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375章 上都驚魂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375章 上都驚魂

正文 第375章 上都驚魂

推薦閱讀:

    范鴻漸怒道“你沒說過嗎?你剛才不就是那個意思嗎?”

    秦峰未置可否,而是看向窗外喃喃的說道“這世界上的事,誰說的準呢?”

    秦峰他們出發之后不久,曹國明便接到了匯報,立刻對撥通了弟弟曹國正的電話“秦峰的車隊已經出發了,你們跟上吧。”

    曹國正笑著說道“哥,這個秦峰還真是我們的福星呀,不管什么事情我們只需要跟緊他,等在他的身后摘桃子就可以了。”

    曹國明得意的一笑“是啊,真正的聰明人是不會去與秦峰這種智商和情商都非常高的頂尖人才做對的,而是要想方設法去利用他,讓他能夠為我們所用,只有如此,才能將秦峰這種天才的作用發揮到最大。像唐云濤那種為了達到攫取利益的目的不擇手段的人,是十分下作的人,也是非常愚蠢的人。”

    曹國正豎起大拇指說道“哥,說實在的,就連我一開始都沒有看清楚你的終極部署,直到那天秦峰分紅的時候我才看清楚,原來你自始至終都是在利用秦峰。但是你卻能和秦峰斗而不破,這的確不是我能夠達到的。”

    曹國明笑著說道“要想做到這個程度并不容易,首先我得和秦峰成為很好的朋友,取得秦峰的信任,這需要很長時間的培養和默契,為了這個目的我整整付出了一年多的努力,哪怕前方處于逆境和絕境我都沒有放棄,因為我始終堅信,秦峰這種天才的人是不可能被埋沒的,是金子肯定會發光的,所以,我不斷的在秦峰的身上投資,這才有最后的收割。不過這種事情只能做一次,第次就不靈了,這也是為什么我這次讓你們偷偷的跟在前鋒身后的原因。”

    曹國正皺著眉頭說道“哥,秦峰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我估計他肯定會發現我們的。”

    曹國明微微一笑“那是當然的,你們這些人根本斗不過秦峰。”

    “那為什么你還要讓我們跟著他呢?”

    曹國明笑著說道“原因很簡單,正是因為秦峰看不起你們這些人,所以,他反而不會搭理你們,尤其是在秦峰的終極目標沒有完成的情況下,他更不會搭理你們,甚至還會利用你們,你現在需要做的是,只要秦峰沒有趕你們走,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盡量的配合秦峰,秦峰永遠也不會知道,你們只是我用來施展疑兵之計的疑兵而已,我真正的后手并不是你們這些人,不過至于我的后手到底是誰,恐怕只有當秦峰找到元朝寶藏的時候他才會知道,不過那個時候恐怕已經晚了。”

    說話之間,曹國明的臉上洋溢著滿滿的得意。

    曹國正沉吟了好久之后突然說道“大哥,你的意思是不是說,在秦峰的團隊之中,有你的人存在。”

    曹國明嘿嘿一笑“不可說,不可說。”

    曹國正放下心來“我懂了。大哥,你放心吧,我會做好我們這一隊疑兵的工作的。不過大哥,有一點我還是不太明白,既然你已經在秦峰的身邊安插了我們的人,為什么還要去買秦峰交給梁成德兄弟的那張地圖呢?”

    曹國明高深莫測的一笑“國正,你記住,任何時候都不要把自己的后手亮給對手看,永遠都要留上一手,雖然我購買梁成才他們兄弟的地圖這件事情十分隱蔽,但是我相信,只要有心人愿意去調查的話,是根本隱瞞不住的,而根據我的第感告訴我,盯上了元朝寶藏的隊伍絕對不止我們一個,所以我們的一舉一動對有些人來說都是透明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要做的就是做我們該做的,讓那些系元朝寶藏的人對我們放心。

    而且我斷定,秦峰交給梁成才他們兄弟的那張地圖肯定不可能百分百是真的,而真正的地圖只有秦峰自己知道,這就是我為什么要在秦峰的身邊安插人的原因。

    至于購買地圖,同樣是疑兵之計,起到的都是迷惑對手的作用。”

    曹國正苦笑了一下說道“你們這些人的心眼可真多,看來,我只能給你打下手了。”

    閑言少敘,秦峰他們這一行人一路曉行夜宿,花了將近兩天多的時間,終于來到了錫林郭勒盟正藍旗多倫縣附近,此時,天色已經漸漸黑了下來。秦峰看了一眼地圖,用手指了一下茫茫草原中的一個土丘說道,今天晚上我們在那里安營扎寨,明天正式開始勘探第個目標。”

    范鴻漸問道“老大,我們所要勘探的第個目標是什么?”

    秦峰神秘一笑“等找到之后你就明白了,現在暫時保密。”

    隨后,諸葛強通過對講系統通知另外兩輛車上的人直接將車開往那個土丘地帶,眾人把車停在土丘下,帶著帳篷走到了土丘上。

    王天威氣喘吁吁的扛著一個帳篷說道“師父,我們直接在草原上扎帳篷不就可以了嗎?這土丘上風比較大,很多東西扛上扛下的也不太方便。”

    秦峰笑道“那是因為你沒有受過專業的野外生存訓練,你難道沒有發現,我們方圓幾十公里內全都是草原,幾乎沒有什么人家,更沒有手機信號,這已經是非常原始的環境了,在這種環境下安營扎寨,需要注意的事項很多,駐扎在高處最關鍵的一點是視野比較好,萬一有什么突發情<!--中间广告位置-->況我們能夠及時發現和及時應對……”

    秦峰對于自己的這個徒弟還是比較上心的,所以解釋的比較詳細,周圍的眾人聽了之后這才恍然大悟。

    帳篷全都摘下之后,眾人在秦峰的大帳篷內簡單吃了點干糧之后,便開始閑聊起來。

    吳德凱說道“秦老大,我發現咱們這一路行來,后面一直有一個車隊在不緊不慢的跟著。他們到底想要干什么?”

    秦峰笑著說道“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這個車隊很有可能是曹國明的車隊。曹國明之前摘桃子摘的比較爽,所以現在他還想依法炮制,派人跟在我們的后面,等到我們發現元朝寶藏之后,他的人再出現來分一杯羹。”

    吳德凱怒道“這也太無恥了吧,這世界上還有這樣做事的人嗎?”

    秦峰苦笑著說道“這個世界上不止的人太多了,看得多了也就習慣了。”

    此時天色已經很黑了,看看時間已經是晚上:00多了,整個草原一片漆黑。今天晚上,秦峰安排了吳德凱、王天威和他自己來值班,每個人三個小時。吳德凱自告奮勇來負責中間那三個小時。

    王天威看到吳德凱搶了最艱難的值班時間,考慮到秦峰是他的老師,所以他直接說道“老師,您現在開始值班吧,后面的時間我和吳德凱負責。”

    秦峰從晚上:00開始一直值班到:00,隨后他走過去叫醒了吳德凱。

    吳德凱打著哈欠從帳篷里走了出來,手中拎著一只棒球棍,瞪大著眼睛四處警惕著。

    雖然他們這么多人出事情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吳德凱知道,他們此次前來恐怕引起了不少有心人的關注,萬一對方要想對秦老大不利,那可就麻煩了。

    所以,吳德凱值班的時候非常的謹慎。

    前面兩個小時風平浪靜,吳德凱的神經緊繃了兩個多小時之后,一陣陣困意襲來,吳德凱一邊打著哈氣,一邊使勁的搖著頭,想要把這困意排除掉。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凄厲的慘叫聲從距離他們00多米遠的地方傳了過來,吳德凱聽得清清楚楚,那是一個女人的慘叫聲。

    吳德凱渾身打了一個激靈,立刻執棍而起,拿出強光手電筒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照了過去。

    然而,他什么都沒有看到。

    吳德凱皺著眉頭又坐了下去,但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個方向又傳來了一聲凄厲的女人的慘叫聲。

    吳德凱再次用手電照了過去,依然一無所有。

    突然,吳德凱聽到身體右后側有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吳德凱這次沒有用手電筒去照射,而是悄悄的向著右后方移動而去。

    吳德凱發現,有一團黑影正在向著秦峰的帳篷靠近。

    吳德凱距離對方還有七八米遠的時候,對方突然停止了動作,向著吳德凱這邊看了一眼,隨后飛快的向后躥了出去,而此時此刻,吳德凱也將手中的那只棒球棍狠狠的扔了出去,只聽咚的一聲悶響,黑影的身體明顯踉蹌了一下,但依然飛快的換入了黑暗之中。

    吳德凱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心情也有些緊張起來。

    要知道,在他們這個隊伍之中可是有司徒倩這樣的女孩存在的。雖然司徒倩有一些自保能力,但她畢竟是女孩子。而諸葛強和范鴻漸這兩個人戰斗力幾乎為0,如果真的有人想要針對他們展開偷襲的話,還真有些麻煩。

    到了凌晨:00左右,吳德凱并沒有去叫醒王天威,因為據他的了解和觀察,王天威似乎沒有多少武力值,正常情況下由他來值班倒是沒有什么問題,但是今天晚上接連發生女人慘叫聲和黑影偷襲事件,這讓吳德凱有些不太放心。

    不過:00剛過,王天威便從帳篷中走了出來,打著哈欠說道“老吳,你去睡覺吧,該我值班了。”

    吳德凱搖搖頭說道“今天晚上恐怕不會平靜,咱倆一塊值班吧,我稍微打個盹兒,你注意觀察周。剛才有個黑影想要去秦老大的帳篷,不知道對方到底有什么目的和動機,我們必須要小心一些。”

    聽到有黑影想要襲擊秦峰,吳德凱的臉色有些難看,原本想要拒絕吳德凱跟自己一起值班,但是后來想了想,他覺得以自己的實力真要遇到稍微彪悍一點的人,恐怕自己又不是對手。所以他也就沒有拒絕。

    一夜無話,第天早晨,天剛朦朦亮,秦峰便從帳篷里走了出來。

    吳德凱把昨天的發現跟秦峰說了一遍,這時,其他眾人也紛紛從帳篷里走了出來,很多人全都打著哈欠,司徒倩皺著眉頭說道“我昨天晚上也聽到了兩次女人的慘叫聲。”

    “我也是。”諸葛強說道。

    范鴻漸卻是精神抖擻,有些震驚的說道“有嗎?我怎么沒有聽到呢?”

    司徒倩說道“秦峰,你說到底是誰在故意嚇唬我們?會不會是曹國明的人?畢竟,我們這一路行來,知道我們行蹤的人,除了曹國明的人以外,應該沒有別人了,而且就屬他的人離我們最近。”

    chaojishangyediguo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70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