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91章 連勝三局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91章 連勝三局

正文 第91章 連勝三局

推薦閱讀:

    第二局比賽結果出來了。秦鋒再次贏得了比賽的勝利,根據比賽規則,三局兩勝。

    秦鋒徑直走向曾邵翔,目光犀利的盯著他的眼睛說道:“曾邵翔,比賽結果到此已經沒有絲毫懸念了,那么現在,你是不是該兌現你的承諾了?”

    曾邵翔心中悔恨不已,早知秦鋒書法如此厲害,他就先和秦鋒比繪畫了。因為他的繪畫水平在整個燕京市也算得上是一流的。

    繪畫不同于書法,講究的是硬功力,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來不得慢點虛假。

    就在這個時候,曾邵翔眼神之中閃過一絲亮色,他有了新的主意。

    曾邵翔冷冷的說道:“秦鋒,我承認如果按照三局兩勝的原則,你的確贏了,但是之前我們也說過了,只有你在各方面比拼中全方位勝出,你才有資格負責保管那本書,所以,這最后一局我們還是要比一比的。如果你這局贏了,我就承認你有這個資格。當然了,你必須要親自出場才行,不能假手他人。”

    面對著面厚心黑的曾邵翔,秦鋒早有思想準備,輕輕點點頭說道:“好,我答應。希望這是你最后一次食言。”

    曾邵翔撇了撇嘴,并沒有把這句話當回事。反正虱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

    兩人再次在桌子前站定。

    這次的主持人張館長臉色有些難看。他沒有想到,曾邵翔竟然卑鄙無恥到這種地步,這臉皮比城墻還厚,不過既然秦鋒沒有多說什么,他也就不再啰嗦,直接說道:“這第三局比拼的是畫功,你們兩人現場作畫。

    至于這次畫作比拼的主題嘛……”

    張館長原本早就準備好了主題,不過此時此刻,心情悲憤之下,他放棄了之前的那個主題,而是目光盯著曾邵翔冷冷的說道:“這次畫作比拼的主題是一句話: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你們可以根據這個主題自由作畫,最終評判的時候,主要是從三個方面進行評判,第一,畫功,第二,畫作的技巧和意境。第三則是對這句話主題的契合程度。現在你們可以開始了,時間為一個小時。”

    張館長說完之后,便氣鼓鼓的坐下了。清虛道長輕輕拍了拍他的肩頭說道:“稍安勿躁,我總是有一種感覺,這個秦鋒總能帶給我們巨大的驚喜。”

    張館長嘆息一聲說道:“說實在的,我真的沒有想到,這個曾邵翔已經無恥到了這種地步。

    以前的時候,他成天混跡各種圈子,到處推銷他的丑書,礙于面子,我收藏了幾幅,他總是拿這個作為炫耀的資本到處宣傳,我也忍了他,畢竟這是書畫家們的通病,為了讓他們的畫作賣得更好,價格更高,他們想盡一切辦法去宣傳自己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我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說話不算話,這已經是做人的原則和底線問題了,我決定了,從今以后,我會和此人徹底劃清界限,這樣沒有節操的人根本不配稱之為書法家和畫家。這是藝術界的恥辱!”

    此時此刻,曾邵翔根本無暇顧及張館長和其他人的想法,因為他知道,這最后一局,他必須要贏。而且他已經隱隱發現,今天自己找的這三個評委似乎對秦鋒十分看重,這讓他幾乎想要吐血,所以,這第三局,他必須要取得壓倒性的勝利。

    所以,他現在全身心都投入到了畫作的構思之中,如何構圖,如何留白,如何運筆,如何運用色彩和線條,這些都是他慎重思考的。

    與曾邵翔相比,秦鋒就要輕松多了,張館長說完主題之后,秦鋒的大腦中便靈光一現,一個絕妙的點子被他想了出來。

    于是,秦鋒一邊畫畫,一邊不停的觀察著曾邵翔。

    曾邵翔想了足足有十多分鐘之后,這才開始作畫。

    為了比賽的公平,所以雙方早就約定以水墨作畫。水墨畫也叫國畫,中國畫,水墨畫被視為中國傳統繪畫,是國畫的代表。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約過了38分鐘左右,秦鋒直接放下筆,畫作已經完成。

    而此刻,曾邵翔依然埋頭作畫,心無旁騖。

    本來,張館長等人看秦鋒畫完之后,全都想要過去看一看,但為了不打擾曾邵翔,以防止他到時候找借口繼續耍賴,他們全都忍住了。

    又過了20分鐘,在時間接近一個小時的時候,曾邵翔放下筆,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珠,滿臉自信的看向三位評委說道:“我畫完了,各位評委可以近距離點評了。”

    三位評委紛紛先移步到曾邵翔的畫作前,這一次,三位評委全都使勁的點點頭,對于曾邵翔的這幅畫大家還是比較滿意的。

    曾邵翔笑著問道:“三位評委,如果以100分為滿分,不知道我這幅畫能得多少分呢?”

    說話之間,曾邵翔看向清虛道長,因為他知道,清虛道長的國畫水平之高,在整個畫家圈內也是十分有名的。很多人想要求他一幅畫作絞盡腦汁都很難得到。

    但得到清虛道長畫作的人轉身一賣,幾十萬輕輕松松到手。

    所以,他相信清虛道長點評應該是最為<!--中间广告位置-->公允的。

    清虛道長淡淡的說道:“我可以給80分。”

    曾邵翔聽到80分,頓時眼前一亮,這個分數已經充分表現了清虛道長對自己的肯定,他連忙道謝。

    清虛道長卻根本不鳥他,直接邁步向秦鋒的畫作走去。

    其他兩人最終也全都給了80分的高分。隨后,眾人移步來到秦鋒的畫作前。

    清虛道長是第一個到秦鋒畫作旁邊的,他只是看了一眼,臉上的表情就變得十分怪異起來。那是一種想笑卻使勁忍著的表情。

    等到其他三位評委看完之后,臉上也紛紛露出了詭異的表情。

    曾邵翔十分好奇,便邁步來到旁邊,等他看完之后,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因為秦鋒畫得赫然是他曾邵翔站在群山之中,拿著畫筆正在作畫的場景,而在不遠處,則是一頭猛虎正在抬頭望月。

    而在畫作里面,曾邵翔畫作中的老虎和那頭抬頭望月的老虎雖然表面上看十分形似,但實際上,兩只老虎的意境差別卻非常之大。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秦鋒畫作中,曾邵翔畫作中的那只老虎赫然是一只老虎模樣的貓。最讓人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是,在秦鋒的畫作中,如果站在畫作的左側和正上方看,畫作中的曾邵翔是一副專注的嘴臉,但是站在右側看,就可以看到一個目光陰狠的曾邵翔。通過這個細節,秦鋒充分表現出了曾邵翔做人的兩面性。

    曾邵翔怒視著秦鋒說道:“秦鋒,你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秦鋒笑著說道:“沒什么意思啊,我這幅畫表現的就是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曾邵翔憤怒的看向清虛道長說道:“清虛道長,您是書畫界的老前輩,德高望重,您說句公道話吧,秦鋒這樣的畫作明顯是在搞人身攻擊,這樣的畫作怎么能作為參賽作品呢?”

    清虛道長淡淡的說道:“曾邵翔,我記得之前我曾經說過,對于這次繪畫比賽,我們的評判標準只有那么三條,所以,你所說的這個,并不在我們評判的范圍之內。

    下面就由我來評判一下這幅作品吧。

    首先,秦鋒的這幅畫并沒有拘泥于整個現場的場景,而是將現場的人物與山水、人與物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通過這幅似是而非的畫作,充分表現出了他對于主題的理解,更將他對曾邵翔的不滿融入在了這幅作品之中,所以,除去畫作所想要表達的主題思想,僅僅是從技巧是來看,畫作已經達到了氣韻生動的巔峰,這幅作品完全符合我們中國畫的以形寫神的要求,妙在是似與不似之間。尤其是畫作中,一個遠景的真虎與與一幅近景的類似老虎的假虎,更是將畫龍畫虎難畫骨這句話展現得淋漓盡致。

    所以,從這一點來點評,這幅畫我給滿分。

    那么接下來我們再看這幅畫的筆墨神韻。我們中國畫筆法要求的是平、圓、留、重、變。墨法要求墨分五色,濃、淡、破、潑、漬、焦、宿。

    基本上,在秦鋒的這幅畫作中,他將這些技巧幾乎全都展現了一遍。盡此一點,就是很多成名多年的老畫家難以做到的。這是基本功的體現。

    在看看這幅畫所要表達的意境,遠山近水亭臺樓閣,所有的這些,都是在為塑造畫作中的人物而服務的,充分將畫作中的人的兩面性淋漓盡致的展現了出來。

    綜合評價的話,我認為,秦鋒這幅畫技法之熟,可呈胸臆;畫面之外,讓人深思。

    我認為,秦鋒的這幅畫如果以100分來評論的話,那么我給99分!”

    說道此處,清虛道長突然看向王正飛和張館長說道:“二位,那幅書法作品,你們來商量歸誰,這幅畫作我決定收藏了。我相信,百年之后,這幅畫將會成為我們中國畫作品中的絕品之作。這幅畫的意境、技法已經直追古代頂級畫家。”

    王正飛和張館長彼此對視一眼,全都苦笑著點點頭。

    秦鋒卻突然說道:“我說三位評委,那么請問,這一局的較量,最終我們誰贏了。”

    張館長笑著說道:“這還用問嗎?當然是你贏了!秦鋒,你看你有沒有時間,我打算請你到我們藝術館休息兩天,為我們藝術館創作一些書法和繪畫作品,我們愿意以每幅畫60萬的價格收藏!只要是你畫的,不管什么畫,不管你畫多少,我們都愿意收藏。”

    王正飛卻笑著說道:“老張,你就別給秦鋒下套了,就他的作品,隨隨便便一幅拿到市場上去拍賣的話,如果遇到懂行人,100萬可是輕輕松松的,現在我算是看出來了,當真是天下無商不奸啊!”

    張館長笑著說道:“王總,好像你也是商人來著。”

    王正飛苦笑道:“也包括我在內。”

    周圍的記者全都哈哈笑了起來。

    但是此時此刻,曾邵翔卻笑不出來了。

    因為這最后一局他再次輸掉了。

    怎么辦?秦鋒母親的那本《道德經》他真的要還給秦鋒嗎?他真的有些不太甘心啊。有沒有辦法繼續耍賴呢?

    老狐貍曾邵翔的歪腦筋又動了起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4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