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395章 強敵環伺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395章 強敵環伺

正文 第395章 強敵環伺

推薦閱讀:

    龍天德說完,財叔陷入了沉默之中。<r />

    龍天德并沒有催促,而是靜靜的等待著。他知道這件事情如果是真的的話,那個事情可就有些棘手了。<r />

    龍天德之所以要把此事告訴財叔,是因為在龍天德看來,住在一號別墅內的那個家伙恐怕他龍天德要想贏人家恐怕可能性不大,但是,住在2號別墅內的葛志高龍天德卻感覺自己有幾分勝算。<r />

    在他看來,葛志高雖然少年得志,才華橫溢,但是有一點卻是他最大的弱項,那就是他一直以來都混跡在美歐市場,對華夏的股市和期貨市場缺乏深入的了解,而華夏這個市場又有著其獨特性。<r />

    而每一次紫陽山莊的選拔賽都會以華夏的金融和期貨市場為主要操作對象來進行考核,而這一點又恰恰是龍天德所最擅長的。<r />

    而相比于葛志高來說,秦峰雖然在龍天德看完他接了兩次輸給了自己,但是龍天德在內心深處,對秦峰還是比較忌憚的,因為他非常清楚,自己第1次能夠贏秦峰并不是在操盤技術上贏了秦峰,而是在操盤場外的較量中,他打了秦峰一個措手不及。<r />

    而他第2次贏秦峰同樣也是劍走偏鋒,他所真正的對象并不是秦峰而是唐云濤,這次其實并不算是他真正贏了先鋒,而是他自己在吹噓自己罷了。<r />

    所以,龍天德看到秦峰之后,表面上和秦峰說說笑笑,甚至是跟秦峰透露了很多信息,但是,他這樣做的真正目的是為了麻痹秦峰,因為他想要把秦峰在比賽之前就直接給干掉。因為他認為秦峰是他這次真正進入紫陽山莊核心操盤手行列的最大的威脅。<r />

    財叔沉默了一會兒,緩緩抬起頭來說道“龍天德,現在的秦峰叫什么名字?”<r />

    “他說他要柳浩然。”<r />

    財叔立刻打開自己的電腦查閱了一下紫陽山莊內網中關于柳浩然的信息,等他看完之后,不由得眉頭緊皺起來說道“龍天德,我最后再問你一次,你能不能確定這個柳浩然就是秦峰,這非常重要。”<r />

    其實財叔之所以這樣說是有原因的,因為他已經確認,這個柳浩然是紫陽山莊內圍管事冬叔親自出馬挑選并把它帶回來了,這說明冬叔對這個柳浩然是非常認可的。<r />

    如果這個柳浩然最終能夠從這18名但選操盤手之中脫穎而出,那么將來,柳浩然為紫陽山莊所賺的所有的錢中,都會有冬叔的分紅。<r />

    最關鍵的是,冬叔是紫陽山莊內門的管事,而他財叔則是紫陽山莊外圍的管事兒,雖然一內一外看起來沒什么差別,但實際上差別是很大的,僅僅是從收入上來說,外圍管事一年也就幾百萬的收入,而內門管事年薪都是幾千萬起,而之所以能有這么大的差別,最主要的就體現在對頂級操盤手的選拔和任用上。<r />

    如果要是在以前,財叔即便是知道秦峰有問題,他也不敢輕舉妄動,因為他沒有資格跟冬叔叫板,畢竟內門和外圍管事不可同日而語,地位也是相差很大的。<r />

    但是現在卻不一樣,因為在經過血洗唐云濤200多億的資金之后,財叔已經被莊主提拔為成為首席外圍管事。<r />

    這也就意味著,一旦內門管事出現了問題,那么財叔將會成為第一順位的接替人選。<r />

    正常情況下,財叔即便是再等上七八年也未必能夠有機會接替冬叔。<r />

    在紫陽山莊,內門管事和外圍管事各有4人,他們的代號分別是春夏秋冬和酒色財氣。<r />

    財叔原本在外圍管事也只排在第3位,但是現在他已經成為首席外圍管事,而冬叔恰恰又是內門管事中排在最后的一位,他兩個人的地位是比較接近的。<r />

    如果冬叔在選擇秦峰的這個問題上出現了嚴重的問題,那么一旦冬叔被拿下,財叔就有可能青云直上。<r />

    所以,財叔再次跟龍天德確認了一下秦峰是否有問題。<r />

    龍天德直接拍著胸脯說道“財叔,我用我的這條小命擔保,這個柳浩然絕對是假的,他肯定是秦峰,這是我的直覺,雖然秦峰在我的面前戲演得十分逼真,但是他卻并不知道,我這個人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第六感特別敏銳,這個秦峰絕對是那個曾經和我進行交手的秦峰,絕對不會是柳浩然。”<r />

    財叔猶豫了一下,說道“這樣吧,你先仔細觀察一下這個柳浩然最近的表現,想辦法多方位全角度的去試探他,只要能夠找到一點證據,你立刻打電話給我,我立刻向山莊進行反應,同時,我這邊也會加大對柳浩然這個身份的調查力度,爭取通過這個身份來找到蛛絲馬跡進而判斷他到底是不是秦峰。”<r />

    財叔能夠混到紫陽山莊外圍首席管事,他的能力和感性認知是非常強大的,雖<!--中间广告位置-->然此時此刻他的內心十分激動,但是,他做事十分謹慎,雖然他相信龍天德所說的話應該是真的,但是由于此事涉及到了冬叔,他不敢輕舉妄動。<r />

    包括打電話的時候他也不敢明著要與冬叔作對。畢竟內門管事和外圍款式還是有差別的,沒有足夠的證據他是不敢輕舉妄動的。<r />

    秦峰到達紫陽山莊3號別墅內的第3天下午5:00左右,冬叔通知他到第9號別墅大廳集合。<r />

    秦峰接到通知后便從別墅內走了出來,而此時此刻,1號別墅和2號別墅同時打開,秦峰停住腳步轉身瞧看。<r />

    1號別墅走出來的是一個中等身材瘦削的男人,看上去也就30歲左右,燒餅臉,單眼皮兒,當他從別墅內走出來看到秦峰正在看他的時候,嘴角上翹起一抹不屑的弧度,眼神兒中寫滿了高,來到秦峰面前的時候,沖著地上輕輕的吐了一口吐沫,隨后大搖大擺的離開。<r />

    2號別墅里走出來的是一個身高在1米76左右、腰桿挺拔、滿臉傲氣、面白無須的男人,此人從房間里走出來之后徑直來到秦峰的面前,上上下下冷冷的打量了秦峰幾眼之后說道“3號別墅的人吧?”<r />

    秦峰點點頭。<r />

    “我奉勸你還是回去吧,這次18個人只留下兩人,你沒有希望的!”<r />

    “不好意思,我這個人最喜歡做的一件事就是把沒有希望的事變成手拿把掐的事。”秦峰笑吟吟的說道。<r />

    此人冷哼了一聲說道“多此一舉而已。”<r />

    說完,轉身大步離開,走路之時滿滿的自信。<r />

    秦峰沒有想到,前面1號跟2號別墅里的人都這么牛氣,尤其是1號別墅里的那個燒餅臉單眼皮兒的家伙,在秦峰面前吐痰之時臉上所流露出的那種強烈的不屑讓秦峰感覺到極度的不舒服。<r />

    不知道為什么,秦峰看到這個小子當時就想給他幾個大嘴巴,他認為這小子有些欠抽。<r />

    秦峰走到4號別墅前的時候,正好碰到龍天德從里面走了出來,龍天德十分熱情的走到秦峰身邊,笑著摟住秦峰的肩膀說道“秦峰,怎么樣,我看你剛才故意駐足,似乎想要觀察一下1號跟2號別墅那所住的人,現在有什么感覺?”<r />

    秦峰輕輕的一用力,震開了龍天德的手說道“龍天德是吧,麻煩你以后認清楚我這張臉,我叫柳浩然,不叫秦峰,你說的那個秦峰我也聽說過,的確是個爺們兒,也算是我的偶像吧。”<r />

    龍天德再次試探失敗,笑著說道“怎么樣,我看你剛才的表情似乎有些躍躍欲試,是不是想給1號別墅那個家伙一個大嘴巴呀?”<r />

    秦峰有些震驚,他沒想到龍天德的觀察能力這么細致,輕輕點點頭說道“這孫子太囂張了,竟然敢在我的面前吐嘛,簡直沒把我放在眼里啊!”<r />

    龍天德笑著說道“這個很正常,我也不久前剛剛得到的信息,1號別墅的這個家伙是一個韓國人,叫樸旭東,曾經跟著金融大鱷索羅斯德混過幾年,獲得了索羅斯德的肯定,曾經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工作過一段時間,在此期間成績非常亮眼,最近才被挖到紫陽山莊來,他基本上相當于是紫陽山莊內訂的,這也就意味著我們所有剩下的人只有一張門票!秦峰,你可得讓著我點兒!”<r />

    秦峰冷冷的看了龍天德一眼,直接轉身離開。<r />

    龍天德望著秦峰離去的背影,眼神中閃過一絲狐疑之色“難道這個人不是秦峰?但為什么長得這么像呢?雖然留起了絡腮胡子和頭發,但是身高和體型甚至是膚色全都一模一樣,難道我會看錯了嗎?”<r />

    此時此刻,紫陽山莊副莊主馮瑞杰的辦公室內,馮瑞杰與冬叔一起坐在監控的面前,笑著看著從各自別墅走出來直奔9號別墅的眾人,說道“冬叔,我有些不太明白,為什么你會看上柳浩然呢?他不過是一個股評家而已,恐怕沒什么實際的操盤經驗,而一號別墅的樸旭東和2號別墅的葛志高無論經驗還是履歷都比柳浩然要豐富和出色。”<r />

    冬叔微微一笑“我看中的是這個柳浩然的膽量,他敢以一己之力與整個金融市場的既得利益者們做斗爭,這一點,樸旭東和葛志高都不行!”<r />

    這時,門外走進一個身材矮胖的男人,此人長了一張笑臉,人還沒有走進來的時候,他的笑聲已經傳了過來“哈哈,我說冬叔,咱們打個賭如何,這次你所挑選的這個柳浩然肯定進不了前2!而我所挑選的葛志高必定拿下前2的位置!”<r />

    冬叔看著走進來的矮胖子,瞇縫著眼睛說道“打賭就打賭,不過我說老春,好像咱倆打賭你還沒有贏過吧!”<r />

    春叔不屑一笑“以前沒有贏過不代表這次不會贏!”<r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72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