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46章 南山品酒會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46章 南山品酒會

正文 第46章 南山品酒會

推薦閱讀:

    <p>司機被范鴻漸表露出來的霸氣舉動嚇壞了,雖然他從內心深處看不起范鴻漸,但如果范鴻漸真的用單車砸壞勞斯萊斯幻影的話,這個責任實在是太大了,他承擔不起,最關鍵的是,老板現在還坐在車里呢。他是知道的,自己老板是一個對手下要求很嚴格的人,如果自己這點小事都處理不好,恐怕離被辭退已經不遠了。</p>

    <p>范鴻漸瞇縫著眼睛冷冷的看向司機說道“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說只要我負責把車修好不就得了嗎?你這么牛逼不就因為開輛破勞斯萊斯嗎?老子把他砸了,然后再給你修好,這樣總行了吧?你給我閃開,否則老子連你一起砸!我還就不信邪了!”</p>

    <p>司機真的被范鴻漸嚇壞了,死死的守住汽車,緊張兮兮的盯著秦鋒說道“我說小伙子,你不要這么大的火氣嘛,沖動是魔鬼啊……”</p>

    <p>范鴻漸咧嘴一笑“我這個人就喜歡沖動啊,你不知道嗎?”</p>

    <p>說完,范鴻漸再次舉起了共享單車。</p>

    <p>司機只能雙手岔開,盡力護住身后的汽車。</p>

    <p>就在這個時候,汽車后面側面緩緩打開,一個身材高挑氣質儒雅的男人從里面走了出來。</p>

    <p>剛才,他已經在車內觀察外面好一會兒了,看到范鴻漸竟然要爆砸自己的汽車的時候,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滿滿欣賞的笑意。</p>

    <p>這個年輕人很有意思。</p>

    <p>如果是一般人,看到這豪車恐怕就嚇壞了,更何況還是碰掉了一大塊漆,而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想要砸車,這說明這個年輕人很有底氣,脾氣也很操蛋。</p>

    <p>但是,這個年輕人的一舉一動都顯得那樣自然,沒有任何矯揉造作,看著很舒服。他很喜歡。</p>

    <p>儒雅男人走出來之后,笑著看向范鴻漸說道“小兄弟,對不起,剛才之事是我們錯了。我向你道歉。”</p>

    <p>說著,儒雅男人沉聲說道“小高,向這個小兄弟道歉。”</p>

    <p>司機有些不服氣,說道“王總,明明是他變道在先……”</p>

    <p>儒雅男人不怒自威“我讓你道歉……”</p>

    <p>聽到老板語氣的變化,司機不敢再多說什么,滿是委屈的看向范鴻漸說道“對不起,是我錯了。”</p>

    <p>范鴻漸看著眼前這個儒雅的男人和他出現之后的態度,心中的那股子桀驁不馴的怒氣這才漸漸淡化,冷冷的瞪了司機一眼說道“道歉就不必了,這個事情上我也有錯,我一開始就跟你承認了,我不爽的是你牛逼哄哄的態度,記住,不要認為你開著勞斯萊斯就可以牛逼上天,就算我是一個騎共享單車的,我身上也可以擁有你惹不起的潛質,這世界上沒有誰天生就高人一等,汽車和房子并不是決定每個人地位的參考標準。如果不是你老板出面,今天不砸了你這輛破勞斯萊斯才怪了。”</p>

    <p>說完,范鴻漸看向儒雅男人說道“老頭,你這個人不錯,一個大老板還能表現得如此低調謙和,一看就是一個做大事之人,你這個司機太年輕了,我就不和他計較了。這事就此揭過。”</p>

    <p>說話之間,范鴻漸表現出了一副大度的樣子。</p>

    <p>儒雅老板笑了起來,饒有興趣的看了范鴻漸一眼,這小子,還真是口氣夠大的,居然敢叫他老頭,這可是他縱橫商場二十多年來第一次聽到這樣的稱呼,他從口袋中拿出一張自己的名片遞給范鴻漸,笑吟吟的說道“小伙子,這個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感覺有哪里不舒服的話,可以隨時聯系我,我立刻讓人送你去醫院。所有的花費都算我的。”</p>

    <p>儒雅老頭給范鴻漸這張名片其實是想要看一看范鴻漸看到名字上自己身份之后那震驚的樣子,這是他第一次面對年輕人升起這種惡趣。</p>

    <p>每一個大佬真實面孔的背后,總是隱藏著他最真實的一面。</p>

    <p>年輕時候的儒雅男人和范鴻漸頗有幾分相似之處,尤其是范鴻漸這種大無畏的氣勢,更是和他十分相似,所以他才產生欣賞之意,愛才之心大起,所以想要看看這個年輕人的成色如何。</p>

    <p>范鴻漸接過儒雅男人的名片之后看了一眼,隨即眼睛瞪大了,目光在儒雅男人身上打量了幾眼之后,突然笑吟吟的說道“你真的是華強集團董事長王正飛?”</p>

    <p>王正飛笑著說道“如假包換。”</p>

    <p>范鴻漸收起名片,使勁揮舞了一下手臂說道“看來哥們我的運氣還真是不錯啊,居然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正主了。”</p>

    <p>王正飛有些詫異問道“你找我做什么?我們認識嗎?”</p>

    <p>范鴻漸解釋道“我找你的目的很簡單,想要請你出來主持你們華強集團這次9000萬的開關電源采購項目,或者說服你站住我們這一步給予我們支持。”</p>

    <p>王正飛更加吃驚了“這么說來,你是某個公司的業務人員?”</p>

    <p>范鴻漸挺直了腰桿說道“沒錯,我就是薛氏集團宏源電子有限公司的銷售代表范鴻漸。”</p>

    <p>看到范鴻漸報出他自己大名之時那種傲氣四射的極度自信神態,王正飛眼神中的笑意更濃了。</p>

    <p>王正飛笑著說道“范鴻漸,恐怕我要讓你失望了,據我所知,你所說的這個項目是由我們公司總裁段延慶親自來負責的,我完全沒有插手的必要,你還是請回吧。”</p>

    <p>范鴻漸并沒有放棄,而是繼續勸說道“王老板,據我所知,段延慶支持的是美國da公司中標,我也承認,美國da公司在通訊類開關電源產品的技術積累上甚至包括品牌影響力上都要遠遠高于我們宏源電子,但是,我們公司的產品質量也并不比他們的差,而且我們的售后服務要遠遠好于這些國外公司,最關鍵的是,我們售后服務的價格比較合理。”</p>

    <p>王正飛笑了“范鴻漸,難道你認為你說的這些理由足以說服我來支持你們公司嗎?”</p>

    &lt;p&gt;范鴻漸搖搖頭“我當然知道不可能。不過呢,王總,有一點我想要提醒您一下,最近這段時間,美國針對我們華夏一家大型通訊企業直接采取經濟恐怖主義的做法,直接勒令美國多家公司直接停止對這家公司的產品和技術支持,意圖將這家公司直接<!--中间广告位置-->就地打倒。&lt;/p&gt;

    &lt;p&gt;而同樣身為通訊公司,一旦你們在開關電源領域被美國da公司完全控制了,那么您認為,你們公司會不會在將來的某一天,受到同樣的待遇?&lt;/p&gt;

    &lt;p&gt;甚至我再說得夸張一些,你敢不敢完全確定美國da公司的開關電源產品上隱藏有后門程序,一旦使用他們的設備,你們公司的通訊產品會不會實時接受到美國的監控?”&lt;/p&gt;

    &lt;p&gt;范鴻漸說完之后,王正飛沉默了。范鴻漸說的前面幾個理由他根本不感興趣,但是,范鴻漸最后這番話說出來之后,王正飛臉上的表情變得慎重起來。&lt;/p&gt;

    &lt;p&gt;世界上內行的人都知道,美國電子和通訊公司幾乎所有的電子信息產品不管是軟件還是硬件都是留有后面的,目的就是為了方便美國監控世界。&lt;/p&gt;

    &lt;p&gt;王正飛饒有興趣的望著眼前這個年輕氣盛無所畏懼的胖子,雖然他依然沒有插手這個項目的想法,不過眼珠轉了幾圈之后,他笑著逗范鴻漸說道“范鴻漸,這樣吧,如果你真的想要請我出山,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呢,你必須要有讓我服氣的地方。今天晚上7點30分,我在南山酒莊會舉行一場小型品酒鑒賞宴會,每個受到邀請的人可以帶3個助手或者朋友來參加這次的品酒會,只要你和你的朋友們能夠在今天晚上的品酒大會上獨占鰲頭,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你所提出的要求。”&lt;/p&gt;

    &lt;p&gt;王正飛根本不相信范鴻漸能贏,但是呢,他又對范鴻漸充滿了興趣,想要看一看,這個年輕人能夠折騰到何種地步,他甚至再考慮,如果范鴻漸表現得讓自己比較驚艷的話,他不介意栽培一下范鴻漸。他很想看到另外一個自己冉冉在這個世界上升起。&lt;/p&gt;

    &lt;p&gt;范鴻漸聽王正飛這樣說,立刻眼前一亮,盯著王正飛說道“你說的是真的?不是在開玩笑?”&lt;/p&gt;

    &lt;p&gt;王正飛笑道“你可以認為我是在開玩笑。”&lt;/p&gt;

    &lt;p&gt;一邊說著,王正飛沖著司機招了招手,司機不情不愿的進入車內,拿出了4份請柬遞給范鴻漸,有些不爽的說道“一個請柬一個人。丟失不補。”&lt;/p&gt;

    &lt;p&gt;接過請柬之后,范鴻漸憨笑著撓了撓后腦勺眉開眼笑的得意的說道“我范鴻漸的運氣是不是太好了?”&lt;/p&gt;

    &lt;p&gt;王正飛被范鴻漸這句話逗樂了。在商場上摸爬滾打這么多年,他見過了太多的喜歡玩弄心機的銷售人員,而范鴻漸此刻那種如此毫無掩飾的赤子之心的真情流露,反而讓他覺得十分珍貴。&lt;/p&gt;

    &lt;p&gt;王正飛覺得這個范鴻漸比當年的自己還要有自信,甚至有些囂張,可能這個胖子根本就不會想到,能夠參加自己品酒會的那些人哪一個不是有身份有地位之人,他們所請來的品酒師哪一個不是出類拔萃之輩,范鴻漸根本不清楚,自己這次小型的品酒會,恐怕至少會請來河西省60以上頂尖的品酒大師,就算放眼全國,至少也會有20以上的品酒大師會前來參加自己的這場宴會。&lt;/p&gt;

    &lt;p&gt;這絕對不是一場普通的品酒宴會,而是一場最頂級的社交活動,更是各方大佬比拼自己實力的一個舞臺。在如今的華夏,最頂級的商界圈子主要有江南會、泰山會、華夏同學會、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等。而王正飛的這個品酒會,比之前那些會要松散一些,但在很多功能上也頗有相似之處。&lt;/p&gt;

    &lt;p&gt;范鴻漸不是傻瓜。他的眼界和見識比王正飛想象得還要厲害。這也是為什么他剛才會說自己幸運的原因。&lt;/p&gt;

    &lt;p&gt;看著王正飛上了汽車離開之后,范鴻漸拿出手機撥通了老大秦鋒的電話“老大,我遇到王正飛了。”&lt;/p&gt;

    &lt;p&gt;秦鋒聞言只是淡定一笑,對于胖子的運氣,他一向比較信任,便笑著問道“直接說結果。”&lt;/p&gt;

    &lt;p&gt;范鴻漸道“王正飛給了我四張請柬,邀請我們參加今天晚上7點在南山酒莊舉辦的一場品酒宴會,只要我們在今天晚上的品酒宴會上獨占鰲頭,他就可以考慮我們提出的要求。”&lt;/p&gt;

    &lt;p&gt;此刻,秦鋒的手機處于免提狀態,諸葛強聽完之后,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凝重起來,沉聲說道“這個南山品酒會我聽說過,這是一個以河西省商人為核心組建的輻射全國的最頂級的商界圈子,這個品酒會每年舉辦一次,凡是獲邀參加的商人無一不是各個領域的佼佼者和領軍人物,每次品酒會的邀請名額最多不超過30個,每個獲邀者可以獲得4份請柬,相當于每個獲邀者可以邀請其他3位朋友或者品酒大師前來參加這次的會議,品酒鑒賞只是眾人的樂趣,通過品酒鑒賞來搞社交、談合作才是這次品酒會的主題。&lt;/p&gt;

    &lt;p&gt;那些陪同獲邀者前來參加品酒會的那些人,都是潛在的品酒會的會員發展對象,但要想成為正式的會員,必須要在五年之內,至少參加3次品酒會才行。所以,這種名額非常珍貴,據說外界已經炒到了50萬一個名額的程度,還是有價無市。手中有這種名額的那些大佬們,誰又在乎那區區50萬呢?&lt;/p&gt;

    &lt;p&gt;而且據我所知,最近兩三年,品酒會內部競爭比較激烈,幾個老資格的大佬和幾個新入會的新晉大佬為了爭奪在品酒會內的地位,大家都花費重金聘請頂級品酒師前來參加品酒會,所以,最近幾年品酒會的競爭異常激烈。”&lt;/p&gt;

    &lt;p&gt;范鴻漸頓時瞪大了眼睛說道“這么說來,王正飛邀請我們前去參加品酒會根本就沒有想著我們能贏了?”&lt;/p&gt;

    &lt;p&gt;諸葛強撇撇嘴道“那你以為呢?面對各位商界頂級大佬請來的專業品酒大師級人物,你以為,就憑咱們幾個二把刀能有機會贏嗎?”&lt;/p&gt;

    &lt;p&gt;范鴻漸不爽了“老王這不是坑人嗎?”&lt;/p&gt;

    &lt;p&gt;秦鋒笑道“范胖子,你小子就知足吧,就這四張請柬,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拿得到的。僅從這一點來看,你小子的運氣就足以逆天了。你先回來吧,我們得好好商量一下,看看想什么辦法能夠殺出重圍,獨占鰲頭!”&lt;/p&gt;

    &lt;p&gt;范鴻漸瞪大眼睛說道“不是吧,老大,你真的想要贏啊?”&lt;/p&gt;

    &lt;p&gt;秦鋒道“那你以為呢?不贏,我們如何請王正飛出山主持這次9000萬元大項目的競爭?不贏,我們怎么樣拿下這個訂單?不贏,我靠什么引起薛振強的注意,不贏,我怎么救出我的母親?所以,今天晚上的品酒會,我們必須贏!”&lt;/p&gt;

    &lt;p&gt;眾人全都傻眼了。&lt;/p&gt;

    &lt;p&gt;秦鋒這是徹底發飆了。想要贏下來自全省乃至全國頂級的品酒大師們,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啊!&lt;/p&gt;

    &lt;p&gt;&lt;/p&gt;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37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