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50章 隔空對峙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50章 隔空對峙

正文 第50章 隔空對峙

推薦閱讀:

    唐云濤聽女兒這樣說,他的表情卻有些凝重,沉聲說道:“菲菲,我估計這次你很有可能猜錯了。”

    唐菲菲皺著眉頭說道:“不太可能吧。這酒品質這么高,怎么可能是我們本地的葡萄釀造的呢?”

    唐云濤淡淡的說道:“你沒有注意觀察主持人的表情嗎?他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說出任何否定的言辭。”

    唐菲菲身為祥云集團總裁,自然才智超絕,聽父親這么一提醒,她立刻醒悟過來,眼中充滿震驚的望著秦鋒,心說這個土包子難道真的有這么強大的見識嗎?要知道,現場很多人可都是國家一級品酒師啊。

    這時,主持人目光充滿欽佩的望向秦鋒說道:“這位朋友,恭喜你,獲得今天第一場品酒會的勝利。你現在正式獲得第一個南山品酒會會員資格,你可以自由分配,不過,我事先提醒你一下,雖然這個名額屬于你,但是,你或者你所推薦的會員,必須達到一定的入會條件才行哦!”

    秦鋒笑著點點頭:“謝謝主持人。”

    現場一下子沸騰起來,很多人紛紛看向主持人大聲說道:“主持人,這不太可能吧?這酒品質這么好,怎么可能是我們本地葡萄釀造出來的呢?”

    一直坐在主席臺上沒有說話的王正飛突然拿起桌子上的話筒大聲說道:“各位朋友們,關于你們的疑問,我可以向你們解釋一下。

    秦鋒剛才說的完全正確,大家所喝的這品味獨特的紅酒的的確確是用張家口宣化的牛奶葡萄和沙城的龍眼葡萄為原料釀造出來的,之所以能夠有這么好的口感,主要得益于葡萄的品質以及沙城地區獨特的氣候環境以及創新的釀造工藝,我們之所以在今天這種情況下推出這款紅酒就是想要告訴大家,不管是紅酒也好,5g網絡信息技術也罷,我們華夏現在早已經不再處于遠遠落后和努力追趕西方國家的階段了,在大眾創新、萬眾創業政策的刺激下,我們華夏年輕一代正在爆發出他們澎湃的動力!

    就拿這款葡萄酒來說吧,你們知道嗎?這葡萄酒的釀造者和設計者大部分都是80后、90后,甚至是00后,這些年輕人有拼勁,有干勁,他們堅定的認為,作為中國人,我們必須要堅定四個自信,尤其是文化自信,正是在這個大背景下,他們努力鉆研,最終研制出了這款最新型的紅酒。

    我今天拿出這款紅酒,就是要通過這個事例告訴大家,對于我們這些商人來說,我們不僅僅要賺錢,更要扛起社會責任。我們完全可以通過我們的努力,為我們中國的文化自信添磚加瓦!

    在此,我要表揚一下秦鋒和他的兄弟們,這些年輕人或許沒有在場各位品酒大師那么豐富的閱歷,但是,他們這些年輕人敢于相信自己的判斷,敢于挑戰權威,挑戰經典,這才是新一代年輕人應該具備的精氣神!”

    王正飛說完,現場掌聲如雷。很多人對王正飛這番話深表認同。

    而秦鋒也在一瞬間再次成為了全場焦點人物。

    大家都知道,王正飛是一個十分低調之人,平時話并不多,要想獲得他的認可和贊揚,難度很大,到現在為止,秦鋒是第一個被王正飛在公開場合表揚的年輕人。

    皇甫臺望向秦鋒的眼神中充滿了嫉妒和怨恨,本來,他才應該成為今天全場的焦點,但卻被秦鋒給搶走了。

    麥琳娜等人更是充滿悲憤的望著秦鋒,但是他們對此卻無能為力。因為他們雖然也請來了一些品酒高手,但是,越是高手,越珍惜羽毛,越是保守,所以,他們的品酒師不敢輕易說出結論,他們怕砸了自己的招牌。

    第一場品酒會結束,火箭少女107再次登臺獻唱調節氣氛。

    臺下,薛佳慧充滿得意的看向薛振強說道:“老爸,我贏了哦。”

    薛振強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濃濃的震驚之色,他聲音低沉的說道:“這怎么可能呢?秦鋒他們幾個年輕人怎么可能把那些品酒大師都贏了呢?”

    薛佳慧不屑一笑說道:“什么狗屁的品酒大師,老爸,恕我直言,我承認品酒大師的確有,但是現在,很多的所謂的品酒大師不過是花錢買了一個頭銜就四處招搖撞騙而已,真正能夠達到一定水準的品酒大師數量十分稀少。也就是在那些大的酒廠里還存在一些而已。

    別人我不清楚,但是秦鋒和范胖子這兩人在大學的時候也算是酒鬼了,幾乎每個星期都要弄上一瓶紅酒喝一頓,而且他們喝酒從來不在乎酒的好壞,喝的是一種心情,一種樂趣,而且每學期他們都會親自去自己喝過的酒廠去勤工儉學,其實就是去實地調研去了。這是理科生的一種通病,凡是感興趣的都要弄清楚來龍去脈。盡此一點,就不是那些坐井觀天的所謂品酒大師能夠比擬的。”

    薛振強的臉上震驚之色更濃,這讓他對秦鋒的興趣一下子變得濃厚了起來。

    僅僅是從女兒薛佳慧所說的這一個細節他就看得出來,秦鋒這個年輕人是一個做事很有想法之人。

    此刻,唐云濤笑著看向唐菲菲說道:“菲菲啊,看到沒有,秦鋒這個年輕人不簡單啊。我看你要想征服他并拿得到他手中的那本《道德經》真本,沒有那么容易。”

    唐菲菲依然滿臉不屑的說道:“爸,你也太小看我了,在我看來,這個秦鋒不論再怎么包裝,他的本質也是土包子一個。以我的魅力,早晚會征服他的。”

    秦鋒和諸葛強、范鴻漸、初云程四人贏了第一局,十分開心,紛紛舉起酒杯慶祝。

    就在這個時候,兩個五十多歲西裝革履的男人邁步走了過來。

<!--中间广告位置-->    這兩人一胖一瘦,胖的比較矮,瘦的比較高,頗有一些胖頭陀和瘦頭陀的味道。

    兩人直接站在了秦鋒身后,目光冷冽的盯著初云程。

    初云程看到這兩人之后,眼神也漸漸變得冰冷了起來。整個桌子的氣氛也變得十分凝重。

    范鴻漸坐在秦鋒旁邊,一下子就看出了氣氛不對勁,直接冷笑著看向這胖瘦二人說道:“二位,如果你們想要坐下來喝酒,我們歡迎,如果你們是過來找事的,麻煩你們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這兩人根本沒有搭理范鴻漸,那個胖子直接盯著初云程說道:“小師弟,真沒有想到,時隔這么多年,你竟然再次出現在品酒行業,你應該不會忘了你自己當初的承諾吧。”

    初云程冷笑著說道:“大師兄,我當然不會忘,但你是不是有些健忘,我當時離開師門的時候,承諾的是10年不進入品酒鑒賞行業,我做到了。現在早已經過了十年之期,我已經自由了。”

    胖子大師兄說道:“小師弟,我們已經和師父溝通過了,他決定將你的禁令年限提升到20年,所以,你不能參加今天的品酒會了,還是走吧。”

    初云程冷笑著說道:“褚志高,我不知道是你腦子被驢踢了還是師父腦子被驢踢了,我當初離開師門的時候早就說得十分清楚,我愿意接受十年禁令,就是因為我受到了師父對我的傳道授業之恩,我愿意接受禁令,從而確保師父公司的正常運行。

    現在,師恩我已經報答完畢了,所以,不管是師父的決定也好,你們的決定也罷,跟我沒有一毛錢的關系,我早已經不是嶺南品酒派的人了,我現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沒有人可以禁錮我的。”

    這時,那個瘦高個男人說道:“小師弟,我希望你不要執迷不悟啊,我們知道你開了一家酒類公司,如果你非得執迷不悟的話,師父只需要打一聲招呼,你的酒類公司立刻就得關門,因為到那個時候,沒有任何酒類廠家會再繼續給你供貨。”

    初云程冷笑著說道:“當年,我就是因為討厭師父和你們這些人弄虛作假、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一套才選擇離開的,現在看來,這么多年了,你們依然一點都沒有變,但是我已經并非昔日阿蒙了。你們想做什么隨意,我受人之托,必須忠人之事。”

    說話之間,初云程態度堅決。

    秦鋒聽到此處,基本上已經猜到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他直接站起身來緩緩轉身,以他的身高,即便是兩人之中的瘦高個要想看到秦鋒的眼睛,也需要抬起頭來仰視。

    秦鋒居高臨下的滿臉含笑說道:“二位,看來你們今天是來砸我的場子來了。”

    兩人望著秦鋒那高大威猛的身材,心中全都有些發虛,不過今天他們必須要想辦法把小師弟給弄走,因為接下來第二場肯定是白酒品鑒,而小師弟在白酒品鑒上的水平他們是知道的,雖然他們自認為自己水平不差,但是,十多年之前,小師弟初云程白酒品鑒的水平就已經和他們不相上下,誰知道經過這十多年的發展,初云程的水平會達到何種程度?

    而對他們來說,只要他們幫助唐云濤老板拿下這次的品酒會的第二場會員資格,他們每個人都至少會獲得200萬元,這筆錢對他們來說有天大的吸引力。

    褚志高冷笑著看向秦鋒說道:“秦鋒,我們師兄弟說話,這里沒你的事情,一邊呆著去。”

    秦鋒淡淡的說道:“不好意思,現在初云程是我的朋友,不會讓任何人欺負我的朋友的。”

    說道此處,秦鋒看向初云程說道:“初老板,你不必擔心,即便是他們動用關系封了你的公司,我也有辦法讓你賺的比以前更多。”

    初云程笑著點點頭,看向秦鋒的目光柔和了很多,眼神之中滿是欣賞。

    褚志高冷冷的盯著初云程說道:“初云程,你確定真的要和我們對著干嗎?”

    初云程淡淡的說道:“各為其主而已。”

    褚志高點點頭:“好,既然如此,那你就等著后面鋪蓋天地的降維打擊吧,哦,忘了告訴你了,我們的老板是唐云濤,你惹不起的。”

    初云程聽到唐云濤這個名字,臉色有些變了。在河西省,的確沒有人敢惹唐云濤。

    秦鋒卻輕輕拍了拍初云程的肩膀說道:“不用擔心,一切有我。”

    褚志高充滿不屑的看了秦鋒一眼說道:“秦鋒,唐老板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

    秦鋒咧嘴一笑,語氣強硬:“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褚志高用手點指著秦鋒說道:“好,好你個秦鋒,你等著,唐老板一定會收拾你的。”

    這兩人很快回到唐云濤的身邊,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唐云濤臉色當時就陰沉了下來,冷冷的看向秦鋒的方向。

    秦鋒正好也向著他的方向看過來,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織在一起,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秦鋒自始至終臉上都帶著若有若無的淡定的笑意,唐云濤則是皮笑肉不笑的與秦鋒對視。

    一老一小兩只狐貍隔空對峙。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香風撲面,唐菲菲來到秦鋒的身邊坐下,柔聲說道:“秦鋒,這第二場只要你能幫我父親贏下來,你提什么條件我都答應你!”

    說話之間,唐菲菲眼波流轉,美艷絕倫,那嬌艷的雙唇充滿了無限的誘惑。

    范鴻漸和諸葛強全都無奈的閉上了眼睛。

    這丫的是美人計啊!老大能承受得了嗎?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38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