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七章 大學同學聚會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七章 大學同學聚會

正文 第七章 大學同學聚會

推薦閱讀:

    蘇玉的臉色不禁微微一變,著急道“趕緊倒車!”

    但此時已經來不及了,何勇帶著這幾個人冷笑著的走了過來。

    他敲了敲車窗,示意秦飛下車。

    秦飛把車窗搖了下來,笑道“你有事嗎?”

    “你說呢?”何勇把煙頭扔在了地上,惡狠狠的瞪著秦飛道“因為你,我女朋友都失業了,你說這事兒怎么辦?”

    “何勇,你最好別亂來,不然我報警了!”蘇玉拿著手機,有幾分害怕的說道。

    何勇冷笑了一聲,他一把便將蘇玉手里的手機給搶了過來,爾后扔到了一旁。

    “今天這個仇,我要是不報,那我何勇以后還怎么做人?”說完,他將王艷輕輕的擁入了懷里,居高臨下的看著秦飛。

    秦飛嘆了口氣,他看向了蘇玉,說道“你先回去吧。”

    “那你呢?”蘇玉眉頭緊緊地醋在了一起。

    “我跟他談談。”秦飛笑著說道。

    “不行!”蘇玉想都沒想,便直接拒絕了。

    那幫人一看就不是善類,要是留在這里,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

    秦飛說道“聽話,你留在這里有什么用?你看那幾個男的,都色瞇瞇的瞅著你呢。”

    一聽這話,蘇玉頓時嚇得面色蒼白。

    這里荒無人煙,而蘇玉又長得如花似玉,要是落到他們手里,那

    這時,秦飛從車上走了下來,他看向了何勇說道“何公子既然是奔著我來的,想來不會難為一個女人吧?”

    “放心,我何勇從不打女人。”何勇淡笑道。

    秦飛點了點頭,他轉身對蘇玉說道“快回去吧,我不會有事的。”

    蘇玉咬了咬牙,說道“那你等我,我馬上就回來!”

    說完,她爬到了駕駛位上,迅速的離開了這里。

    “小子,在這一塊你報警也沒用。”何勇身后的一個刀疤臉冷笑道,“也不打聽打聽,你疤哥是什么人。”

    “別跟他廢話了,我要他一條腿。”何勇說道。

    刀疤臉搓了搓手道“放心吧,沒問題。”

    說完,那七八個人便走向了秦飛。

    何勇倒退了兩步,他抱著王艷,得意的說道“怎么樣,心情好點了嗎?”

    王艷撒嬌似的答應了兩聲,爾后嘆氣道“只可惜讓那蘇玉跑了。”

    “別擔心,收拾她以后機會多的是。”何勇冷笑道。

    正在這時,刀疤臉已經走到了秦飛的面前,他手里晃著一根棍子,笑嘻嘻的說道“小子,忍著點,不會太疼的”

    話音剛落,他便舉起手里的棍子,砸向了秦飛的腦袋。

    這時,秦飛忽的抬手,伸手便抓住了那根棍子,爾后輕輕一用力,棍子便斷成了兩截。

    接著,秦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了刀疤臉的胳膊,隨后猛地用力,他的整條胳膊便完成了一個可怕的弧度。

    刀疤臉還沒來得及痛呼,便被秦飛一巴掌扇出去了好幾米遠。

    “忍著點,不會太疼的。”秦飛頗為玩味的笑道。

    刀疤臉咬牙罵道“給老子上!”

    那七八個壯漢正處于震驚之中呢,聽到刀疤臉的喊聲后,當即回過神來,沖向了秦飛。

    秦飛懶得跟他們耽誤時間,一人一巴掌,不出半分鐘,這七八個人全都趴在了地上。

    不遠處的何勇目瞪口呆,嘴巴不禁張成了一個o型。

    “這這怎么可能!”何勇驚恐的倒退了兩步。

    附近的人幾乎都知道秦飛是出了名的廢物,別說打人了,殺個雞都提不動刀的手。

    可眼下秦飛的身手簡直令人咋舌。

    “別害怕,我只要你一條腿。”秦飛咧開嘴笑道。

    話音剛落,秦飛忽的一腳踢在了何勇的膝蓋上,只聽“咔嚓”一聲,他的右腿便彎了下去。

    “啊!!”何勇捂著腿半跪在了地上,整張臉疼到幾乎扭曲。

    “別別打我”王艷嚇得眼淚都流了出來,就差跪下求饒了。

    秦飛冷冷的看著她,說道“這次我放過你,但我警告你,要是再敢找蘇玉的麻煩”

    話沒有明說,但王艷已經頻頻點頭。

    “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王艷雙腿一軟,直接坐在了地上。

    秦飛哼著小曲往家里面走去,到家的時候,蘇玉正在門口焦急的四處觀望。

    見秦飛回來了,她快步走上來說道“怎么樣?你沒事吧?”

    “沒事,剛好碰見李航了,就把這事兒解決了。”秦飛隨便編了個借口,“對了,你的手機。”

    蘇玉松了口氣,她接過手機后嘀咕道“沒想到王艷報復心居然這么強,以后可得小心一點”

    回到家里,趙雅和蘇子平正坐在那里看電視,很顯然,他們對此毫不知情。

    見秦飛回來了,趙雅便陰陽怪氣的說道“今下午這秦飛沒給你惹什么麻煩吧?”

    蘇玉連連搖頭,她轉移話題道“對了,今天下午診所里給我提了主管,工資漲了兩千。”

    聽到這話,蘇子平頓時哎喲了一聲,不停地夸獎著蘇玉,說她有出息有本事啥的。

    同時,這老夫妻倆看向秦飛的眼神就更加不耐煩了。

    自己女兒這么優秀,怎么跟這么個廢物結了婚?當初真是瞎了眼!

    “還站在那兒干什么?一點都沒眼力勁,趕緊去炒<!--中间广告位置-->兩個菜,今晚上好好慶祝慶祝。”趙雅有幾分不耐煩的說道。

    “不用了。”蘇玉趕緊擺手,“晚上我們同學聚會,就不在家吃了。”

    “哦,這樣啊。”趙雅點了點頭,“那你去給你爸炒倆下酒菜,別在那兒干站著了。”

    “秦飛今晚跟我一起去。”蘇玉有些沒底氣的說道。

    趙雅和蘇子平聽到這話后頓時愣了一下。

    一直以來,蘇玉都生怕別人知道她有個這樣的廢物老公,別說同學聚會了,就算是走在路上,倆人都得隔得很遠。

    忽然之間,這怎么變性了?

    “要不我不去了吧。”秦飛怕蘇玉為難,便主動說道。

    蘇玉掃了他一眼,說道“閉嘴,我讓你跟著你就老老實實的跟著!”

    秦飛見狀,也沒有再說什么,便答應了下來。

    出門的時候,這趙雅還特意叮囑秦飛,讓他少說話,別給蘇玉丟臉。

    倆人坐上車,便去了市中心。

    相對來說,市中心要繁華的多,街上人來人往,個個都打扮的靚麗非凡。

    看著這幅場景,秦飛不禁心有感嘆。

    幾千年來,社會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

    車停在了一家名叫“逸源居”的飯店門口,剛一下車,便看到有四五個男女青年站在門口那里,旁邊還停著一輛黑色的奔馳轎車。

    “蘇玉,你可總算來了,我們可等你很久了。”有個高大帥氣的男生走過來笑道。

    這個男生名叫魏勝平,大學的時候追過蘇玉,只可惜蘇玉對他的態度一直不咸不淡。

    他看了秦飛一眼,有幾分驚訝的說道“這位是?”

    “哦,我是她老公。”秦飛自我介紹道。

    這男生和秦飛握了握手,說道“不知道秦先生在哪里高就?”

    秦飛尷尬地撓頭道“暫時還沒工作,正在找呢”

    幾人聽到這話,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眼神中的嘲諷不加掩飾。

    魏勝平也不禁有幾分輕蔑的說道“那就是蘇玉養著你咯?”

    “算是吧。”秦飛也沒有隱瞞。

    “不行就讓魏總給你找個工作吧,現在魏總可是自己開了一家公司呢!”蘇玉的老同學夏青笑嘻嘻的說道。

    “別開玩笑了,我聽說這秦飛啥都不會,魏總公司里可不養閑人。”

    “打掃打掃衛生也不錯嘛,總比在家里閑著強啊。”

    “我記得魏總大學期間追過蘇玉啊?不行干脆離了跟魏總在一起算了。”

    說完這話,夏青還笑道“我是開玩笑的,秦先生應該不會生氣吧?”

    秦飛不禁冷笑了一聲,都說大學聚會基本都是來炫富的,今日一看,還真不假。

    “行了,趕緊去吃飯吧。”蘇玉有些聽不下去了。

    魏勝平笑道“這逸源居生意爆滿,一般人可約不到,就連我,都是廢了很大的勁才定下了一個包廂,這頓飯我請,你們可別跟我搶。”

    “放心吧,魏總現在可是大老板,今天我們一定好好的宰你一頓!”

    說完,這幾人便往逸源居里走去。

    到了前臺后,魏勝平拿出了一張卡,頗為自豪的說道“黃金卡,有預約。”

    那前臺接過卡后,在電腦上查了查,爾后搖頭道“先生,很抱歉,您這包間被別人定了。”

    “什么?”魏勝平聽到這話頓時大怒,“開什么玩笑,我這是黃金卡,你看清楚了嗎!”

    前臺笑道“不好意思先生,一位白金會員就在不久前定走了這個包間,您知道的,我們逸源居不接受預訂。”

    魏勝平心中頗為惱怒,他本想在蘇玉面前好好表現一番,卻不料遇上了這種情況。

    “那算了,給我們換一個包間,這總可以吧?”魏勝平皺眉道。

    “不好意思,今天的包間已經滿了。”前臺帶著標志性的笑容說道。

    正在這時,又有一位客人走了進來,他拿出了一張黑色的銀行卡給了前臺,說道“給我開一個包間,五個人。”

    “好的先生,請您稍等。”前臺面帶笑意的說道。

    魏勝平皺眉道“什么意思?這不是還有包間嗎?”

    前臺有幾分不耐煩的說道“這位先生拿的是公行限量發行的黑卡,在我們逸源居有特殊包間,你要是有這種卡,我也可以給你開一間!”

    “這種黑卡好像年收入破千萬才能有。”夏青小聲說道,“魏總應該還達不到這個標準。”

    “要不換一家吧?”蘇玉皺眉道。

    “好可惜啊,我還沒來過逸源居呢。”夏青嘆氣道,“要不我們等等也行啊。”

    “逸源居的食材的確好吃,但這里十點就關門,恐怕來不及了。”蘇玉說道。

    “那只能換一家了,哎。”幾個人臉上都有些許的失望。

    魏勝平也只能尷尬地說道“下次,下次我一定請你們來逸源居吃飯”

    正在這時候,秦飛走向前,問那前臺道“有那種銀行卡,就能開一個包間嗎?”

    前臺上下打量了秦飛一眼,臉上頓時浮現了一抹嘲弄之色“是的先生,我們飯店特意為持卡者制定了高端包間,但據我所知,江城沒多少人有這種卡。”

    秦飛笑了笑,李老爺子剛好送了他一張,沒想到這么快就派上了用場。

    diqiuzuihouyitiaolo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75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