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13章 被逼離職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13章 被逼離職

正文 第13章 被逼離職

推薦閱讀:

    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在小泉三郎和宮本武藏充滿期待的目光中,之前一直看起來眉頭緊鎖的秦鋒突然呵呵一笑,再次雙手負在背后,邁著四方步來到了小泉三郎面前,居高臨下的說道:“小泉三郎先生,你是不是特別想要讓我認輸啊,不過非常遺憾啊,這茶之十德我恰好知道,分別是:以茶散郁氣;以茶驅睡氣;以茶養生氣;以茶除病氣;以茶利禮仁;以茶表敬意;以茶嘗滋味;以茶養身體;以茶可行道;以茶可雅志。”

    秦鋒說完,小泉三郎傻眼了,宮本武藏充滿震驚的望著秦鋒。

    要知道,這茶之十德知道的人極少,尤其是在華夏如此浮躁的環境中,恐怕不會有誰去關注如此偏門如此傳統的茶文化知識。

    但是秦鋒卻偏偏知道,而且能夠完整的記住。這個年輕人也太妖孽了吧?

    宮本武藏有些不太甘心,又追問了一句:“秦鋒,你可知道,這茶之十德是誰提出來的?”

    秦鋒微微一笑:“自然知道,提出茶之十德的人是我們唐朝末年劉貞亮提出來的。”

    宮本武藏豎起了大拇指,說道:“秦鋒小兄弟真高人也,竟然對你們華夏的茶文化如此了解,那么我再請問,這個劉貞亮他有幾個媳婦?”

    秦鋒嘿嘿一笑:“宮本武藏先生,你可真會開玩笑,劉貞亮乃是一個宦官,何來媳婦之說,這個坑你給我挖的可不小啊。”

    宮本武藏眉毛挑了挑,眼神中露出了凝重之色。

    秦鋒輕描淡寫之間化解了他的難題,這讓他不得不高度重視。

    這一次,宮本武藏沉默了足足有三分鐘之后,這才提出一個新的問題:“秦鋒,我還有兩個問題,如果你能夠全部答對,這一局算你贏。”

    秦鋒點了點頭,只說了一個字:“好。”

    宮本武藏說道:“第一個問題,請你說出你們華夏茶道的核心靈魂是什么并給予闡述來源和含意。”

    宮本武藏說完之后,曹國明和曹國正兩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一臉尷尬之色。

    他們自詡在華夏的茶商之中,兄弟兩人也算是茶中的君子了,對于茶道也有一些獨特的理解,但要讓他們說出茶道來源,他們只能一知半解。兩人有些擔心的望著秦鋒。

    而此刻,那些觀看視頻直播的國人也紛紛討論起來,但說法不一。

    秦鋒微微一笑:“宮本武藏先生這個問題提的很好。說難也難,說不難也不難,關鍵看人的理解能力。因為一個人有一個茶道。在我看來,我們華夏茶道的核心靈魂是“和”,它源自《易經》中的“保合大和”,其含義是:世間萬物都是由陰陽組成,只有陰陽協調,才能保全普利萬物。”

    秦鋒說完,宮本武藏的右拳緊緊的握住了,他沒有想到,如此刁鉆的問題秦鋒竟然也有研究和涉獵,現在看來,他只能出最后的大招了。

    宮本武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眼睛盯著秦鋒說道:“秦鋒,我決定了。如果最后一個問題你答出來了,今天的斗茶環節我們也沒有必要再比了,因為斗茶比拼的不僅僅是茶的好壞,還有茶藝師的心境,所以,我們就用最后這個問題來作為我們今天斗茶最終的結局如何?”

    秦鋒閉著眼睛沉吟起來。

    秦鋒相信,既然宮本武藏決定用最后一個問題來結束今天的這場斗茶決戰,那么最后一個問題的難度肯定是超高的。

    但秦鋒又不得不承認宮本武藏所說的最后一句話,斗茶,斗的不僅僅是茶,還有茶藝師的心境,而宮本武藏正是抓住了秦鋒此時此刻矛盾的心理,才提出了這樣的一個要求。

    如果自己畏懼了,不同意,那么即便這一局自己勝了,那么最后一局的決勝環節在心態失衡之下,肯定要輸。如果自己同意,那么現在最后一個問題決勝負的方式又對自己來說是極其不公平的。

    宮本武藏這次算計的真是妙到毫巔,也無恥到了巔峰。

    但他對人心和人性的把握卻是值得自己學習。

    曹國明兄弟兩人也是明白人,此刻,他們沒有多說一句話,因為他們清楚,此刻,他們唯一能夠指望的就是秦鋒。

    秦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抬起頭來略帶嘲諷的說道:“宮本武藏先生好算計啊。”

    宮本武藏略帶一絲慚愧向秦鋒鞠躬說道:“非常抱歉,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雖然這樣對小兄弟很不公平,但我認為,此刻決一勝負對我們雙方來說也都還算合適。”

    秦鋒點了點頭:“好,我同意了。”

    宮本武藏點點頭,眼神中流露出孤注一擲的神色說道:“其實,我最后一個問題很簡單,我們日本人的茶道七則是什么?”

    這個問題一出來,曹國明曹國正兄弟兩人傻眼了,小泉三郎眼神中流露出了興奮之色。

    因為這個問題簡直是太陰險了。

    此時此刻,網絡上觀看視頻的那些網民全都憤怒了,各種彈幕猶如憤怒的子彈,紛紛彈出:

    “這個日本人也太卑鄙無恥了吧?不是說好要談我們華夏的茶文化的嗎?怎么突然把日本茶道整出來了。這誰能知道啊。”

    “太卑鄙,太無恥了。”

    就連一些日本的網民都看不下去了,紛紛指責宮本武藏不按套路出牌。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秦鋒的臉上。

    讓很多華夏網民和曹國明兄弟揪心的是,此刻的秦鋒已經閉起了眼睛,正在深深的吸氣、呼氣。

    曹國明深深的嘆息一聲,眼神中流露出絕望的神色。<!--中间广告位置-->他看出來了,此刻的秦鋒肯定是不知道的。

    過了半分鐘之后,秦鋒突然說道:“曹總,能否把你之前準備用來斗茶的茶葉拿出來給我品茶一下?”

    曹國明聽秦鋒這樣說,雖然心中依然充滿絕望,但還是決定把自己準備好用來斗茶的茶葉拿了出來,遞給秦鋒。

    秦鋒一連串嫻熟的茶藝操作之后,一杯香氣濃郁、湯色橙黃、艷麗澄澈有著獨特蘭花香氣的極品茶新鮮出爐。

    問道這個茶香,宮本武藏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雖然他拿過來和曹氏兄弟斗茶的茶葉是日本極品的玉露茶,但是他清楚,如果在相同的心境下,就算自己的玉露茶再出色,也比不過秦鋒所拿出來的這杯極品武夷山大紅袍。

    要知道,這可是九龍窠陡峭山壁上僅存的四株茶樹上長處的茶葉,產量極其稀少,是以極其精湛的工藝特制而成,自古以來便是貢品,這可是茶中之王。

    好在秦鋒并沒有在最后斗茶一關把這茶拋出來,否則的話,自己這邊必輸無疑。

    如此看來,秦鋒應該是無法回答自己的問題了。

    宮本武藏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略顯尷尬和慚愧的勝利般的微笑。他這一次的確有些玩弄心機了。

    秦鋒端起茶杯來輕輕品了一口,隨即臉上露出了一絲風輕云淡的表情,看向宮本武藏說道:“宮本武藏先生,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你們日本茶道七則分別是:提前備好茶,提前放好炭,茶室應冬暖夏涼,室內插花保持自然美,遵守時間,備好雨具,時刻把客人放在心上,我應該沒有記錯吧?”

    秦鋒說完之后,宮本武藏原本還帶著一絲勝利喜悅的臉上立刻陰沉似鐵,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滿是不可思議的望著秦鋒,喃喃的問了一句:“你是怎么知道的?”

    秦鋒苦笑著說道:“我幼年時曾經跟隨母親游歷天下,曾經遇到過一位名叫宮本雄二的茶藝師,這茶道七則就是他在泡茶給我們喝的時候說的。我那個時候年紀小,記憶力超強,剛才閉眼凝思和喝茶是為了刺激記憶力,現在終于全都記起來了,應該不會有錯吧?”

    宮本武藏慘笑著說道:“這是沒錯的。因為宮本雄二是我的父親。”

    此言一出,全場眾人全都傻眼了。

    這個……這個也太巧了吧。

    此刻,網絡評論再次炸鍋了。

    宮本武藏深深吸了一口氣,站在秦鋒面前向他深深鞠了一躬說道:“秦鋒先生,你雖然年輕,但是你在茶道文化上造詣之深厚,我甘拜下風,我服氣,我認輸。”

    說完,宮本武藏轉身滿是歉意的看向小泉三郎說道:“小泉先生,我宮本天狼技不如人,有負重托,深表慚愧,告辭了。”

    說完,宮本武藏邁步向外走去。

    小泉三郎看到這里,也無奈的搖搖頭,跟著宮本武藏向外走去。不過小泉三郎走到門口處,突然又轉身回來,走到秦鋒面前,沉聲說道:“秦鋒先生,我想要以年薪00萬的代價聘任你為我們集團的特邀茶藝師,你看如何?”

    曹國明立刻笑著說道:“小泉三郎先生,你恐怕來晚了,秦鋒先生早就是我們幽谷集團的特聘茶藝師了。而且你的年薪整整比我們低了兩百萬,你還是請回吧,記得兌現我們的賭注哦。”

    秦鋒聽曹國明這樣說,立刻正色道:“曹國明先生,我好像只是答應幫你參加這次斗茶決戰,并沒有答應做你們的茶藝師吧。”

    曹國明立刻老臉一紅,他沒有想到,秦鋒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當著視頻直播的攝像機,竟然一點臉面都不給他留,他十分尷尬。

    秦鋒說完之后,昂首挺胸,邁開大步向外走去。

    作為一名曾經的特種兵中的王者,秦鋒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利用,哪怕對方是曹國明也不行。

    薛佳慧緊緊跟在秦鋒的身后向外走去。

    兩人走出來之后,薛佳慧一把拉住秦鋒的手說道:“秦鋒,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啊?”

    秦鋒說道:“什么事情?”

    薛佳慧說道:“當然是要曹國明兌現承諾,把那800萬的訂單交給咱們的事情啊。”

    秦鋒聞言頓時一愣,隨即一拍大腿說道:“我去,我剛才因為惱怒曹國明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說謊話想要利用我,我一氣之下就離開了,把這正事給忘了。走,咱們趕快回去。”

    薛佳慧氣得狠狠的白了秦鋒一眼,跟著秦鋒往回走,等他們回到會議室卻發現曹國明兄弟已經不再了,工作人員說他們已經直接乘坐電梯到地下車庫離開了。

    秦鋒和薛佳慧全都郁悶的坐在地下。

    半晌之后,兩人垂頭喪氣的返回了薛氏大廈。

    秦鋒剛剛回到自己的工位上,便見頂頭上司姜文超滿臉怒氣的走到秦鋒面前,狠狠一拍桌子說道:“秦鋒,你被公司開除了,立刻收拾東西滾回去吧。”

    薛佳慧問道:“姜文超,你什么意思?”

    姜文超冷笑著說道:“很簡單,就在剛才,幽谷集團那邊招標結果已經出來了,美國da公司中標了那個項目。等中標之后幽谷集團才宣布了一個新的消息,那就是這個項目雖然眼前是800萬,但是后面五年之內,幽谷集團還會加大采購力度,每年的采購額度都不會低于1500萬,但是今后五年,為了公司產品質量的穩定,他們都只會采購這次中標公司的產品!

    這可是一個高大8000萬元的項目啊,秦鋒,就因為你的無能給丟了,你根本就不配做我們公司的銷售,立刻給我滾蛋吧!”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34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