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325章 唐云濤賠罪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325章 唐云濤賠罪

正文 第325章 唐云濤賠罪

推薦閱讀:

    秦峰回到北安市的前三天風平浪靜,唐云濤并沒有對秦峰采取任何過激的行為,至于地下追殺令也已經被他撤銷了。

    這三天的時間,秦峰放下了所有的一切,全身心的陪伴著老婆薛佳慧和兩個寶寶秦振乾、秦雨柔的身邊。

    雖然秦峰在戰場上縱橫馳騁,所向披靡,但是,當他面對著兩個哭的撕心裂肺的小寶寶,卻手忙腳亂。

    尤其是當兩個小寶寶拉臭臭的時候,秦峰每次收拾都累得滿頭大汗,而給兩個小寶寶喂奶粉,更是一個技術活,雖然學了三天的時間,但每次秦峰依然感覺到自己的動作是那么的生硬,信心不足,只能繼續給薛佳慧打下手。

    經過這三天的奶爸生涯,秦峰真正的意識到,老婆薛佳慧在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里是多么的辛苦。

    夜晚,當兩個小寶寶熟睡以后,秦峰摟著薛佳慧,十分愛憐的撫觸著她的頭發,滿眼柔情的望著薛佳慧說道:“佳慧,辛苦了。”

    薛佳慧溫柔一笑:“沒什么,只要你平安回來就好。秦峰,我真的很喜歡現在這種平靜的生活。”

    秦峰輕輕點點頭:“是啊,如果可以像現在這樣,誰要喜歡那種刀光劍影的生活呢。”

    這天晚上,彩云遮月,不勝嬌羞,大床之上,翻云覆雨,一個是久旱逢甘露,一個是…

    第2天上午,兩人剛剛給兩個小寶寶喂完奶,秦峰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秦峰倒是沒有在意,直接接通了。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既陌生有熟悉的聲音:“秦峰,我是唐云濤,我們之間以前似乎有些誤會,今天晚上,我在凱旋大酒店擺下了一桌酒宴,想要向你賠禮道歉,你可能來?”

    聽到唐云濤這樣說,秦峰的大腦飛快的轉動起來。

    秦峰相信,以皇甫臺和唐云濤之間的關系,自己回到北安市的事情很快就會盡人皆知,唐云濤肯定是第一時間知道的,既然如此,唐云濤按理說應該會采取一些措施來針對自己,但是過去的三天,秦峰去出人意料的享受了難得的平靜。

    秦峰當時就感覺到有些不太對勁,但是哪里不對勁他短時間內也想不明白。

    直到接到唐云濤的這個電話,秦峰這才確定,唐云濤針對自己已經改變了以前那種針鋒相對刺刀見紅的斗爭方式。

    秦峰瞇縫著眼睛說道:“哪個房間?幾點鐘?”

    唐云濤笑著說道:“301包間,晚上7:00,不見不散。”

    秦峰點點頭:“好的,沒問題。”

    掛斷電話之后,薛佳慧的臉上露出了擔憂之色,說道:“秦峰,我估計唐云濤宴無好宴,酒無好酒,難道你今天晚上真的要去嗎?”

    秦峰點點頭:“男人之間的戰斗任何的妥協和退讓都意味著露出破綻,尤其是面對唐云濤這種頂尖高手,在氣勢上絕對不能露怯。”

    薛佳慧說道:”秦峰,我感覺這個唐云濤不是什么好人,你離開北安市之后,唐云濤勾結著皇甫臺和其他的那些曾經追殺你和范胖子的人又聯合起來針對我們薛氏集團展開了圍剿。

    剛開始我們還能應付一下,不過后來,隨著我們持續的投入抵抗,薛氏集團在資金運轉上還是出現了困難,尤其是最近兩三個月,唐云濤不知道怎么樣說服了北安市的很多銀行,導致我們無法正常貸款,現在已經陷入了極其危險的境地,如果要是這個月無法再籌集足夠的資金,薛氏集團的資金鏈將會斷裂,到時候恐怕薛氏集團要轟然倒塌了。”

    秦峰直接打開手包,從里面撕下了一張支票添上了一串數字遞給薛佳慧說道:“這是10個億的支票,你先拿過去給集團應急。有了這筆錢,集團就能緩口氣,后面的經營只要能夠上來,再砍掉一些項目,優化集團的投資,薛氏集團很快就能重獲新生。

    至于唐云濤和皇甫臺他們的進攻,將會很快的就消失了,因為我回來了,他們肯定會把目標鎖定在我的身上,薛氏集團對他們來說已經無足輕重了。而且他們當初之所以要針對薛氏集團,也有逼我回來的意思,只不過他們沒有想到,我一去就是一年多,直到現在才返回來。”

    薛佳慧看著眼前的這張支票,眼神中閃爍著欣慰的笑容,秦峰能夠對薛氏集團如此豪爽,自己的父親薛振強之前為了秦峰能夠活下去,不惜將秦峰逼走的這份苦心,終于沒有白費。

    薛佳慧沒有和秦峰說謝謝,因為他們是一家人。

    薛佳慧又盯住了前方幾句,便和保姆帶著孩子出去玩兒了。

    秦峰說打電話把諸葛強和范鴻漸全喊過了過來,把唐云濤給他打這個電話的意思跟兩人說了一遍。

    范鴻漸聽完之后沉聲說道:“我感覺這絕對是唐源濤擺下的鴻門宴,去,我們肯定得去,不過我現在最為好奇的是,唐云濤擺下這鴻門宴的目的是什么?唐云濤這個人我感覺我真的看不透。諸葛老二,你怎么看?”

    諸葛強黑著臉說道:“范胖子,你看不透難道我就看得透嗎?為今之計,我們必須要做好兩手準備。<!--中间广告位置-->

    一方面我們必須要做好萬全的接應措施,以防止唐云濤把老大忽悠過去之后在那里下黑手。

    不過我估計這種可能性不大,而且,即便是唐云濤真的想要對老大下黑手,只要唐云濤還在現場,老大肯定不會死在他的前面。所以我估計,唐云濤不可能在那種場合對老大下黑手。

    那么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唐云濤很有可能改變了他對付老大的辦法,而這次鴻門宴就是他對老大的一次試探,同時也是老大對唐云濤的一次試探。

    至于唐云濤的真實目的到底是什么,恐怕只有等老大參加完這場鴻門宴之后,我們才能知道了,現在我們只能隨機應變。”

    秦峰點點頭,對于兩人的看法還是比較贊同的。

    當天晚上,秦鋒準時出現在了凱旋大酒店301包間,此時此刻,唐云濤正一個人坐在房間里喝茶,看到秦峰進來,唐云濤直接站起身來快走兩步向著秦峰迎了過來,主動伸出手來十分熱情的握住秦峰的手說道:“秦峰,歡迎歡迎,里面請。”

    秦峰十分淡定的跟著唐云濤在餐桌前坐下,酒菜很快就擺上來,唐云濤端起一杯酒說道:“秦峰,我知道,你肯定以為今天我擺下的是鴻門宴,否則的話,你不會在酒店外面埋伏了那么多人。不過沒關系,因為之所以會出現今天這種情況,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是我唐云濤以前做事有些過火,在這里,今天這第1杯酒,我要向你賠禮道歉。”

    秦峰并沒有舉杯的意思,而是淡淡的說道:“唐總,難道你認為一杯酒就可以化解之前我們之間的恩怨嗎?整整500多天的煎熬,沒有陪伴在妻子和孩子身邊的遺憾,孤零零在外漂泊的心酸,這些東西,又豈是一杯酒能夠沖淡的呢?”

    唐云濤直接端起那杯酒一飲而盡,隨后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說道:“秦峰,我承認,之前對你下達江湖追殺令可能是我這輩子所做過的最錯誤的一個決定,我知道,短時間內你肯定不會原諒我,但是我想要讓你知道,我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已經撤銷了對你的江湖追殺令,今天,不管你原不原諒我,我都必須向你賠禮道歉。而且,今天晚上,在我們公司的官方網站上,會刊登對你的賠禮道歉聲明。”

    秦峰有些詫異的望著唐云濤,如果說一開始秦峰把這次宴會當成是鴻門宴的話,那么現在,秦峰真的有些想不明白了。

    不過秦峰也不相信唐云濤是一個講理的人,秦峰的思維方式非常簡單,每一個人做任何一件事,都必然有他做這件事情的背后的動機。

    所以,秦峰目光灼灼的盯著唐云濤突然問道:“唐總,有一點我不明白,你為什么要向我賠禮道歉?千萬不要告訴我你是良心發現了,我相信,坐在你這種位置的人不可能有良心存在的,即便是真的有良心存在,你的這份良心也絕對不會應用在我的身上。我希望你能夠打開天窗說亮話,否則的話,我總感覺今天這酒別別扭。”

    唐云濤看著秦峰,心中對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更加欣賞,和秦峰相比,藍建飛陰狠有余,但格局不足。

    但是,也正因為如此,唐云濤才打算讓自己的女兒唐菲菲嫁給藍建飛,因為這樣的男人比較容易把握和掌控。

    唐云濤苦笑了一下,對秦峰說道:“秦峰,說實在的,我真的不想向你賠禮道歉,但是,形勢比人強,你可能不知道,自從我真對你下達了江湖追殺令之后,雖然我的心里痛快了,雖然你被我逼走了,但是,我同樣因為這件事情觸犯了北安市乃至河西省有些大佬敏感的神經,他們認為我做事不講規矩,所以,我后來的經營雖然沒有受到打壓,但是,我之前締結的那種關系網絡正在逐漸的縮減和瓦解,因為他們都認為我做事不講規矩,很容易對他們的事業造成不可預期的損失。

    經過此事我才真正的意識到,又想在商場上做生意,要想生意做得很大,講規矩是必須的。

    很多時候,你的生意做得越大,也就越要講規矩,因為生意做得大,結交的人脈層次也就越高,而越是層次高的人越講規矩。

    所以,秦峰,今天在這里我擺酒向你賠禮道歉,歸根結底,是想要讓我自己的生意做得更好,這是我的私心。

    當然了,通過這次教訓也讓我真正的意識到,我之前做的的確過火,所以,今天,在這里我也誠摯的向你秦峰道歉!”

    唐云濤的這番話半真半假,秦峰確實聽明白了。

    但是秦峰卻更加疑惑了。因為秦峰想不明白,唐云濤雖然說出了他向自己賠禮道歉最直接的動機,但是,秦峰相信,這個東西絕對不會成為唐云濤這種人向自己賠禮道歉的動力,在這背后肯定還有別的東西。

    唐云濤潛藏的動機到底是什么呢?

    唐云濤滿臉含笑的望著秦峰,只不過在他看起來貌似十分真誠的表情背后,他的心中充滿了冷笑,唐云濤心中暗道:“秦峰啊秦峰,只要你今天來了我這次的宴會,你就一只腳踏進了我給你設置的神仙局之中,不管你是想要進還是想要退,都沒有那么容易!否則的話,不叫神仙局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65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