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406章 舌戰財叔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406章 舌戰財叔

正文 第406章 舌戰財叔

推薦閱讀:

    秦峰說完之后,財叔冷笑著看向秦峰說道“秦峰,你不用胡攪蠻纏,不管你說什么,我相信我自己的這雙眼睛不會認錯人。我奉勸你依一句,最好主動承認你自己來我們紫陽山莊的目的,否則的話,一旦被我們查出來,你必死無疑,我不是在恐嚇你,我這是在警告你!”<r />

    說話之間,財叔臉上殺氣沸騰,眼神犀利無比。<r />

    秦峰卻是不屑一笑,向左側走了幾步,來到了冬叔的身邊,冷冷的說道“財叔,或許我的確和秦峰長得很像,這一點我也不否認,但是對于你為什么非得總是把我只認為秦峰,你的目的是瞞不了所有人的。”<r />

    說到此處,秦峰一拍冬叔的肩膀說道“冬叔,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我應該算是你的人,是你把我從那個小縣城揪出來的,我現在回想一下,當時那些第1波想要來殺我的人來得十分詭異,而且才說你的出現時機把握的那么好,我強烈懷疑第一撥前來殺我的人他們的消息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恐怕是從你們那里泄露出去的吧!否則的話,就憑那些莊家和私募基金又怎么可能知道我柳浩然的住處呢?”<r />

    財叔立刻滿臉鄙夷的說道“秦峰,你就不要在這里亂攀關系了,沒用的,只要我們能夠證實你就是秦峰,你死定了,我現在強烈懷疑你是想要報復我們紫陽山莊。至于到底是為什么,你自己心中清楚,我們紫陽山莊的心中也清楚。”<r />

    秦峰沖著財叔擺了擺手說道“財叔,不要著急,請你等我把話說完好嗎?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明確的交代的!”<r />

    財叔還想要說什么,冬叔卻突然說道“財叔,讓柳浩然把話說完。”<r />

    秦峰充滿感激的看了冬叔一眼接著說道“冬叔,當初雖然不知道你們到底是怎么計劃的,但是當初你明確跟我說過,我是唯一一個由你冬叔親自挑選并帶進紫陽山莊的人,所以,我的理解是,我柳浩然是冬叔的人。<r />

    雖然對于冬叔的身份我不太了解,但是有一點我非常肯定,冬叔既然選擇我作為未來的內門操盤手的候選人,那么肯定已經對我的身份做過詳細的調查,至于我到底是什么人,我相信冬叔心中清清楚楚。<r />

    那么為什么財叔要這么急赤白臉的非得指責我是秦峰呢?該不會因為我是冬叔的人吧?<r />

    會不會存在這樣一種可能,如果財叔認定我是秦峰,別人又找不出證據證明我不是秦峰,那么紫陽山莊就會認為我就是秦峰,那么在這種情況下,我這個所謂的秦峰就是居心不良,那么選擇我進入紫陽山莊的冬叔會不會因此而承擔責任呢?<r />

    還有,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當初唐云濤舉行新聞發布會的時候,他口口聲聲說財叔與龍天德聯手坑了他200多億元,雖然后來的新聞上說,唐云濤在新聞發布會上說的是假話,還說這筆錢其實是唐云濤自己勾結財叔和龍天德把這筆錢給貪污了,再加上唐云濤詐死瞞名,似乎所有的一切矛頭都指向了唐云濤。<r />

    但是,我卻在紫陽山莊看到了財叔,又看到了龍天德,那么我現在基本可以推定,真正的事實是財叔與龍天德聯手坑了唐云濤200多億。<r />

    那么假設我是紫陽山莊的莊主的話,財叔做出了這么巨大的貢獻,我是不是要有所表示呢?是不是應該提高一下財叔在紫陽山莊內的身份和地位呢?提高一下財叔的待遇呢?”<r />

    秦峰說到此處,財叔的臉上已經露出了震驚之色,甚至顯得有些慌張,立刻怒聲說道“秦峰,你給我閉嘴。”<r />

    秦峰冷笑著說道“財叔,是不是被我說中心思了呀,所以不想讓我李浩然把所有的話全都說完?”<r />

    “你胡說八道!”財叔怒斥道。<r />

    冬叔的臉色心疼得可怕,冷聲說道“財叔,你就不要和年輕人計較了嗎,還是讓柳浩然把話全都說完吧!”<r />

    財叔冷冷的瞪了秦峰一眼,惡狠狠的盯著秦峰說道“你最好不要胡說八道!”<r />

    秦峰笑了笑,接著說道“財叔,你放心,我不會胡說八道的,我所說的一切都是以事實為根據來進行推理,如果我說的不對,你隨時可以反駁,但是請先讓我把話說完!<r />

    我們接著剛才的分析,冬叔,我剛才的分析有沒有錯誤,財叔在紫陽山莊的地位經過唐云濤事件之后有沒有獲得提升或者獎勵?”<r />

    冬叔輕輕點點頭“沒錯。”<r />

    秦峰笑著說道“既然我的分析沒錯,那么我再繼續沿著剛才的思路往下分析,既然財叔獲得了獎勵,而且身份地位也因此而獲得了提升,按理說,財叔應該心滿意足了。<r />

    但是呢,人呢,總是貪得無厭的。<r />

    我相信財叔也不會免俗。<r />

    而財叔既然坑了唐云濤200多億元,我相信紫陽山莊對他的獎勵<!--中间广告位置-->肯定不會少,那么金錢對于財叔而言,應該不成什么問題,既然如此,財叔所追求的應該是身份和地位上的提高。”<r />

    秦鋒分析到此處的時候,冬叔的臉色已經越發難看了,財叔看到此處,眼神中對秦峰的恨意也越來越強烈。<r />

    秦峰接著說道“財叔既然想要在身份和地位上繼續有所提升,而紫陽山莊內部肯定是一個蘿卜一個坑,如果他想要提升,必然會踩著別人的后背往上爬,那么踩誰呢?<r />

    雖然我不清楚紫陽山莊內部的結構,但是我在9號別墅大廳內聽他們聊天的時候,曾經說道過秋叔這個名字,那么我大膽的分析和揣測一下,既然有秋叔和冬叔,那么應該有春叔和夏叔,也就是說春夏秋冬四季應該是齊全的,而如果真的是這四叔的話,那么冬叔的排名在這四叔里面,應該是排名第四,而財叔要想往上爬,最好的辦法就是踩著排名第四的冬叔往上爬。<r />

    但是怎么去踩呢,必然要找到冬叔工作中的破綻來進行放大和攻擊。<r />

    而非常不湊巧的是,我柳浩然本人和秦峰長得很像,而剛才財叔的意思,他似乎是見過秦峰的面,認識秦峰,那么我分析,財叔是想要通過把我指鹿為馬說成是秦峰,來狠狠的攻擊冬叔,打擊冬叔的顏面和社會地位,進而提升他本人的身份和社會地位。”<r />

    說到此處,秦峰又拍了一下腦門說道“我在嘗試著分析一下,今天財叔過來是想要通知各位一件事,而他所通知的這件事又是莊主級別的人來作出的決策,那么問題來了,財叔作為外門的管事,正常情況下又怎么可能會由他來通知各位莊主級別的領導所做出決策的事情呢?這個似乎在程序上有些不太對勁兒吧?<r />

    但是這種事情卻又真真實實的發生了?怎么解釋呢?會不會是財叔報上了紫陽山莊高層的大腿,想要通過此事在各位的面前亮一下相,提前宣告一下他全新的身份,以便于將來他取代冬叔的時候大家不至于感覺到那么突兀,很容易接受呢?”<r />

    秦鋒分析到此處,財叔真的有些扛不住了,立刻怒聲吼道“秦峰,你給我閉嘴,你剛才所有的話全都是胡說八道!”<r />

    冬叔卻嘿嘿一陣冷笑著說道“財叔,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像今天你所通知的這種事情,正常情況下應該是有苗鳳華來負責通知我們吧,為什么是由你來通知我們呢?從這個分析我感覺還是挺靠譜的?恐怕只有這個解釋才是最合理的,看來你是報上了咱們紫陽山莊高層的大腿啊?所以呢,你這個外圍的管事竟然可以不把我們這些人放在眼中,不按規矩行事,財叔,這是你做的可有些不太地道啊!<r />

    既然想要取代我冬叔,你就直接說嘛,干嘛玩這些陰的呢!”<r />

    此時此刻,春夏秋這三位臉色也有些難看。<r />

    雖然他們4人之間彼此并不和睦,也有著競爭的關系,但是,他們4人之間一起共事的時間長了,彼此之間的優點和缺點都非常清楚,競爭歸競爭,但是4人的關系還是不錯的。<r />

    而且他們4個人對彼此的能力也是比較認可的。但是現在,財叔雖然在坑唐云濤這件事情上做的非常漂亮,但是在春夏秋冬4個人看來,這件事其實沒什么技術含量,如果沒有紫陽山莊這塊金字招牌,財叔和龍天德是不可能成功的,而且這是撈偏門,和他們通過金融股市來席卷天下這種正道是完全不一樣的。他們4個人全都看不起財叔。<r />

    但是現在,秦峰的分析合情合理絲絲入扣,將財叔內心深處的靈魂的東西剖析出來展現在眾人的面前,眾人又怎么可能看得起財叔呢?再加上財叔接二連三打斷秦峰以及聲嘶力竭、腦門青筋直蹦的表情,以他們4個老狐貍的閱歷,又怎么可能看不出來秦峰分析的非常準確呢?<r />

    此時此刻的冬叔心中非常的憤怒,他沒有想到,這個財叔竟然敢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身上,冬叔冷笑著說道“財叔,你也不用在這里狡辯,無所謂的,其實柳浩然在與不在這里都無所謂,我相信,上面既然通知要把原本在明天舉行的第3輪測試推遲三天舉行,恐怕他們的目的也是為了調查柳浩然的身份,既然如此,那就有紫陽山莊高層重新派出人馬對柳浩然的身份展開調查,我們就等著結果就可以了!<r />

    不過財叔,今天這筆賬我給你記下了,如果事后證明柳浩然不是秦峰,咱們走著瞧!”<r />

    說完,冬叔轉身離去!<r />

    其他幾個人也紛紛一哄而散,冬叔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道“柳浩然,還在那里愣著干什么,跟我過來,我有話問你!”<r />

    秦峰連忙跟上冬叔,不過他的內心卻也警惕起來,因為他知道,雖然此時此刻的冬叔依然叫他柳浩然,但是,秦峰相信,財叔剛才的話肯定還是影響到了冬叔的判斷,恐怕他叫自己過去,很有可能是想要繼續對自己展開試探,像他們這種老狐貍,沒有誰是那么容易騙的。<r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73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