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49章 砸場子的來了【加更】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249章 砸場子的來了【加更】

正文 第249章 砸場子的來了【加更】

推薦閱讀:

    趙天華此時此刻正在開會,當他接到華恒的電話之后嚇了一跳。

    雖然華恒的身份只是一個普通的商人,但是趙天華卻清楚,華恒的影響力永遠不能從他表面的身份去探究。

    趙天華是非常清楚的,華恒可是可以直接任意進出劉飛家里的人,這樣的人在整個華夏也找不出幾個。作為劉飛曾經的秘書,趙天華自然是清楚華恒的身份的。

    趙天華連忙說道:“華老,您好,有啥指示?”

    華恒笑著說道:“天華呀,我可不敢對你有什么指示,你現在也是北安市的一把手,身份早已今非昔比。我今天給你打電話呢,主要是向你反映一個問題,你們北安市這邊的交通狀況真的是十分令人堪憂啊,凱旋大酒店的4周所有的主干道全都被兩輛大卡車封路,是不是你們市里要舉行什么大型的活動啊?否則的話,怎么會動用這么多的大卡車來做出封堵道路交通的事情呢?”

    趙天華頓時大吃一驚,連忙說道:“有這種事兒嗎,華老,您放心,我這就讓人去了解情況。”

    趙天華說完,華恒的臉上明顯露出了不悅之色,說道:“天華呀,不知道你調查清楚需要多長時間呀?我現在可是趕著去凱旋大酒店參加一個老朋友孫子的婚禮。我和這位小友也是忘年交。現在那兩輛大卡車就堵在前面,也堵住了我的心。”

    趙天華嚇了一跳,他沒有想到,華恒竟然已經身在北安市了,而且還親眼目睹了此時此刻擁堵的交通狀況。

    趙天華腦門上立刻就冒汗了,連忙說道:“華老,您放心,我這就安排人前去疏導交通。確保您順利通過。”

    華恒連忙說道:“天華,我可不想要什么特權,你只要讓人以最快的速度迅速疏導交通就可以了。”

    趙天華這邊剛剛掛斷華恒的電話,又一個電話打了進來,看到這個電話,原本站著接電話的趙天華微微彎了彎腰,十分恭敬的說道:“柳書記您好,我是趙天華。”

    打過來電話的人是柳擎宇。

    此時此刻,柳擎宇的汽車是從西邊進入凱旋大酒店方向的,同樣遭遇了兩輛大卡車堵路的情況。

    而這種擁堵狀況一直沒有得到緩解,反而越來越多。

    柳擎宇已經在車里等了半個多小時,但是那兩輛大卡車卻一直沒有被移開。柳擎宇的臉色有些難看,想了想,還是直接撥通了趙天華的電話。

    柳擎宇的話十分簡短但卻十分有力:“趙天華,你們北安市的交通狀況堪憂啊,我在民生路這邊等了整整半個小時了,但是前面兩輛大卡車依然堵在路上。”

    說完,柳擎宇就掛斷了電話。

    趙天華卻已經是渾身大汗淋漓。

    趙天華沒有想到,柳擎宇都這么高的身份了,竟然微服私訪到了北安市,自己讓他感覺到郁悶的是,柳擎宇偏偏看到了北安市交通大堵塞的狀況,出現這種情況,他趙天華是有責任的。

    趙天華當時就急眼了,直接一個電話打給了交通局局長任天達,怒聲說道:“任天達,你這個交通局局長是怎么當的,為什么凱旋大酒店4周的道路全部被大卡車堵路了,為什么你們半個多小時了還沒有解決問題。你聽著,如果10分鐘之內你不能解決西部和南部道路交通擁堵的問題問題,我會換上有能力解決問題的人來負責此事。”

    趙天華跟著劉飛干了好幾年,深得劉飛處事果決的做事風格,所以一個電話打出去之后,就沒有給任天達留下任何回旋的余地。

    任天達接到趙天華的電話也非常震驚,他并沒有接到下屬的匯報。

    但是任天達也是一個能力超強之人,他立刻意識到這里面肯定有事兒,所以他二話沒說,直接坐在電腦前打開了城市交通管理系統,通過城市交通管理系統很快就鎖定了4個擁堵點位,看完之后,任天達二話沒說,立刻開始打電話部署任務。

    不得不說,任天達的能力是很強的,電話部署完之后不久,很快就過來了兩輛重型卡車,直接將堵塞在道路上的這兩輛大卡車強行拖拽到了旁邊,讓出了城市主干道。與此同時,周邊大量交警快速集結過來疏導交通。

    看這交通狀況漸漸緩解,柳擎宇的臉色這才恢復了一些,隨著緩緩車流,駛向凱旋大酒店。

    隨著四面八方的交通全部恢復正常,凱旋大酒店開始熱鬧起來。

    秦鋒和薛佳慧兩人穿著一身紅色喜慶的中國式婚服,站在凱旋大酒店門口笑迎八方來客。

    在凱旋大酒店對面的一家經濟快捷酒店內,唐菲菲站在酒店的3樓,滿眼妒忌的看著薛佳慧和秦鋒,雙眼之中那妒忌的火焰幾乎要焚燒天地。

    在唐菲菲的旁邊,中村太郎嘆息一聲說道:“當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呀。都已經輛大卡車封堵道路了,竟然有人能夠想出各種辦法來破解這根幾乎無法破解的難題,看來,我們還是有些太天真了。”

    皇甫臺苦笑著說道<!--中间广告位置-->:“這就是我們華夏的國情啊,或許這種情況在你們日本出現肯定是無解的,但是在我們華夏,人們喜歡變通,所以,我們這一局又輸了。”

    中村太郎問道:“那你們還有別的布局嗎?難道我們就眼睜睜的看著秦鋒的婚禮如此順利的進行下去嗎?”

    唐菲菲冷笑著說道:“當然不行。讓秦鋒先快活一會兒吧,等一會兒婚禮正式開始了,我會讓他知道什么叫做痛苦,我會讓薛佳慧知道,什么叫做戛然而止,半途而廢。”

    最先趕到的并不是曹國明,而是王正飛。因為王正飛在給曹國明打電話之前,就已經安排自己的司機采取行動了。

    看到王正飛趕了過來,秦鋒和薛佳慧連忙迎上來,秦鋒握住王正飛的手說道:“王總,謝謝,謝謝你。”

    王正飛笑著說道:“秦鋒,說謝字就太見外了,你先忙著,我就不打擾你了,我先到里面找地方坐會兒。”

    王正飛剛剛走進去,曹國明便趕了過來,一陣寒暄之后,范鴻漸領著曹國明走進了會場。

    緊接著,一波一波的人蜂擁而至,秦鋒和薛佳慧忙得幾乎腳不沾地。但是兩人的臉上卻始終洋溢著幸福溫馨的神色。

    當華恒帶著輛勞斯萊斯組成的車隊趕過來捧場的時候,秦鋒的眼神都有些濕潤了。

    秦鋒握住華恒的手說道:“華爺爺,您怎么過來了,我其實只是想告訴你一聲,讓您高興一下罷了。”

    華恒笑著說道:“整個劉家子孫里,我最喜歡的就是你和柳浩天,你們兩個家伙一個調皮搗蛋,一個很不安分卻又低調的要命,但你們兩個這和我投脾氣,所以,你小子結婚我怎么能不來呢。我估計今天前來參加你婚禮的一些朋友肯定是從外地趕過來的,他們怎么來的我就不管了,但是,我卻要讓他們風風光光的離開。

    我這次一共帶來了輛勞斯萊斯幻影2000,等婚禮結束之后,這輛車就作為禮賓車,專門負責送那些外地的朋友離開。”

    秦鋒看著那輛奢華的勞斯萊斯,臉上露出一絲苦笑,說道:“華爺爺,你這樣做是不是有些太高調了呀。”

    華恒笑著說道:“我知道你小子很低調,但是我看今天這場面不太對勁,似乎有人想要破壞你的婚禮,難道今天你小子還要低調嗎?”

    秦鋒聽完之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華爺爺,我不會讓任何人破壞我的婚禮。”

    兩人親自把華恒送進婚禮大廳,安排他做好,等兩人出來的時候,卻沒有注意到,柳擎宇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悄然隨著人流走了進來,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坐下,默默的注視著婚禮上的一切。

    上午9:50,秦鋒和薛佳慧結束了迎賓,將這個工作交給了諸葛強,而范鴻漸作為伴郎則陪著秦鋒他們走進了婚禮大廳。因為他們要準備10:10開始的婚禮儀式。

    諸葛強站在外面,滿臉含笑的迎接著后續的來客。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中巴車突然停在諸葛強的身旁,側門打開,從里面突然伸出4只手,分別抓住諸葛強的兩只胳膊,把他直接鉆進了中巴車內,隨后中巴車門關上,中巴車油門狂踩,飛快的離去。

    整個過程加在一起不超過10秒鐘,雖然現場的人很多,但是對方的動作太過于迅速,幾乎沒有人發現這個意外。

    秦鋒和薛佳慧換上了婚禮禮服,范鴻漸和沈夢瑤同時也都換上了伴郎和伴娘的服裝。

    上午10:10,婚禮進行曲奏響,秦鋒和薛佳慧在婚禮進行曲中,沿著長長的紅地毯走向舞臺中央。

    華恒坐在臺下,看著臺上郎才女貌的秦鋒和薛佳慧,他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而此時此刻,柳擎宇坐在臺下,望著那幾乎和自己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秦鋒那俊朗的外貌和幸福的表情,他的眼神中充滿了笑容。

    自己的兒子長大了,雖然秦鋒從小就和秦睿婕一起長大,和自己沒有什么感情,但是對于秦鋒的成長,柳擎宇其實還是比較關注的,否則的話,以秦睿婕的資源又怎么能找到那么多博學多才的老師呢。這些自然都是柳擎宇安排過來的。

    主持人手持話筒大聲說道:“各位朋友,現在,秦鋒和薛佳慧女士的婚禮正式開始。”

    隨著主持人話音落下,現場勁爆的音樂響了起來,薛佳慧的幾個美女閨蜜現場跳起了勁爆的舞蹈,一下子就將整個現場的氣氛烘托起來。

    音樂結束,主持人大聲問道:“舞蹈好不好看?”

    “好看!”下面異口同聲的說道。

    “那么下面,我們就看新郎和新娘的表演吧。”主持人話音剛剛落下,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從外面想了起來:“我不同意!”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三個人,兩男一女,從外面走了進來。這三人正是走在最前面的唐菲菲,以及分別走在他后面兩側的中村太郎和皇甫臺二人。

    三人今天是來砸場子的。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58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