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03章 激將法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203章 激將法

正文 第203章 激將法

推薦閱讀:

    聽皇甫云說不給他治療了,趙冷昌緊張了。

    雖然趙冷昌對錢比較看重,但是,對于自己的身體的健康他也很看重,尤其是涉及到他男人尊嚴的疾病,他不敢有絲毫的輕視,而且經過這幾天的觀察之后,趙冷昌已經看出來了,這些國醫館的醫生是真的有水平。

    尤其是皇甫云只是號了號脈就看出了他并沒有吃藥,這讓他心中對皇甫云非常服氣。

    趙冷昌當時就激動起來,聲調提高了幾度:“皇甫云醫生,你不能不給我看病。”

    皇甫云冷冷的說道:“你這是什么道理,怎么,你過來敲詐我,沒有吃藥故意說成吃藥,誣賴我的醫術水平不行,你既然這么不信任我,干嘛還要找我給你看病?您請吧,您不是想要雙倍的賠償嗎?我們給你,但是你的病,就請你去外面的地方去看吧。”

    趙冷昌看到皇甫云態度堅決,知道自己要想繼續維持男人的尊嚴,就必須做出一番犧牲了,直接噗通一聲跪倒在皇甫云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皇甫云醫生,你可不能不管我啊,我是你的病人啊,我其實是信任你的。”

    這時,秦鋒已經回來了,他冷冷的說道:“既然你信任皇甫云,為什么還要誣賴他醫術不行?故意不吃藥呢?”

    趙冷昌嘆息一聲說道:“還不是錢鬧的啊,我以前是在清源私人醫院看病的,突然有一天,我的主治醫生問我,想不想賺一筆塊錢。

    我當然想了,于是我的主治醫師便讓我聯系一個人,說他會告訴我怎么做。

    于是我就聯系這個人,這個人讓我到你們這里來看病。等看完病之后,他就把我的藥給收走了。說讓我一個星期之后,也就是今天過來,讓我說你們的醫術不行,所以我就來了。對方之前給了我8000塊錢,說是只要我這次把事情鬧大了,回去之后還會給我8000塊錢。我是看在錢的份上才過來鬧事的。

    只是我沒有想到,我的病情如此嚴重,皇甫云醫生,求求你了,給我治病吧,我再也不誣賴你了!我現在只信任你。”

    秦鋒轉過頭來看向皇甫臺大聲喊道:“皇甫臺總裁,過來解釋一下吧,怎么你們清源醫院的病人跑到我們國醫館來看病了?”

    皇甫臺本來是想要站在外圈看熱鬧的,沒有想到,這個趙冷昌竟然沒有抗住皇甫云的嚇唬,直接把底全都給兜出來了。

    皇甫臺冷冷的說道:“我家醫院那么多,我怎么知道他是誰啊。”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把所有的責任全都推卸了七七八八。

    但秦鋒又怎么可能讓他如愿呢。

    秦鋒冷冷的說道:“皇甫臺,其實我挺奇怪的,我們國醫館開業典禮那天,你們清源醫院治不好的咳嗽病人跑我們國醫館來看病了,今天復診,又有你們清源醫院的病人跑到這里來鬧事來了,是不是有些太巧合了啊。”

    皇甫臺笑了:“還真是這么巧合啊。”

    秦鋒冷笑著說道:“是嗎,那可真是太有意思了。皇甫總裁,要不讓你們清源醫院的病人都到我們國醫館來吧,你看,你們的病人來一個我們治愈一個,而且花費連你們的十分之一都沒有,這樣對病人來說該有多好啊。當然了,這樣做可能你們清源醫院可能會損失一些金錢,但是,你們卻可以積德行善了啊。皇甫總裁,我認為,你真的應該考慮一下我的建議了。

    這人啊,不能總是向錢看,如果缺德的錢賺得太多了,會損陽壽的。

    千萬不要認為我是在忽悠,我告訴你,你雖然是那么多私人醫院的老板,但是,我根本不用給你把脈就知道,你現在腎虛得很厲害,在床上的時候絕對不會超過90秒,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為了展現自己的強大,經常服用偉哥之類的藥物,雖然表面上可以讓你看起來很強大,但實際上,不出三年,你的腎臟基本上也就傷害得差不多了。

    三年之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東方不敗將會成為你的哥們!”

    說道此處,秦鋒又仔細看了皇甫臺幾眼之后,嘆息一聲說道:“皇甫臺啊,之所以你能夠堅持三年,而這個趙冷昌卻只能堅持那么短的時間,也和你經常服用人參、鹿茸、六味地黃丸等滋補類的東西有關,但是你不要忘了,虛不受補,補得大了,反而適得其反,雖然我說你距離徹底玩完還有3年的時間,但是你現在內熱得很厲害,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你現在是不是經常頭痛,而你又不相信中醫,經常吃一些治療頭痛的西藥,尤其是鎮痛藥,而現在呢,鎮痛藥的效果正在越來越弱。”

    秦鋒說道這里的時候,皇甫臺已經滿頭大汗淋漓了,因為秦鋒所說的和發生在他身上的情況幾乎一模一樣。

    皇甫臺心中真的有些害怕了,心中對秦鋒不由得懷疑起來,這秦鋒所說的到底是真的呢,還是在忽悠自己呢?

    此時此刻,周圍圍觀的群眾也看出了一絲端倪,尤其是此時此刻,現場有皇甫臺帶過來的那些視頻直播的自媒體從業者,當他們把秦鋒剛才所說的這番話直播出去之后,網絡平臺當到處一片哄笑和打all之聲。

    秦鋒這番話說得簡直太經<!--中间广告位置-->典了。

    尤其是眾人看到皇甫臺那越來越蒼白的臉色,很多人都發出了一個疑問:“該不會這位皇甫總裁真的被秦鋒給說中了吧?”

    一時之間,網絡上到處一片質疑之聲。

    皇甫臺也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狀態不對勁,立刻眼珠一轉,計上心頭,笑著看向秦鋒說道:“秦鋒啊,你就不要在這里忽悠人了,你還是先看看,現場這幾十號的復診之人,你國醫館到底能夠對多少人的治療能夠起到實際效果吧。如果你們連80都做不到的話,那么你們這個國醫館恐怕技術水平真的不行啊。”

    皇甫臺這是在給秦鋒下套了。要知道,別說是秦鋒的國醫館了,就是一些公立醫院最頂尖的診室,能夠在一個星期之內就能夠對病人有治療效果的百分百也不一定會超過80!

    甚至很多診室一個星期的治療成功率能夠有60就要算是專家門診了。

    秦鋒冷冷的說道:“皇甫臺,你也不用在這里說風涼話,我可以保證,我們國醫館一個星期復診人群之中,至少有80以上的見效成功率。如果連這個都不能保證的話,那么我們國醫館就沒有必要開下去了。”

    皇甫臺嘿嘿一陣冷笑,說道:“我看未必啊,我看很多人全都一臉菜色啊,要不咱們打個賭如何?”

    秦鋒哈哈大笑起來:“皇甫臺,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好像跟我打賭你還從來沒有贏過,最關鍵的是,你每次跟我打賭好像幾乎都沒有兌現啊,跟你這樣的人打賭,我不是傻嗎?當然了,你想要用這種轉移話題的方式來擺脫你自己自身疾病的話題,也算是用心良苦了。所以呢,既然你諱疾忌醫,那么我也就不多說了。但是啊,跟我打賭的事情,我不感興趣,因為對于一個屢次打賭屢次失敗,卻又不肯兌現的沒有信用之人,我不可能再跟你打賭了。”

    皇甫臺這次可是早有準備的,所以,他今天一定要和秦鋒打賭。

    皇甫臺笑吟吟的說道:“怎么,秦鋒,你該不會是害怕了吧?是不是對你們國醫館這三位坐堂醫生不自信啊,至于說打賭兌現的問題,這個很好解決,我們把賭注交給現場的這些病人來監督不就可以了嗎?怎么,敢不敢賭。現場有這么多病人作為監督,難道你還擔心我不兌現不成,或者是你還是不自信?”

    秦鋒微微一笑,說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你賭了,賭注是什么?”

    皇甫臺心中權衡了一下,說道:“這樣吧,如果這次你們復診的人員見效率沒有達到80,那么你們國醫館要在國醫館大門口兩側擺放上我們清源醫院的易拉寶廣告宣傳單元,每一邊至少擺放3個!總共6個!并允許我們至少兩名工作人員在現場進行宣傳!”

    秦鋒笑著點點頭,問道:“有沒有時間限制?”

    皇甫臺沉吟了片刻,心中權衡一下,說道:“那這樣吧,就限定一個星期,在這一個星期的時間里,誰也不能采用各種手段驅趕對方,必須要想法設法保護對方完成這個事情,如果做不到的話,那就賠償500萬吧!怎么樣?敢不敢賭一把!”

    秦鋒看了看那些排隊的人群,又看了看皇甫臺,最后低聲問皇甫云:“皇甫云,你有把握嗎?”

    皇甫云苦笑著搖搖頭:“老大,要說對我的醫術我是有信心的,但是今天的情況有些特殊,現場似乎有不少像趙冷昌這樣的人。如果算上這些人的話,我就沒有太大的信心了。”

    皇甫云說話的時候,聲音壓得很低,似乎想要只讓秦鋒聽到。

    但是皇甫臺卻很賊,他悄然往秦鋒身邊走了兩步,就站在秦鋒的身邊,悄悄的偷聽。

    秦鋒聽完皇甫云的話之后,眉頭當時就皺了起來。

    皇甫臺偷聽完之后,又悄然退了回去。

    看到秦鋒猶豫起來,皇甫臺滿臉得意的說道:“怎么樣,秦鋒,敢不敢賭?不敢賭的話你就相當于認輸了,相當于你對你們的國醫館不自信,如果連你這樣的國醫館的館主都對自己館內的坐堂醫生沒有信心的話,那么那些病人們又怎么可能對你們國醫館有信心呢?各位復診的病友們,你們說我說得有道理沒有?”

    皇甫臺說完之后,復診的人群中有很多人立刻大聲附和起來:“是啊,是啊!”

    秦鋒看到此處,干脆也豁出去了,牙一咬,心一橫,怒視著皇甫臺說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跟你賭一把,我就不信我們國醫館醫生的醫術連80的成功率都不到!”

    “好,夠爽快,有魄力,秦鋒,如果咱們不是敵對關系的話,我相信我們一定會成為很好的知心朋友!”皇甫臺陰陽怪氣的說道。

    秦鋒冷哼一聲說道:“知心朋友?我看就沒有必要了。有你這樣的知心朋友,我擔心什么時候我被你給賣了,還得幫你數錢呢!”

    皇甫臺立刻哈哈大笑起來:“秦鋒啊秦鋒,你這嘴是真夠犀利的,跟刀子一般!不過呢,我們還是用實力來說話吧!”

    秦鋒冷哼一聲,不過看著一個個復診之人走進去,他的臉上卻露出凝重之色。

    皇甫臺看到秦鋒的表情,心中越發自信和篤定起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53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