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443章:隋魏密約

正文 第443章:隋魏密約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r />

    “啟稟圣上!”興洛城官衙之中,房玄齡說道“半個多月前,李唐派使臣覲見魏王,邀請魏王與李唐結盟,以阻大隋南渡,魏王一時未想到背后玄機便答應了,可就在幾天前,李唐卻大舉進攻洛陽,并要求魏王依約出兵,魏王這才知道上當了……”<r />

    <r />

    “恕朕直言!”不等他說完,楊侗便打斷了他的話,“洛陽是王世充的地盤、青州是竇建德的地般,難道這些全部在你們共同防御的范圍之內?”<r />

    <r />

    “這倒沒有,我們簽署的是盟約一方遭到大隋攻擊,另一方需要出兵協助,至于王世充和竇建德的地盤卻沒有包括在內,也就是說,我們其實不用參與到洛陽之戰,但大隋如果攻打巴蜀、荊襄,以及李唐剛剛打下的弘農、襄城,我們都要出兵防御大隋。”房玄藻說道。<r />

    <r />

    “你將你們兩家機密泄露給朕做甚?”楊侗看著房玄藻,微笑道“難道房先生打算棄暗投明?果真如此的話,那朕相當歡迎,以先生之才,大隋中書令、門下侍中皆可輕松任之。”<r />

    <r />

    “多謝圣上厚愛,不過圣上誤會了!”房玄藻也知道很難繞開這個問題,而且也解釋不清,因為二李之約針對性太強,當簽署的那一刻起,已是敵意畢露。<r />

    <r />

    怎么說服楊侗,讓他相信魏國并沒有與大隋為敵的誠意,是房玄藻最頭疼的問題,他一路上想了很久,終于想到一個不是理由的理由。他苦笑一聲道“實不相瞞,魏王根本不想和李唐結盟,只是李唐向我們施壓,并且答應給我們數十萬石救急糧食,我們為了自保才被迫答應與之結盟,但我們實際并不想和大隋為敵,所以下官前來向圣上解釋一二。”<r />

    <r />

    “朕覺得自己大致明白李密的意思了。”楊侗明白了,完全明白了,他笑著說道“李密不想得罪李唐,也不想得罪大隋,但他又不想中立,于是借盟約來坑李淵的糧食,同時又怕把大隋給惹火,所以派先生特地前來說明。朕猜得對是不對?”<r />

    <r />

    “正是如此!”房玄藻看到族弟坐在一邊旁聽,就知道瞞不過去,索性很干脆的承認了下來,只是迎著族弟戲謔的目光,臉上火辣辣的發燙。<r />

    <r />

    楊侗也是忍俊不禁。<r />

    <r />

    不過他對于李密的左右搖擺還是相當歡迎的,因為在這一次交易中,李密兩頭討好、兩不得罪,還平空得到了李唐的糧食。而自己既然知道了李唐的底細所在,完全可以利用這個缺口來作文章,可以說自己才是最大的獲利者,結果倒霉的還是李唐。<r />

    <r />

    想通這一點,楊侗忍笑問道“那你們有什么計劃?亦或是說,有什么地方需要朕協助的?”<r />

    <r />

    “回圣上,魏王本來的計劃是兵出東郡,與大隋汲郡大軍對峙。當然了,魏王并不是真要和大隋作戰,而是找一個避開洛陽的借口,只不過大隋進軍速度太快,所以接下來我們會在陳留和浚儀之交駐軍,如果圣上能讓我們騙過李唐,感激不盡。”房玄藻拱手說道。<r />

    <r />

    楊侗想了一想,淡淡道“朕可以配合你們,但先生也知道天下只能有一個帝王,我們終有兵戎相見一日。交情、人情什么免談了。朕和外族交往時,奉行的是治國重利、利益至上,你們雖非外族,但也是未來的敵人,所以,朕希望你們拿出足夠的利益來打動朕。”<r />

    <r />

    房玄藻也暗自贊嘆,楊侗這個“治國重利”實在說的太精辟了,雖然僅只四個字,也不是什么高深道理,可在小人重利、君子重義的社會風氣下,堂堂一代帝王能夠堂而皇之的說一句“治國重利”委實不易。<r />

    <r />

    房玄藻沉吟了一下“我們拿得出手的,實在不多。我們擊潰宇文化及的時候,繳獲到了不少價值連城的財寶!除了動用一些金銀向大隋購買牲口之外,其余的財物我們都沒有動過。如果圣上不嫌棄,我們愿意拿出一些。”<r />

    <r />

    宇文化及的財富其實就是楊廣從洛陽紫微宮帶去江都的財富,運了數百艘大船,僅黃金就有上十幾萬斤,更不用說那些價值連城珠寶玉石、珍奇異物、名人字畫,說起來,這本來就是老楊家的,楊侗完全可以收下“不知你們打算給朕多少?”<r />

    <r />

    房玄藻心中大喜,只要楊侗肯接受那一切都好說了,連忙道“魏王愿意拿出一半歸還圣上。”<r />

    <r />

    “珠寶玉石、珍奇異物、名人字畫朕全要,那些本來就是我皇室之物,外加黃金五萬斤。”楊侗說到這里,接著道“另外,朕還要追加一個條件。”<r />

    <r />

    房玄藻心下暗嘆,楊侗果然有自己的想法,他們給再多財富也沒用,早知如此,該先聽他的要求的,只不過楊侗擺出來的陣容實在太龐大了。<r />

    <r />

    楊侗占北方大地,有無數英才擁護,哪怕出征在外,身邊依然是猛將如云、謀士如雨,這等絕對底蘊不是李密這等一域之雄所能比的,在這磅礴大氣之下,自詡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自己如同鄉巴佬一般,心智受到嚴重的壓制,這才一步錯、步步錯。<r />

    <r />

    房玄藻畢竟是心智過人之輩,很快就明白楊侗擺此陣容,完全是攪亂自己的心神,但遺憾的是自己底牌已現,懊悔已經無用,只得無奈順勢道“圣上請說!”<r />

    <r />

    “李淵不是蠢貨,麾下也是能人無數,若是假打,恐怕瞞不過他。而朕呢,本來是想借此戰收復東郡、濟北、東平、濟陰、梁郡、穎川、淮陽七郡。”楊侗不慌不忙的說道“房先生知道我大隋可以通過關中、巴蜀迫使李世民撤軍,也知道我大隋可以先用十萬大軍將李世民牽制在洛陽,從而令其無法自拔,以上任意一步,我大隋都可以避開李唐,繼而派遣幾十萬水陸大軍<!--中间广告位置-->專打糧餉嚴重不足的李密……”<r />

    <r />

    這并非是威脅,而是事實也有這打算,楊侗既然決定南下,便已經做好了將防線南移的準備,東郡、濟北、東平以及濟陰四郡,楊侗是一要定拿下的,唯有如此,才能將黃河南岸連成一片,才能肆無忌憚的拿下青州。<r />

    <r />

    房玄藻當然知道楊侗有這個實力,否則也不會苦苦勸諫李密,讓他趁隋唐大戰,率主力南下發展了。但是這一路行來,他還是發現自己小看了大隋軍隊了。他從陳留到這里的路上,密密麻麻的大隋士兵隨處可見,連駐守小縣城的郡兵都堪比李密精銳的存在,而據說這些人還是被淘汰下來的弱者,若是換成分為十軍的四十多萬常備軍,又會是何等恐怖的存在?<r />

    <r />

    一想到從數量上、戰力上、裝備上遠超魏國的幾十萬大軍,房玄藻就感到毛骨悚然,這也更加堅定了他說服李密盡快南下的決心,因為在平原上作戰,李密毫無勝算,也只有水網縱橫的南方才能遏制大隋鋪天蓋地的鐵血精騎。<r />

    <r />

    實力擺在那里,所以,楊侗這話不能說是威脅。<r />

    <r />

    見房玄藻臉色陰晴不定,楊侗笑著說道“魏軍派系林立,想必李密也頭疼得很,用注定守不住、打爛了的幾個郡換取一支純粹的魏軍,以及李淵的絕對信任和大量糧食,朕認為相當值。先生以為呢?”<r />

    <r />

    “圣上要的土地太多,下官沒有權力答應,下官回去和魏王商量,一旦魏王同意,會第一時間把財寶和土地奉上。”房玄藻知道李密在荊襄之戰時,因為派系問題屢屢錯失良機,更知道李密做夢都想除掉這些個軍閥,但一直沒有借口,也不敢自己動手剔除。只不過他雖然被楊侗說得心動了,但沒有決定權,也不能跟楊侗說要清除誰,畢竟這種借敵人清除異己之舉并不光彩,而且還必須李密點頭才行。<r />

    <r />

    “李密是個聰明的人,朕知道他會做出明智選擇。”楊侗意味深長一笑。<r />

    <r />

    “這也是下官之所期盼!”房玄藻苦澀的笑道,李密視一些派系如附骨之疽,一定會同意楊侗的要求,這點,他敢肯定。只不過讓出的地盤還需要商量,楊侗要求的,已經遠遠超出他們的承受范圍。<r />

    <r />

    楊侗下令道“撥二十艘五牙船護送房先生回去!對了,十艘放空。”<r />

    <r />

    “多謝圣上!”房玄藻嘴角抽了一抽,告辭走了。<r />

    <r />

    ……<r />

    <r />

    楊侗沉默了半晌,長嘆道“李密審時度勢,做出了對自己最有利的決定,相反,朕就沒想過要拉攏李密!只是想著利用杜伏威來牽制他。這點他比朕強多了。”<r />

    <r />

    “并非是李密比圣上目光長遠,而是弱者的生存之道,若是圣上與李密易地而置,也會絞盡腦汁謀生存。”房玄齡微微一笑,又繼續說道“中原乃是四戰之地,魏軍這些年被消耗太多元氣,如果他們占據青徐,即可北靠黃河、東依大海,以保后方無患,屆時一方面整頓民生,一方面也能向西、向南發展,就算無法問鼎天下,但至少也是雄割一方的大勢力。”<r />

    <r />

    “他們是被‘得中原者得天下’給耽誤了,不管是翟讓還是李密都想獨霸中原,最后卻和宇文化及、王世充兩敗俱傷,導致今日衰敗。事實上就連王世充也是如此。”<r />

    <r />

    “回頭再看李淵,他其實也被得關中得天下給誤了,關中固然有四塞之險,但同樣是一個讓人看不清外界的牢籠,正因如此,他才肓目求大,在并州未穩之際,即以關中為中心,四下開戰,最終在我軍大舉西進之時,連援軍都派不出一人。”<r />

    <r />

    “李密用意何在?”楊侗微微苦笑,人家李淵在歷史上就是這么玩轉了整個天下。<r />

    <r />

    房玄齡沉默片刻,沉吟道“天下群雄并起的時代,經過十余載的大浪淘沙,所剩無幾,如今有爭霸天下勢力者,無外乎大隋、李淵、李密,余者皆不足論。三家之中,又以李密為弱。河北、中原皆不可圖……而江南水澤縱橫交錯、沃野千里、百姓無數,其地勢可阻我大隋鐵騎之利,且今之杜伏威、沈法興、李子通皆非英明之主,民殷國富而不知存恤,智謀之士思得明君,若微臣是李密,且想建長遠帝業,必圖江南,爾后在隋唐大戰之際,謀求生存和發展…待隋唐兩敗俱傷,再圖荊襄…繼而效仿孫吳聯弱抗強,則大業可期。”<r />

    <r />

    楊侗點了點頭,有些擔憂道“玄齡言之極是,照這么說,杜伏威麻煩真就大了。”<r />

    <r />

    杜如晦說道“杜伏威打不過李密,可以西逃、南下。而且我軍若是進展迅速,未必不能一戰定天下。”<r />

    <r />

    楊侗啞然失笑,“自家事一大堆,朕卻多管閑事,實不應該。”<r />

    <r />

    一邊的裴仁基拱手道“圣上,李密既然首鼠兩端,裴行儼的任務是不是應該改一改?”<r />

    <r />

    楊侗點了點頭,向凌敬吩咐道“將此間事傳一份給裴行儼,再從平原調五萬奴兵給他,讓他做好西進和收復青州準備。”<r />

    <r />

    “圣上!”裴仁基卻有點擔心的說道“此戰涉及范圍太大太寬,微臣擔心行儼擔不起這等重任,建議圣上派得力之士從旁協助。”<r />

    <r />

    “誠如尚書所言…行儼確實沒有指揮此等大戰的經歷…”楊侗稍作猶豫,便向杜如晦說道“克明立即乘船東進,去當行儼的軍師,務必打好這一仗。”<r />

    <r />

    “喏。”杜如晦躬身應道。<r />

    <r />

    <r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81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