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41章 第一支舞(下)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41章 第一支舞(下)

正文 第41章 第一支舞(下)

推薦閱讀:

    秦鋒被這兩位大佬給整蒙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坐在秦鋒身邊的曹國明突然笑吟吟的說道:“秦鋒啊,我們也算是患難之交了,你記住,不管你今天選擇哪里,我曹國明和我的幽谷集團,永遠都是你的娘家,不管你遇到多大的困難,只要我曹國明依然活著,只要我依然有足夠的實力,我永遠都是你最堅強的后盾!我不會容忍任何人傷害你,欺負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我!因為我們都是文化人!”

    說話之間,曹國明滿臉溫和的看著秦鋒,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秦鋒可以感受到曹國明目光中的那種真誠和溫暖。

    秦鋒向曹國明投去了感激的目光,沖著他點了點頭,隨后,秦鋒看向唐云濤說道:“唐總,非常感謝您對我的重視和提攜,我知道,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但是非常抱歉,我不能去祥云集團,我認為,一個男人,尤其是一個大學畢業生,做事必須要有始有終,必須要從頭開始,把基礎打牢,畢竟萬丈高樓平地起,如果基礎不牢,將來的成就不會太高。

    我在薛氏集團宏源電子已經工作近一個月了,在這一個月的時間里,我感覺收獲頗豐,所以,我今后還會繼續在宏源電子工作下去,繼續在銷售代表的位置上工作下去,因為我相信,人只有扎扎實實的一步一個腳印的走下去,才能走得更遠。謝謝了。”

    秦鋒說完,唐云濤的臉色有些難看,薛振強的臉上卻露出驚喜之色。他原本還想許諾秦鋒一個總監的位置呢,但是現在看來,秦鋒更希望在銷售代表的位置上繼續干下去,那么他也就沒有必要再去多此一舉了。

    薛振強滿臉笑意的看了唐云濤一眼,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啊唐總,我們薛氏集團的人不是誰都可以挖角的。尤其是像秦鋒這種有理想有抱負的年輕人。其實他并不知道,他早已經被列入我們薛氏集團重點培養對象了。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

    唐菲菲氣得臉色鐵青,怒視著秦鋒。

    這時,薛佳慧有些焦急的看向秦鋒說道:“秦鋒,你還是和唐菲菲一起去跳第一支舞吧,要不然的話,我們和姜文超的賭局可就輸了,到時候,你就得離開公司了!”

    此時此刻,姜文超就坐在秦鋒的身邊。

    聽薛佳慧這樣說,姜文超嚇得臉色蒼白。

    薛振強聞言,頓時雙眼如同刀鋒一般直接看向姜文超,一字一句的說道:“姜文超,你和秦鋒搞的什么賭局?”

    姜文超雖然是宏源電子的華北區區域經理,但是面向薛振強這樣強勢的老板,他屁都不敢多放一個,顫抖著聲音說道:“董事長,我……我和秦鋒的賭局是,如果他今天不能夠在唐菲菲總裁的生日宴會上和她共跳第一支舞,那么他就必須要離開公司,如果他贏了,我就要當著所有人的面大聲說五句我是大蠢蛋!”

    薛振強聽聞此言,氣得臉色鐵青,如果說以前他不在乎秦鋒的留與走,但是現在,他是絕對不能讓秦鋒離開的,因為他的身上關系到元朝寶藏,關系到那本《道德經》真本古籍。而且他相信,只要秦鋒離開薛氏集團,唐云濤和曹國明一定會第一時間搶過去的。

    他怎么可能讓秦鋒走呢?

    薛振強冷冷的看著姜文超說道:“姜文超,你給我聽清楚了,就算你走了,秦鋒也不會走的。你在宏源電子的表現我也略知一二,你走了,我隨時可以招人頂替,但是秦鋒,像他這樣優秀的銷售代表可并不好找。難道你真的以為我不知道秦鋒到了宏源電子之后已經接連贏下了兩個幾乎沒有勝算的大單嗎?難道你真的以為你們這些人可以一手遮天嗎?哼,不知所謂的東西,給我滾!你們的賭局現在立刻作廢!”

    姜文超連忙沖著薛振強點頭哈腰的打了招呼之后,看向秦鋒說道:“秦鋒,我們的賭局作廢。”

    說完,姜文超狼狽不堪的帶著段美娟離開了。

    姜文超嚇壞了。

    薛佳慧和秦鋒誰都沒有想到,他們和姜文超的賭局竟然以這樣一種方式收場了。

    此刻,唐菲菲氣得臉色鐵青,徑直走向了舞臺,圍在秦鋒身邊的人也漸漸散去。

    站在舞臺上,唐菲菲直接點名今天和自己跳第一支舞的人是自己的堂妹唐甜甜。

    唐甜甜聽到堂姐的招呼,這才停止追打范鴻漸的腳步,向著舞臺走去。

    范鴻漸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找了一個偏僻的位置藏了起來,大口大口的喘氣。

    就在這個時候,他旁邊的一個人突然說道:“范胖子,可以啊,你這泡妞的手段絕對天下無敵了!這么快就勾上了一個!”

    范鴻漸轉頭一看,赫然是諸葛強,一邊拍打著胸脯一邊拿起桌子上的水杯灌了一杯,說道:“諸葛老二,今天我算是見識到了,這彪悍的女孩真的不能找啊,如果找這樣的女孩當女朋友,真的是要累死的。”

    諸葛強有些不滿的說道:“范胖子,你對老大今天的表現怎么看?”

    范胖子滿不在乎的說道:“當然是正常表現了。”

    諸葛強有些吃驚的說道:“不會吧?”

    范胖子說道:“他就是這樣的人啊,否則的話,你以為以我范鴻漸天縱之才,怎么可能認他當我的老大呢?”

    諸葛強這次可<!--中间广告位置-->是真的有些震驚了。雖然他和秦鋒交往并不深,但是畢竟他和范鴻漸可是高中三年同學,范鴻漸這個人雖然平時大大咧咧的,但那也是在學校內的學霸級牛人,在某些領域的天賦比他都要強上很多。而且范鴻漸一直都是一個十分高傲的家伙,在高中時期,除了自己以外,恐怕沒有誰能夠被他放在眼中。

    但就是這樣一個囂張到了極點的家伙,竟然心甘情愿的當秦鋒的小弟,由此可見,秦鋒這個家伙到底有多么妖孽。

    而今天,雖然他來得比范鴻漸稍晚了一些,但是,秦鋒在今天晚上大部分的表現他也目睹了全過程。

    看完之后,他直接豎起了大拇指。如果說他之所以出山是被秦鋒所表現出來的深厚國學造詣和發展潛力所折服的話,那么今天,秦鋒真正的用他的人格魅力徹底將諸葛強折服。也就是從今天開始,諸葛強才下定決心,堅定的追隨秦鋒。

    做大事者,必先做人。這是古往今來所有成功者經驗的總結!

    事情發展到這里,秦鋒看出來了,自己已經不再適合留在這里了,便看向薛佳慧說道:“咱們走吧,就不要繼續留下來礙眼了。”

    薛佳慧點了點頭,滿臉幸福和甜蜜,靜靜的跟在秦鋒身邊向外走去。

    薛振強倒是無所謂,繼續留下來和一些商界的朋友聊天吹牛,不亦樂乎。因為今天,他薛振強借雞生蛋,在唐云濤的地盤上反客為主,大大的出了一回風頭,贏得了實惠。這是他最風光的一天!

    尤其是看著女兒和秦鋒離開時候的表情,他知道,自己女兒現在的一顆心已經撲在秦鋒身上了,雖然他很不贊同這樁婚事,但是,現在讓女人接近秦鋒,就可以阻止唐菲菲這樣的女人使用美人計接近秦鋒,而他薛振強就可以以比別人更近的距離,來查找秦鋒手中那本《道德經》真本的下落。

    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范鴻漸和諸葛強看到秦鋒和薛佳慧一起向外走去,兩人連忙跟上。

    而此時此刻,剛剛跳完一支舞的唐甜甜立刻站在舞臺上向下面看去,正好看到范胖子那高大胖乎乎的背影小心翼翼的躲藏著自己的視線向外溜去。

    唐甜甜氣得臉色鐵青,立刻快步跑下舞臺,向著范鴻漸的方向追求,心中咬碎銀牙暗道:“你這個臭胖子,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占姑奶奶的便宜,今天我要是不收拾你一頓,我就不是唐甜甜!”

    唐甜甜追到門口,秦鋒和薛佳慧、范鴻漸、諸葛強四人正好走進停車場。

    范鴻漸剛剛拉開車門,便聽到一聲嬌蠻的聲音從門口處傳來:“那個胖子,你給我站住!”

    一邊說著,高跟鞋噠噠噠的聲音響起,節奏急促。

    范鴻漸看到唐甜甜那高挑的身影,使勁的縮了縮脖子,一把拉開車門鉆了進去,沖著坐在司機位置上的秦鋒大聲喊道:“老大,快,快點開車!”

    秦鋒啟動汽車之后,有些好奇的說道:“范胖子,這個不是你女朋友嗎?讓她上車跟我們一起走吧。”

    范鴻漸聲音中帶著一絲惶恐說道:“老大,求求你了,快點走吧,這個女人太彪悍了,我hold不住啊!”

    此刻,唐甜甜已經沖進了停車場,距離他們這輛車越來越近,范鴻漸越發著急了。

    秦鋒看到這種情況,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縱橫情場幾乎無敵的范鴻漸第一次吃癟。

    腳下油門一踩,汽車猶如離弦之箭躥出,距離唐甜甜越來越遠。

    唐甜甜這才氣喘吁吁的站住,柳眉倒豎,杏眼圓睜,怒視著汽車的方向咬牙切齒的說道:“那個胖子,你給我等著,姑奶奶我一定不會饒了你的。”

    一邊說著,唐甜甜一邊拿出自己的手機,找到范鴻漸的微信,直接給他發了一個信息:“那個胖子,你不是纏著姑奶奶要約會嗎,好,姑奶奶我同意了,明天下午5點,北國先天下廣場一號門門口,不見不散!敢不去,有你好看!姑奶奶我可有你的名片!”

    發完微信之后,唐甜甜這才拿出范鴻漸的那張名片,咬著銀牙說道:“好,原來你這個胖子叫范鴻漸,你等著,姑奶奶我今后和你死磕到底!”

    秦鋒帶著幾個兄弟們走了。但是他卻并不知道,自始至終,河西省商界巨頭、河西省通訊領域的絕對老大、河西省華強集團董事長王正飛自始至終都默默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滿臉含笑觀看著這接連三場大戲,直到秦鋒他們離開之后,王正飛的嘴角上才露出一絲充滿了玩味的笑容。

    晚宴很快就落幕了。

    唐云濤和唐菲菲父女回到貴賓室之后,臉色全都十分難看。

    唐云濤看向唐菲菲說道:“菲菲,這個秦鋒很難搞啊,尤其是他的背后還站著薛振強,所以,我們要想拿到他手中的那本《道德經》真本,唯一的辦法就是美人計了,只能靠你了。”

    唐菲菲想起秦鋒和薛佳慧并肩離開的身影,氣得粉面通紅,聽唐云濤說完之后,她緊握雙拳說道:“原本我對秦鋒沒有任何興趣,但是薛佳慧一而再再而三的通過秦鋒來向我挑釁,我決定了,我要是不把秦鋒從薛佳慧的身邊搶走,我就不是唐菲菲,包括秦鋒手中的那本《道德經》真本,我唐菲菲要定了!我要讓薛佳慧品嘗一下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滋味!”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37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