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二章 重病的李老爺子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恐怖靈異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正文 第二章 重病的李老爺子

正文 第二章 重病的李老爺子

推薦閱讀:

    天空中依然烏云密布,秦飛抬頭,心中分外感嘆。

    “也不知什么時候才能回歸龍體”他在心里暗想。

    地球上關于龍一直是個傳說,而秦飛親眼見證過龍的時代。

    到了這個世紀,人類繁盛,靈氣枯竭,已經不再會出現真正的龍了。

    正在這時,不遠處一陣炫目的車燈閃爍而來,很快,一輛黑色的奔馳車,便停在了秦飛的面前。

    “走吧。”還未等李航說話,秦飛便率先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

    李航聞言,不禁心中一驚。

    難道說,這個年輕人早就預料到他會找他不成?

    來不及多想,二人上車,迅速折回。

    快要達到目的地的時候,李航的車速忽然變慢,他轉身冷眼看著秦飛,一字一句的說道“我爺爺要是出什么意外,我保證讓整個蘇家在地球上消失。”

    秦飛沒有生氣,他看了一眼手腕上廉價的手表,說道“再過兩分鐘,就算是大羅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你爺爺了。”

    李航臉色一變,當即一腳油門轟出。

    很快,二人從車上走了下來。

    “這個廢物還真回來了”蘇玉看到吊兒郎當的秦飛,銀牙不禁咬住了紅唇。

    李家地位非凡,如果今天這李老爺子被秦飛給治死了,那無疑是蘇家的災難。

    “算了,到時候把關系撇干凈,別牽扯到我們蘇家身上。”蘇玉在心里安慰自己。

    可她心里依然不安,就算真的關系撇清,她能真的扔下秦飛不管嗎?

    “秦飛,你還真敢冒稱大尾巴狼啊?”那潑皮湊上來賤兮兮的問道,“回去不怕你媳婦兒讓你跪搓衣板啊?”

    周圍頓時哄堂大笑,沒人對秦飛抱有希望,甚至每個人都等著看秦飛的笑話。

    秦飛掃了他一眼,笑著對李航說道“李先生,我行醫的時候需要安靜,麻煩讓某些人閉嘴。”

    李航聽到此話,當即轉身,冷著臉說道“你再多說一句話,我就把你的嘴縫上,聽見了么?”

    面對李家的少爺,潑皮自然不敢造次,只能尷尬地點頭。

    但他眼神中的嘲笑之情依然盡收眼底。

    秦飛走到了李老爺子的身前,此時李老爺子已經滿面黑斑,龍體的尸氣幾乎蔓延到了他的全身。

    他抬起雙手,按在了李老爺子的胸口,輕輕的按壓了下去。

    看到秦飛的手法,蘇玉頓時感覺陣陣頭大。

    這是最簡單的胸外心臟按壓,只能應急,不能治病。

    此時李老爺子已經快要斷氣了,胸外按壓怎么會起到作用?

    更何況,胸外按壓至少要沒秒0到一百次才能起到作用,秦飛那緩慢的手速,能把人救活就怪了!

    李航和李小姐看到這一幕,眉頭也不禁微微蹙了起來。

    “你確定你會治病么?”李小姐有些神情不悅的說道。

    秦飛面無表情的說道“要想讓你爺爺活命,就把嘴閉上。”

    李小姐頓時啞然,她貴為全市首富的孫女,是眾星捧月的存在,從小到大,還第一次遭受這種待遇。

    但眼下為了李老爺子,她只能強忍了下去。

    秦飛自然不是在做胸外按壓手術,活了這么多年,整個華夏醫術的過渡都從是從他眼皮子地下走過去的,又怎能不懂醫術?

    此刻,他只是想把尸氣順著自己的手心逼出。

    一股股黑色的氣流,順著秦飛的手掌心翻涌而出,不一會兒,便有大半涌入了秦飛的軀體。

    “咳咳!”

    正在這時,秦飛忽然劇烈的咳嗽了一聲,手也不禁從李老爺子的身上抬了起來。

    他面色蒼白,渾身虛弱無力,只感覺頭腦眩暈,隨時都要倒下去了一樣。

    “這副身體太弱了”秦飛不禁張嘴呢喃,他本想一次性將李老爺子的尸氣吸出,但奈何身體太弱。

    他迅速伸手,封住了李老爺子胸口處的幾個穴道,爾后松了口氣。

    尸氣無法在涌入心臟,只能奔向身體其他幾處,也正因為如此,李老爺子身上的黑斑變得更加密集。

    看著李老爺子身上的黑斑越來越嚴重,李航和李小姐的臉色,愈發難看了起來。

    “我爺爺這是怎么了?”李小姐趴在李老爺子的身上,臉色難看的說道。

    “你他媽到底會不會治病?”而李航更加直接,他沖過來抓著秦飛的衣領,像是要吃人一般。

    秦飛面無表情的說道“尸氣暫時被我封住了,明天再來找我一次,方能徹底祛除。”

    “啊!”正在這時候,李老爺子的嘴巴里忽然吐出了一口鮮血,隨之他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無力。

    李航也顧不上秦飛了,他跑到李老爺子面前,當即怒發沖冠。

    “我就說他不會治病,哎。”那潑皮見狀,在旁邊冷言嘲諷道。

    “真是的,一個廢物還非要站出來裝x,現在好了,看你怎么收場。”

    “李少爺也是,相信一個吃軟飯的窩囊廢”

    蘇玉見到這種場景,心里五味雜陳,既覺得尷尬,又有幾分驚恐。

    這樣一來,李家是得罪定了。

    “這個廢物東西”蘇玉咬了咬牙,她走過來拽了拽秦飛的胳膊,說道“趕緊滾回家里去,沒我的消息,你不準出門!”

    秦飛有些詫異的看向了蘇玉。

    蘇玉這話看似是在責備自己,但其實是在保護自己。

    看來她心里對這幅身體的主人,還是有幾分感情的。

    “李老爺子不會有事兒的。”秦飛說道,“明天你帶他再來一次。”

    李航冷面說道“再來一次?好啊,明天等著我來找你們蘇家算賬!”

    “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趕緊送爺爺去醫院。”李航冷冷的掃了秦飛一眼后道。

    扔下這句話后,李航便將李老爺子抱到了車上。

    他也顧不上這條龍了,開車迅速消失在眾人的視野當中。

    “有戲看咯。”那潑皮在旁邊嘲笑道。

    “嘖嘖嘖,蘇家要毀在這個廢物的手里了。”

    “是啊,在蘇家白吃白住就算了,還要連累蘇家,哎,真是可憐吶。”

    聽見周圍的冷言冷語,蘇玉實在呆不下去了,她狠狠地瞪了秦飛一眼,罵道“上車!”

    秦飛老老實實的坐上了蘇玉的車,臨走之前,他還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自己那龐大的軀體,眼神中盡是不舍。

    到家后,蘇玉沒有著急下車,她坐在主駕駛上不知在給誰發消息。

    秦飛把臉湊過去,笑著問道“給誰發消息呢?”

    “要你管!”蘇玉罵道,看到秦飛這幅嬉皮笑臉的模樣,她就氣不打一處來。

    這個廢物,顯然是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禍事。

    “以后你要是再敢離開蘇家半步,你就滾出蘇家,永遠都不要再回來!”蘇玉下車,狠狠地摔上了車門。

    蘇家坐落在村子邊緣的一處別墅,這里離市區不遠,又遠離市區的喧囂,倒算是一處極佳生活地點。

    回家以后,秦飛看到沙發上坐著兩個雍容華貴的老人,這二人打扮頗為不俗,金絲綢緞加身,顯示出他們不凡的地位。

    這二人正是蘇玉的父母,蘇子平和趙雅,蘇子平是公職人員,而趙雅則是商人身份。

    “你還知道回來?”趙雅看到秦飛,臉立馬拉了下來。

    “誰允許你走出蘇家大門的?”

    秦飛隨口敷衍道“我聽說那里出了一具龍尸,就想去看看”

    “看?有什么好看的?你一個窩囊廢,去看什么龍尸?和你有什么關系嗎?家里的衣服不洗,地不擦,怎么,你想造反?”趙雅有幾分不耐煩的說道。

    秦飛不禁嘆氣,這幅身體的主人活的還真是窩囊。

    在外面被人嘲笑就算了,回家還要當個傭人。

    一旁的蘇玉臉色有些不太好看,她在糾結要不要告訴他們關于李家的事兒。

    思慮良久,她最終還是作罷。

    這事兒要是她父母知道,秦飛今晚就別想留在蘇家了。

    雖說他是個廢物,但這么多年來任勞任怨,無一怨言,就算是養個小貓小狗,恐怕也產生感情了。

    秦飛按照趙雅的要求,把臟衣服洗干凈后,便準備回房睡覺。

    剛打開門,便看到蘇玉正躺在床上,用手機打<!--中间广告位置-->電話。

    她身著一身黑色的短裙睡衣,寬松的衣服下,包裹著她婀娜多姿的身軀。

    雪白修長的雙腿互相交錯,讓人看了不禁直流口水。

    這幅場景若是落入他人之眼,必將心中燥熱,但秦飛卻并沒有多大感覺。

    他推開門后,就直接往床上躺去。

    “你干什么?”蘇玉橫眉倒豎,一腳就把秦飛從床上踹了下去。

    秦飛撓了撓頭,有些尷尬的說道“我要睡覺啊,衣服我也洗完了,怎么了?”

    “秦飛,我看你是瘋了吧?誰允許你跟我同房了?”蘇玉瞪大了眼睛,像是看神經病一樣看著秦飛。

    聽到這話,秦飛不禁心生憋屈。

    世人對龍向來崇敬萬分,就算是大點的蛇都會被供養。

    而自己一條真龍,卻要遭受如此待遇。

    “可能這就是命”秦飛無奈的嘆了口氣,他看向了蘇玉,問道“我今天有點迷糊,很多事情都想不清了,我的房間在哪兒?”

    “廁所旁邊那間。”蘇玉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她的眉間寫滿了憂愁,很顯然是因為李家的事兒。

    秦飛安慰道“放心吧,李家不會把我們怎么樣的。”

    “趕緊出去!”一提起這件事情,蘇玉便沒由來的生氣。

    明明什么本事都沒有,還偏要出頭。

    秦飛見狀,也沒有再說什么。

    他的房間里很單調,和蘇玉的比起來,簡直天壤之別。

    空間大約只有七八平米,出了一張床之外,便什么都沒有了。

    “這恐怕是個雜物室。”秦飛暗想道,不過這樣也好,免得日后被打擾。

    因為尸氣侵身,秦飛感覺有些許的疲倦,他躺在床上,很快便睡了過去。

    次日,秦飛早早的從床上醒來,張口吐出了一口渾濁的黑氣。

    這黑氣順著窗戶,迅速的飄了出去。

    從房間里出來后,趙雅和蘇子平正坐在沙發上看早間新聞。

    新聞上播報的,正是關于那條龍尸的消息。

    “今日在何家村附近發現一條龍尸,專家稱這或是華夏有史以來第一條真龍,而這也將推翻對龍的所有定論,目前,這條龍尸已經運到國家研究部門”

    秦飛盯著碩大的電視屏幕,不禁頻頻搖頭。

    他的身體有堅硬如鐵的鱗片,憑人力想要破開,恐怕沒有那么簡單。

    更何況,這尸氣若是處理不當,類似李老爺子的情況很可能再次發生。

    “你愣著干什么?還不去趕緊做早飯?一會兒小玉該上班了!”趙雅見秦飛站在那里,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秦飛溫和的笑道“我這看的入迷了,不好意思”

    說完,他扭頭就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那里是廁所,怎么,你要去廁所做飯不成?出去這一趟,我看你是不是傻了?!”趙雅忍不住有些刻薄的說道。

    半個小時后,秦飛端著幾碗面走了出來。

    此時,蘇玉剛好洗漱完,她的頭發散亂在肩膀兩側,顯得她更加美麗動人。

    秦飛不禁暗想,這副身體的主人艷福不淺啊,怪不得寧可受辱,也不愿意離婚。

    “小玉,快過來吃飯,不然一會兒來不及了。”蘇子平笑著招呼道。

    蘇玉的心情不太好,她一想起今天要發生的事情,整張臉色就格外的不好看。

    “爸,我今天身體不舒服,請假不去了。”蘇玉有些麻木的坐在那里。

    “怎么了?是不是被人欺負了?告訴爸爸,爸爸去給你報仇!”蘇子平連忙走上來,一臉關切的問道。

    蘇玉忍不住苦笑。

    報仇?那可是李家啊,你怎么報仇?

    “我沒事。”蘇玉搖頭,她慢吞吞的拿起筷子,像是做任務一樣把面條塞進了嘴里。

    但當她吃完第一口后,臉上的神情頓時大變。

    這面條不禁口感細膩,甚至讓人感覺到一股暖流。

    一口入胃,滿身舒爽。

    “怎么了?不好吃嗎?”秦飛笑著坐了下來。

    “這是你做的?”蘇玉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秦飛心里暗道了一聲不妙,便找了個理由道“我天天在家閑著沒事兒,就偷偷的看了一些食譜,怎么樣,口感是不是特別棒?”

    “一點都不好吃。”蘇玉小聲嘀咕道。

    她嘴上雖然這么說,但還是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一整碗。

    蘇子平和趙雅的情況亦是如此,蘇子平甚至說“這手藝,開面館都夠了!”

    “他開面館?那恐怕得賠的連褲衩都剩不下!”趙雅依然刻薄的說道。

    秦飛笑了笑,坐在那里默不作聲。

    “還有嗎?”蘇玉吃完后,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說道。

    秦飛把自己面前的那碗推了過去,笑道“你吃吧。”

    “那你呢?”蘇玉皺眉道。

    秦飛還沒來得及說話呢,趙雅便呵斥道“他天天在家閑著,少吃點餓不死!”

    “媽說的對。”秦飛有些拗口的說道。

    早飯剛吃完,門外便傳來了一陣陣急促的敲門聲。

    “大清早的,誰啊。”趙雅有些生氣的說道,“秦飛,還不趕緊去開門,啥坐在那兒干啥呢?”

    “我去吧。”蘇玉深吸了一口氣,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起來。

    門一打開,便看到一個身穿制服的男人,在他身后,還跟著十幾個警員。

    “蘇玉和秦平在家嗎?”他進來后,便冷著臉說道。

    “我我就是。”蘇玉臉色更難看了起來。

    這警員拿出來一份文件晃了晃,說道“現在我懷疑你們偷竊國家重要文物,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怎么回事兒?”蘇子平聽到這話,連忙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

    “張隊長,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女兒什么時候偷竊過國家文物?”蘇子平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的說道。

    張隊長笑道“昨天的龍尸上少了一片鱗片,現在上面懷疑是你們拿的,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我們偷的鱗片?”秦飛不禁笑了起來,“張隊長,那條龍尸的鱗片,就算你們用槍都打不破吧?我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去偷什么鱗片。”

    “哼,是真是假,我們自然會查清楚,現在你們要做的就是跟我們回去!”張隊長冷著臉說道。

    這蘇子平也不傻,他一聽就明白了,這顯然是有人要對付他們蘇家。

    于是,蘇子平把這張隊長拉到一旁,笑呵呵的說道“張隊長,這是不是有啥誤會啊?我們蘇家可向來遵紀守法,我跟你們所里一把手也有幾分交情,你看”

    “不必多言。”張隊長直接打斷了蘇子平的話,“今天我也是受到上級命令來抓人。”

    這話剛說完呢,外面忽然又有一撥人來到了蘇家。

    他們的車上寫著“反貪”兩個大字,一下車便問道“蘇子平在不在家?現在你涉嫌一起貪污案,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蘇子平這下徹底慌了,他急忙問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我蘇家是得罪了什么人嗎?”

    對方冷笑道“蘇子平,你還是問問你的寶貝女婿吧,昨天是不是得罪了李家李老爺子?”

    “李家李老爺子?是江城首富的那個李家?”蘇子平頓時面色蒼白。

    “除了他,還有第二個李家有這么大的能量么?”

    “你這個白眼狼,吃我們喝我們的,現在還害我們!”趙雅聽到這話后,頓時又氣又急,拳頭不停的往秦飛身上砸去。

    “帶走!”張隊長以及反貪的人有幾分不耐煩的說道。

    這兩撥人當即向前,抓住了秦飛等人的胳膊,便往車里面走去。

    周圍的行人,也不禁停下了腳步,側目而視。

    蘇子平臉色難看至極,他怎么都沒想到秦飛出去這么一趟,就惹下了滔天禍事。

    正在這個時候,不遠處有一輛奔馳s00疾馳而來。

    車一停下,便看到李航和李小姐扶著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走下了車。

    “李老,您來的正好,我正打算要把他們抓回去呢。”張隊長看到李老爺子后,急忙迎了上去。

    李老沒有理會張隊長,他焦急的問道“哪位是秦飛秦小友?”

    diqiuzuihouyitiaolong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9/310674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