緊蹙,“秦飛是個一無是處的廢物,自幼身體偏虛,除了洗衣做飯,什么都做不了!”

    秦飛點頭說道“我自己的身體,我很清楚。但那天我無意出門,親眼見到了一條青龍的隕落從那以后,我便感覺身體強壯了許多,就好像瞬間開竅了一樣。”

    “我也不知道這是為什么”秦飛裝作有些惱怒的說道。

    蘇玉沒有說話,她的一雙美眸死死的盯著秦飛,像是想要看出些什么。

    可秦飛真誠的目光,讓蘇玉難以懷疑。

    更何況,坐在這里的人,不論身材樣貌,的確是秦飛無疑。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蘇玉起身,拉開門說道。

    秦飛訕笑道“要不今晚我就在這兒睡?”

    “出去。”蘇玉冷著臉說道。

    秦飛攤了攤手,當即起身走了出去。

    回房后,秦飛躺在床上,把玩著宋局給的那塊玉佩。

    這塊玉佩質地細膩,純凈無瑕疵,顏色為純正明亮,翠綠色分布均勻,是一塊老坑玻璃種,翡翠中的極品,價值不可估量。

    他想了想,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點綴著這顆玉石,為其加持了一道福報,心想等有機會送人。

    次日,秦飛起床后,便看到趙雅和蘇子平正在收拾打扮。

    趙雅穿金戴銀,打扮的雍容華貴。

    蘇子平身著西裝,英姿勃發。

    “爸,媽,你們這是要去哪兒啊?”秦飛剛要詢問,蘇玉便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

    趙雅連忙說道“中午你爸要去見一個朋友,你要是沒事的話,就跟我們一起吧,順便幫你爸開車。”

    “我不去了,今天診所里還有事兒,讓秦飛跟你們一起去吧。”蘇玉一邊倒水一邊說道。

    “不行不行,那可不行。”趙雅急忙揮手,“可不能讓秦飛跟著!”

    “怎么了?”蘇玉眉頭一皺。

    這趙雅瞪了秦飛一眼,然后小跑著走到了蘇玉身旁,說道“你爸這朋友是個珠寶商,倆人從上學那會兒就愛攀比,這要是把秦飛帶去,那不是給你爸丟臉嗎?”

    說完,趙雅再次瞪了秦飛一眼。

    蘇子平也在旁邊說道“我聽說他女婿在交通部門上班,職位還不低,秦飛去了,你爸這張老臉還要嗎?”<!--中间广告位置-->

    “那你們就自己去吧。”蘇玉嘀咕道,“反正我是沒時間。”

    說完,她便跑去廁所洗漱,不再理會蘇子平夫婦。

    蘇子平和趙雅沒辦法,最后只能讓秦飛一同隨從。

    往飯店走的路上,蘇子平還不停的叮囑道“待會兒少說話,聽見沒?他要是問你干什么的,你就說在創業,知道嗎?”

    “我知道了。”秦飛笑道。

    到了飯店門口后,只見有一個和蘇子平年紀相仿的中年人正站在那里,他的旁邊還有一位滿身珠寶的貴婦。

    “看她那副德行。”還沒下車,趙雅便忍不住輕哼了起來。

    車停下后,這中年男人熱情的走向前,伸手和蘇子平握在了一起。

    “老于,好久不見啊,聽說最近發展的不錯?”蘇子平笑呵呵的說道。

    老于淡笑道“哎,好什么好,去年才賺了三千萬!還得天天上下打點,這不,昨天我才和商務部的郝部吃完飯。”

    聽到這話,蘇子平不禁在心底暗罵了一句。

    這郝部是蘇子平的頂頭上司,他這顯然是故意想壓自己一頭。

    “哎,誰不是啊,前幾天剛和江城李家的李老爺子吃過飯,煩都煩死了!”蘇子平不甘示弱,當即吹噓道。

    老于輕哼了一聲,顯然是充滿懷疑。

    “這位就是你那賢婿了吧?”老于見沒討到好處,便把矛頭指向了秦飛。

    “于叔叔好。”秦飛笑著打招呼道。

    老于呵呵說道“說來也巧,剛好我女婿也在樓上,你們都是年輕人,可以好好交流交流。”

    說完,他便領著蘇子平等人往樓上走去。

    走進包間后,只見屋子里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這年輕人面色紅潤,身著西裝,一看便是青年才俊。

    相比之下,秦飛就要寒酸多了,他只穿了一個簡單的白襯衫,下面則是普通的工裝褲,像是剛從工廠里跑出來一樣。

    “這位是我女婿,韓偉。”老于連忙介紹道,“還不趕緊叫人。”

    韓偉微微笑道“見過蘇叔叔,見過趙阿姨。”

    互相打過招呼后,眾人便入席了。

    “不知道秦先生在哪兒高就?”吃飯期間,韓偉故意問道。

    “額。”秦飛放下了手里的碗筷,“我在創業呢。”

    “創業?哈哈,現在創業成了無業游民的遮羞布了嘛?”老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蘇子平老臉一紅,有些沒底氣的說道“我女婿正在籌辦一個公司,我都給他打好招呼了。”

    “哈哈,老蘇,這么多年了,你怎么還沒改掉你愛吹牛的壞習慣?誰不知道你女婿在家吃軟飯吶?”老于忍俊不禁。

    “相比之下,我女婿就要強多了。”老于有幾分得意,“現在是交通局的正式職工,最近正在競爭副局職位。”

    “嗯。”韓偉微微欠身,“這次競爭,我勢在必得。”

    秦飛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便埋頭開始吃飯。

    “爸,我最近剛從朋友手里拿了一塊祖母綠送給您。”這時,韓偉忽然掏出來一個禮盒。

    老于聞言,故作夸張的說道“哎呀呀,你這是干什么吶?你爸我就是干珠寶的,這東西家里有的是啊!”

    韓偉笑道“這是手底下人送給我的,說是對老人身體有好處,我也不知道值不值錢。”

    老于接過去仔細看了一眼,故作驚訝的說道“這可是天然祖母綠啊!女婿,難得你一片孝心啊!”

    蘇子平在一旁悶頭吃飯,生怕老于借機羞辱。

    但有些事情是躲不過去的,越怕什么,就越來什么。

    “老蘇啊,你也別太羨慕,這種事情咱也求不來,這都是命啊。”老于得意的說道。

    蘇子平沒吭聲,吭哧吭哧的埋頭吃飯。

    “爸,我朋友昨天送我一塊翡翠,本來想昨天給您,但我回來的時候您已經睡了。”正在這時,秦飛想起了他的那塊玉佩。

    他把玉佩遞給了蘇子平,但蘇子平根本沒啥好臉色。

    在他看來,秦飛身上分文沒有,哪能拿出像樣的翡翠?

    “嗯。”蘇子平面無表情的接過了這塊玉佩,隨手就扔在了一旁。

    “呵呵,我剛好是干珠寶的,對這方面呢,也有所研究,不如讓我看看是什么品種的翡翠。”老于有幾分嘲諷的說道。

    蘇子平剛想把翡翠藏起來,但老于快他一步,把這翡翠搶了過去。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75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