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166章 栽贓陷害【加更】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166章 栽贓陷害【加更】

正文 第166章 栽贓陷害【加更】

推薦閱讀:

    此時此刻的秦鋒并不知道張澤凱和孟慶磊他們所策劃的陰謀,因為他現在很忙。

    秦鋒走馬燈一般在各個生產車間不斷的走訪、宣布,等他這一番行程下來,即便是他曾經在戰場上錘煉出來的鐵打的身體也有些吃不消了。

    回到辦公室,往沙發上一坐,水還沒有來得及喝一口,便直接坐在那里便呼呼大睡起來。

    他太累了。

    不得不說,秦鋒經過這一番釜底抽薪的運作之后,他和整個團隊在偉澤中醫藥公司的威望和人氣直線飆升,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孟慶磊等三位反對給基層員工加工資的副總裁全部成為了基層員工們唾棄和吐槽的對象。

    在晚了一次釜底抽薪之后,秦鋒并沒有急于進行下一步的動作。

    諸葛強坐在秦鋒辦公室內,有些不解的問道:“老大,既然現在我們已經贏得了基層員工的認可,為什么不乘勝追擊,盡快搞定那些中層干部呢?”

    秦鋒苦笑著說道:“你以為我不想搞定那些中層啊,我也想啊,但是現在時機還不成熟?”

    薛佳慧問道:“為什么不成熟?我感覺差不多了啊。”

    秦鋒說道:“我認為,現在這些中層干部大部分都是由那些副總裁們提拔起來的,所以,對于這些中層,我們面臨兩種選擇,要么把他們清退,要么拉攏他們,但不管哪種方式都面臨巨大的風險。

    但是現在,經過上次的視頻直播之后,我們公司的聲譽的確受到了一些影響,幾乎我們所有的對手都知道我們偉澤正處于內訌之中,所以,我們公司的產品現在市場表現很差。

    在這種時候,我們必須要穩一穩,而我們現在求穩的目的并不是不求進取,相反的,我是想要讓更多的問題在我們大刀闊斧的展開整頓之前全都暴露出來。暴露的問題越多,我們整頓起來越能夠有的放矢。”

    諸葛強道:“難道那些中層還會鬧事不成?”

    秦鋒笑吟吟的說道:“當然會,我有一種預感,他們現在人人自危,恨不得找機會把我給扳倒。所以,他們肯定會鬧事的。只是我很好奇,他們會采取哪種方式來鬧事。所以,我們不用著急,對于這些人,我們要采取行動,必須要有一個足夠充分的理由才行!我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采取行動是被逼的,我們是迫不得已的,我們必須要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

    諸葛強瞪大了眼睛說道:“老大啊,你這樣做說白了就是在釣魚啊,你這是放長線釣大魚啊。”

    秦鋒嘿嘿一笑:“不是有那么一句話嘛,不破不立,天欲讓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所以,我們現在不用著急,因為我們越是平靜,那些中層們越是害怕,他們越是會想辦法來對付我們,我們才能看清楚到底誰在背后挑事、鬧事。”

    接下來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秦鋒一直按兵不動,但是那些中層的的確確有些著急了。

    不斷的有人去找孟慶磊、馬金輝和韓晨楓去匯報工作,去打探情況。

    但是他們并不知道,現在的秦鋒和他的團隊早已經今非昔比,現在,薛佳慧的眼線遍布整個公司,雖然這些眼線都處于基層,但是龐大的數量足以彌補很多劣勢。

    所以,誰什么時間去向哪位副總裁做了匯報,薛佳慧掌握得清清楚楚,并且及時為秦鋒呈上了一份詳細的名單列表。

    這天傍晚,下班以后,秦鋒正在公司加班,研究著偉澤公司下一步的發展規劃,這時,辦公室的房門被人敲響了。

    秦鋒不由得眉頭一皺,都這個時候了,會是誰呢?

    “進來。”秦鋒淡淡的說道。

    房門一開,一個人手中拎著一個大的背包從外面走了進來,秦鋒抬眼看了一眼對方,是采購部經理中藥材采購中心副主任馮應強。

    秦鋒問道:“馮主任,這么晚了找我有事嗎?”

    馮應強說道:“秦總,我今天找您是想要讓您給我簽個字。”

    一邊說著,馮應強一邊拿出一份文件遞給秦鋒,順勢也把手中的大包放在了秦鋒的辦公桌下面。

    秦鋒接過文件看了一眼,隨即皺著眉頭說道:“馮應強,這份文件不是應該由你們主任董天波送過來嗎?”

    馮應強說道:“秦總,我們董主任這兩天家里有事請假了,所以只能暫時由我來負責了。”

    秦鋒用手點指著文件上的藥材列表說道:“馮應強,我看這三七和黃芪的采購價格有些不太對勁啊,你們的采購價格明顯高于市場的正常價格,而且高出了整整20。”

    馮應強連忙解釋道:“秦總,你說得的這個情況我們也了解,不過我們也是迫不得已,您是不知道,這家公司三七和黃芪的質量相當出色,幾乎國內幾家大型的中醫院企業都是從他們這家中藥材供應商處采購的。這家公司只生產甘草和黃芪,這兩種藥材,他們是最專業的。當然了,他們也有一個毛病,那就是依靠著其對市場高質量藥品的壟斷地位,總是以高于市價20的價格進行銷售,那些大公司也都是以這個價格購買的。”

    秦鋒輕輕叩擊著桌面,淡淡的說道:“這份材料先放在我這里吧,等我核實一下之后再簽。”

    馮應強苦笑著說道:“秦總,您是不知道啊,這家公司的產品及其緊俏,如果我們要是晚了的話,我擔心我們再去買的時候藥材已經賣光了。

    您可能<!--中间广告位置-->不太了解,我們公司原材料中藥材中就三七和黃芪的用量最大,所以,公司高層一直強調我們必須要使用最好的藥材,只有如此才能保證藥效,當時開會的時候您不是也說了嗎?我們必須要使用質量最好的中藥材原材料來生產中成藥,只有如此才能保證藥效。

    如果您今天不能簽字的話,我擔心我們會錯過這批質量非常好的原材料。”

    秦鋒略微沉吟了片刻,點點頭說道:“好吧,你說得有道理。”

    說道此處,秦鋒端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然后對馮應強說道:“馮主任,幫我倒點水吧。”

    馮應強等著秦鋒簽名呢,所以不敢在這個時候讓秦鋒不高興,只能拿起水杯走到飲水機處給秦鋒倒水。

    等他拿著水杯回來的時候,秦鋒刷刷點點的在材料上簽了字。

    隨后,馮應強又拿出了一些材料讓秦鋒簽字,秦鋒看看這些材料倒也沒有什么需要質疑的地方,便直接簽字。不過簽完字之后,秦鋒卻說道:“馮主任,你拿著這份文件再去找孟慶磊簽個字就可以去采購了。”

    馮應強拿著這些簽完字的材料轉身向外走去。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秦鋒嘴角上露出了一絲冷笑。

    該來了還是來了。

    秦鋒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馮應強離開秦鋒辦公室之后,立刻來到孟慶磊的辦公室內,把文件放在上面,笑著說道:““孟總,一切已經搞定了。秦鋒說只要您在上面簽個字之后我們就可以去執行了。”

    孟慶磊聽到這里,心情十分興奮,所以,只是簡單看了一眼,看到上面有秦鋒的簽字,便沒有細看,直接在上面簽了字。

    隨后,孟慶磊沖著馮應強滿意的點點頭:“好,你走吧!錢已經打到了你的銀行賬戶上,注意查收一下。走之前不要忘了關閉手機,拆出電話卡直接扔掉。不要讓人追蹤到你。躲過前面幾個月你就可以回來了。”

    “好嘞,謝謝孟總。”說完,馮應強離開孟慶磊辦公室,走出偉澤大門,外面,停了一輛黑色轎車,馮應強上了轎車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此刻,孟慶磊、韓晨楓和馬金輝三人立刻邁開大步向著秦鋒的辦公室走去。

    10分鐘之后,他們來到秦鋒辦公室敲響了房門。

    秦鋒朗聲說道:“進來。”

    三人推門而入,韓晨楓和馬金輝走在最前面,站在左右兩邊。

    孟慶磊走在最后面,從中間穿過兩人,站在兩人的前面半步處。

    秦鋒笑著說道:“老孟,你們三個都來了啊,有什么事嗎?”

    孟慶磊表情嚴肅的說道:“秦總,我們剛剛從質檢部那邊得到消息,說是由你簽字通過并由采購部所采購的一批黃芪以及三七原材料中藥材出現嚴重質量問題,運送到工廠的貨物與你在批示單上簽字確認的貨物并不一致,我們也去現場查看了一下,確確實實問題非常嚴重。秦總,這個事情董事會也已經知道了,董事會要求我們必須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我們今天過來是根據董事會的意思,前來找你,希望你能夠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鋒笑吟吟的說道:“三位,你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嗎?”

    孟慶磊冷冷的說道:“如果我們知道,就不會來找你了。秦總,這次的藥品采購可是你簽字的,你必須要承擔責任。”

    秦鋒不由得眉頭一皺:“要我承擔責任?這不應該吧?”

    馬金輝冷哼一聲說道:“秦鋒,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你簽字確認,不應該由你來承擔責任嗎?”

    秦鋒冷笑著說道:“馬金輝,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中藥材采購中心是你這個副總裁分管的吧?如果真的如同你們所說的出現了中藥材采購的質量問題,首先應該承擔責任的應該是你這個副總裁吧?”

    馬金輝不屑的說道:“秦鋒,如果是由我簽字確認的,那么肯定是要由我來承擔責任,但是這次是由你這個總裁直接越過我直接簽字的,所以,這個責任應該由你來承擔。”

    這時,韓晨楓低頭看了一眼腳下,立刻露出驚訝的表情說道:“咦,秦總,你的辦公室怎么有這么大的一個背包啊,里面放的是什么啊?該不會是誰給你送的禮吧?”

    一邊說著,韓晨楓一邊低下頭去,把那個背后拿起來放在了秦鋒的桌面上,緩緩拉開拉鏈。

    嘩啦,一疊疊的人民幣從背包里掉了出來,看樣子,足足有幾十萬之巨。

    孟慶磊臉色陰沉的看向秦鋒說道:“秦總,這筆錢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這個時候,孟慶磊的手機上收到了一條微信,微信內容上寫著:“孟總,我親眼看到馮應強背著一個大背包進入了秦鋒總裁的辦公室,但是他出來的時候手中卻只拿著一疊材料。”

    隨后,孟慶磊的微信上又收到了幾張圖片,正是馮應強進出秦鋒辦公室的照片。微信后面則附上了舉報人的姓名——臧志奇。

    孟慶磊直接把手機丟到了秦鋒的面前,聲音陰寒著說道:“秦鋒,解釋一下吧,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現在有公司員工實名舉報你收受馮應強的黑錢。而且你又偏偏給他簽了字,同時,他運到公司的中藥材原材料產品又是假冒偽劣產品,這里面的邏輯關系實在是太清晰了。你給我們、給董事會解釋一下吧。”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49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