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章 瞧病斗醫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十章 瞧病斗醫

正文 第十章 瞧病斗醫

推薦閱讀:

    燈一開,孫華東的眉頭便不禁微微皺了起來。

    “您怎么也在這里?”很快,他便發現了秦飛的身影。

    秦飛和魏勝平兩個人剛好站在一條直角線上,而前不久魏勝平剛吹過牛,說他和孫華東很熟,所以當下大家都以為孫華東是奔著魏勝平而來。

    魏勝平心里還有點疑惑呢自己和孫華東壓根就不熟啊,難道他準備給自己一個面子?

    想到這里,魏勝平不禁有幾分得意。

    “秦飛啊,你快趕緊跟魏總道個歉吧,不然等下麻煩了。”夏青和那幾個同學假惺惺的說道。

    黃毛更是在旁邊不停的叫囂道“在這里惹事兒,簡直是不給我們東哥面子!”

    秦飛坐在那里默不作聲,笑意盈盈的看著孫華東。

    魏勝平淡笑道“孫總,您今天也在這兒?”

    然而孫華東根本沒有理會他,他快步的走到了秦飛面前,面帶恭敬的說道“秦先生,您來這里玩怎么不告訴我一聲,我好給您安排安排啊。”

    眾人聞言,頓時目瞪口呆。

    秦飛和孫華東認識?這怎么可能?他不是一個靠老婆養的窩囊廢嗎?怎么會認識這種人物?

    “孫總。”秦飛起身,和孫華東握了握手。

    孫華東訕笑道“這是怎么回事兒啊?我聽手底下人說這里有人鬧事兒,是不是誰找你茬了?告訴我,我幫你擺平。”

    秦飛看了魏勝平一眼,魏勝平的臉當即綠了起來。

    他指了指魏勝平,說道“這位是我老婆的同學,說跟你很熟。”

    孫華東掃了魏勝平一眼,滿面疑惑的說道“這是誰啊?我沒見過啊。”

    魏勝平的臉色頓時更加難看了,兩次想要裝逼,結果都丟了臉,恐怕他以后再也不會出現在同學聚會上了。

    “哦,是這樣的。”秦飛說道,“他給我老婆下藥,被我發現了,便惱羞成怒,把那個黃毛叫過來收拾我,我沒忍住,下手有點重,孫總您不會怪我吧?”

    孫華東臉色大變,連忙道歉道“秦先生,真是對不住,您放心,這事兒我一定給您個說法。”

    開什么玩笑,這秦飛不但救了他的命,跟李家又有著不俗的關系,要是得罪了他,恐怕日后的生意都沒法做了。

    “東哥,我我不知道秦先生是您朋友,您饒了我吧”那黃毛嚇得“噗通”一聲便跪在了地上。

    孫華東冷著臉說道“過來幾個人,把他拖出去!”

    “是!”門外頓時走進來四五個保鏢,連拖帶拽的把黃毛給帶了出去。

    夏青等人臉色難看至極,他們怎么都沒有想到,秦飛的人脈居然這么廣。

    “還有那個穿西服的。”孫華東又指了指魏勝平說道。

    魏勝平臉色一變,急忙說道“孫總,我爸是魏博,跟您也有過交情,你不能動我啊”

    “魏博?不認識。”孫華東擺了擺手,二話不說便讓人把魏勝平給提溜了出去。

    這期間,秦飛一言不發,冷眼看著一切。

    而夏青等人臉色難看,生怕禍及央池。

    “秦先生,我剛好在隔壁開了一個包廂談點事情,您要是沒事兒,不如跟我一起?”解決完后,孫華東訕笑著說道。

    秦飛笑道“算了,時間不早了,我回去還有點事情。”

    孫華東搓了搓手,他小聲說道“秦先生,是這樣的,有點小事兒恐怕需要你幫忙。”

    秦飛略帶詫異的說道“孫總,有什么事兒您盡管說。”

    孫華東心里一喜,連忙說道“我有個朋友,是交通局一把手,最近身體出了點問題,去醫院查過很多次,都查不出來毛病。”

    “你也知道,我這干物流的,需要跟交通那邊打好關系,所以你看”孫華東看起來有些不太好意思。

    秦飛心想,反正就在隔壁,也不耽誤時間。

    再說了,孫華東也幫自己解了圍,不還他個人情,也說不過去。

    “行,那我過去看看吧。”秦飛笑道。

    孫華東頓時大喜,連忙說道“那就多謝秦先生了!”

    秦飛走到蘇玉面前,伸手笑道“走吧,我們過去看看。”

    蘇玉皺眉道“我有點不舒服,就不去了。”


    “這”秦飛頓時有幾分為難。

    “這樣,我派人把蘇小姐護送回家,您不用擔心她的安全問題。”孫華東連忙說道。

    秦飛想了想,點頭道“那好吧。”

    他趴在蘇玉的耳朵邊上,小聲說道“回家乖乖等我。”

    蘇玉俏臉一紅,爾后故作冰冷道“別去瞎逞能,聽見了么?”

    話雖然這么說,可蘇玉忽然覺得有些沒底氣,因為最近秦飛身上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和以前的那個窩囊廢簡直天壤之別。

    看著蘇玉離開后,秦飛才跟孫華東來到了這間包廂。

    包廂里面并無嘈雜的音樂,在ktv里顯得有幾分另類。

    沙發上坐著一個國字臉的中年人,旁邊還有一個俊俏小生。

    “宋局,不好意思,久等了。”孫華東一進門,便趕緊跟這宋局握手。

    宋局點頭后,眼睛便落在了秦飛的身上。

    “這位是?”他上下打量著秦飛問道。

    孫華東連忙說道“這位是秦飛秦先生,是是位醫生,同時也是一位風水大師,我身上的病便是他瞧好的!”

    宋局聽到這話,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華東,不是我說你,這都什么年代了,你還信這些?”宋局帶著幾分教育的語氣說道。

    孫華東苦笑了一聲,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有我在,不需要其他醫生。”這個時候,那位年輕小生淡淡的說道。

    宋局聽到這位年輕人的話后,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他笑著介紹道“這位是申弘毅,佰草房的中醫,很多西方醫學解決不了的疑難雜癥,都是申先生給瞧好的。”

    申弘毅微微點頭,眼神中的傲慢不加掩飾。

    “這位先生,如果沒有什么其他事,你可以走了。”申弘毅看向了秦飛說道。

    孫華東急忙打圓場道“來都來了,不如讓秦先生也瞧瞧,說不定”

    “孫先生這是什么意思?”孫華東話還沒有說完,申弘毅便打斷了他的話。

    “宋局,您要是不相信我,我走便是。”申弘毅當即起身,扭頭就要離開。

    秦飛不禁在心里感嘆,年輕才俊向來心高氣傲,無數年來,他不知見過多少這樣的年輕人。

    “聽見申先生的話了么?請你離開吧。”宋局起身,下了逐客令。

    秦飛也不是不要臉不要皮的人,既然人家不讓待,那他也不可能舔著臉留在這兒。

    “孫總,我先行一步。”秦飛說道。

    孫華東急忙拉住了秦飛,面帶尷尬地說道“秦先生,您等等。”

    說完,他對那宋局道“宋局,李老爺子的病也是秦先生給瞧好的,您看要不就讓他留在這兒吧,就算幫不上忙,也權當交個朋友了不是”

    “李老爺子?江城李老爺子?”宋局聽到這個名字,面色頓時緩和了不少。

    “正是。”孫華東笑道。

    宋局掃了秦飛一眼,面無表情的說道“那就讓他留在這兒吧,但是切記,不能打擾申先生看病。”

    “您放心,您放心。”孫華東連連表態。

    他轉過身來,苦笑著對秦飛說道“秦先生,讓您受委屈了”

    秦飛沒有在意,笑著點了點頭。

    申弘毅雖然心中不滿,但宋局都已經開口,他也不好再多說什么。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申弘毅在給宋局把過脈、看過舌苔后,很快便下了定論。

    “宋局,您不用太過擔心,您頭痛的原因是因為低血糖導致的氣血陽脫,形神不養之癥。”申弘毅說道。

    宋局頻頻點頭道“醫院里也是這樣說的,但我吃過很多藥,沒有絲毫的好轉,反而愈演愈重。”

    聽到此話,申弘毅沒由來的一股自豪。

    他說道“西醫治標不治本,遠不能和中醫相提并論。中醫講究調理,陽氣虛脫之癥更是如此,我為您開上幾位藥,您服用半個月,便可痊愈。”

    秦飛聞言,不禁搖頭道“這根本不是陽氣虛脫的癥狀,而是腦動脈瘤。”

    他的疾厄宮已經黑成了一片,顯然是病入膏肓之狀。

    diqiuzuihouyitiaolong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75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