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51章 秦峰的怒火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251章 秦峰的怒火

正文 第251章 秦峰的怒火

推薦閱讀:

    唐菲菲和皇甫臺中村太郎三人仔細看完秦鋒的簽字之后,臉色全都變了。

    中村太郎滿臉憤怒的說道:“秦鋒,真沒有想到,你竟然玩這套把戲,不過我們完全可以解讀為這依然寫的是你的名字,只不過是寫法有些出入罷了。畢竟我們有視頻監控錄像作為證據。”

    秦鋒冷冷的說道:“視頻監控錄像又豈能證明你們拿過來的這些文件就是我所簽字的那些文件呢?如果你們用了假的文件,有視頻監控錄像又能證明什么呢?”

    唐菲菲非盯著秦鋒的眼睛說道:“秦鋒,你到底什么意思?”

    秦鋒微微一笑:“我的意思非常簡單,如果這件事情交給警方去處理的話,那么警方首先要做的就是鑒定筆跡,鑒定一下你們這些合同上的筆跡與我平時簽字的筆跡是否一致。

    因為一個人什么都可以變,但唯獨簽字的筆跡不會變。

    所以,如果筆跡鑒定專家認為這些字是我簽的,我肯定會承認的,但是如果筆跡鑒定專家認為這些字不是我簽的,而是你皇甫臺或者唐菲菲簽的,那么你總不能把這個事情賴在我的身上吧。我甚至還要起訴你們誣陷我,敲詐我。”

    “那就請筆跡鑒定專家前來鑒定吧。”中村太郎憤怒的說道。

    秦鋒看向皇甫臺說道:“皇甫臺,你自己看一看,你們這些合同上的筆跡與你的筆跡是否一致?這一點還需要請專家來鑒定嗎?不信的話,拿一支筆來,請皇甫臺寫下這兩個字大家一看便知。”

    很快的,立刻有人送過來一支筆遞給了皇甫臺,皇甫臺接過筆之后在紙上刷刷點點寫下了這兩個字,等皇甫臺寫完這兩個字之后,不僅皇甫臺傻眼了,中村太郎和唐菲菲兩人也全都傻眼了。

    他們看著與合同上完全一模一樣的筆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皇甫臺滿臉憤怒的看向秦鋒說道:“秦鋒,你td又坑我呀。”

    秦鋒微微一笑說道:“坑啊坑啊,你也就習慣了,坑坑更健康。”

    秦鋒這句話說完之后,現場立刻傳來了一片哄笑之聲。就連柳擎宇和華恒兩人也忍俊不禁笑了起來。

    他們誰都沒有想到,秦鋒這小子竟然如此缺德,留了這么狠辣的一手。

    秦鋒滿臉充滿嘲諷的看著三人說道:“我說三位總裁,你們好歹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你們好歹也是個大公司的總裁老板,你們怎么能玩弄這種自己簽字自己嗨,卻反過來想要讓我來問你們的虛假合同買單呢?難道你們不覺得你們做的太過分了嗎。尤其是今天可是我的婚禮現場,你們跑到現場用這種無聊的把戲來砸我的場子,你們到底意欲何為?

    難道你們是為了出名嗎?還是你們想要趁人之危,逼著我承認你們所簽訂的這三份虛假合同?你們這樣的行為算不算敲詐?”

    秦鋒說完之后,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全都露出了震驚和意外之色。

    他們原本以為,從秦鋒進入茶館踏上他們的鴻門宴之后,秦鋒就已經完全處于他們的掌控之中了,但是他們卻萬萬沒有想到,秦鋒的酒量那么大,喝了整整三斤五糧液之后竟然一點兒事兒都沒有,最可怕的是秦鋒的心思,秦鋒竟然迷迷糊糊之中還能布下如此精妙的棋局,將他們坑得體無完膚。

    皇甫臺看了中村太狼一眼,滿臉的失望,怒聲說道:“中村太郎,這就是你所謂的山本組的實力嗎?這就是你所謂的布局嗎?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呀,我早就說過,你根本就斗不過秦鋒,你卻非得拉我來湊熱鬧,我對你真是失望至極,以后,你再有什么想法千萬不要再來找我,我承受不起呀。”

    說到此處,皇甫臺看向秦鋒說道:“秦鋒,對不起了,今兒這事兒哥們兒是被中村太郎拉過來湊熱鬧的,就此別過。”

    說完,皇甫臺大踏步的向外走去。

    中村太郎看到此處,心中也有些失望,他本以為這次的鴻門宴自己完全可以將秦鋒狠狠的坑一把,卻沒想到,秦鋒早有布局,將它的布局完全破掉,反而將計就計坑了他一把,讓中村太郎再次狠狠的丟了一次臉。

    中村太郎意識到再留在現場也于事無補,反而會成為整個宴會的笑柄,他也憤怒的轉身離去。

    秦鋒是冷冷的說道:“中村太郎,皇甫臺可以離開,但是你不可以。”

    中村太郎冷冷的說道:“秦鋒,你這是什么意思?”

    秦鋒冷哼一聲說道:“你問我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應該我問問你,你們先是以我的家人和朋友來威脅,逼著我參加你們的鴻門宴,在鴻門宴上又設下酒局,逼著我喝了很多的白酒,然后你們又趁著我酒醉讓我簽訂所謂的不平等合同,甚至唐菲菲還想要把我給睡了,你們三人設計的這個連環局可謂陰險無恥到了極點,如果你們達成了你們的目標,恐怕今天的我已經沒有辦法站在這里參加婚禮了,甚至我和薛佳慧之間的關系也將遭到嚴重的破壞。

    中村太郎,皇甫臺已經把事情說得非常清楚了,這一切都是你組織的,作為組織者,作為破壞我婚禮的首要罪人,你能到不給我一點交代就想這樣瀟灑的離開嗎?你認為可能嗎?”

    中村太郎目光冷冷的盯著秦鋒說道:“秦鋒,今天我認栽,你到底想怎么辦?”

    秦鋒冷冷的說道:“今天是我的大婚之日,我不想大動干戈,請警方來把你們帶走,但是這事情也沒完,既然你們想要讓我陷入萬劫<!--中间广告位置-->不復之地,那么你作為組織者,也必須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什么代價?”中村太郎小心翼翼的問道。

    “很簡單,1000萬人民幣,捐獻給希望工程,10分鐘內搞定,10分鐘之內搞不定,我立刻給警方打電話,請警方介入此事,我相信,到那個時候,你們三人全得去拘留所呆上一段時間。到時候我再找新聞媒體一報道此事,我相信,對你們中村集團名譽上的損失要遠遠超過這1000萬人民幣。怎么樣?考慮一下吧。”

    中村太郎滿臉的悲憤,盯著秦鋒狠狠看了兩眼,最終還是怒聲說道:“好,如你所愿,我捐這1000萬。”

    說完,中村太郎當場操作手機支付了這1000萬給希望工程。等秦鋒確認之后,這才憤怒的甩袖離開,現場眾人一片哄笑。

    柳擎宇但臉上更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愧是自己的兒子。

    中村太郎和皇甫臺兩人全都離開了,但是唐菲菲卻依然站在那里,目光冷冽的望著秦鋒,眼神中充滿了絕望和怨恨。

    秦鋒冷冷的看向唐菲菲說道:“唐菲菲,難道你還不想走嗎?還要我請警察把你搶走?”

    唐菲菲淡淡的說道:“秦鋒,還記得剛才我說的那句話嗎?”

    “哪句話?”秦鋒問道。

    “我之前不是讓你幫我去城郊去取一份材料嗎?”唐菲菲菲說道。

    秦鋒的臉色當時就陰沉了下來,冷冷的說道:“我之前不是已經回答你了,今天是我的大婚儀式,我不會去的。”

    唐菲菲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說道:“秦鋒,不都說你很講義氣嗎?為什么你是一個如此冷血之人?如此不講義氣?”

    秦鋒聽出了唐菲菲菲話里有話,問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唐菲菲冷冷的說道:“你把耳朵湊過來,我只和你一個人說。”

    秦鋒不疑有他,把耳朵湊到了唐菲菲的近前,說道:“你說吧,我聽著呢。”

    唐菲菲把嘴湊到秦鋒的耳邊,輕輕地說了一句,秦鋒聽完之后臉色大變,立刻拿出手機撥打諸葛強的電話,卻發現電話已經關機了。

    秦鋒對諸葛強是非常了解的,平時他的手機是絕對不會關機的,尤其是在今天這么重要的場。

    秦鋒陰冷的目光落在了唐菲菲的臉上,此時此刻,秦鋒對唐菲菲菲的厭惡已經達到了極致,他沒有想到,唐菲菲菲竟然是如此卑鄙陰險之人,在自己的大婚之日,竟然拿自己好兄弟朱可強的性命來威脅自己,并以此來攪亂自己的婚禮。

    真的好可恨!

    秦鋒是一個做事果決之人,他直接掃視了一下現場眾人大聲吼道:“各位朋友們,今天的婚禮原本我打算隆重的舉行,但是因為有緊急情況發生,必須盡快結束,那么我現在正式宣布,從此時此刻開始,薛佳慧成為我的妻子,我正式娶薛佳慧為妻。”一邊說著,秦鋒一邊從口袋中掏出鉆戒單膝跪地給薛佳慧戴在了手指上,然后聲音低沉的說道:“薛佳慧,是我秦鋒無能,沒有辦法在今天給你一個完美的婚禮,但是我對你的愛,一萬年永遠不變。”

    薛佳慧并不知道唐菲菲菲和秦鋒說了什么,但是從其中此時此刻的表情她可以看得出來,事情十分緊急,而從秦鋒一而再再而三的撥打諸葛強的電話這個細節,薛佳慧可以猜出恐怕是諸葛強出事了。

    薛佳慧眼角流著淚水說道:“秦鋒,你去吧,我理解你,一個不完美的婚禮又怎么樣,大不了將來我們再補辦一個,但是兄弟如果沒了,就沒有辦法彌補了。”

    說到此處,薛家慧的目光冰冷的望著唐菲菲說道:“唐菲菲,我真沒有想到,如今的你竟然變得如此冷血,如此卑鄙無恥,現在我要鄭重的警告你,秦鋒的兄弟也是我薛佳慧的兄弟,如果諸葛強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發誓,哪怕整個薛氏集團我不要了,我也要和你們祥云集團血拼到底,我會動用一切辦法去報復你們。

    我知道你們祥云集團在北安市勢力通天,但即便如此,就算是把天捅個窟窿我也不會放過你們的。從今天開始,我薛佳慧和你唐菲菲徹底劃清界限,勢不兩立,不死不休。”

    說完,薛佳慧抓起旁邊的一個酒杯狠狠的砸在了唐菲菲面前的地上,鮮紅的紅酒如同鮮血一般流淌在地上,渲染著薛佳慧的憤怒。

    而此時此刻的秦鋒,不知何時他的手中也多了一只酒杯,只不過隨著薛佳慧的發飆,秦鋒手中的那只酒杯突然之間碎了,鮮紅的紅酒伴隨著秦鋒手掌之中的鮮血滴滴嗒嗒流淌在地上。

    此時此刻,秦鋒身上的殺氣幾乎已經濃郁的猶如實質一般,站在秦鋒的身邊,唐菲菲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些發涼,這一刻,她看向秦鋒的眼神之中多了一絲心驚膽戰。

    也就是在這一刻,唐菲菲知道,從今以后,自己再也無法挽回秦鋒的心了。

    秦鋒緩緩張開右手,手中的玻璃碴子緩緩掉落在地上,秦鋒冰冷的雙眼惡狠狠的盯著唐菲菲說道:“唐菲菲,你給我聽清楚了,動我兄弟者,如同此杯。”

    說完之后,秦鋒伸出那只帶著鮮血的手掌抓住了唐菲菲的手說道:“唐菲菲,你不是想要讓我給你去取文件嗎?那好,我這就給你去取,你跟我一起走吧!如果諸葛強出事了,我會讓你給他償命的。”

    最后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唐菲菲感覺到自己猶如身處修羅地獄一般。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58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