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6章 一波三折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6章 一波三折

正文 第6章 一波三折

推薦閱讀:

    秦鋒拿起茶葉陶罐仔細看了看,然后湊到鼻端仔細聞了聞,點點頭說道:“嗯,這茶外形條索粗壯,勻整挺直,具有天然花香,香味清高細銳,留香持久,好茶,好茶。”

    聽秦鋒如此評價,曹國正笑了笑,有些意外,說道:“沒想到你還真是一個懂茶之人啊。”

    你可知道這茶的名字?”

    秦鋒笑道:“這茶的名字我先不著急說,因為現在只是看了茶葉的外形和香味,還需要茶藝的配合,品嘗到最終的茶湯之后才能最終確定。”

    曹國正再次點頭,能夠在已經認出此茶的情況下還能如此不疾不徐,秦鋒的心態非常之好,此子絕非池中之王。

    秦鋒笑著說道:“曹總,能否先把主位讓給我,既然要鑒賞我的茶藝,您得讓出位置來才行。”

    曹國正的辦公桌非常大,辦公桌與茶藝桌連成整體,緊密相連。

    秦鋒說完之后,曹國正笑吟吟的站起身來,把主位讓給了秦鋒。

    秦鋒站在茶藝桌前,拿起茶壺來仔細端詳了一會兒,豎起大拇指說道:“這紫砂壺乃是極品啊。這壺看起來風格高雅脫俗,造型流暢靈活,雖不追求工巧雕琢,但匠心獨運,樸雅堅致,妙不可思。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應該是明代紫砂壺大師時大彬的精品之作,價值不菲啊。”

    秦鋒說完,笑著看向曹國正。

    如果說一開始曹國正對待秦鋒還抱著之前讓秦鋒知難而退的心思的話,那么此時此刻,他還真的被秦鋒吊起了胃口。

    他的這把紫砂壺擺在辦公桌上已經很久了,但真正能夠看幾眼便鑒定出這把紫砂壺年代和制作者的人卻極少,尤其是秦鋒只是端詳這把壺的外表,并沒有看壺的底部鈴印也沒有看壺里面,這就說明秦鋒僅僅是通過紫砂壺的藝術造型特色和壺的細節就斷定出了這把壺的來歷,即便是他當初剛剛入手這把壺的時候,也是聘請了多位古董鑒定行業的專家集體鑒定之后才最終確定是真品的。而秦鋒竟然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直接斷定出了這把壺的來歷,他的知識儲備之豐富可見一斑。

    曹國正豎起大拇指笑著說道:“秦鋒小友不簡單啊,你說得沒錯,這把壺就是時大彬的作品。”

    薛佳慧此刻真的有些震驚了,她那雙美麗的眸子望著秦鋒,眼神中寫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她雖然知道秦鋒很有才華,尤其是在學習上,秦鋒在學校讀書之時,幾乎門門功課都是第一名,從無例外。

    但那是學習,但現在,秦鋒竟然連這些課外知識的儲備都如此豐富,怎能不讓她震驚。

    秦鋒對于曹國正的表揚倒是寵辱不驚,不慌不忙的先把礦泉水倒進熱水壺中,燒開之后,把沸水淋在了紫砂壺上,笑著說道:“曹總,您看我這招孟臣淋霖可還標準?”

    曹國正眼神之中再現震驚之色,因為秦鋒的表現十分專業,而能夠說出孟臣淋霖如此標準的術語之人,絕對是功夫茶道的高手。他微微一笑,點了點頭:“標準。”

    秦鋒溫壺過后,這才用茶匙將茶葉撥入茶壺,裝茶的順序應是先細再粗后茶梗。然后將將水倒入紫砂壺中,水滿壺口為止。”

    薛佳慧笑道:“秦鋒,這兩個動作有什么講究嗎?”

    秦鋒點點頭:“這第一個動作名叫烏龍入宮,第二個動作為懸壺高沖。下面進行第三個動作春風拂面。”

    一邊說著,秦鋒用壺蓋輕輕刮去壺口的泡沫,然后重新蓋上壺蓋,沖去壺頂的泡沫。在淋壺的時候,秦鋒十分小心,只是沖壺蓋和壺身,避免淋到氣孔上,否則水會沖入壺中。

    看到此處,曹國正臉上的表情已經不能用震驚來形容,而是欣賞。他笑吟吟的繼續考驗秦鋒問道:“秦鋒,不知道你這第三招春風拂面的目的是什么?”

    薛佳慧也充滿疑惑的望著秦鋒。

    秦鋒笑著解釋道:“這次淋壺的目的有兩個,一為清洗,二為使壺內外皆熱,以利于茶香的發揮。”

    說完之后,秦鋒快速迅速倒出壺中之水,一邊做一邊解釋道:“這一招名為熏洗仙顏,也叫洗茶,目的是洗去茶葉表面的浮塵。”

    隨后,秦鋒再次手拎熱水壺,用高沖法再次向壺內注滿沸水,笑著說道:“此招名為玉液回壺,下兩招分別若琛出浴和游山玩水。”

    說著,秦鋒轉動杯身,如同飛輪旋轉,又似飛花歡舞,用第一泡茶水燙杯。然后執壺沿茶船運轉一圈,滴凈壺底的水滴,以免水滴落入杯中,影響茶之圣潔。

    看著秦鋒那流暢而嫻熟的動作,曹國正眼神之中的欣賞之色越來越濃了。秦鋒此時此刻的動作比他平時待客之道還要繁瑣標準,操作水平已經達到專業水準。

    在曹國正和薛佳慧目光注視下,秦鋒打開紫砂壺壺蓋,手提開水壺,將壺的位置從高到低,如此重復沖水三次,但見壺內因為沖茶力度的變化使得茶葉翻滾,茶葉內含物質快速浸出,茶湯濃度變得十分均勻。

    薛佳慧問道:“秦鋒,這一招叫什么?”

    秦鋒說道:“這一招叫鳳凰點頭。既是為了表達對客人的敬意,也是為了讓茶湯濃度均勻。”

    說罷,秦鋒拿起茶桌上三只茶杯,將紫砂壺壓低循環往茶杯內斟茶,茶壺似巡城之關羽。”

    秦鋒笑著說道:“這一招名為關公巡城,目的是為使杯中茶湯濃淡一致,且低斟是為不使香氣過多散失。”

    一邊說著,秦鋒一邊將壺中所余斟于每一杯中,這些是全壺茶湯中的精華,應一點一滴平均分注。做完這一步,秦鋒解釋道:“這一招叫韓信點兵。”

    薛佳慧笑了,說道:“這兩個名字非常形象。”

    斟茶完畢,秦鋒將其中一杯端至曹國正面前,滿臉含笑說道:“曹總,請品茶。”

    看到此處,曹國正并沒有去品茶,而是笑吟吟的看著秦鋒說道:“秦鋒,你的茶藝水平非常高明,足以讓我震驚,現在是不是可以說出這茶葉的名字了?”

    秦鋒笑著點了點頭,自己端起一杯茶湊到自己的鼻端聞了一下茶的香味,然后用拇指與食指扶住杯沿,輕輕品味了兩口。這才笑著說道:“此茶初聞可辨優雅清高的自然花香氣,香氣濃郁,茶湯橙黃清澈明亮,入口甘醇、爽口、回甘,這讓我想起了一副對聯:“愿充鳳凰茶山客,不作杏花醉里仙。”

    說完之后,秦鋒笑著看向曹國正說道:“曹總,對我的這個回答可還滿意。”

    曹國正滿意的點點頭。

    薛佳慧依然有些不解,不滿的瞪了秦鋒一眼說道:“秦鋒,你們打什么啞謎,這到底是什么茶?”

    秦鋒笑著說道:“<!--中间广告位置-->這茶的名字叫鳳凰單叢!產地是廣東省潮州市潮安區鳳凰鎮,屬于半發酵烏龍茶。”

    薛佳慧這才恍然大悟,連忙看向曹國正說道:“曹總,你看現在是否可以帶我們去見曹董事長了呢?”

    曹國正點點頭:“好,真沒有想到,秦鋒小友對于茶道竟然有如此高深的理解,你們稍等片刻,我這就去見一下我哥,我相信他應該樂意見你們的。”

    一邊說著,曹國正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等曹國正離開之后,薛佳慧掐了秦鋒一把說道:“我說秦鋒,你啥時候對于茶道知識了解的這么多,我以前怎么沒有見你表現過?”

    秦鋒苦笑著說道:“其實啊,今天算是趕巧了,如果他拿出來的不是這鳳凰單叢而是別的茶的話,我未必能夠認得出來,但非常湊巧的是,我去過廣東省潮安區鳳凰鎮,那邊群峰競秀,萬壑爭流,山青水綠,云繞峰巒,也只有那里的自然條件才能誕生出如此茶類精品。

    當時我母親帶著我游歷天下之時,就因為這鳳凰單叢茶,專門在那里停留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而我的茶藝水平也是在那里真正錘煉出來的。”

    薛佳慧雙眼中露出了羨慕之色,說道:“看來,當真是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啊。”

    秦鋒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薛佳慧道:“也不知道為什么小曹總會給咱們設下這么奇葩的一個考驗。不知道曹國明能不能見我們啊。如果要是見不到曹國明的話,我們之前的努力可就白搭了。”

    此時此刻,董事長辦公室內。

    曹國明正坐在茶幾旁吞云吐霧,眉頭緊鎖。

    曹國明對面,曹國正正在匯報著剛才考驗秦鋒的過程。

    等曹國正說完之后,曹國明的臉上的愁云一下子就淡了很多,一把掐滅煙頭,直接站起身來激動說道:“我們小小的北安市竟然還隱藏著如此高人,我得好好的見識一下。沒準他就是那個雜毛老道跟我所說的命里的貴人呢。”

    一邊說著,曹國明就想起身往外走,卻被曹國正給拉住了,曹國正說道:“大哥,你先不要著急,他是不是那個雜毛老道所說的貴人現在可不能輕易的下結論,不過呢,這個年輕人對于茶道的理解確確實實十分獨特而高明。

    不過呢,我認為咱們不能輕舉妄動。畢竟,明天上午,日本nhg茶葉集團亞洲區總裁小泉三郎會帶著他們集團的特級茶藝師宮本武藏直接來到咱們幽谷集團總部來踢場子,如果我們輸給他們的話,我們不僅無法覬覦日本和歐美的茶葉市場,就連我們現在在國內所獲得的一部分市場份額也得拿出來讓給他們。

    這是一場事關我們幽谷集團生死存亡的關鍵之戰,這一戰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

    所以,我們必須要慎重行事。

    之前大哥你不是為我們挑選人才制定了三關考驗嗎?

    我認為,對待秦鋒,我們應該繼續秉承這個標準,如果秦鋒真的能夠通過這三關考驗,那么他很有可能就是那個雜毛老道所預言的我們曹家的貴人,但如果他通不過這三關考驗,只能說我們之間有緣無分。”

    曹國明一下子就冷靜了下來,連忙點頭,沉聲說道:“你說得沒錯,我剛才的確有些心急了。

    不過國正啊,你應該清楚,我設下的那三關考驗到現在為止,被我們邀請前來參加測試的人已經有20多位了,那些人都是國內頂級的茶藝師,年齡都在40歲以上,他們這么多高手連第二關都通不過,秦鋒這樣一個20歲才出頭的人能夠通過我們的考驗嗎?我估計很難啊。”

    曹國正臉上帶著一絲異樣說道:“大哥,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有一種感覺,這個秦鋒往那里一站,我竟然有些看不透他。

    別的不說,僅僅是他今天所展現出來的茶藝水平,比起我們所見過的那些頂級茶藝師來并不遜色。而且他能夠輕輕松松判斷出鳳凰單叢這種茶的來歷和特色,這足以說明這個年輕人不簡單了。

    我認為,我們應該給他一個機會。”

    曹國明點了點頭:“有道理。”

    說完之后,曹國明突然問道:“對了,我說國正啊,這個小家伙你是從哪里找來的?我以前怎么沒有聽說過?”

    曹國正一拍腦門說道:“你看我,我把這事都給忘了。大哥,你不知道吧,這小家伙可不是我找來的,而是他自己送上門來的。”

    曹國明臉色一下子就凝重起來,皺著眉頭說道:“這小子該不會是日本nhg集團派出來潛伏的商業間諜吧?日本人玩弄類似的陰招可是不少的。”

    曹國正連忙搖搖頭說道:“哥,你有些多心了。秦鋒這小子絕對不可能是商業間諜的,他是薛氏集團旗下薛氏宏源電子公司的一名銷售代表,他跑過來想要見你是因為他想要拿到我們幽谷電器設備有限公司最近發布的一筆800萬的開關電源訂單。”

    曹國明這才坐了回去,點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就讓他進來試試吧,如果他能夠通過我們這三關考驗的話,別說是800萬的訂單了,8000萬的訂單都不在話下。但如果通不過考驗的話,那就哪里來的回哪里去。”

    曹國正點點頭,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笑著看向秦鋒說道:“秦鋒,你們稍等片刻,10分鐘之后,我大哥會見你,不過呢,要想與他談話的話,你需要經過三關考驗才行?”

    薛佳慧瞪大了眼睛說道:“曹總,你們不是在開玩笑吧?難道談個業務還得經過重重考驗?我怎么感覺這比我們面試還要復雜?”

    曹國正笑道:“沒有辦法,我大哥這個人性格古怪,特立獨行,如果你們要是沒有底氣的話,可以選擇現在離開,這樣的話,也不影響你們公司參加明天幽谷電器設備有限公司的招標會。當然了,如果你們可以通過下面三關考驗的話,什么都好談。”

    秦鋒挺直了腰桿說道:“好,這三關,我們闖了。”

    此時此刻,秦鋒已經沒有了任何退路,對他來說,為了救母親秦睿婕,別說是三關了,就算是三十關他也要闖。

    薛佳慧臉上滿是緊張和焦慮,心中暗暗祈禱:“希望這三關不要太復雜,秦鋒在這個項目上不能出一點意外啊。這可關系到我未來婆婆的性命安全。”

    想到未來婆婆幾個字,薛佳慧的臉紅了。

    秦鋒正巧抬眼望來,但見此刻的薛佳慧明眸皓齒,面帶紅霞,美艷不可方物。

    薛佳慧之所以知道秦鋒進入薛氏集團的目的,是兩人偶遇的當天晚上兩人一起吃飯的時候,秦鋒已經把自己進入薛氏集團是為了拿到薛振強手中的那本《道德經》古籍用來交換不知道被誰綁架走的老媽。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33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