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440章:史勁立功

正文 第440章:史勁立功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r />

    王世充一直以為外人不可信,將軍權看得極嚴,對于一些險關,也派自家人去坐鎮。<r />

    <r />

    虎牢關無疑是險關,所以他派代王王琬坐鎮,讓他為運糧入京爭取到充裕的時間,可誰料到這個被他委以重任的王琬和王玄應、王玄恕、王仁則、王太等有為之士截然不同,此人兇狠殘暴的另一面是膽小如鼠,他的心理承受能力連一個普通士兵都不如,所以當王世充待機撤退的命令一下,畏懼大隋軍威的王琬連像樣的抵擋都沒有做,就毫不客氣的放棄虎牢關,帶領大軍急匆匆的跑回了洛陽。<r />

    <r />

    如此險關落到大隋之手,繼而影響到了正在洛口倉搬運糧食進入洛陽城的段達。<r />

    <r />

    洛口倉號稱天下第一倉,倉城周長二十余里,可容納糧食兩千四百多萬石,雖然一直沒有全部裝滿過糧食,但最鼎盛時期也存糧兩千萬石,兵甲百萬套,是大隋王朝富甲天下的重要性標志。<r />

    <r />

    這里一度被李密占據過,他曾經打算以此為都城,建立起他的大魏王國,因此增筑興洛城,周圍四十里,使洛口倉擴大了幾倍之大。<r />

    <r />

    從東征高句麗開始,洛口倉多次向外調糧,糧食日益減少,加上楊侗北上之日清倉過河,所以倉城存糧都是王世充后來放進去的。目前只剩二百八十萬石,由三千名士兵看守。<r />

    <r />

    在幾天前,王世充做出了撤回滎陽駐軍,將糧食運回洛陽的決定,滎陽駐軍也已撤回洛陽,同時更換了虎牢關的主將,王世充又令段達為運糧使,強征十五萬民夫,將洛口倉的糧食運回洛陽。<r />

    <r />

    雖然征發了十五萬民夫,但要將全部二百八十萬石糧食全部運回洛陽卻是一件大難事,加上黃河水域已經成了大隋海軍的天下,所以王世充的幾百只小船起不到半點作用,只得靠騾馬運輸,整整九個晝夜的運輸,也只運走了五十萬石,還有二百三十萬石糧食。<r />

    <r />

    此時,三十余里外的虎牢關亦已傳來隋軍占領虎牢關的消息,這便讓段達十分焦慮,他焦慮的并不是糧食無法全部運送完成,而是他知道王世充要完了。<r />

    <r />

    倉城官衙的大堂上,段達負手來回踱步,心中焦慮之極,他該何去何從?<r />

    <r />

    段達年近六十,在文帝時期即已深受重用,在當楊勇麾下將軍時,又暗中交好楊廣,他暗中觀察太子楊勇的動靜,密報給楊素。于是朝廷內外到處是對楊勇的議論誹謗,天天可以聽到楊勇的罪過。到了楊廣繼位,深受重用。江都宮之變發生以后,他聯合元文都擁立楊倓即位于洛陽,封為陳國公。<r />

    <r />

    當時元文都等人圖謀除掉王世充,段達暗中將此事告訴王世充。楊倓無奈把元文都抓住送給王世充,王世充將其殺害。王世充因此特別倚重他。等到打敗李密,段達等人勸楊倓給王世充加九錫之禮。暗示楊侗禪位給王世充。王世充繼位后,任命段達為司徒。現在王世充大廈將傾,他段達怎么可能替王世充陪葬呢。<r />

    <r />

    他與云定興一樣,都是官油子,聽說云定興和李淵頗有交情后,兩人就秘密的和李世民聯系,但是隨著隋朝大軍南渡,又使段達有點躊躇不定起來。他知道隋強唐弱,自己應擇良木而棲,無論如何也應該去傍大隋這棵大樹,而不是勢弱的李唐。<r />

    <r />

    段達和楊侗共事幾年,但因為當時的楊侗沒什么前途可言,且又有裴氏從中說項,于是他毫不猶豫的倒向了楊倓,繼續干著諜中諜的角色,只不過楊侗品行敦厚,從來沒做出格之事,是以發揮不了多大作用,這么一算下來,他和楊侗沒有什么舊怨可言,他就擔心現在投靠楊侗,會遭到楊侗清算。因為從大隋的政策來說,像他這種首鼠兩端、底子特別骯臟的人是必被清除的人物。<r />

    <r />

    段達既恨自己當初手捧珠玉不識寶,又怨楊侗藏得太深,若是當初稍微流露出王者氣質,自己也不會因為楊倓置若罔聞,可一想到當下情境卻又無計可施,一時不知該怎么才好?<r />

    <r />

    就在這時,一名親兵匆匆跑來,在堂下稟報道“啟稟司徒,有十萬隋朝精騎自虎牢關殺來。”<r />

    <r />

    段達一屁股坐到了坐榻之上,失態的大叫“十萬騎兵?”<r />

    <r />

    “正是!”面色蒼白的親衛顫抖著聲音道“十萬只多不少?”<r />

    <r />

    段達失神道“到哪里了?”<r />

    <r />

    親衛慘然道“不足十里。”<r />

    <r />

    段達心煩意亂揮了揮手,“讓民夫全部入城,關閉四門!”<r />

    <r />

    “喏!”親兵匆匆的退了下去。<r />

    <r />

    段達面如土色,真是怕什么來什么,城周四十多里的興洛城只有三千名士兵,攤派下來,一里不足七十五人,而隋軍卻有十萬多人,這怎么守哇?<r />

    <r />

    他的第一個念頭是帶著親衛跑路,但如今連跑路都晚了,只因洛口倉位于鞏縣東北的黃土嶺上。這里地處丘陵,形勢險要,土層堅硬、干燥,又有水路運輸之便。自洛水逆水而上可達東都洛陽,逆黃河而上可達陜西潼關和大興,順水而下可達黃河出海口,同時與大運河相通,還能南到江都,北到涿郡。它東臨汜水、北依黃河、西接洛水,唯一的陸路在南邊,可是從倉城到官道也有十里之遙,自己此時若是跑出倉城,從時間上說,恰好與隋軍相遇于岔路口,至于水路那是想都別想,不管是黃河還是洛水、汜水,早已是大隋五牙船和艨沖的天下,倉城中的小船根本不夠人家一撞。<r />

    <r />

    “報!”就在這時,一名士兵飛奔而來,向段達道“司徒,城外發現大批軍隊,正向興洛城趕來。”<r />

    <r />

    段達面色一變,扭頭看向來人道“是何方兵馬?”<r<!--中间广告位置--> />

    <r />

    “看旗號,乃是大隋的兵馬!”部將臉上帶著驚恐的神色,大隋這幾年創下的名頭實在太大。<r />

    <r />

    “快,上城!”段達也顧不得驚訝隋軍為何來的如此之快了。<r />

    <r />

    “報!”就在段達準備上城退敵之際,遠處一名血染戰甲的戰士跌跌撞撞的沖過來,遠遠地便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司徒大人,大事不好,北門被破,隋軍殺進來啦!”<r />

    <r />

    “什么?”段達面色大變,一把拉住這名戰士的衣領,此刻他已經無法顧及自己的形象,臉上表情扭曲猙獰,憤怒的咆哮道“不是說隋軍還在十里之外嗎?人是從哪里來的?”<r />

    <r />

    按照之前傳來的消息,楊侗至少也要一段時間才能打來,這才多久,卻被告知城門已經破了,城門的防御是假的嗎?<r />

    <r />

    “人是從黃河上來的。”那名親衛苦澀的說道。<r />

    <r />

    “你們呢?你們是干什么的?城門為何如此輕易被攻破?”段達咆哮道。<r />

    <r />

    “啟稟司徒……”親衛澀聲道“守城士兵都去南門助戰,北城守軍本就不多,城內民夫突然殺出來一幫女人,守城將士還沒反應便被那幫瘋女人射殺干凈,是她們打開了城門,隋軍此刻已經來到城里了。”<r />

    <r />

    “女人?”段達一顆心卻一點點往下沉,別人或許覺得這些突然出現的女人沒什么,但段達卻不這么認為,他知道隋朝瘋狂報復李密的時候,有近六成刺客是女人。是以各路諸侯皆稱楊侗手中有一支恐怖的女刺客隊伍,是楊素首席刺客紅拂女訓練出來的刺客,個個貌美如花,無所不精。<r />

    <r />

    這些傳言多少有夸大成分,但不可否認的是,眾多諸侯之中,只有楊侗手中擁有這么一支數目龐大的女刺客隊伍,眼下的情況也說明楊侗早在興洛城有了布置,這支女刺客只是其中之一,段達根本不知道十多萬民夫之中還有多少刺客。<r />

    <r />

    “快,為我披甲!”出身關隴將門的段達善于騎射,早年楊堅還未稱帝時,他就是楊堅的親衛都督,不過統兵打仗的本事卻是一般。大業八年,奉楊廣之命去冀州平叛,結果段達屢戰屢敗,傷亡很多。于是賊軍戲稱他為段姥。但是段達命好,遇到了時為鄃縣縣令的楊善會,在其謀劃之下,段達一下子就生猛了起來,打得賊軍潰不成軍。<r />

    <r />

    可如今,一切只能靠他自己了。<r />

    <r />

    他披甲戴盔,手持馬槊,倒也有幾分老將之風。<r />

    <r />

    身后的五百部曲,也是裝備齊全的精銳騎兵。幾百人卷起一道黃塵沖向了北門。<r />

    <r />

    當他們趕到的時候,卻見一員手持陌刀的悍將正好沖進來,身后是浩浩蕩蕩的突厥奴軍,一個個殺氣騰騰,城中彌漫著血腥氣息,令這些來自草原的奴軍如同嗅到腥味的野獸一般。<r />

    <r />

    “殺!”段達見狀,也顧不得說什么場面話,一聲厲喝,率先沖向隋軍,城門絕對不容有失!<r />

    <r />

    一支奴兵迎上前來,結果段達馬槊翻飛,再仗著甲堅,雖身上頂了無數支箭,卻也殺了一大片。<r />

    <r />

    “嘿,這老頭真是不怕死啊!”為首隋將,正是在武舉中大出風頭的史勁。<r />

    <r />

    他見來將厲害,又有幾百名親衛追隨,便知對方是洛口城的段達,此人在王世充麾下官拜司徒,可是一個明晃晃的大功勛呢。當下嘴角一咧,二話不說的,掄起陌刀沖向了段達。<r />

    <r />

    段達也催動坐騎,馬速疾奔,他掌中馬槊平平推出,氣勢如山,企圖以威猛氣勢,將對方一槊刺死,在他幾十年的征戰生涯中,有很多強大的敵人,就是被他這一式壓倒,最后死在他的馬槊之下。<r />

    <r />

    “找死!”史勁冷笑一聲,他的眼睛充滿了蔑視,兩匹戰馬在電光石火的瞬間交錯而過,他一刀背重重的砸到了段達的后心,直接將之打下馬背。<r />

    <r />

    段達面朝黃土背朝天,馬槊飛了幾丈遠,他想爬起來,可是爬了一半卻又倒了下來。<r />

    <r />

    “綁了!”史勁懶得多看一眼,揮刀砍殺拼死來救的段達部曲,在他身后,大量奴兵如同洶涌的浪潮一般沖上,與段達的兵馬碰撞在一起,這些上岸不久的奴兵雖然有些暈暈乎首的,但是士氣卻異常高昂,反觀段達帳下的部隊,隨著主將慘遭生擒,士氣一下子降低到了一個低谷,兩相交戰,一朵朵凄艷的血花四濺,喊殺之聲響徹開來。<r />

    <r />

    段達已經被牢牢綁住,他的頭盔也掉了,臉上身上都是黃土,狼狽之極,他死死的盯著史勁,嘶聲道“你用的是史萬歲的‘錯馬回身殺’,你是史萬歲的什么人?”<r />

    <r />

    “史萬歲正是家祖。”史勁傲然道。<r />

    <r />

    段達深深的吸了口氣,道“我認識你祖父。”<r />

    <r />

    “那又如何?”史勁不耐煩道。<r />

    <r />

    “放了我唄!”<r />

    <r />

    史勁“……”<r />

    <r />

    眾人“……”<r />

    <r />

    “見過無恥的,從沒見過這么無恥的。”史勁一臉嫌棄表情,迎著段達期待的目光,冷笑一聲道“白日做夢。”<r />

    <r />

    他縱馬而出,手中陌刀化作道道寒光,所過之處,殺的敵軍鬼哭狼嚎,竟然無人能擋,一路殺開一條血路<r />

    <r />

    <r />

    <r />

    <r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81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