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35章 古籍出世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35章 古籍出世

正文 第35章 古籍出世

推薦閱讀:

    在眾目睽睽之下,秦鋒只是沖著皇甫臺微微一笑,輕描淡寫的說了幾個字:“跟我較量,你配嗎?”

    這幾個字,秦鋒的聲音并不高,但是四周眾人卻聽得清晰無比,尤其是秦鋒那板著臉一字一句說出來之時那種目中無人的氣勢,讓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秦鋒此時此刻是真的沒有把皇甫臺放在眼中。

    皇甫臺聞聽此言,氣得臉色鐵青,咬著牙說道:“秦鋒,是男人就接受我的挑戰。”

    秦鋒不屑一笑,直接端起桌子上的水杯沖著曹國明微微一笑:“曹總,干一杯如何?”

    曹國明有些吃驚的望著秦鋒,如果說之前秦鋒幫他搞定小泉三郎等人之時,秦鋒所展現出來的才華和學識讓他欽佩,那么此時此刻,秦鋒所展現出來的強大的氣場讓他欽佩。

    他不知道秦鋒的底氣到底從哪里來的,但是他知道,秦鋒不過是薛氏集團宏源電子公司的一個小小的銷售代表。

    此時此刻,皇甫臺的目光也盯在了曹國明的臉上,他和曹國明自然是相識的,而且關系還算不錯,他相信,此時此刻,曹國明一定會給自己一個面子。

    只要曹國明不和秦鋒干杯,那么秦鋒剛剛那短暫的裝逼表現就成了笑話了。

    然而,皇甫臺失望了。

    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視下,曹國明端起水杯來,一飲而盡,秦鋒笑了,沖著曹國明豎起了大拇指:“曹總,夠朋友!”

    說完,秦鋒也一飲而盡。

    皇甫臺臉色更加難看了。

    如果秦鋒接受他的挑戰,他自信自己可以把秦鋒虐的體無完膚,因為他的資本雄厚,至于秦鋒嘛,他的穿著打扮就已經暴露出他的底蘊了,對于這種吃軟飯的小白臉,他分分鐘就可以碾壓對方。

    但是皇甫臺萬萬沒有想到,秦鋒不接受自己的挑戰也就罷了,他竟然還在自己面前裝逼,弄得自己很沒面子。

    皇甫臺實在想不明白,像秦鋒這種吃軟飯的小白臉,怎么看起來比王正飛那個目前河西省商界權威的氣場那么相似。尤其是秦鋒的眼神,和王正飛看向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神似?該不會秦鋒是王正飛的私生子吧?

    皇甫臺心中自以為是的琢磨著。

    舞臺上,拍賣會并沒有受到秦鋒和皇甫臺之間小插曲的影響,已經正式開始了。

    此時此刻,酒店外面,范鴻漸開著他那輛長城p8猶如離弦之箭一般,向著酒店停車場疾馳而來。因為剛才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諸葛強提醒他說,停車場內只有一個停車位了。

    范鴻漸是個急性子,一聽快沒停車費了,他就著急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個方向,一輛紅色的法拉利猶如一道紅色的閃電,同時向著停車場入口方向疾馳而來,范鴻漸的汽車雖然關著車窗,都聽到了法拉利那轟隆隆的馬達聲。

    兩輛汽車同時沖向停車場入口。

    范鴻漸本來距離停車場入口就近,再加上著急,看到竟然有人要和自己搶停車位,頓時急眼了,腳下油門狂踩,長城p8嗖的一下把車頭率先停在了停車場欄桿入口處。

    范鴻漸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微笑:“草,開法拉利就了不起啊。哥們開的可是長城p8,這加速度可不是蓋的!”

    但就在這個時候,就聽咣當一聲巨響,范鴻漸雖然已經踩了剎車,但是汽車卻依然發出了吱吱難聽的聲音向前自行前進。

    車上,安全氣囊已經彈開,范鴻漸和諸葛強兩人一輛蒙逼的搖晃了一下腦袋,諸葛強問道:“范胖子,你會開車嗎?撞什么上頭了?”

    范鴻漸怒道:“諸葛老二,你丫的別血口噴人,老子已經踩了剎車了!咱們是被追尾了。”

    就在這個時候,范鴻漸這一側的車窗被人使勁粗暴的拍打著。

    范鴻漸怒了,立刻推開車門走下車去,先往后面看了一眼,果然看到那輛紅色的法拉利車頭已經撞爛了,而自己汽車的后屁股也被撞得凹陷去了一點,不過讓范鴻漸比較欣慰的是,長城就是長城,如此劇烈的撞擊之下,竟然只是防撞鋼梁處凹陷進去了一些,別的沒有什么大事。不過法拉利可就慘了,車頭已經慘不忍睹!基本上快要廢了。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拍打車窗的女人直接推了范鴻漸一把說道:“我說你怎么開車的?會開車嗎?跟我搶什么道啊?你看,我的車被你給弄廢了!你說怎么辦吧?”

    范鴻漸這才注意到眼前的這個女孩,原本因為汽車被撞而引發的滔天怒火,在看到這個女孩之后,一下子全都煙消云散了。

    這是一個看起來也就20歲左右的女孩,身高一米70左右,身材超級火爆,那小腰,堪堪盈盈一握,那胸前,有若萬丈高原,唯一的缺點是臉蛋看起來有些胖嘟嘟,似乎有些嬰兒肥,但是,這個缺點匹配上她那俏麗的容顏,卻又顯得那么自然平衡,仿佛楊玉環再世一般!

    范鴻漸的腿一下子就邁不動步了。

    這樣的女孩,不正是自己心中理想的女朋友的形象嗎?

    想到此處,范鴻漸沖著女孩露出了一個自以為很帥氣的笑容:“美女,出什么事了?”

    女孩看著白癡一般看著范鴻漸,對于他這種表情,她看得太多了,嬌哼一聲說道:“你自己看看,你把我的車會毀成什么樣子了,這可是我老爸送給我的生日禮物,你說吧,這事怎么解決。”

    范鴻漸眼珠轉了轉,笑吟吟的說道:“這個很簡單,咱倆加個微信吧,你在把你的電話號碼留給我,我保證,三天之內,會把你的汽車修好,到時候我給你打電話。你看如何?”

    女孩有些吃驚的望著眼前這個長得胖乎乎的男人,她心中其實是清楚的,今天這次追尾事故自己應該承擔主要責任,畢竟自己是逆行過來的。她本來只是想要發泄一下心中的怒火,卻沒有想到,眼前這個胖子竟然如此軟弱,竟然直接答應幫自己修車了。

    她心中的怒火便消散了很多,不過看了一眼范鴻漸的長城p8,皺著眉頭說道:“我的車要想修好的話,恐怕你這車賣個三四次都未必夠啊?”

    范鴻漸笑了,直接拿出自己的名片遞給女孩說道:“不好意思,鄙人雖然才華橫溢,年少多金,但為人一向低調,我相信小姐姐你肯定也不是那種以貌取人之輩,這是我的名片,我相信,有了這張名片,你就不用擔心我會跑了吧?”

    一邊說著,范鴻漸一邊拿出自己的手機笑著說道:“小姐姐,能否加個微信呢?這樣我修好車之后第一時間聯系你。”

    女孩看了看范鴻漸,發現這個胖子眼神很是純凈,不像那種撒謊騙人之輩,而且他直接給了自己名片,這說明此人心懷坦蕩,猶豫了一下之后,女孩還是拿出手機,掃了一下范鴻漸的微信二維碼,加上了范鴻漸的微信,然后把自己的電話號碼發了過去,嬌哼一聲說道:“我說那個胖子,你聽話了,你可是答應我三天之內把車給我修好的,你要是修不好的話……”

    范鴻漸連忙說道:“你放心,三天之內修不好,我買一輛新的給你。”

    女孩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看向范鴻漸的眼神中多了幾分好感,淡淡的說道:“好了,本姑娘得先走了,我姐姐的生日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去晚了姐姐該不高興了。”

    一邊說著,女孩一邊邁開那雙大長腿向著酒店內小跑而去。

    范鴻漸連忙看向后面的諸葛強說道:“諸葛老二,這兩輛車就交給你處理了,哥們我欠你一個人情。”

    說完,范鴻漸向著前面的女孩追了過去,一邊追一邊喊道:“小姐姐,你的電話和姓名還沒有給我呢?”

    看著范胖子依然沒有改掉高中時期就養成的看到美女就追的臭毛病,諸葛強頗為無奈,只能硬著頭皮幫他料理這兩輛車的后事。

    酒店內,拍賣會已經進行了三場,拍賣的都是各大老板們捐獻出來的物品。有些物品老板捐獻出來了,標個底價,后面可能會自己拍賣回去,不過是走個過場做做公益,但也有的老板是真捐,拍賣多少隨緣。不過能夠來參加這種拍賣會的大佬們都很有眼界,知道什么樣的東西自己到底該拍還是不該拍。

    到了第四場的時候,拍賣的是皇甫臺捐獻的清康熙年間的白釉菊石圖執壺,起拍價是0000元。

    隨著拍賣師開拍,立刻有人出價5000!

    秦鋒突然笑吟吟<!--中间广告位置-->的說道:“50000!”

    皇甫臺頓時氣得臉色鐵青。

    他之所以拿出這只壺來進行拍賣,只要是有眼界的人都看得出來,自己不過是走走形式做做慈善而已。他的心里價位是5萬!因為在他看來,這種級別的慈善活動,捐5萬已經足夠了。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之前要和自己劃清界限說什么也不和自己競拍的秦鋒竟然突然出手了。

    此刻,就連曹國明的臉上也都露出了驚訝之色。他能夠想到秦鋒手中應該沒有錢,但卻沒有想到,秦鋒竟然突然出手了。難道他就不擔心萬一他拍下來之后沒有錢支付嗎?那樣的話,那可就丟人丟大了。

    皇甫臺的目光冷冷的看向秦鋒說道:“秦鋒,你不是說不敢跟我較量嗎?你這是在向我挑釁嗎?”

    秦鋒根本沒有搭理他,只是低頭拿出了自己的手機,開始看新聞。

    這個時候,拍賣師已經開始喊價了:“5萬元第一次!”

    “五萬元第二次!”

    皇甫臺被秦鋒弄得火冒三丈,直接大聲說道:“60000!”

    秦鋒毫不猶豫的說道:“10萬!”

    皇甫臺咬著牙說道:“11萬!”

    秦鋒頭也沒抬,依然玩著手機:“20萬!”

    皇甫臺雙眼中已經噴火了,20萬的價格已經遠遠超出了這個瓶子的價格!

    但是此時此刻,他不得不拍賣!因為所有人都看著他呢。這個人他不能丟!

    “21萬!”皇甫臺咬牙切齒的說道。說話的時候,他眼睛怒視著秦鋒,恨不得把秦鋒給吃了。

    “0萬!”秦鋒依然低頭玩著手機。但是喊價的聲音卻傳遍了整個大廳。

    “50萬!”皇甫臺也怒了!他雖然不相信秦鋒有那么多錢,但是他不敢賭,因為秦鋒一旦真的能夠付款,那么他可就丟人了。

    “60萬!”

    “61萬!”

    “70萬!”

    “71萬!”

    “80萬!”

    “81萬!”當皇甫臺喊出這個數字的時候,他的心在滴血,他的雙眼都已經紅了。

    雖然皇甫臺很有錢,但他是一個錙銖必較的人,花錢很摳門的。平時開車都開電動車,而不是開他的那臺悍馬!

    雖然悍馬看起來比較威猛,可以裝逼,但是,他感覺太費油了!其實,皇甫臺沒有告訴過別人,那臺悍馬車其實是他超低價買的走私車。就是為了偶爾裝一下而已!

    就連平時吃飯,皇甫臺也是很節儉的,要求保姆每頓飯只需要做一個肉菜就可以了,其他的全都是素菜!

    秦鋒這個時候輕輕的放下手機,笑吟吟的說道:“皇甫臺,你果然是大老板,財大氣粗啊,佩服佩服。這只市場價最多不過5000元的康熙年間的白釉菊石圖執壺竟然被你花81萬元買下,我服氣!你放心,這次我不和你爭了!這只酒壺歸你了。”

    說完,秦鋒又低頭玩起了手機。

    此時此刻,現場頓時傳來了一陣哄笑之聲。

    大家都看出來了,秦鋒這明擺著是在坑皇甫臺呢。曹國明笑了,看向秦鋒的眼神中充滿了欣賞。

    這個年輕人,不簡單啊!

    皇甫臺讓手下辦理完了手續之后,雙手扶案,雙眼充滿怨毒的盯著秦鋒。

    就在這個時候,拍賣師笑著說道:“各位,接下來我們要拍賣的是由祥云集團董事長唐云濤先生捐獻的拍品,明代憨山大師所注釋的《道德經》古籍!拍賣底價是——”

    說道此處,拍賣師故意拉長了一下聲調,大聲說道:“100萬元!”

    現場立刻響起了一陣哄亂之聲。

    要知道,即便是再稀缺的古籍,要想派出100萬的價格也是很難的。

    但是這一次,唐云濤竟然直接把底價標成了100萬元,難道他還想收回嗎?

    秦鋒聽到拍賣師的介紹之后,臉色微變,目光直勾勾的看向了拍賣席,此刻,拍賣師正在展示著這本古籍。因為秦鋒知道,這本古籍可關系到老媽的生命安全。他本來以為這本古籍只有薛振強有,但是沒有想到,現在又跑出來一本。

    曹國明聽到拍賣師的介紹之后,他那原本古井無波的眼神之中,立刻綻放出了一抹激動之色。

    與此同時,一直沒有出手拍賣任何物品的薛氏集團董事長薛振強也瞪大了眼睛,眼神之中滿是震驚之色,目光同樣看向了拍賣師的方向。

    皇甫臺的表情也變得凝重起來,他立刻拿出手機飛快的給父親皇甫坤發了一條微信,把這個的情況簡單的描述了一下。

    皇甫坤立刻回復道:“不惜一切代價拿下這本《道德經》古籍!只要收集完整的4本,我們就可以找到元朝撤退之時遺留下來的寶藏!現在已經可以確定的是,另外一本書在薛振強的手中,我們早晚會弄到手。如果這本書是真的,那么將會是第三本,所以,我們無論如何一定要把這本書拿到手。”

    皇甫臺似乎有些猶豫,問道:“老爸,這個傳說靠譜嗎?我怎么感覺太夸張了啊。尤其是元朝的寶藏,我怎么感覺像是一個騙局?”

    皇甫坤回復道:“元朝寶藏是真實存在的。1271年,蒙人在中原大地上建立了元朝,此后的百余年里,元朝統治者對中華大地大肆搜刮,聚集了數量無法估計的財富。要知道,之前的兩宋是華夏古代封建社會經濟的鼎盛時代,南宋不是亡在積貧,而是積弱。168年,元大都淪陷,元朝滅亡。但是這批來自全國的寶藏卻不知下落。后人也沒有發現這筆寶藏。

    而咱們皇甫家的族譜記載,咱們祖上從元朝開始便投身元朝宮廷,擔任御醫首領,從那之后便世代御醫,所以……”

    后面,皇甫坤簡單的說了一遍,大義是皇甫家族和薛氏家族當年都是跟隨元朝統治者撤退的功勛之人,他們的族人親眼目睹了元朝寶藏的埋藏之所,不過當時一起的還有四個家族,其中一家就是薛振強的祖先,四大家族預感到他們很快會被滅口,所以采用了李代桃僵之計,最終四大家族族長帶著族長幾個精銳力量逃之夭夭,一同逃到了河西省。

    后來,四大家族族長們商量了一下,為了防止其他家族私自去尋寶,他們集合所有的力量,將整個埋藏寶藏的地方繪制成一副完整的地圖,然后將地圖一分為四,各自保管。世代相傳。四大家族也彼此相互監督。

    如此過了200年左右,四大家族各自出了一個比較強勢的人物,他們打算一起去尋寶,但是,他們還是彼此不夠信任。

    便從市場上各自采購了一本憨山大師注解的《道德經》,然后采用一種獨特的手段將他們各自掌握的地圖用《道德經》為密碼,繪制在了各自的書上。然后四本書放在一起混合了一下,幾個人再各自挑選一本。隨后,四人相約到寶藏地圖的起始點去分頭集合,從那個地方湊齊四本地圖,一起尋寶。

    但是,他們都是有私心的。

    雖然這樣設定是為了防止其他人奪寶,但是,他們彼此之間斗爭的非常激烈。

    結果,他們相互算計之下,最終沒有一個人能夠走到集合點,他們全都被其他人派出去的人給暗示了。

    而皇甫家族和薛氏家族的人都屬于比較陰險的人,他們都把各自手中的《道德經》真本藏在了自己家中,交代下一代家主帶著書躲藏了起來。雖然其他族人被絞殺的差不多了,但是真本卻保存了下來。而其他兩個家族的族長也非等閑之輩,他們被殺之時,身上同樣沒有帶著書。

    后來,四大家族再也無法湊到一起了。而皇甫家族的老祖宗卻把這段事情記錄在了族譜內,讓家族后人銘記此事,如果哪代人出了精英,則可以去搜集這四本書!原因很簡單,憨山大師注釋版本的《道德經》當時出版印刷的并不多,所以,真本極其有限。只要找到一本,就極其有可能是關于寶藏的那本書!

    皇甫臺看完解釋之后,這才恍然大悟,他連忙說道:“放心吧,我一定會把這本書帶回來的。”

    此刻,坐在秦鋒旁邊的薛佳慧雙眼放光,湊到秦鋒耳邊低聲說道:“如果我們把這本書搞到手,是不是可以救伯母出來?”

    秦鋒點了點頭。

    薛佳慧緊握粉拳心中喃喃自語道:“一定要把這本書弄到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36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