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1章 請將不如激將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21章 請將不如激將

正文 第21章 請將不如激將

推薦閱讀:

    就在秦鋒心情激動的時候,范鴻漸卻一盆冷水潑了下來:“老大啊,看樣子你是心動了。不過我得提醒你一下,這個諸葛強賊損,為了防止別人打擾他,他花錢聘請了兩個學生為他把關,如果誰要見他,必須過這兩個學生這一關才行。這也是后來他越來越悠閑的原因。但也正是因為這家伙如此清高的舉動,反而讓他的名聲更加響亮了。我懷疑這孫子是在故意炒作。”

    秦鋒笑了:“炒作不炒作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否有真才實學,這樣吧,一會兒吃完飯我們一起去會會他。”

    吃完餛飩,秦鋒和范鴻漸徑直向河西大學走去。

    10分鐘之后,兩人來到河西大學教師宿舍區。

    這是一棟單體小別墅,上下兩層,雖然別墅有些年頭了,但勝在環境清幽,非常適合隱居生活。別墅的正面上掛著一塊木牌,上面龍飛鳳舞寫著四個大字:“閱微草堂!”

    兩人來到別墅前,范鴻漸敲門。

    房門稍微打開一個縫隙,一個看起來20來歲面容稚嫩的大學生模樣的人探出頭來,看了兩人一眼,問道:“同學,你們是來找諸葛教授的嗎?現在他不見客的。”

    秦鋒笑吟吟的說道:“同學,麻煩你告訴諸葛強,就說范鴻漸帶人來砸場子了。”

    那個學生聞聽此言,頓時把頭縮了回去,緊接著腳步聲漸漸遠去。

    范鴻漸滿臉憤怒的瞪著秦鋒說道:“老大,你干嘛又坑我啊?”

    秦鋒笑吟吟的拍著范鴻漸的肩膀說道:“老范啊,你應該知道的,這個諸葛強既然如此囂張,如果我們按照正常流程想要見到他,恐怕非常難,所以,我琢磨了一下,請將不如激將,我要讓他氣炸連肝肺!到那個時候,他就算不想見我們也得出來見上一見的。只要能見到他的面,我就有把握收服他!”

    范鴻漸滿臉苦笑著說道:“老大啊,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人家劉備請諸葛亮出山還三顧茅廬呢,你怎么著也得跑個三趟兩趟的表達一下誠意吧?”

    秦鋒撇撇嘴說道:“我可沒有那么多時間,對于這種性格怪癖的家伙,根本就不能走尋常路,必須要速戰速決!”

    說話之間,秦鋒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頭斜上方的攝像頭,他注意到,在他說話的時候,攝像頭似乎微微動了一下。秦鋒嘴角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微笑。

    此刻,二樓主臥客廳內,一個戴著有色黑框眼鏡的年輕人翹著二郎腿坐在一臺電腦前,電腦上播放的正是秦鋒剛才和范鴻漸之間的對話,這時,在他的旁邊,那個學生模樣的人正在復述著剛才秦鋒所說的話。

    聽完之后,戴著黑框眼鏡的年輕人撇了撇嘴,冷笑著說道:“小宋,你直接把他們給我打發了。直接拿離騷考他!直接把他給我烤糊了!這個范胖子竟然敢帶人到我的閱微草堂,看來有段時間沒收拾他了,這小子有些皮癢了。”

    小宋得到黑框眼鏡男的指示,連忙說道:“諸葛老師,我這就把他們趕走。您等好吧。”

    說著,小宋再次打開房門,堵在門口處,冷冷的看向秦鋒說道:“你們想要見諸葛老師?”

    范鴻漸不耐煩的說道:“廢話,不見他我們來這里做什么?”

    “那你們應該知道我們這里的規矩吧?”小宋問道。

    秦鋒點點頭:“知道,不就是唐詩三百首和離騷倒背如流嗎?沒問題。”

    小宋道:“好,既然如此,我考你三道題,我說上句,你說下句,答對了,我帶你們去見我們諸葛老師,答錯了,對不起,哪里來的回哪里去。”

    秦鋒笑吟吟的說道:“好,沒問題。”

    小宋笑吟吟的說道:“第一題,我的上句是:千載興周,尚父一竿投渭水。請接下句。”

    范鴻漸皺著眉頭說道:“我聽著這好像根本就不是離騷或者唐詩三百首里面的詩句啊,格式不對啊。”

    小宋嘴角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冷笑。

    秦鋒卻笑吟吟的看向小宋說道:“好,好一個諸葛強,果然是不按常理出牌啊。”

    范鴻漸道:“老大,你是說我猜對了?”

    秦鋒點點頭:“這句話出自《笠翁對韻》二簫、其一里面的一句上聯,這句話說的是姜子牙曾隱居在渭水垂釣,后被周文王聘為太師,輔佐武王滅殷,被周武王尊為尚父。

    所以,這句話的下聯是:百年霸越,錢王萬弩射江潮!”

    秦鋒說完之后,小宋的眼神之中明顯露出了震驚之色。

    小宋可是知道的,不管是唐詩三百首也好,離騷也好,這都是諸葛老師放出的煙幕彈,而那些人要想真正見到諸葛老師,必須要經過自己這一關,而自己這一關諸葛老師給出的原則性非常無恥,那就是在國學經典中找那些偏門、冷門的隨便考驗想要見他的人。

    僅僅是自己這一關,不知道讓多少人望樓興嘆!

    但是眼前這個看起來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輕人不僅對答如流,甚至還把這句對聯的典故解釋的如此清楚,看來很不簡單啊。自己必須要加大難度了。

    想到此處,小宋目光中流露出一絲強烈的斗爭,瞇縫著眼睛想了一下之后,突然說道:“第二題,我的上句是: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請說出隨后的28個字!”

    范鴻漸聽完之后,直接蒙了,這句話他聽都沒有聽說過,只能充滿期待的望著秦鋒。

    秦鋒微微皺起眉頭。

    小宋笑著說道:“如果對不上來,你們就請回吧。我們諸葛老師不見無才無德之人。”

    秦鋒笑了,說道:“年輕人,不要那么著急下結論嘛!我剛才之所以猶豫,是因為我沒有想到,堂堂諸葛強的門人,提出的竟然都是如此簡單的問題,我有些失望啊。”

    小宋氣得臉色通紅,怒視秦鋒。

    秦鋒笑道:“你剛才所說的這兩句話出自《道德經》,后面的1個字分別是: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進道若退,夷道若颣,如果你非得要28個字<!--中间广告位置-->的話,只需要把后面的道若颣三個字去掉就可以了。”

    秦鋒說完,小宋眼神中露出了震驚之色。他知道,自己這次真的遇到對手了。

    他咬了咬牙,說道:“第三題,我的下句是:是故居上不驕,為下不倍;國有道,其言足以興;國無道,其默足以容。請在5秒之內對出上局。”

    說話之間,小宋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秦鋒,以防止他通過某些手段作弊。

    秦鋒笑了笑,說道:“上句是:故君子尊德性而道問學,致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溫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禮。這是出自《中庸》中的一段話。意思是君子應當尊奉德行,善學好問,達到寬廣博大的境界同時又深入到細微之處,達到極端的高明同時又遵循中庸之道。溫習過去所學習過的從而獲取新的認識,用樸實厚道的態度尊崇禮儀。這樣,在上位時不驕傲,在下位時不背棄。”

    說完之后,秦鋒笑吟吟的說道:“年輕人,現在是不是可以帶我去見你那個矯揉造作卑鄙無恥的老師了呢?”

    秦鋒接連兩個成語連用,氣得電腦前那位戴黑框眼鏡的年輕人臉色鐵青,直接拍案而起,怒聲說道:“靠,竟然真的是來踢場子的,老子倒是要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說完,他又站住了,自言自語道:“不對呀,如果我現在就下去的話,豈不是正中了范鴻漸帶來的這個家伙的奸計。我勒個去,這家伙怎么這么陰險啊。差點著了他的道。不過跟我諸葛強玩,你還嫩點。今天老子還不下去了,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激將?”

    說完,諸葛強又優哉游哉的坐在了電腦前,繼續看著監控。

    此刻,小宋已經帶著秦鋒和范鴻漸走進了一樓客廳內,小宋讓秦鋒兩人先稍作片刻,他上樓去請諸葛強。

    然而,秦鋒和范鴻漸在房間內等了半天也不見小宋下來,諸葛強更是沒有影子。

    秦鋒坐在沙發上,抬頭環視了一圈客廳,隨后站起身來,邁步走到墻邊,欣賞起墻上貼著的字畫。

    范鴻漸也跟著站起身來裝模作樣的欣賞起來。他對字畫一向不感興趣,此刻也只能陪著秦鋒裝裝樣子。

    秦鋒一邊走,一邊看,一邊看,一邊使勁的搖頭。

    范鴻漸太了解老大秦鋒了,他一看就立刻會意,立刻問道:“老大,對于墻上掛著的這些字畫你怎么看?”

    秦鋒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一般,滿臉鄙夷的說道:“差!簡直是太差勁了!”

    二樓電腦前,聽到秦鋒如此評價,諸葛強氣得臉色通紅,雙拳緊握,但一直隱忍著。他想要聽聽秦鋒如何解釋。

    范鴻漸十分配合的說道:“老大,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這些字畫可都是諸葛強的得意之作,我上次過來的時候,他還跟我嘚瑟過,你看到這幅字沒有,雖然只有天道酬勤四個字,但是諸葛強說,就是這四個字,有人出價0萬來買!但是他沒賣!還有這幅草堂春熙圖,他說有人竟然出價到了80萬來買,他同樣沒賣,他說他不差那點錢!寫字作畫只是圖個樂呵!”

    秦鋒哼了一聲直言不諱的說道:“這就是典型的裝逼!”

    范鴻漸連忙搖搖頭說道:“老大,我感覺諸葛強應該不至于這樣做吧,據我所知,他現在不僅是河西省書法協會的理事,還是河西省美術協會的秘書長,這雙重身份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必須要有真才實學才行!”

    聽到范鴻漸這樣說,二樓電腦前的諸葛強的臉上露出了得意之色。他可是河西省美術協會歷史上最年輕的秘書長!沒有之一!他是真真正正靠著實力進入的這兩個協會。

    秦鋒聞言卻嗤之以鼻孔,說道:“現在那么多寫丑書的人都能進入書法協會,諸葛強進入書法協會沒有什么好吃驚的,至于美術協會秘書長這個身份嘛,怎么說呢,算了,我還是不說了,就這水平,連我初中時候的水平都趕不上!我說范鴻漸,你確定這個諸葛強真的是一個才華橫溢之人嗎?我怎么看怎么像是沽名釣譽之輩啊!”

    秦鋒這話剛剛說完,樓上的諸葛強就算是脾氣再好,也實在是忍受不了了,直接拉過話筒怒聲說道:“你……你才是沽名釣譽之輩,你們全家都是沽名釣譽之輩,我說孫子,你給我等著,老子這就下去會會你!你簡直是胡說八道,滿嘴放炮!”

    突然聽到客廳內音箱里突然傳出了諸葛強憤怒的吼聲,范鴻漸渾身顫抖了一下,眼神中帶著一絲警惕說道:“老大,你可要小心點啊,這個諸葛強陰險著呢,現在他已經被你氣得快要發飆了,到時候肯定會有很多陰招對付你。”

    秦鋒也有些頭皮發麻,他剛才之所以會如此貶低諸葛強,目的還真的是為了激將!現在對方真的要出現了,他必須得說服對方才行,否則的話,今天此行就不是為了挖掘人才,而是樹立強敵了!

    此刻,諸葛強已經如同一陣旋風一般沖下了樓梯,怒氣沖沖的站在了秦鋒的面前,怒視著秦鋒一字一句的說道:“今天,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的話,你將會是我諸葛強一世一生的敵人!”

    說話之間,諸葛強身上散發出一股濃濃的森寒之氣,雙眼之中隱隱有殺氣流轉。

    秦鋒卻是微微一笑,說道:“諸葛強,我知道你很有才華,也知道你不愿意輕易出山,但是呢,我今天此來的的確確又真的想要請你出山,不如我們打個賭如何?”

    諸葛強滿臉不屑的說道:“你是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嗎?”

    秦鋒搖搖頭。

    諸葛強又問道:“你有資產000億以上的企業嗎?”

    秦鋒依然搖頭。

    諸葛強嘿嘿冷笑著說道:“你這也沒有,那也沒有,你有什么資本和我賭?你有什么資本請我出山?不妨跟你直言,一個市委書記曾經請我出面當秘書,被我拒絕了,一個身價1800億的大老板花600萬年薪請我出山擔任總裁辦負責人,同樣被我拒絕了。”

    說道此處,諸葛強冷冷的盯著秦鋒一字一句的說道:“就憑你和這個范胖子這兩個二貨,還想請我出山,你們不是在白日做夢吧?”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35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