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11章 琴魚茶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11章 琴魚茶

正文 第11章 琴魚茶

推薦閱讀:

    秦鋒抬眼之間,看到了那些日本記者眼神中充滿的嘲諷之意。

    他只是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紫砂壺茶具,笑著搖搖頭,沖著曹國正說道:“曹總,麻煩你讓人送一套玻璃茶具過來。”

    曹國正頓時一愣,但眼神中卻露出了一陣欣喜之色,因為這一次,秦鋒并沒有直接開口認輸,而是直接讓他換一套茶具,難道秦鋒認出了這東西?

    曹國正不敢怠慢,立刻讓手下之人找來了一套玻璃茶具,放在秦鋒的茶臺上。

    秦鋒在經過湯壺等幾個步驟之后,將六只魚干放進了茶壺內,然后將燒好的沸水分兩次徐徐倒入壺中,但見壺中立刻升騰起一團綠霧,過不一會兒,原本一條條的魚干在清澈的茶湯中,就你仿佛死而復生一般,它們個個頭朝上、尾朝下、嘴微張、眼圓睜,在杯中搖擺游弋,如戲水、似遨游,栩栩如生、情趣盎然。

    這一刻,立刻有一臺攝像機的鏡頭切換到了這茶壺之上,眼前這幕奇景很少有人見過。

    等了一會兒,秦鋒將茶湯導入一只瓷杯之中,閉上眼睛輕輕品嘗了一口,一股從未有過的奇妙清香便在唇齒中四溢開來,志得意滿恍惚間,有些飄然若仙,秦鋒依然閉著眼睛緩緩說道:“好茶,好茶,鮮香甘醇,回味無窮。”

    隨后,秦鋒又倒出幾杯請曹國明等人享用,然后將魚干倒出,夾起一條放入嘴中咀嚼,吃完之后,豎起大拇指說道:“好吃,好吃,肉嫩酥軟、咸中帶甜,鮮美爽口令人欲罷不能。”

    說道此處,秦鋒看向宮本武藏說道:“宮本武藏先生,真沒有想到,你竟然弄到了我們中國最正宗的琴魚茶,看來你對我們中國的茶文化的的確確是下過苦功的。佩服,佩服。”

    秦鋒說完之后,宮本武藏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他現在已經意識到,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恐怕真的上不簡單了。

    他是非常清楚的,如果他不是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見識到了這種琴魚茶的話,他做夢也不會想到,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種茶。最關鍵的是,這種茶的產量十分稀少,一般人是不會看到的,而且這也是一種地域性很強的茶,流行度和知名度都不是很高,這也是為什么他會拿這種中國茶來作為今天第二局比賽道具的原因。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才20歲出頭的年輕人竟然能夠認識這種茶,這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不知何時,薛佳慧已經悄然走進了會議室內,當她看到秦鋒竟然辨別出了琴魚茶的時候,她的雙眼中全都是小星星,因為她也不認識這東西。

    宮本武藏表情凝重的盯著秦鋒說道:“秦鋒,既然你叫出了琴魚茶的名字,說明你應該知道此茶,那么你知道此茶的來歷嗎?”

    秦鋒笑了:“這的確是我們中國自己的茶,名為琴魚茶。這琴魚茶的主料琴魚僅產于安徽省宣城市涇縣之北的琴溪,生長于天然的山溪之中,平時深匿于石隙,在清明前后十余天才露面,良好的生長環境使得琴魚的品質很高,自唐代起一直被奉為貢品。每到陽春三月柳綠桃紅時,當地人用特制的三角網等捕撈工具將琴魚撈起后,趁著鮮活將魚放進有茶葉、桂皮、茴香、糖、鹽等調料的沸水中,煮熟后放到篾匾上晾凈除濕,再用木炭火將其烘干至橙黃色就成為別有風味的琴魚干了。

    琴魚干大小如海蜒,只是稍胖。它鰭窄身曲,貌不驚人,可鮮活時虎頭鳳尾,重唇腮,一身美麗的銀白細鱗,漂亮異常。

    而琴魚茶與蟲茶、糯米香、雪茶在我國并稱為四大奇茶。

    身為一名茶道愛好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們國家如此有特色的茶呢?

    宮本武藏先生,恐怕這一局,你要失算了。”

    宮本武藏眼神中震驚之色更濃,他震驚于秦鋒的博聞強識,竟然可以將琴魚茶的特色和來歷說得如此通透,不過他的臉上此刻卻依然一臉淡定,笑吟吟的說道:“你能知道此茶的確讓我意外,但若要說我失算我看也未必。

    之前我說過,從這一局開始,我會向你提出個以內的有關這茶的問題,如果你全都答上來了,才能算你贏,如果你答不上來,算我贏。我沒說錯吧?”

    秦鋒點點頭:“你沒有說錯,有什么問題盡管提吧。”

    宮本武藏眼底深處流露出一絲狡猾,說道:“秦鋒,你應該清楚,茶與文化是息息相關的,尤其是在你們中國,更是詩詞的故鄉,寫茶的詩人也非常多,那么我這局第一個要求是,你必須要說出三首與琴魚或者琴魚茶有關的古人詩句來,說不出來算你輸。”

    宮本武藏這個問題一出來,曹國正再次怒了,大聲說道:“我說宮本武藏,你是不是太無恥了啊,這茶是你準備的,你提前做做功課就可以查到相關的資料了,但秦鋒是匆忙上陣,他上哪里去找這么偏門的詩句去啊。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宮本武藏冷冷的說道:“曹總,你說得的確有一定道理,但你不要忘了,我們是登門挑戰的,而且早就跟你說過,我們挑戰的內容是與茶有關的一切相關內容,這也算是提前告知了吧?更何況我們挑戰的還是你們中國與茶有關的茶詩,如果連你們中國人連自己老祖宗留下來的茶詩都背不下來的話,那么恐怕只有靠我們日本人幫你們發揚光大了。”

    宮本武藏說完,會議室內一片沉寂,就連那些在網絡視頻直播平臺上觀看這次視頻直播的很多華夏的網民臉上也全都露出了凝重和深思之色。

    雖然宮本武藏的這個問題提的十分尖銳,甚至有些強詞奪理,但是不可否認,他說的的的確確有他的道理。

    秦鋒卻是微微一笑說道:“宮本武藏先生,你說得沒錯,我們華夏老祖宗留下來的好東西,我們怎么能不傳承和發揚呢。

    那么你聽好了,我這就給你吟誦三首與琴魚和琴魚茶有關的三首詩:

    第一首詩我吟誦歐陽修的《和梅公議琴魚》:

    琴高一去不復見,

    神仙雖有亦何為。

    溪鱗佳味自可愛,

    何必虛名務好奇”。

    第二首詩,我吟誦陸游陸放翁的《冬夜》:

    百錢買菅席,錦茵亦何加;疋布縫麤裘,安用狐腋奢。昨者南山僧,松肪寄一車,可以照讀書,堅坐待朝霞。顧影為發笑,山童雙髻丫。一掬琴高魚,聊用薦夜茶。

    至于這第三首詩,我吟誦宋代<!--中间广告位置-->詩人梅堯臣賦《琴魚》

    大魚人騎天上去,

    留得小魚來按觴。

    吾物五鄉不須念,

    大官常饌有肥羊。”

    吟誦完之后,秦鋒依然是那副風輕云淡的樣子!只不過這哥們再次開啟了裝逼之旅。

    吟誦的時候,這哥們把雙手負在背后,邁著四方步,每走兩步吟誦一句詩,等到三首詩吟誦完之后,幾乎這屋子里每個地方他都走了一遍。

    尤其是這哥們專門停在小泉三郎的面前,對著小泉三郎吟誦了整整一首詩,而他的身材又比小泉三郎高大威猛帥氣,氣得小泉三郎不得不踮起腳尖和秦鋒對視,不甘心在氣勢上被秦鋒壓倒。

    一時之間,整個華夏網絡界再次一片歡騰。彈幕內容更是五花八門,歡快之意鋪天蓋地:

    “秦鋒這哥們有兩把刷子啊!他居然對琴魚茶了解得如此通透,牛人!”

    “這哥們當真是吟得一手好‘濕’,裝得一手好‘逼’!真他嗎的人才啊!”

    “秦鋒哥哥你真帥,妹妹我想把你愛!”

    等到秦鋒從小泉三郎身邊走過,三首詩已經吟誦完畢,小泉三郎這才放下腳尖,深深的吸了兩口氣,看向秦鋒的眼神中充滿了憎恨和厭惡。

    這個年輕人,當真是太囂張了,剛才明顯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節奏啊。

    此時此刻,心情最好的要數曹國明和曹國正兄弟兩人了,他們誰都沒有想到,秦鋒在這第二局竟然表現得如此出色,這大大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之外。尤其是秦鋒面對宮本武藏如此偏門的茶知識考驗,竟然應付得輕描淡寫,行云流水,當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這一刻,曹國明看向秦鋒的眼神中充滿了欣賞。

    但就在這個時候,意外陡升。秦鋒裝逼完畢從薛佳慧身邊走過的時候,薛佳慧突然伸手抓住秦鋒的衣領,在秦鋒震驚、錯愕的目光中,她用她那嬌艷欲滴的紅唇直接在秦鋒的右臉上啵的親了一口,一個淺紅色的唇印立刻烙印在了上面。然后湊到秦鋒耳邊低聲說道:“秦鋒,你小子被姑奶奶我蓋章烙印了,你跑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說完,秦鋒被薛佳慧一把推開。

    全場嘩然,整個網絡上觀看這次視頻直播的觀眾一片嘩然。

    這個事件實在是太意外了!

    一時之間,彈幕信息再次瘋狂起來:

    “這女孩是誰啊!長得這么漂亮,居然主動對秦鋒投懷送抱,簡直是暴殄天物啊。好白菜都被豬給拱了。痛心疾首啊。”

    “這狐貍精是誰?竟然敢親我的秦鋒哥哥,有種你過來,看姑奶奶噴不死你!”

    “簡直是妲己轉世,太無恥,太狐媚了,竟然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做出這種事處理,簡直恬不知恥。”

    此時此刻,薛佳慧的父親薛振強也坐在辦公室內與陳久昌一起看著這次的視頻直播,等他看到此處的時候,氣得直接拿起桌子上喝茶的紫砂壺狠狠的丟在地上,臉色鐵青著說道:“這臭丫頭,簡直是給我丟人現眼,氣死我了,氣死我了。竟然對這么一個窮小子如此死心塌地,簡直有辱門風,有辱門風啊!陳久昌,你立刻把這臭丫頭給我揪回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柳擎宇看到眼前這一幕也是頗為意外,尤其是看到秦鋒臉上露出的那種無奈的神情,他嘆息一聲說道:“這臭小子,當真是艷福不淺啊。”

    秦鋒帶著臉頰上那淡淡的唇印,回到了自己的茶臺旁邊,笑著看向宮本武藏說道:“宮本武藏先生,不知道你還想有什么問題要問嗎?”

    宮本武藏深吸了一口氣,看向秦鋒的眼神中露出了深深的凝重之色,此時此刻,他已經感受到了站在自己面前這個年輕人的棘手之處。

    他或許看起來很年輕,但這個年輕人在國學造詣上水平如此之高明,這讓他對后面的比賽充滿了憂慮。

    雖然秦鋒剛才只是簡單的背誦了三首與琴魚茶有關的詩句,但見微知著,秦鋒如果連這么偏門的茶詩都能記得住的話,那么其他的茶詩呢。

    誰能保證呢?

    想到此處,宮本武藏笑著說道:“秦鋒,我不得不承認,你這一局表現得非常出色,這一局你贏了。我輸得不冤。下面我們直接進入第三局吧。

    這一局,我使用的是我們日本的茶葉,只要你能夠辨別出這茶葉的名稱,產地,并正確的沖泡好此茶,那么這一局就算你贏,反之,如果你有一個環節出錯,就算我贏。怎么樣?”

    秦鋒點了點頭。

    等宮本武藏把那罐標號為1的瓷罐放在秦鋒面前,秦鋒打開瓷罐,攝像機鏡頭給茶葉一個特寫之后,網絡上觀看視頻直播的人全都傻眼了。

    而此刻,站在秦鋒不遠處看到這種茶葉的曹國明和曹國正兩人也傻眼了。

    曹國明擔心的看向秦鋒的臉上表情,他看到,秦鋒的眉頭又皺了起來。曹國明的心一下子又懸到了嗓子眼。

    因為宮本武藏這次拿出來的日本茶葉他依然不認識。他估計秦鋒也很難認識。畢竟,這是日本產的茶,自己這樣一個專門從事茶葉生意的茶葉大亨都不認識,秦鋒又怎么可能認識呢?

    看到秦鋒臉上的表情,小泉三郎和宮本武藏兩人對視一眼,臉上全都露出了得意之色。

    這個茶葉,才是他們真正的殺招。

    在他們的盤算中,后面兩局的比賽根本用不上,僅僅是前面三局便足以解決華夏方面的茶道高手了。

    因為第一局除了宮本武藏之外,沒有任何人可以答出來,這是穩贏的一局,這也是他們的陰險之處。

    有這一局墊底,第三局必殺,第二局正常情況下也基本上不可能輸,那么前三局就直接ko對手幾率非常之大。

    只不過他們沒有想到第二局秦鋒竟然奇跡般逆轉。

    不過這第三局,他們勢在必得。

    宮本武藏笑吟吟的看向秦鋒說道:“秦鋒,你認不出來我們日本茶并不丟人,你可以直接認輸。后面兩局你還有機會哦。”

    宮本武藏小心翼翼的誘導著秦鋒,想要讓他放棄抵抗。

    此時此刻的秦鋒內心深處的確非常焦慮,因為僅僅是看茶葉的外形,他根本無法辨別出茶葉的名稱、產地,更別提沖泡之法了。

    怎么辦?

    秦鋒的腦門上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34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