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5章 直接叫板 - 超級商業帝國 - 都市言情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超級商業帝國 > 正文 第5章 直接叫板

正文 第5章 直接叫板

推薦閱讀:

    姜文超訓斥秦鋒的聲音很大,整個銷售部大廳內的人都能聽到。很多人全都抬起頭來看向這邊。議論聲再次響起。

    秦鋒的臉色十分難看。他看得出來,姜文超這是在故意刁難自己。

    秦鋒也不是吃素的主。他冷冷的看向姜文超大聲說道:“姜總,現在距離正式招標不是還有一天的時間的時間嗎?就算你有心想要把我趕走的話,是不是也得等到招標結果公布之后再說啊。你現在就如此猴急,是不是有些操之過急啊。這可不像是一個當領導的應該具有的休養啊。”

    姜文超立刻冷笑著說道:“茍延殘喘是沒有用的。這個項目以你的能力根本就不足以駕馭。”

    秦鋒毫不猶豫的回擊道:“我是否能夠駕馭你現在就下結論為時尚早,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我是不會讓你心中的如意算盤得逞的。”

    姜文超像轟蒼蠅一般揮了揮手說道:“那我們就走著瞧吧。我倒是要看一看,你秦鋒到底有幾把刷子,別到時候招標結果公布之后,你跟我說什么不以成敗論英雄之類的話,如果是那樣的話,你可就丟人現眼了。”

    姜文超這番話,相當于連第二次失敗的機會都不給秦鋒了,相當于堵死了秦鋒所有的退路,如果秦鋒無法拿下這次幽谷電氣設備的訂單,秦鋒必須要滾蛋。

    秦鋒原本的脾氣就不好,但是為了能夠留在薛氏集團,他必須隱忍,他狠狠的握了握右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目光如刀鋒一般從姜文超的臉上劃過,冷冷的說道:“人在做,天在看。”

    說完,秦鋒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閉上眼睛,心中默默的背誦《道德經》的內容: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

    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隨著道德經第一章背誦完畢,秦鋒的心境漸漸平復了下來。

    他清楚,在職場上混,是不能斗氣的。只有硬實力才是安身立命之本。

    《道德經》第一章的意思是取道于尋常可取之道,其道非恒久之道;取名于尋常可取之名,其名非恒久之名。取名于無名,就好比天地未判之初始;取名于有名,乃是萬物化生之根本。所以,通常要無所趨求,以便觀想那無以名狀的微妙;時常又要有所趨求,以便觀想那成名化物的極限。這兩方面是同一行為體的不同顯現,同樣深及于行為體的幽深內殿。在這同樣深及幽深的兩者之間作不斷深入的循環運行,就是一切行為運作的微妙法門。

    對于《道德經》第一章,秦鋒心中浮現起了憨山大師對此的注解:“此章總言道之體用,及入道工夫也。老氏之學,盡在于此。其五千余言,所敷演者,唯演此一章而已。”

    秦鋒脾氣不好,而每次當他想要發怒發飆時,都會默念此章內容,進而達到平心靜氣的目的。

    薛佳慧立刻給秦鋒打了一條微信過去:“你沒事吧?是不是有想要暴揍這孫子的沖動?”

    秦鋒立刻回復道:“沖動是魔鬼,在職場上,一切用實力說話。我要用實力碾壓他。”

    薛佳慧這才放下心來。作為秦鋒的大學同學,薛佳慧非常清楚秦鋒的脾氣,這哥們在大學的時候,雖然是學霸級人物,但在籃球場上,也曾經和那些籃球特長生發生過沖突,最牛逼的是,這哥們和他的好兄弟范鴻漸兩人以二對五,愣是沒吃虧,薛佳慧之所以喜歡秦鋒,也正是因為喜歡秦鋒那種率真的性格,她知道,秦鋒的眼中是不揉沙子的。

    此時此刻,姜文超心中也有些緊張,因為他看得出來,剛才秦鋒站在他的面前握緊右拳之時,不知為什么,姜文超感受到一股濃濃的威脅,那一刻,他好像自己身體如墜冰窟一般,秦鋒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彌漫著殺氣。那一刻的秦鋒好像是從地獄中走出來的嗜血修羅一般。

    那一刻,姜文超感受到自己的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絲莫名其妙的恐懼。

    一直等到秦鋒返回座位之后,他那劇烈跳動的心臟這才漸漸平復了下來。

    姜文超此刻有些后悔自己對秦鋒有些太過于心急了。

    他真的擔心自己把秦鋒逼得狗急跳墻,真的暴揍自己一頓,那樣可就得不償失了。畢竟,秦鋒身高比他整整高出一頭,而且身強體壯,真要打架,他不是秦鋒的對手。

    第二天上午,秦鋒和薛佳慧再次前往幽谷大廈,前臺美女王珊珊十分歉意的說道:“秦鋒,非常抱歉,今天上午小曹總又出去了,不過可以肯定,他下午肯定在公司,你們下午再來吧。我已經幫你們預約上了。下午曹總可以見你們。”

    秦鋒連忙對兩人千恩萬謝。當天中午,秦鋒和薛佳慧請兩位美女出去吃了一頓大餐。

    下午,秦鋒和薛佳慧按照約定的時間提前10分鐘趕到幽谷大廈。

    王珊珊打了一個電話之后,滿臉含笑看向秦鋒說道:“秦鋒,小曹總說你們可以進去了。”

    秦鋒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只要能夠見到小曹總曹國正,他就有機會見到曹國明。

    進入電梯,王珊珊幫助他們刷了一下電梯卡,送他們進入9樓,然后用手一指房間最東頭說道:“小曹總的房間在906,你們自己過去吧。”

    秦鋒再次感謝之后,和薛佳慧邁步向房間盡頭走去。

    薛佳慧低聲說道:“我怎么有些緊張的雙腿發軟呢。”

    秦鋒笑了:“沒什么大不了的。”

    一邊往906房間走,秦鋒的大腦一邊在飛速的轉動著,他清楚,這次與曹國正見面是自己<!--中间广告位置-->唯一的機會,能否說服曹國正和曹國明選擇薛氏宏源電子的開關電源產品,直接關系到他能否留在薛氏集團,他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而剛剛王珊珊明確的告訴他,曹國正只給他五分鐘的時間。

    五分鐘的時間,說服一個公司的常務副董事長給他一個小小的銷售代表面見董事長的機會,難度之大不可想象。

    從電梯口到906房間,只有短短50米的距離,秦鋒和薛佳慧已經站在906房間門口。

    秦鋒深深吸了一口氣,敲響了房門。

    “進來。”里面傳來了一個十分宏亮的聲音。

    秦鋒和薛佳慧兩人推門而入。

    部署的古香古色禪意十足的寬大辦公室內,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正坐在紅木辦公桌后面盯著前面的電腦,手指在鍵盤上噼里啪啦的敲擊著。

    秦鋒和薛佳慧走進房間之后,他淡淡的說道:“聽前臺王珊珊說,你們之前已經連續來了四次了,為的就是想要見我一面,我很好奇,你們兩個小小的銷售代表為什么不去找郭興業,而是來找我呢?哦,對了,你們只有五分鐘的時間。”

    秦鋒和薛佳慧站在曹國正面前,看著眼前這個身材微胖但面容儒雅的商人,心情迥異。

    薛佳慧雖然是薛振強的獨生女,但畢竟初入職場,尤其是這種場合更是第一次經歷,所以心情十分緊張。

    秦鋒卻表現出了一副風輕云淡的樣子,他突然語出驚人:“曹總,我可以解決貴公司董事長曹國明先生的難題。”

    曹國正頓時就是一愣。

    他沒有想到,秦鋒竟然沒有正面回答自己的問題,而是直接提到了哥哥曹國明,而且似乎還知道哥哥面臨困局。

    這讓曹國正非常意外。

    之前來了很多人,都想要面見哥哥曹國正,但沒有一個人提到哥哥所面臨的困局之事,而秦鋒這個小小的銷售代表竟然一語道破,看來,自己還真不能小看這兩個年輕人。

    此刻,最為吃驚的部署曹國正,而是站在秦鋒身邊的薛佳慧。她萬萬沒有想到,秦鋒竟然第一句話就如此震撼。

    隨同薛佳慧能夠猜到秦鋒這樣說是為了獲得面見曹國明的機會,但是,如果到時候他無法幫助曹國明解決他的困局的話,那么面見曹國明之時,也就是他們徹底失敗之時,到時候后果不堪設想。

    薛佳慧心中一下子變得更加緊張了。用手輕輕拉了拉秦鋒,示意他收斂一下。

    秦鋒沖著薛佳慧滿是自信的笑了笑,這讓薛佳慧的緊張稍微緩和了一下。

    原本低著頭看著電腦根本沒有想搭理秦鋒他們的曹國正此刻不得不抬起頭來,望著眼前秦鋒那年輕的面孔,突然呵呵笑了起來:“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秦鋒,你能夠綜合各方面信息得知我們曹總身陷困局,說明你很有才華,不過你應該也清楚,既然連我們董事長這種級別的巨頭都要頭疼的困局,又豈是你一個小小的剛剛畢業沒有多久的銷售代表就可以解決的呢?”

    秦鋒微微一笑,落落大方的說道:“曹總,我要感謝您能夠在百忙之中給我一次見面的機會,我相信,您的這次善意之舉,應該也可以收獲一次不錯的機遇。

    根據我收集到的信息,曹國明董事長現在正在為了茶葉生意的事情而發愁,而我呢,人雖然年輕,但是品茶鑒茶的水平,自信還是有些功夫的,所以我希望曹總您能夠給我一個面見曹董事長的機會。也給你們一個機會。”

    曹國正看著秦鋒那古井無波的年輕臉龐,心中多少還是有些震撼的。畢竟,如此年輕的年紀,竟然敢在自己這個專業從事茶葉生意的專家級大佬面前談品茶鑒茶,膽子和魄力確實非同一般。

    曹國正略微沉吟片刻,笑道:“好,秦鋒,你果然非同一般,你的這番話的的確確引起了我的興趣。但你應該也知道,如果你僅僅是為了引起我的注意而玩弄一些小把戲的后果。”

    秦鋒笑道:“曹總,我深諳德不配位,必有余殃的道理。我既然敢說出這樣的話,自然不會無的放矢。還請您放心。”

    曹國正微笑著點點頭,站起身來,走到旁邊的茶葉架上,從上面取了一個白色瓷罐,打開蓋子之后放在秦鋒的面前,笑吟吟的說道:“秦鋒,給我展示一下你的茶藝吧,最后說出這茶的名稱和來歷以及產地,如果你整個流程作對了,答對了,我立刻帶你去見我們董事長,如果有一個環節出錯,那么對不起,你們請回吧,幽谷電器設備公司今后所有的訂單都與你們薛氏宏源電子一點關系都沒有了。”

    薛佳慧也是一個愛茶之人,她自認為中國十大名茶她無一不精,無一不解,每一種都品茶過,但是擺在她面前的這種茶她根本就沒有見過。這種茶葉外形緊結壯直,勻整,色澤黃褐,油潤有光。

    薛佳慧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種茶應該是紅茶,但是從來沒有見過這種茶葉。

    她開始為秦鋒擔心起來,因為她對茶的愛好是從小學5年級就開始了,因為家庭條件好,雖然不敢說遍覽天下名茶也相差無幾,但即便如此,她依然不認識眼前這種茶,那么秦鋒能認識嗎?

    這時,曹國正笑著說道:“秦鋒,如果你連這種茶的名字都叫不出來的話,可以直接棄權了。”

    在曹國正看來,秦鋒這么年輕,肯定不會認識這種茶的,即便是自己那些沉浸茶道數十年的老友,能夠真正認出這種茶的人也寥寥無幾。秦鋒不可能認識的。

    他今天就是想要讓秦鋒知難而退。

    大家如果感覺本書還可以看,可以點擊書的主業封面下面的放入書架,這樣以后大家就可以隨時閱讀這本書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8/310633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