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326章 藍建龍倒戈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326章 藍建龍倒戈

正文 第326章 藍建龍倒戈

推薦閱讀:

    唐云濤說完之后,秦峰冷冷的看了唐云濤一眼,不屑一笑:“唐總,既然你今天邀請我來賠禮道歉,那么我也就不客氣了,如果你是真心想要向我賠禮道歉,我不是不可以接受,但前提是,你必須召開新聞發布會,當著所有記者的面跪在地上向我賠禮道歉,只有如此,我才有可能原諒你,因為你對我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了。也唯有如此才能表現出你向我道歉的誠意。

    至于你舉辦這次宴會的目的,我心里清楚,你心里也清楚,雖然我不知道那給我賠禮道歉的背后到底有什么陰謀和陷阱,但是你的這次道歉絕對是一次陰謀。”

    唐云濤皺著眉頭說道:“秦峰,你不要把人想的都那么陰暗,我唐云濤這一次的的確確意識到了我之前做法的不對,所以才會向你賠禮道歉。”

    唐云濤一邊跟秦峰解釋的,心中卻也暗暗吃驚,他沒有想到,秦峰竟然如此敏感,竟然能夠猜到他賠禮道歉的背后竟然有陰謀。

    秦峰猜的沒錯,唐云濤這次擺酒賠禮道歉的的確確有陰謀。

    只要秦峰來了他這次的宴會,他就完全可以對外宣稱他已經向秦峰賠禮道歉了,而且現場他早就安排好了針孔攝像機進行視頻拍攝。證據充足不容抵賴。

    如果秦峰原諒他,那么今后如果秦峰向他復仇的話,那么唐云濤就已經站在了道德的制高點上,而秦峰則處于被動地位。

    而且唐云濤已經可以斷定,秦峰帶著400億的資金跑到北安市來向自己復仇,其聲勢和威力肯定不小,尤其是經過上次江湖追殺令引發的人脈衰落風波之后,唐云濤已經真正的意識到,對于那些站在食物鏈頂端的大佬們而言,偉光正才是正路。所以,唐云濤處心積慮的設置了這個酒局,目的就是要讓秦峰處于輿論焦點的被討伐的位置,而他則處于輿論最有力的位置,這樣一來當他真正的通過一些商業手段,尤其是通過一些卑鄙的商業手段最終贏得和秦峰的這場斗爭之后,他從秦峰的手中搶過來的這400多億元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揣入自己的兜中,而到那個時候,他的人脈關系將會得到深化。

    很多時候,很多事物只有在你失去的時候你才能夠明白它的彌足珍貴。

    尤其是像唐云濤他們這種踩著政策的邊緣來進行金融操作的灰色商人,他們更需要那些頂級人脈的支持,否則的話,也許對方只需要一句話,就足以要了他唐云濤的老命。

    所以,對唐云濤而言,今天這場酒局他要的是一個理字,一個形式主義的形字!

    所以,只要前方來了,不管前方說什么做什么,他唐云濤都贏了。這就是唐云濤給秦峰擺下的第1個陷阱。

    秦峰并不知道唐云濤心中想的是什么,但是他卻心中清楚唐云濤所設下的這個酒局絕對有陰謀。

    兩個人都不是省油的燈。

    秦峰目光落在唐云濤的臉上,突然說道:“據我所知,在我離開的這一年多的時間里,你聯合其他集團對我岳父的薛氏集團展開了一系列的攻擊,尤其是在金融領域,你讓整個薛氏集團陷入了無法融資的困境之中,難道你不覺得這樣做有些太過于卑鄙了嗎?”

    唐云濤笑著說道:“沒錯沒錯,這樣做的確有些過分了,你放心,我這就回去讓下面的人去溝通一下,立刻解除對薛氏集團的金融封鎖,你看這樣我的誠意夠嗎?”

    秦峰沒有想到,唐云濤回答得如此快速,態度貌似十分誠懇。

    秦峰點了點頭說道:“好,那我回去等唐總的好消息。”

    秦峰剛剛回到家里,便接到了薛佳慧打來的電話,薛佳慧告訴秦峰,已經有銀行找上門來要主動為他們進行融資了。

    秦峰聞聽此言,臉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雖然這是一個好消息,但是秦峰總感覺聽到這個消息之后,他心中的危機感更加強烈了。

    秦峰看向諸葛強問道:“你怎么看?”

    諸葛強沉聲說道:“事出反常必為妖,以唐云濤的個性,這絕對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主,現在他主動示好甚至擺酒賠禮道歉,這絕對不正常,我懷疑唐云濤應該正在部署什么陰謀,咱們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說到此處,諸葛強看向胖子問道:“范胖子,你怎么看?”

    范胖子打了個哈欠說道:“我認為這世界上的每一個人做事,不外名與利,唐云濤擺酒宴賠禮道歉,要說求利,那肯定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剩下求名了,但是問題來了,他擺酒宴賠禮道歉還想要求名,那么這個名是誰來給呢?”

    這一回,因為涉及到老大這次復仇之旅,范胖子出人意料的放棄了懶惰的一貫風格,開始抽絲剝繭的分析了起來。

    聽到范胖子的分析,秦峰和諸葛強全都眼前一亮。

    秦峰是當局者迷,諸葛強隨非當局者,但是因為入局也比較深,所以反而不如三胖子比較跳脫,所以,范胖<!--中间广告位置-->子這一分析,頓時點醒了二人。

    秦峰微微瞇縫著眼睛說道:“胖子這么一說我倒想起一件事兒了,在今天在酒宴上,唐云濤曾經提到過河西省的一些頂級大佬,他說因為下達了江湖追殺令,所以他在河西省尤其是在北安市的人脈關系丟了很多,因為這些人認為他不講規矩。所以他要向我賠禮道歉。

    當時我認為他只是一個說辭,現在看來,這絕對不是一個說辭,而是事實。

    那么事情到現在也就清楚了,唐云濤擺酒設宴的目的并不是給我們看的,而是給那些說他不講規矩的人看的,通過擺酒設宴賠禮道歉,唐云濤已經將他自己置于了十分主動的位置。”

    諸葛強狠狠一拍桌子說道:“陰險,唐云濤這孫子太陰險了,他這明顯是欺負了別人還不讓別人找回場子來,簡直無恥到了極點。”

    就在這個時候,秦峰的手機突然響了,秦峰拿出手機看,電話居然是藍建龍打過來的,秦峰有些詫異,不過還是接通了。

    藍建龍說道:“秦峰,我要見你。”

    秦峰直接回絕了:“不好意思,我不想見你。”

    藍建龍嘿嘿一笑:“秦峰,難道你不想知道唐云濤為什么會向你賠禮道歉嗎?難道你不想知道他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盤嗎?”

    秦峰聽到這里,略微沉吟了片刻,有些好奇的說道:“藍建龍,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好像唐云濤是你一手提拔起來的,你干嘛要跟我說這些呢?”

    藍建龍十分悲憤的說道:“秦峰,不瞞你說,自從上次我敗給你之后,我已經被趕出來是集團,現在過得跟喪家之犬一般狼狽,原本我想要投靠唐云濤,從他這里弄到一筆資金以圖東山再起,但是唐云濤這個白眼狼卻拒絕了,我心中不忿,既然他不仁,那就別怪我不義了,所以,我想找你談談。”

    秦峰沉吟了片刻,點點頭說道:“談是可以的,不過我想要知道,你告訴我這些對你有什么好處?!”

    藍建龍說道:“對我有沒有好處無所謂,只要對唐云濤有壞處就可以了。我早就知道你秦峰肯定是回來復仇的,而且你這次來的事情皇甫臺已經告訴唐云濤了,唐云濤對此早有準備。”

    秦峰點點頭:“好的,那你就到薛氏集團總部來找我吧。”

    半個小時之后,藍建龍出現在薛氏集團總部,秦峰的辦公室內。

    此刻,秦峰也剛剛坐下。

    藍建龍坐在秦峰對面,直接點燃了一個月,沉默了好一會兒,他這才看向秦峰說道:“秦峰,我真沒有想到,我一直把你當敵人,但是今天我卻站在了你的面前。”

    秦峰笑著說道:“我也沒有想到這世界竟然如此奇妙,這或許就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吧。藍建龍,我非常好奇,難道唐云濤一點面子都不給你嗎?竟然把你逼的跑到我這里來告密?”

    此時此刻,秦峰對藍建龍的說法還是心存懷疑的,他不相信,曾經是藍氏家族未來繼承人最有利的競爭者的藍建龍,竟然會落魄到如此地步。

    藍建龍慘笑一聲說道:“就連我自己都沒有想到。唐云濤這孫子太沒有人性了,想當年,他還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證券市場的小小的理財員的時候,是我挖掘了他,培養了他,并讓他成為了我們藍氏集團在河西省的代理人,正是靠著我給予他的大量的資金支持他才有了如今的地位和財富。

    但是我沒有想到,我只是跟他借10個億的資金來用于東山再起,但是,他卻跟我打太極拳,說白了就是不想借給我,我傷心至極,失望之極。秦峰,我的這種心情你能理解?”

    秦峰有些震驚的望著藍建龍,他沒有想到,藍建龍的眼光竟然這么差,竟然真的培養了一個白眼狼,那么通過此事秦峰也更加印證了唐云濤這次擺酒設宴向自己賠禮道歉絕對是一個陰謀。

    想到此處,秦峰看向藍建龍問道:“藍建龍,說說吧,你能為我提供什么信息?如果你給我提供的信息足夠有價值的話,那么我點撥一下,讓你東山再起也未必沒有可能。”

    聽秦峰這樣說,藍建龍的眼神中閃射出了一股強烈的求生的。

    因為他知道,秦峰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尤其是在掙錢的領域,輕松的眼光他是相當佩服的。

    想到此處,藍建龍緊握著雙拳說道:“秦峰,那么我就先告訴你一個對你來說很有價值的信息,我的那個好弟弟藍建飛目前正在追求唐菲菲,此事似乎獲得了唐云濤的支持,未來極其可能會發生藍氏集團與祥云集團強強聯合的情況出現,到那個時候,如果你想要復仇祥云集團的話,必定會和藍氏集團正面硬扛。

    我再告訴你一個藍氏家族十分丟人的消息,你知道為什么藍建飛會跑到北安是來追求唐菲菲嗎?你知道藍建飛為什么想要和唐云濤進行所謂的強強聯合嗎?”

    秦峰搖搖頭說道:“這還真不清楚,愿聞其詳。”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65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