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422章:滅門慘案

正文 第422章:滅門慘案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偽魏被殺怕了,李密不僅擔憂彭城,更擔心地方幾近癱瘓的吏治,經過這一波接著一波的刺殺,有空額就搶的世家子弟在這一刻全都退縮了。

    不過這一次受損最嚴重也是世家階層,當李密發出號召之下,在偽魏治下立足的所有世家積極響應,他們全都舉族之力的加入到清剿刺客行列。

    他們也是不得不爾,因為這些刺客的行為已經偽魏世家階層感到恐慌,偽魏官府軍隊和世家第一次默契配合,在李密治下展開一次大清洗。

    動作巨大,成果斐然。

    將楊侗、李淵、王世充、竇建德、蕭銑、杜伏威、林士弘等諸侯安插的據點連根拔起,由于這一次刺殺狂潮有七成左右的刺客是女人,手段狠辣比起男人有過之而無不及,最終的結果是導致金鳳樓等青樓全被勒令關閉,這也同時坐實了楊侗是這起刺殺事件的罪魁禍首。因為天下諸侯里,只有楊侗有這么多精通刺殺之道的女人。

    大家倒是想組建這么一支刺客隊伍,可惜大名鼎鼎的紅拂女只有一個,她的丈夫是大隋的兵部尚書,自己是大隋修羅衛的教官之一,請肯定是請不來。

    刺殺她嗎?且不說能不能成功,單看看李密的凄慘下場,就知道玩陰損手段的后果有多么嚴重。

    不過楊侗的惡名,在天下世家圈子里蒸蒸日上。

    當然了,經過蕭后開導的楊侗,已經豁出去。

    正如蕭后所言,太過仁善容易被人欺負到頭上,名聲無形無實,只會成為一個人前進的牽絆,不要也罷。反正又不靠這些世家治國,又何必給你們臉色?又何必在意你們的態度?

    反正罵又不會少一塊肉,掉一根頭發。

    怕個屁。

    彭城

    魏王宮書房。

    李密在和一干心腹圍坐于火盆前議事。

    “此事,我斷定是楊侗這兇麾所為!”裴世清撅著屁股,以貢菊姿勢趴在李密身前。

    他的雙眼閃爍著陰鷙光芒,一說話就牽動屁股上的傷口,疼得直搖擺,儼然是一派求歡模樣“此子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他沒瘋!”李密看了裴世清一眼,感覺實在太辣眼睛了,受不了的避開目光,好許久才長長嘆了口氣,搖頭道“他這是在逼我低頭!”

    “低頭?”裴世清激動的看著李密道“此子如此囂張惡毒,我大魏難道任其如此囂張?”

    邴元真冷冷的說道“是我等壞了規矩在先,自作自受,怨不得人。”

    裴世清咬牙切齒道“那就與他對耗,我就不信天下世家還會怕他。”

    邴元真和房玄藻相顧一眼,冷顏以對。

    一干武將的卑鄙形于表情,個個以一種看一條癩皮狗的目光看著極盡妖嬈的裴世清。

    “我們損失不起啊!”追悔莫及的李密嘆了口氣道“只是短短幾天時間,我們死了多少同僚?再這般下去,楊侗是否會死我不知道,但我大魏肯定死于他之前!”

    “依先生之見,我們如何化解這樁事?”李密的目光看向邴元真。

    “事到如今,只能暫避鋒芒了。”邴元真望了搖尾乞憐的裴世清一眼,一臉惡心的淡淡說道“或許只能犧牲巨資和一些人了。”

    李密不禁沉默,楊侗的瘋狂報復讓他十分被動,十分惶恐。

    雖說已經抓到了一些刺客、探子,可誰都知道戰亂不休、人口流動極大的中原地區,還有數之不盡、查無可查的刺客。在沒有化干戈為玉帛之前,以往虎視空缺之位的世家子弟都不敢到地方赴任了。若是去一批死一批,精血耗干魏國不用別人來打都會大亂。

    “房先生為何一言不發?”李密見房玄藻皺眉沉吟,不禁奇道。

    “既然已經無可挽回,暫時妥協也不失為權宜之計。”房玄藻抬頭看向李密道“只是我在想,楊侗還有多少刺客是我等所不知的。”

    李密問道“此話怎講?”

    房玄藻拱手道“大王,這一連串刺殺看似雜亂無章,但實際上每一次刺殺都是謀定而后動,所有官員的行蹤,甚至性情都仿佛在對方的掌握之中一般,這是否可以理解為我等一言一行,都在楊侗的監視之下?”

    眾人聞言,頓時脊背生冷。

    徐世績吃驚道“如此的話,后果不堪設想。”

    李密陰沉著臉“先解決眼下難題吧。”

    “啟稟大王,有封信。”這時,一名侍衛在門外稟報。

    “信呢?”

    “有人用箭矢釘在正門門楣上<!--中间广告位置-->。”

    “走,去看看。”一群人沒有理會裴世清,跟著走出了王宮。

    門口,一封絲帛寫的信如同一面旗幟一般飄飄揚揚,有人架著樓梯取了下來。

    李密黑著臉道“念。”

    “李密,戰爭有戰爭的法則、政治有政治的法則,先例一開,后果自己承擔,此次只是小懲大誡,若你再用這種下作手段,休怪我讓你……”書吏戰戰兢兢。

    “念!”李密面色陰沉的聲音冰冷無比,聽不出喜怒。

    “斷子絕孫……另外,其實朕沒有證據證明發生在鄴城的刺殺是你做的,但需要有人承受朕的怒火。竇建德暗弱,收拾他太容易;李淵太窮,打他會讓人懷疑智慧。算來算去,只有你適合。如果冤枉了你,代朕向那些枉死者柱香,聊表歉意。這不是他們的錯,只是朕想殺人,只能委屈你了。另外告訴你,賊就是賊,永遠也成不了貴族,你還是繼續當山賊吧,貴族不適合你……”

    “楊侗。”李密一雙眸子變得通紅。

    “大王,息怒!”房玄藻向李密躬身道“楊侗此信,明顯是想激怒大王。”

    “我知道!”李密大笑道“我們出招了,人家以十倍報之,很正常!我沒理由生氣!”

    “大王英明!”房玄藻苦笑著躬身道。

    “但我也想殺人,誰讓我殺!”李密憤怒的咆哮道。

    。。。。。。。。。。

    回到家中。

    裴世清趴在榻上,他的屁股很疼,心更疼,裴氏是這次刺殺中,對方重點下手的目標,這才短短幾天時,裴氏子弟被暗殺的就有一半之多,裴氏產業慘遭毀滅攻擊。

    裴世清面色蒼白的看著手中的密報,苦澀道“如此迫害我世家大族!不為人子!”

    “父親,現在說什么都晚了。”裴奕搖了搖頭,對于裴世清的話不置可否,以當年的眼光去看現在的楊侗,那就是自大了。

    人才、教育資源歷來是世家大族制約皇權的兩大手段,可隨著廉價書籍的普及,讀書已經不再是遙不可及、高不可樊的事情,全民讀書,將會源源不斷的產生大量寒士,世家大族的優勢將不復存在。寒門和普通百姓人家或許暫時不會出大師,然則他們所學的簡單實干之學,恰恰是官員當官之本質。四書五經這種高深之學說,并不為亂世百姓之所需,而這又恰恰是世家之所長。

    裴奕嘆息道“父親,為今之計,先將族中子弟召回,待肅清這些亂黨之后……”

    “老爺,公子,不好了!”一名侍女跌跌撞撞的沖進來。

    “混賬!成何體統!”裴奕一拍桌案,怒聲罵道。

    “究竟什么事?”裴世清制止住裴奕的怒火,看向侍女道“說清楚些。”

    “夫人和兩位小公子中毒身亡了!”侍女看著兩人,失神的說道。

    “什么!?”裴世清面色瞬間變得慘白,裴奕的兩個兒子,那可是嫡系的根,如今竟然……

    “噗——”

    就在父子二人失神的一剎那,一只毒箭自裴奕的胸口鉆出,裴世清豁然抬頭,就見到這名侍女,接著了裴奕的身子,手中持著一柄匕首,在裴世清愕然、震驚的目光中,慢慢的割下了裴奕的人頭,鮮血淌了一地。

    “你……”裴世清看著無頭的兒子,大腦一片空白。

    “你很幸運!”侍女臉色冷得可怕,在裴世清反應過來之前,直接一掌將他擊暈,兩名家仆走了進來,撕下一團破布塞進了他的嘴巴,侍衛一匕首狠狠地捅向了裴世清的褲襠。

    “嗚”有些沉悶的慘叫聲響徹房間,裴世清一雙眼睛往外狂凸,仿佛會隨時瞪出眼眶一般,侍女用匕首削下了兩顆圓圓的東西,才在裴世清的身上擦凈了匕首上的血,褲襠下面已經被血水染紅。

    兩名家仆都不自覺的夾緊了雙腿,都有兔死狐悲、感同身受的感覺。

    三人換上干凈的衣服,匯合了十多名扛著大包小包的家仆,朝著門外走去。

    偌大裴府寂靜一片,竟無一絲聲息,一行十幾人,就這么堂而皇之的出了裴府,將搜刮到的珍寶裝在一輛大車之上,有著裴氏的令牌,輕易地離開了彭城。

    直到第二天,裴世清滿門被屠的消息才被人發現,這是在刺殺行動中,第一個被連根拔起的世家,隨著消息傳開,李密治下引起了更大恐慌。

    于是,李密轟轟烈烈的大清洗持續到次年陽春三月才平息了下來。

    頂點

    dasuidisanshi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9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