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445章:李世民西進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445章:李世民西進

正文 第445章:李世民西進

推薦閱讀:

    <r />

    喧囂戰場出現了一瞬間的寂靜,無論是隋軍亦或是鄭軍,都沒想到剛才還威風凜凜,殺得李正寶丟盔棄甲,狼狽奔逃的魏陸,在羅士信面前竟然連個像樣的一合都沒有撐得過,便被斬落馬下!<r />

    <r />

    不是直面頂級武將的人,永遠體會不到頂級武將那恐怖的壓迫力,事實上,魏陸在自己精氣神大衰之后,還有勇氣向羅士信發起沖鋒,已是難得的悍勇表現了。<r />

    <r />

    片刻的寂靜過后,隋軍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歡呼聲,就連李正寶也從人群里鉆出來,看著魏陸的尸體,惡狠狠的吐了口唾沫,抽出腰間戰刀砍向魏陸的人頭。<r />

    <r />

    “咣~”<r />

    <r />

    一聲脆響聲中,斜刺里突然探出一柄寒槍,將李正寶的戰刀蕩飛。<r />

    <r />

    “大將軍,你……”李正寶抬頭看去,正對上羅士信一臉嚴肅的表情。<r />

    <r />

    “此人雖是敵人,卻也是條好漢子,可殺不可辱!”羅士信淡漠的掃了他一眼“將其尸體讓彼方將士帶回。”<r />

    <r />

    “喏!”<r />

    <r />

    不等李正寶再說什么,早有羅士信的親衛上前,徑直將魏陸的尸體抬到敵軍陣前,默然退后。<r />

    <r />

    “將軍,你怎么……”李正寶還想再說,卻見羅士信拍馬來到一群鄭軍將士之前。<r />

    <r />

    看著一雙雙隱含憤怒的目光,羅士信道“此人是何名諱?”<r />

    <r />

    一名隨行將領朗聲道“我家將軍乃是滎陽太守魏陸!”<r />

    <r />

    “魏陸?”羅士信目光在對方緊握兵器的手中掃過,點了點頭道“是一員好漢,我羅士信不敬他點武藝,卻敬他在危急之際,仍愿為爾等安危而奮不顧身之義舉。他雖未能攔我,然而為了讓英雄瞑目,爾等現在立即返回洛陽!我不敢保證你們下一回是否這么幸運,希望你們沒有遇到我大隋鐵軍。”<r />

    <r />

    “將軍!”聽羅士信如此一說,一眾隨魏陸出營的將士頓時痛哭跪倒在魏陸尸體之前。<r />

    <r />

    羅士信說完話后,便撥馬回到軍中,正遇上一臉不解的李正寶。<r />

    <r />

    “大將軍,就這樣放過他們,圣上面前你如何交代啊?”李正寶十分替羅士信擔心。敵軍主將已死,如今正是破軍最佳良機,羅士信卻生生錯過!<r />

    <r />

    “良機?”羅士信哂笑一聲,長槍指向正為魏陸收尸體的鄭軍“李將軍且看看他們的目光!”<r />

    <r />

    李正寶回頭看去,見到幾百名士卒一臉兇狠的朝這邊看來,像一群受傷的狼一般。<r />

    <r />

    “這是……”李正寶下意識的吞了口口水,雖然他不將這些士兵放在眼里,但那種充滿毀滅的目光卻讓李正寶生出一股難言的寒氣。<r />

    <r />

    “哀兵之勢!”羅士信深吸一口氣,嘆息道“只看此人臨危之際,寧死也要保全將士之壯舉,便知此人平日極得人心,若你之前辱了他尸首,必然遭到對方拼死反抗,我軍雖不懼,但若在此損失太多,如何去戰那李道宗?我們的敵人是偽唐,王世充在洛陽的力量越強,唐軍攻城的難度就越大,于我軍的好處自然越大,這便是借力打力。”<r />

    <r />

    “末將受教!”李正寶苦笑道,自羅成出生,羅士信不但武藝日漸高漲、日漸沉穩,就連兵法謀略都比以前長進了不少。<r />

    <r />

    “只是我軍就這般與他對峙?”李正寶看向羅士信,他們可是先鋒吶!若就與一支失了主將的殘兵長期對峙,豈非可笑?更重要的是,他們的任務也很重,要在河南郡以南遏止唐軍步伐。<r />

    <r />

    “哀兵之勢不可持久,若是之前便開戰,敵軍或許會拼死殺敵,但經此一滯,士氣自會泄盡。再戰之時極易破滅。”羅士信的目光冷靜,仿佛這世間的一切都無法令他有絲毫情緒波動似的。<r />

    <r />

    此前之所以送回魏陸的尸體,固然敬佩其為人,但更多還是希望自己退走,免得成為捅向的匕首。<r />

    <r />

    “將軍英明!”李正寶汗顏道。<r />

    <r />

    “非我英明,只是你們身為大將,平日里不思進取,方有如此差距。”羅士信傲然的說道,他老羅寫了這么多年的行軍筆記,現在終于也可以訓人了,看了一眼敵軍大營“等他們半個時辰,一個時辰若是不走,就發動進攻,將之殲滅!”<r />

    <r />

    “喏!”李正寶應了一聲,他們并未疲憊,哪怕休整半個時辰,也不用擔心南方有大變故。<!--中间广告位置--><r />

    <r />

    很快,對方便帶著魏陸的尸體離開。羅士信派出偵騎監視,統率大軍繼續南下。<r />

    <r />

    。。。。。。。。。。。。。<r />

    <r />

    澠池縣下一片斑駁,較多日前,這座軍事堡壘已經破敗了許多,城墻上的鮮血已經干涸,傳來一股股腥臭的氣息,城墻上的鄭軍盔甲破舊,身上多有傷痕,臉上多有疲憊之色,長時間廝殺,就算是再精銳的軍隊,這個時候都是損失慘重。<r />

    <r />

    而城墻下的唐軍損失更多,大營之中氣氛沉悶,到處可聽見一陣陣慘叫聲,因為是在城外,雖然有隨軍郎中,可是郎中的人數還是少了一些。大量的傷兵只能躺在地上發出一陣陣哀嚎之聲。<r />

    <r />

    而在大帳之中,劉弘基靜靜的坐在那里不說話,丘行恭卻是雙目赤紅,口中咒罵著不停。<r />

    <r />

    三天前,函谷關守將王太率領一萬士兵往東撤離,丘行恭奉李世民之命,率領一萬士兵與劉弘基匯合,打算吃掉這支軍隊,誰曾想到,這支軍隊異常兇悍,硬是破了包圍圈,勝利抵達澠池縣,雖說此軍已殘,數目不足五千,然而王太有堅城固守,只有一萬三千余人的他們要想攻克此城,幾乎不可能。<r />

    <r />

    劉弘基苦笑道“沒想到鄭軍這么兇悍,王世充敗亡在即,麾下將士居然還如此拼命,看來我們都小看了這個中原梟雄了。害得我們損失了七千余人。”這一切都怪誰呢!只能怪自己料敵不足。<r />

    <r />

    “不,我們沒有失敗,也絕不能失敗,兩天之內,我們一定能夠攻下澠池,活捉王太。”相比較劉弘基的冷靜,丘行恭卻是勃然大怒,宛若瘋虎一樣。<r />

    <r />

    邱行恭是隋朝大將丘和之子,身高六尺四,膀大腰圓,武藝高超、驍勇絕倫,箭術百發百中,手執一把大刀。<r />

    <r />

    丘行恭今年三十六歲,說起來年紀并不算大,但是相對十幾歲就能出任太守、或能領兵打仗的大隋王朝來說,他這個三十六歲的男人確實有點老了,如果是文官還有二十幾年的仕途,但對于武將來說,五十歲就該成為一軍之帥,或者轉戰朝堂,亦或退位讓賢了。<r />

    <r />

    但丘行恭到現在還只是李世民麾下的驃騎將軍,侯君集也是驃騎將軍,卻是李世民最信任的武將,宇文士及同樣也是驃騎將軍,但他還有治書侍御史這個屬于朝堂之上的官職,深得皇帝李淵信賴。<r />

    <r />

    劉弘基也是驃騎將軍,但他是起兵元老,擁有國公之爵;段志弘也是驃騎將軍,但他不僅是國公,還是左翊衛將軍。<r />

    <r />

    驃騎將軍看似威風,實則是一個沒什么實權武散官,只要把一塊大石頭往軍中砸下去,恐怕就會砸中一個驃騎將軍,這是李淵建國后,為了籠絡人才大封特封導致了官員泛濫成災,受封的時候人人心滿意足了,可是看到人人都是這等官位,大家就對自己身上官職索然無味起來,覺得自己比起普通士兵高級不了多少。<r />

    <r />

    李世民治下的十幾名驃騎將軍,同齡人都比丘行恭混得好,而侯君集、張公瑾這一類比他年輕的人,更是前途遠大,惟獨他丘行恭還是一個三十六歲的大頭兵。<r />

    <r />

    如果真的把天下一群猛將聚集在一起比武,他能排進前一百名就已經不錯了,他這個天下第一猛將實在是有點不靠譜。<r />

    <r />

    他現在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一身武藝,可他心里清楚,再過一兩年,自己就會走下坡路。所以他承受的壓力不是年輕人能夠體會得到,如果再不能出頭,他這輩子就永遠沒有出頭之日。<r />

    <r />

    還有一個私人原因是丘行恭是其父丘和的小妾所生,而他能力又偏偏比嫡兄丘師利強上一些,當父親戰死于淺水源之役,便對嫡兄極不恭順起來,然而丘師利降隋以后受到了楊侗的重用,成為大隋王朝的上將軍和伯爵,這兩個官階在大隋都不高,可要看它們的含金量高啊,因為大隋王朝的上將軍和伯爵沒到兩百個,而這些伯爵如果放到李唐,以他們所立之功來說,一個郡公是怎么都逃不掉的,有的甚至比李唐的國公還厲害,這么一比起來,遭到隋朝這么一壓,李唐郡公之下的泛濫成災的爵位顯然是多么的可笑。更讓丘行恭受不了的是,被他視為窩囊廢的嫡兄丘師利在西域手握三萬維和軍,還在西域干得風生水起,這就很讓丘行恭接受不了了。<r />

    <r />

    也因此種種原因,丘行恭對李唐北伐之戰押上全部激情,這好不容易爭取到一個立功的機會,誰曾想,王太這個混蛋居然壞了他的大計。<r />

    <r />

    正所謂斷人仕途,如殺父母。<r />

    <r />

    這又讓他如何不對王太恨之入骨?<r />

    <r />

    <r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81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