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26章 私下交易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226章 私下交易

正文 第226章 私下交易

推薦閱讀:

    薛振強臉色陰沉著看向皇甫臺說道:“皇甫臺,我們薛氏集團的股東大會你過來做什么?我們這里不歡迎你。”

    這時,薛寶林笑吟吟的說道:“大伯,皇甫臺是我請過來的。”

    薛振強不由得臉色一沉:“寶林,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你不知道皇甫臺是豺狼虎豹嗎?你和他合作?到時候可別賠了夫人又折兵!”

    薛寶林笑吟吟的說道:“大伯,我們都是成年人了,誰也不是傻瓜,什么事情該做,什么事情不該做我們心中都有數,就不牢您操心了。現在,我們恐怕得再重新說道說道了。”

    薛振強充分憤怒的看了薛寶林和薛振剛父子一眼,目光落在了皇甫臺的臉上,冷冷的說道:“皇甫臺,你是什么意思?你憑什么說這6的股權和我沒有關系?”

    皇甫臺笑吟吟的說道:“薛振強,你是不是通過海山集團的葛總拿到的這6的股權?你還跟他說,讓他幫你秘密收購這6的股權以備不時之需。”

    薛振強的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要知道,這話只有他和海山集團的葛海山兩人知道,而且說這句話的時候,兩人是在北安市最高的高樓樓頂天臺上,天知地知兩人知,但是現在,皇甫臺卻知道了,那么只有一種可能,葛海山跟皇甫臺說了。

    薛振強終于意識到自己處境的尷尬,冷冷的說道:“皇甫臺,你到底想要說什么?”

    皇甫臺嘿嘿一陣冷笑:“薛振強,有件事情你可能不太清楚,葛海山和我是非常好的商業合作伙伴,我們兩人聯手在燕京市投資了一些項目,我們之間的關系比你們的關系要好得多。你知道人生四大鐵嗎?我們直接占了三個!你跟他說完這句話之后的當天晚上,我就知道了。我直接告訴他,讓他按照你的意思辦,只不過等把那些股份都收購過來之后,轉讓給我就可以了。

    所以,薛振強,現在這6的股份已經不在葛海山的手中了,更不可能成為你的助力,所以,你要想成為薛氏集團第一大股東的夢想破滅了!薛振剛、薛寶林父子則已經成為了薛氏集團的大股東!薛振剛自然而然應該成為公司的董事長!”

    皇甫臺說完,薛振強傻眼了。

    他看了看皇甫臺,又看了看薛振剛、薛寶林父子,用手點指著兩人說道:“薛振剛,薛寶林,你們父子當真是狼子野心啊,枉費我多年對你們父子的栽培和支持,我掏心掏肺的對待你們,沒有想到你們卻反過來想要奪取我薛振強的產業,行,你們當真是恩將仇報啊!算你們狠,從今以后,我薛振強和你們父子勢不兩立!”

    說完,薛振強直接站起身來轉身向外離去。

    秦鋒看到這里,二話沒說,站起身來向外走去,緊緊跟在薛振強的身后,而這個時候,秦鋒這一系的人馬也全都跟著秦鋒向外走去。

    秦鋒跟著薛振強一起走到薛氏大酒店薛振強的房間內,關上房門之后,秦鋒和薛振強談了足足有一個多小時。期間不斷的發生爭吵、沉默、在爭吵。秦鋒憤怒離去。

    一個多小時之后,股東大會上,薛振剛正式當選為新一任薛氏集團的董事長,不過根據皇甫臺的建議,為了鞏固薛振剛董事長的地位,今天下午4點鐘,還會再舉行第二次股東大會,傳達新任董事長的指示精神,并討論公司一些重要事項。

    散會之后不久,薛振強的總統套房內有門鈴聲響起。

    薛振強走過去打開房門,看到站在門口的人,薛振強直接想要關門。

    皇甫臺連忙用手撐住房門笑吟吟的書都:“薛總,不要生氣嗎?我知道我今天的所作所為有些不太地道,讓你陷入了困境之中,但是我這一次來,是為你解憂來的。”

    薛振強冷哼一聲說道:“皇甫臺,你小子滿肚子都是壞水,我不想和你這樣的人打交道。”

    皇甫臺尷尬的笑了笑,說道:“薛總,恕我直言,在商言商,在商場上,沒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就拿你和秦鋒來說吧,剛才秦鋒氣呼呼的從你這里離開是為了什么?雖然我不太清楚你哦們之間到底談了些什么,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你肯定讓秦鋒非常失望,讓他非常惱火。為什么?還不是因為你現在失勢了嗎!如果你要是董事長的時候,秦鋒敢這樣對你嗎?他敢跟你發火嗎?他敢直接摔門而去嗎?”

    薛振強怒視著皇甫臺說道:“皇甫臺,你竟然敢監視我?”

    “不敢不敢,只不過我的人恰巧就住在你的對面而已,而他這個人又有偷窺的習慣,所以一不小心就看到了你們之間今天這場好戲。不過我相信,經過這次事件之后,你應該可以看清楚秦鋒這個人了,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偽君子,而我皇甫臺卻是真小人。”

    皇甫臺滿臉得意的說道。

    薛振強冷哼一聲,不再說話,似乎是默認了皇甫臺的意思。

    過了半晌,薛振強才問的:“皇甫臺,你今天過來到底所謂何事?”

    皇甫臺走進房門,關上并反鎖,這才一邊往里面走去一邊說道:“薛振強,據我所在,這薛氏集團是你一手創立的,而薛振剛和薛寶林父子是你把事業已經做得非常大以后,為了照顧你的親兄弟薛振剛,你這才把他引入到薛氏集團,并給了他一定的股份,讓他從過去困苦的生活中擺脫出來。你還供著薛寶林上了大學。然后等他畢業之后就讓他到薛氏集團來上班并委以重任。可以這樣說,你薛振強對薛振剛父子已經仁至義盡了。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這薛振剛、薛寶林父子簡直是狼心狗肺,豬狗不如,竟然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和我聯手,把你趕下了董事長的寶座,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恐怕接下來薛振剛父子還會有一系列削弱你手中權力的手段,甚至是你的房地產項目會被他直接砍掉!到那個時候,你會賠的一塌糊涂!你的理想,你的夢想,將會因為這個項目被砍而徹底終結!”

    薛振強瞇縫起眼睛冷笑著看向皇甫臺說道:“皇甫臺,你到底想要說什么?直接說吧,不用跟我拐彎抹角的了。”

    皇甫臺沉聲說道:“薛振強,那我就直接說了吧,我非常看不慣薛振剛、薛寶林父子恩將仇報、以怨報德的卑劣行徑,所以,<!--中间广告位置-->我想要替你出口惡氣!”

    薛振強冷笑著說道:“你小子肯定也沒安什么好心!”

    皇甫臺倒也不否定,直接說道:“薛振強,你想不想報仇?”

    “怎么報仇?”薛振強問道。

    “其實,也并不復雜,只要你把你手中的這些股權賣給我,再加上我手中的這些股權,我就可以成為薛氏集團的大股東,到那個時候,我可以答應幫你實現一個愿望!”皇甫臺盯著薛振強的眼睛說道。

    薛振強不屑一笑:“皇甫臺,你要買我手中的股權?你買得起嗎?我們薛氏集團的好歹也是年營業額高達上百億的大型民企,僅僅是我手中這些股權至少也得100個億!”

    皇甫臺冷笑著說道:“皇甫臺,真人面前別說假話,你們薛氏集團到底值不值錢你自己心中清楚,我也清楚。

    別的不說,就拿我手中這6的股權來說吧,我收購這6的股權一共才花了5個億!你手中所謂的39的股權在經過稀釋之后,已經變成了31左右!而且,如果你不賣給我的話,恐怕隨著薛振剛對你的打擊,你手中的股權會變得越來越不值錢。一口價,我給你31個億!你把你手中的股權全部轉讓給我,我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

    皇甫臺自信滿滿的說道。

    薛振強笑了,輕輕搖搖頭:“31個億?想買我手中這么多股權?皇甫臺,你做夢去吧!”

    說完,薛振強坐在沙發上,拿出一根煙抽了起來,還打開電視開始換臺,最終定格在13臺新聞頻道。

    皇甫臺沒有想到薛振強這么強硬,猶豫了半晌,皇甫臺問道:“薛振強,你有什么條件?說出來吧,我們談談。”

    薛振強過了半晌之后,這才緩緩抬起頭來看向皇甫臺說道:“皇甫臺,你真的想買我的股權?”

    皇甫臺點點頭。

    薛振強沉聲說道:“我可以把股權賣給你,但是有兩個條件,缺一不可。”

    “你說。”皇甫臺心中有些激動。

    薛振強說道:“第一,我薛氏集團家大業大,賣點眾多,所以,我手中的這些股權最少給我60個億,否則想都別想。

    第二,我之前砸了上百億在我鼓搗的房地產項目上,所以,這個項目我不可能放棄,因此,如果你接收了我的股權,必須要在董事會上把我現在鼓搗的房地產項目與薛氏集團進行切割,把這個項目所有權轉移到我單獨注冊的振強地產公司。做到這兩點,我可以把我手中的股權賣給你。”

    皇甫臺沉思起來。

    對于薛振強現在搞的房地產項目他并不看好,這是一個旅游地產項目,一個大型旅游度假區。需要投入的資金非常多,幾乎就是一個無底洞,這也是為什么薛振強投入了上百億依然沒有看到前景的原因。

    所以,即便是他真的成為了薛氏集團的董事長,他第一個要做的也是立刻砍掉這個項目。所以,薛振強的這兩個項目對他并不是不可以接受。只不過第一條件開價有些高而已。

    不過想起薛氏集團里那么多優質的公司和強大的營業能力,皇甫臺思考了一會兒之后,便十分果決的說道:“好,我答應你。”

    隨后,雙方立刻簽訂了協議。

    根據協議規定,皇甫臺必須要確保今天下午的董事會上,把旅游地產項目切割給振強地產,并在會議開始之前,把60億資金打到振強地產的賬戶上。至于相關的過戶流程,則必須要等切割完成之后,薛振強才會陪皇甫臺去處理。

    皇甫臺對于薛振強的商業信譽還是比較信任的。更何況薛振強已經在股權文件上簽字,在法律上相當于股權已經是皇甫臺的了。

    下午4點鐘,第二次股東大會重新開始。

    皇甫臺建議直接把旅游地產項目進行切割,并且還指出,薛振強愿意退出董事會,但是前提是必須要把旅游地產項目這個無底洞全部劃給薛振強的振強地產。

    薛振剛雖然知道這個項目投入了很多資金,也值一些錢,但是對這個項目他的確沒有興趣,再加上皇甫臺到現在為止并沒把他手中的股份轉讓給他,也就是說,目前薛振強實際上依然是公司的第一大股東,在這種情況下,他只能捏著鼻子同意了皇甫臺的建議。

    皇甫臺是個急性子,當場就請律師對此事進行了公證和手續交接事宜。

    隨后,薛振剛原本打算發布一些新的指示,不過因為有了切割事件的存在,只能推遲到明天上午的股東大會再說。

    散會之后,薛振強要求立刻去辦理相關的切割手續。

    皇甫臺自然全力配合,所以,此事很快就搞定了。

    秦鋒這邊也沒有閑著,散會之后,秦鋒和薛佳慧同時接到了唐菲菲打來的電話,邀請他們今天晚上聚一下。

    秦鋒自然不愿意參加,直接拒絕了。

    但是唐菲菲卻說道:“秦鋒,如果你拒絕的話,一定會后悔的。我今天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今天晚上,你和薛佳慧一起過來。”

    薛佳慧和秦鋒全都眉頭緊皺,他們不知道唐菲菲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

    薛佳慧看向秦鋒問道:“你能猜出來嗎?”

    秦鋒搖搖頭:“猜不出來。”

    “那就去吧,我不能讓唐菲菲給嚇唬住。”薛佳慧緊握粉拳說道。

    秦鋒點點頭:“好。”

    晚上7點鐘,北安市正太飯莊,一個老字號的飯莊,包房內。

    秦鋒、薛佳慧、唐菲菲三人一邊喝著茶,唐菲菲一邊笑吟吟的看向薛佳慧說道:“薛佳慧,你信不信,從明天開始,你們薛氏集團馬上就要變成我們祥云集團的了。”

    薛佳慧使勁的搖搖頭:“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們打個賭如何?”唐菲菲滿臉狡猾的說道。

    “賭什么?”薛佳慧不肯示弱。

    唐菲菲說道:“如果明天薛氏集團變成我們祥云集團的了,那么你立刻離開秦鋒,而秦鋒則成為我的男朋友。敢不敢賭?”

    薛佳慧頓時眉頭緊皺。

    秦鋒卻突然說道:“好,跟你賭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55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