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16章 被逼參賽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216章 被逼參賽

正文 第216章 被逼參賽

推薦閱讀:

    就在皇甫臺和中村太郎兩人密謀的時候,秦鋒也已經得到了準確的消息。

    偉澤中醫藥公司,總裁辦公室內。秦鋒、諸葛強、范鴻漸、薛佳慧四個人圍坐在茶幾旁,一邊喝著茶,一邊聽著薛佳慧的介紹。

    “秦鋒,我已經得到了準確的消息,目前,由中村醫藥集團牽頭組織的日本醫學交流訪問團已經抵達了我們北安市,已經受到了有關方面的接待。

    從各方面反饋出來的信息來看,這次中村醫藥集團打算和我們河西省中醫界進行一場醫學實戰交流會。不過日本方面提出,他們想和我們河西省最頂尖的中醫專家進行切磋交流,所以,希望河西省有關部門能夠安排一些河西省最頂尖的中醫專家出場。

    目前得到的信息就這么多。”

    薛佳慧介紹完之后,突然一派腦門說道:“哦,對了,還有一個消息我差點忘了,省里的各家中醫院對這次的交流十分重視,都在積極聯系有關部門,希望能夠代表河西省參加這次交流切磋。”

    秦鋒聽完之后,輕輕點點頭,看向眾人笑著說道:“你們是什么意見?”

    諸葛強笑道:“我們國醫館那么忙,皇甫云他們三人恐怕沒有時間去參加這種無聊的交流活動吧?這種活動要么是純粹的形式主義,要么就是別有用心,但不管是哪種,好像和我們國醫館沒有任何關系,我們要做的就是治病救人,傳承中醫醫術,這種活動不參加也罷。”

    秦鋒看向范鴻漸。

    范鴻漸笑著說道:“有那個時間,我們還不如組織一期全省執業中醫師進階培訓班呢,畢竟,有很多人雖然擁有執業中醫師證書,但實際上,因為種種原因,卻并沒有真正從事臨床診斷工作,既然老大的理想是將中醫發揚光大,那么盡可能多的提升執業中醫師的醫術水平,讓他們有機會從事相關的行業,豈不是更有利于中醫的發展?”

    秦鋒又看向薛佳慧。

    薛佳慧笑道:“我認為,中村太郎這次帶隊來到我們河西省,絕對是別有用心,甚至弄不好就是沖著我們國醫館來的,我們只需要靜觀其變就好。”

    秦鋒點點頭:“很好,看來大家的意見還是比較一致的,那么我們就采取靜觀其變的策略,我們不惹事,但是絕不怕事。”

    眾人彼此相視一笑。

    兩天后。

    中村太郎和皇甫臺再次聚首。

    中村太郎看向皇甫臺問道:“皇甫總裁,現在我們中村醫藥集團主動跑到河西省前來交流切磋,國醫館那邊有什么動靜沒有?”

    皇甫臺苦笑著說道:“中村總裁,這次恐怕你小看秦鋒了。我相信這么重大的事情他一點消息都沒有得到,但是,到現在為止,國醫館那邊沒有任何動靜,包括那些坐堂醫生的排班時間都排的滿滿當當的,沒有任何空閑時間。因此,恐怕秦鋒那邊對這次的交流切磋活動興趣不大。”

    中村太郎不由得眉頭一皺,聲音中帶著幾分不悅說道:“國醫館不參加怎么能行呢?這次我們搞了這么大的陣仗,為的就是要把國醫館拖下水,為的就是要讓國醫館成為這次雙方交流切磋最大的鋪墊和背景,他們必須要參加,皇甫總裁,你是地頭蛇,你想想辦法吧,你應該知道,只要這次搞定國醫館,對我們雙方都有利。”

    皇甫臺聞言不由得眉頭一皺,沉吟道:“這個事情還真不好辦,畢竟,這次切磋從名義上來講,我們算是比較官方的,而國醫館又是一家私人醫院,他們完全可以無視這次交流活動,如果他們不參加,我們還真沒有什么辦法。”

    中村太郎笑著說道:“我相信皇甫總裁一定有辦法的。”

    皇甫臺沉思片刻之后,突然眼前一亮,笑著說道:“現在看來,我們必須要用激將法了。”

    “激將法?”中村太郎有些詫異。

    皇甫臺道:“沒錯,秦鋒不是不想參加嗎?那我們就給他創造一個必須參加的機會!

    我會向有關方面提出建議,考慮到這次雙方交流的嚴謹性和公開性,我們河西省必須要派出最強的參賽團隊參加這次的交流切磋活動。所以,這一次省里會采取競賽選拔的方式來選出最終參加團隊。

    而對于參加團隊的名單,則采取邀請制,如此一來,國醫館獲得邀請要是不派人參加的話,那就沒有辦法向省里交代了。到時候只需要散步一下消息,就說國醫館的那些專家們都有恐日心理,那么到時候,他們必須要出面澄清才行,怎么澄清?只有出面參加才能澄清!”

    中村太郎皺著眉頭說道:“皇甫臺,你說如果要是國醫館參加你們省內的選拔賽的話,會不會最終無法出現?”

    皇甫臺苦笑著說道:“這個還真不好說,畢竟,在我們華夏中醫界,能讓還是很多的,而且很多隱藏的都很深,雖然國醫館最近炒作得很火爆,但不管是林景浩還是皇甫云,他們都是一些剛剛畢業沒有多長時間的毛頭小子,縱然有一些家傳醫術,但是和省里中醫院的老專家們相比,我感覺真的未必能贏。

    至于說劉相鵬,那就更別提了,不過是一個鄉野郎中而已,恐怕市里中醫院隨便出來一個專家都能碾壓他。所以,真的要參加選拔賽的話,國醫館還真的未必能夠沖出重圍。”

    中村太郎皺著眉頭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可就麻煩了。”

    皇甫臺笑道:“其實這也未嘗不是好事。我們完全可以直接從這次選拔賽開始就采取視頻直播,如果國醫館真的連這次省里的選拔賽都沒有突出重圍的話,那么我們完全可以對此展開大范圍的宣傳報道,直接將國醫館給搞臭了,到時候恐怕再也不會有病人去他們那里看病了。慢慢的他們就會衰落下來的。如果他們能夠突出重圍呢,正好成為你們中村醫藥集團的鋪墊和背景,在最后的交流切磋大會上狠狠的收拾他們一下,將他們徹底擊敗!”

    中村太郎滿意的點點頭,對話皇甫臺的這個建議他還是比較認可的。

    當天下午,北安市衛生局一把手段成林帶著省里讓他下發的邀請<!--中间广告位置-->函來到了國醫館,找到了秦鋒。直接把邀請函遞給了秦鋒說道:“秦鋒,你看看吧,省里給你們國醫館的參賽邀請函。”

    秦鋒看了一眼邀請函苦笑著說道:“段局長,我們可以不參加嗎?”

    段成林苦笑著說道:“秦鋒啊,我們北安市一共只有兩家單位獲得了邀請函,一個是你們國醫館,另外一個就是市中院。而其他地市只有三家市級的中醫院獲得了邀請資格,可以說,這一次,我們北安市是所有地級市中名額最多的一個。

    而且我們開會的時候,省里再三強調,這次獲得邀請函的單位和企業必須要參加。因為這一次,獲得邀請參加選拔賽的這些單位,最終的獲勝者是要代表省里與日本中村醫藥集團展開切磋交流活動的。而且這次切磋交流活動可是會通過省衛視頻道面向全國進行現場直播的。

    最關鍵的是,這次雖然表面上看說得是交流切磋活動,其實就是中村醫藥集團帶著人跑到我們河西省來挑釁了,作為省里主管中醫的部門,怎么能夠容忍一家日本企業如此肆意挑戰我們河西省中醫的尊嚴呢。

    所以,這次的選拔賽往小了說是為了選拔人才,往大了說,卻承擔著捍衛中醫尊嚴的重任,秦鋒,我不知道你們為什么有所顧慮,但是,我希望你們國醫館能夠代表我們北安市參加這次的選拔賽,如果能夠最終勝出代表我們河西省參加這次的中日交流切磋比賽的話,那就更好了。”

    說道此處,今年可是我們建國70周年,你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在這么重要的年份,我們河西省中醫被一個小小的日本企業如此肆無忌憚的挑釁和叫囂吧!

    還有啊,如果你們要是不參加的話,我擔心后面可能會遇到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你應該清楚,上次我幫你們搞定林氏止咳藥的批文,省里也是幫了很大忙的。”

    段成林把話都說道這個份上了,秦鋒只能點點頭說道:“好的,段局長,您放心吧,我們國醫館一定參加!”

    送走段成林之后,秦鋒把這份邀請函遞給諸葛強,諸葛強看完之后,目光陰冷的說道:“老大,我現在幾乎可以確定,這次的選拔賽包括獲勝者參加后面的交流切磋活動,絕對是中村醫藥集團和皇甫臺兩方面相互勾結設下的陷阱。”

    秦鋒問道:“何以見得?”

    諸葛強道:“很簡單,既然是參加省里組織的選拔賽,為什么必須要求四名執業中醫師組團參加呢?我不相信有關部門不知道我們國醫館現在只有三位坐堂醫生。所以,這肯定是一個陷阱。

    最關鍵的是,如果我們不參加,省里的邀請函都送過來了,而且是通過段成林局長親自送過來的,這說明什么?這說明省里的態度非常明確,我們必須要參加。

    但是正常情況下,這種活動一般只有那些公立的中醫院才能獲得名額!但是我們這個私立醫院卻偏偏獲得了一個,這說明后面肯定有人在做工作推動此事,至于是誰,自然不難推斷,肯定是皇甫臺。因為這兩次比賽的最終承辦方就是皇甫集團。”

    當天傍晚,全省中醫邀請賽名單正式出爐。

    當一些地市的中醫院院長們看到竟然有一家私立醫院竟然進入最終的邀請賽名單之后,頓時群情激奮,紛紛致電省中醫院院長郭秋生,對國醫館最終進入邀請賽名單表示強烈不滿。要知道,國醫館不過一個才成立沒有幾個月的私立中醫院,而且是沒有任何先進診療設備的小型私立醫院,竟然只有可笑的三名坐堂醫生,這樣的私立醫院憑什么搶占了他們這些地市級中醫院的參賽資格。

    郭秋生既是省中醫院的院長,同時也是省中醫大學的校長,可以說,很多地市級中醫院的院長、主任醫師甚至是工作人員都是郭秋生的學生。甚至有一些是郭秋生的得意門生。

    現在這些人集中到郭秋生這里反饋問題,郭秋生怎么能不重視呢?

    雖然國醫館最近這段時間在河西省乃至整個華夏都挺火爆的,但是郭秋生卻根本沒有正眼去關注過,在他看來,國醫館不過又是一個商業炒作出來的私立醫院罷了,和皇甫家族的私立醫院沒有什么本質區別。

    不過當市中醫院院長張天文直接一個電話打到郭秋生手機上的時候,郭秋生不得不重視起來了。

    因為張天文是郭秋生的師弟,兩人當年都是從中醫大學畢業的。

    張天文告訴郭秋生,國醫館開業之后,由于商業運營手段比較厲害,距離市中醫院又比較近,所以,現在市中醫院幾乎門可羅雀,都是國醫館給鬧得。

    郭秋生只能給省里負責的人打了一個電話反饋了一下這個情況,等聽完省里負責人的回答之后,郭秋生也有些無奈,掛斷電話之后,郭秋生給張天文打了個電話:“老張啊,國醫館參加這次邀請賽是主辦方強烈要求的,省里也不便拒絕。不過省里對這次選拔賽十分重視,邀請了燕京市和全國知名的中醫專家一起來到了河西省,專門負責給這次的選拔賽出題。

    而且,這次選拔賽只采取書面答題的形式來進行,這是咱們的強項。而國醫館那三名坐堂醫生要么是剛剛畢業的大學生,要么是鄉野郎中,所以,這次選拔賽他們必定出局,所以啊,你就盡管放心大膽的參加吧,不過到時候咱們雙方可就成了競爭對手了。”

    張天文笑著說道:“師哥,和省中醫院競爭,雖然我們市中醫院處于下風,但即便是輸,我也心甘情愿,但是讓我們堂堂的市中醫院和國醫館這樣級別的對手同臺比賽,我真的感覺到無比的恥辱啊。”

    郭秋生淡淡的說道:“老張啊,淡定,一定要淡定。作為省、市中醫領域的掌舵人,我們必須要做到寵辱不驚,畢竟,中醫的傳承還要靠我們啊。一個小小的國醫館口氣吹得挺大,但是他們能夠扛得起中醫傳承這桿大旗嗎?簡直是開玩笑!我和那幾個負責出題的專家認識,我已經跟他們打過招呼了,讓他們在出題的時候,一定要出的難度大一點,實戰度更高一點,好好的給國醫館這些不知輕重的年輕人一點教訓!讓他們今后多一些腳踏實地,少一些炒作和忽悠。”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54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