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429章:誰占了誰的便宜?

正文 第429章:誰占了誰的便宜?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李密四五十萬大軍的輝煌不再,如今兵力只有二十萬,不足巔峰時期的一半,但誰都知道魏軍的戰力數倍而翻之,尤其是整編了宇文化及近四萬精兵之后,使他擁有了一支人數高達十三萬的精銳之師,余者七萬,分布在各個小山頭的首領之手。

    正是得益于這一支精銳大軍,使李密擁有硬剛楊侗的底氣,他對北方的楊侗尚且不怕,就更不用害怕李唐了,他認為天下人說魏軍是天下第三勢力之說不正確,自己應該和李淵并列第二才對。

    晚上,在魏王宮的書房內,李密站在一幅地圖前,目光死死的盯著荊襄地域,內史令邴元真在他身后,勸說他與李唐結盟。

    “大王,楊侗的存在已經嚴重威脅到了南方諸侯。所以卑職以為我們最大的敵人是隋朝,而不是李唐。”

    邴元真用木桿從地圖上的襄陽劃了一條直線,到了靠海的高涼郡,再往東北方向直上,開口道“從目前的態勢來看,李唐還可以往南方殲滅蕭銑和林士弘,從而占據荊州以南的廣袤地區,繼續占據嶺南后,可以再向東北擴張,從而與沈法興、李子通等人決戰于江南,縱橫交錯的水網會將不諳水戰的李唐拖入戰爭的泥淖。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李唐可以與我大魏和睦相處。但隋朝卻不一樣了,它一統北方、外無戰事,以后只能向南發展,即使隋朝攻伐竇建德、王世充,它也會威脅到我大魏,聯唐抗隋符合大魏的根本利益。”

    邴元真這般賣力勸說李密,自然是李唐的萬兩黃金起到的作用,更重要的是,他說的這些也符合魏國的利益。

    李密沒有說話,但是在第二天卻接見了李唐的使者。

    ……

    李唐使者是中書侍郎溫彥博,他在幾名侍衛的引領下,到了李密官房前。

    “啟稟大王,唐使帶到!”

    “請他進來。”

    大門打開,溫彥博安昂首走進房間,房間寬敞明亮,彌漫著一股淡淡檀香,正中間坐著身穿王袍,頭戴三梁冠魏王李密,左右各坐一名大臣。在李密對面擺放一張坐榻,顯是為他準備的。

    溫彥博收攏心神,上前向李密躬身行禮道“大唐特使溫彥博參見魏王殿下!”

    “溫侍郎免禮!請坐。”

    李密出身關隴貴族,文學修養極高,他的排場和禮儀都很到位,有些正式王朝的氣勢,李密感覺良好,只是讓他遺憾的是彭城底蘊太低,不具備大興、洛陽、鄴城等古都濃厚歷史,更不能替他撐起門面。

    “多謝魏王!”溫彥博道謝入座。

    李密笑著介紹道,“這兩位是我大魏尚書令房玄藻和內史令邴元真,乃是我大魏王朝的重臣,溫侍郎想必也聽說過。”

    溫彥博知道李密擊敗宇文化及以后,接納了一幫舊隋臣子,但是像歐陽詢、虞世南等名滿天下的人,都不過是李密用來充門面罷了,魏國的大權實際掌握在他的心腹幕僚手中,就像眼前這兩位,堪稱是李密的左膀右臂,這也是封倫從李密逃去襄陽的主要原因。

    “兩位重臣,在下久仰了。”

    三人各自見禮,當他邴元真行禮時,迅速交換了一下眼色,有些事情已在眼神之中表明清楚。

    房玄藻如老僧入定的半閉雙眼,仿佛與他無關似乎,哪怕溫彥博見禮,他也是愛理不理的,似乎十分傲慢。其實并非是他為人傲慢,而是他反對和李唐結盟。

    房玄藻心知唐朝是在利用魏國,并不希望魏國卷入隋唐的是非之中,但李密和邴元真的熱衷態度,令他無能為力、無可奈何。

    溫彥博碰了個冷臉也不尷尬,笑了一笑,然后向李密行禮道“在下已呈我朝圣上的親筆信,想必大王已經看過,不知大王是否接受我朝圣上的結盟建議?”

    李密說道“孤王確實看了唐朝皇帝親筆信,也考慮過他的建議,孤王原則上同意他的方案,只是有些細節需要商討,不知溫侍郎能否做主?”

    溫彥博欠身道“如果大王對我朝皇帝提出的條件的改動不大,在下可以做主!如果太大,在下只能回去請示。”

    李密點了點頭“大倒是不大,只不過是追加些小條件罷了。”

    “請大王明示。”溫彥博心中有些緊張,盡管李淵對他說過李密有可能會添加條件,也給了他一定的權限,但讓步的其實并不多。

    “孤王追加兩個條件,第一、唐朝需要給我五十萬石糧食,以作軍需之用。”

    “五十萬石?”聽到對方要五十萬石糧食,溫彥博頓時一臉驚訝。

    “一兩不少。”李密冷冷的看著溫彥博。

    溫彥博差點沒笑噴笑出聲。

    他們知道李密的基層官員慘遭楊侗血洗之后,全力清剿刺客,更對治下百姓的戶籍進行核查登記,弄得去年一年人心惶惶,甚至發生過小規模的叛亂,這也嚴重影響了他去年收成,李密以糧食為條件也在李唐君臣的意料之中,而李唐有荊襄和蜀中平原兩大產糧重地,去年又是一個豐收之年,糧食充足,五十萬石糧食完全拿得出來,甚至比李淵設想的一百萬石少了一半。

    李密這胃口小得……讓習慣被敲詐的李唐臣子溫彥博感覺相當詫異,又見李密一臉霸氣的表情,他心頭大樂不已。不過他當然不能一口答應,暗自調整了一下情緒,臉上故意露出為難之色,稍微沉吟一下,又問道“不知大王第二個條件是什么?”

    “這就更簡單了!”李密語氣變得相當冰冷了起來,“孤王要封倫的人頭來作結盟條件。”

    溫彥博嚇了一跳,第一個條件他是裝模作樣,但這個條件他是真的不能接受了,這怎么可能會答應?

    封倫已是李唐王朝的的內史侍郎,怎么可能把他的人頭交給李密?否則以后誰敢投靠唐朝。

    “大王這個條件有些強人所難了,還請大王三思。”溫彥博委婉拒<!--中间广告位置-->絕了李密。

    “孤王本想和唐朝結盟,可惜了……”李密言語中充滿遺憾之情。

    溫彥博拱手道“大王,可否換個條件?您將心比心的想想,如果我大唐提此條件,你能接受嗎?”

    李密想了片刻,眼中露出一絲狡黠笑意“既然你這么說,那孤王也不強人所難,你們用二十萬匹生絹換封倫。”

    這是李密真正的條件,封倫的背叛固然令人惱火生氣,但李密更看重實際利益,糧食和布匹這種最實用的財物,可比封倫人頭強得太多太多。

    溫彥博明白李密的意圖了,心中暗罵了一聲無恥后,一本正經道“大王還有別的條件嗎?”

    “孤王希望我們雙方以誠相待,共同對付南下的楊侗。”李密說道

    “就憑大王‘以誠相待’四個字’,這兩個條件我都答應了。”溫彥博鄭重點頭,心想‘賊就是賊……’。

    “希望李唐盡快將東西送來。”李密看了溫彥博一眼,心頭不屑之極這什么狗屁使者,連漫天要價、落地還錢的道理都不懂。讓這種人不使,也算李淵倒霉。

    李密心下樂開了花,他真實數據其實只是一半,沒想到這溫彥博居然全答應了,看來李淵對封倫這個狗賊子重視得很。

    兩人相顧一眼,皆是開懷大笑。

    ……

    溫彥博離去后,邴元真也退下了。

    房間內只剩下房玄藻和李密二人,房玄藻反對和唐朝結盟出于公心,認為和唐朝結盟是戰略上的失誤,他說道“大王可知我大魏和隋唐比起來,欠缺的是什么?”

    “對于現在的天下各大勢力來說,最寶貴的不是錢糧,而是人口。”

    “雖說得中原得天下,但那指的是中原人口稠密,有充足的兵源和糧食,但現在卻不是這么回事了,經過這么多年的亂匪、災害和戰亂,中原人口已經十去六七!我們所占據的廣袤大地,其實有一大部分是徐州,這里土地肥沃,古往今來都是產糧重地,然而因為人口不足,使許多良田一片荒蕪。所以說,我們現在最缺的就是人口了。”李密嘆了一口氣,他為什么提出要五十萬石糧食為條件,就是因為軍糧嚴重不足。

    他占據的地盤雖然不小,但治下人口養不活四十萬大軍,所以只能裁掉一半的兵力,讓那些人去屯田,但也解決不了燃眉之急,沒有人口就沒有糧食賦稅和優質兵源,若是他這二十萬精銳之師敗了,將會陷入無兵可用的窘境。

    “大王說得不錯,李唐有未經戰亂、人口眾多的巴蜀為縱深,現在又占據富庶的荊襄之北,所以才能屢敗屢戰。”

    “統一北方的隋朝就不用說了,楊侗北上冀州之時,各方勢力都視流民為不穩定的動亂之源,個個對之畏之如虎,而楊侗卻反其道而行之,他收容中原千多萬流民去補充十室九空的冀州、幽州,甚至還投入無數錢糧去供養。當初大家都笑他婦人之仁,是成就不了大業的蠢貨,可是當這些人口穩定下來以后,不僅對他感恩戴德,還為他提供了驚人的稅賦和兵源。在之后的對外戰爭中,他又從高句麗、突厥搶到大量人口來補充北方各地。所以當別人在強征青壯入伍之時,他卻拔高從軍的門檻,而且條件高得離奇,同時還在裁軍,如此層層的淘汰下來,隋軍又如何不強?”

    “而我們現在就缺少一個像巴蜀或者北方那樣的穩定的人口密集之地,所以實力始終比不上隋唐兩國。”

    房玄藻看得相當透徹,并說出李密最大的軟肋。

    “唉!”李密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苦笑道“他們都有人口眾多、地方穩定的戰略縱深之地,我們的又有哪里呢?”

    “江南!”

    “江南?”李密一下子來了興趣。

    “正是!”房玄藻點了點頭,他既然說出李密的問題所在,自然也想到了應對之策“盡管江南也有沈法興、李子通等人在興兵作亂,但比起北方的民不聊生、赤野千里,要好得太多。再加上江南土地肥沃,水源充足,一年兩次收成的種種天然優勢,不斷吸引北方民眾南逃,致使南方成為人口眾多的富庶之地。微臣認為我們可以向江南發展,然后以江都為都城,以吳越之地為腹地,北控江淮,南達吳越三閩,足以和隋唐三分天下,再現魏蜀吳的三足鼎立之勢。”

    房玄藻的一席話使李密怦然心動,在亂世之初,北方遭到極大破壞,大量人口南逃。

    江南因為有楊廣坐鎮,遭受戰爭破壞相對要小,反而成為經濟發達之地,雖然在后期也有李子通、杜伏威等人造反,但他們吸取了北方很多人失敗的教訓,都不再掠奪殺戮,比較重視民生。

    李密最心動的還是城池高大寬闊,人口眾多的江都城,那是一座可以和大興、洛陽、鄴城媲美的大都城,若能得江都,那他也可以登基稱帝了,他急問道“還有呢?”

    房玄藻見李密心動,頓時興奮道“大王,如今中原的人口優勢蕩然無存,即便我們奪了中原全境,那也將如同現在這般,空有良田而無人耕種,空空蕩蕩的大地不僅無利,反而會成為我們的累贅。既然中原毫無價值,且得之無益。我們為何要替李淵賣命?為何不借隋唐發生中原之爭時,打下一個穩定的根基之地呢?”

    “如果魏唐聯軍打敗了隋朝,結果頂多是以慘勝的代價,將隋朝逐步在黃河以北,到時候李淵有巴蜀人口來補充軍隊,我們的軍隊又從哪里得來?沒有了軍隊的我們,下場不是被隋朝殲滅,恐怕也被李唐吞并。如果魏唐聯軍慘敗于隋朝之手,那大家自然是一了百了了。”

    “這件事讓我好好想想,再想一想!”李密心情頗為激動。

    “微臣告退。”房玄藻也不是要李密推翻和李唐的盟約,他只希望李密為魏國的核心利益著想,不要傾盡老本去為李唐賣命。

    dasuidisanshi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80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