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421章:死亡游戲

正文 第421章:死亡游戲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彭城。

    時間尚未到酉時,陰云如鉛,城中家家戶戶已是燈火輝煌。街上行人寥寥,偶有路人出門也在冰寒的雪風中縮瑟著疾行。

    徐行的祖君彥顯得格外突出,他是一個筆鋒犀利的文士,早年與薛道衡交好,當薛道衡向文帝推薦時,文帝深喜其才,可是問道他的家世之后,文帝卻抱了深深的厭惡。原因是祖君彥受到父親祖珽所累。

    祖珽是歷史上少有的全能型人才,但他人品卑劣,除了貪污狼藉、媚上欺下、結黨營私、賣官鬻爵、陷害忠良之外,還是喜歡偷東西的梁上君子,北齊名將斛律光看不起祖珽的為人,曾遙見竊罵“多事乞索小人,欲作何計數!”祖珽知道后,懷恨在心,最終陷害了這位名將。

    而祖珽陷害曲殺斛律光的后果,卻在隋朝終于顯現出來,害得其子祖君彥在文武二帝時期,始終與仕途無緣。

    郁郁不得志的祖君彥,后來索性加入了瓦崗軍,被李密委以記室之職,記室品級雖然不高,卻極為重要,專門起草文書、檄文、作戰計劃等,接觸到的都是核心機密,只有李密的心腹才能出任,祖君彥終于有了施展才華的平臺!

    他近來迷上了金鳳樓的清倌人翠竹,今天是想來為這名姑娘贖身的,雖然以他今天的身份地位,翠竹別說正妻,就算妾氏也絕不可能,但當他的外室總比流落風塵要強吧?

    但是讓祖君彥失望的是,翠竹拒絕了,她不要任何人的憐憫和施舍,祖君彥也不憤怒,反而對這奇女子更加仰慕。

    其實身份祖君彥也不是給不了,而是他受父親惡名之苦,庸碌無為了半生,所以他不想后人也品嘗到自己的惡果。所以,祖君彥決定以后還是不來金鳳樓了,相見也是徒增傷感而已。

    “唉!”

    一時間,祖君彥心中感慨不已,強忍著回去再看翠竹一眼之念,依依不舍的加快了腳步,漸漸消失在大雪之中。

    “噗~”

    就在他剛剛抵達家門口時,一支弩箭在祖君彥毫無反應的情況下,洞穿了他的咽喉,兩名負責保護他的士兵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就步了祖君彥的后塵。

    鮮血在路人的尖叫聲中染紅了大片雪地,凄艷無比。

    “快,通知大王!”

    在家仆、路人的驚叫聲中,一隊路過的巡邏士兵紛紛向這邊涌來,瘋狂的帶人在四周搜索,然而除卻一把被扔在地上的手弩之外,沒有得到任何收獲。

    手弩很快隨著祖君彥的死訊送到了李密桌案之上。

    這是李密麾下,第一個憋屈死于暗殺的重要謀士,而且是屬于李密十分重視倚重謀士。

    對于祖君彥之死,李密氣得咆哮如雷。

    邴元真撿起被李密摔在地上的手弩,仔細打量了一番,隨后向李密說道“大王,刺客退得十分從容,這手弩很明顯是故意丟下,以表明自己的身份。”

    “刺客是楊侗派來!”李密語聲里透著一股冰冷,當這把弩弓呈到他面前的時候他就發現了弩上刻著的‘弓弩坊制’,這是大隋的軍用弩,常人很難得到。

    “不排除嫁禍可能,對方完全沒必要將這把弩弓留下。”房玄藻嘆了口氣。

    其實他也知道這種可能性不大,因為李密先聯合裴氏、劉黑闥算計大隋皇室,接著又派技擊好手前往鄴城企圖殺楊倓嫁禍楊侗,甚至還讓裴氏死士刺殺楊侗本人。這一連串的明暗算計換成是他也會冒火,又何況是性情剛烈的楊侗?而且‘禍不及家人’這個不成文的戰爭法則是李密用下作手段打破的,楊侗沒理由不反擊。

    李密也沒想到結合了明暗攻擊的手段,都無法傷害楊侗毫發,而且反擊手段來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狠!

    祖君彥吶!

    那是房玄藻、邴元真之后的第三謀士,地位還在賈閨甫之上呢。

    “查!至少要把兇手查出來!”李密沉聲道。

    “喏!”邴元真、房玄藻點點頭,雖然他們知道就算查出來也只是幾條小魚,但如果不查,實在無法向活人交代。

    兩人神色凝重,一先一后步出王宮,到了廣場之上時,房玄藻忽然開口道“你怎么看?”

    兩人雖是政敵,但是利用劉黑闥刺殺裴清華失敗之后,兩人都強烈建議李密到此為止,并設法修復關系,然后將惡名往世家大族身上甩。

    然則李<!--中间广告位置-->密受到裴氏、鄭氏蠱惑太深,亦或是出身貴族的李密太過在意世家的投入,在見到大隋軍隊大調整之時,以為楊侗暫時無力南下,又覺得已經撕開了顏面,就一定要將楊侗往死揍,免得他回過頭來對付自己。也因此,李密根本不聽二人的意見。

    “停止外戰的隋軍,便是結合我們跟李淵、王世充、竇建德之力,也很難獲得最終的勝利。而且我們都知道圣武帝打著坐山觀虎斗的心思,我與他會面時,也感受到他的善意,可魏王偏偏去招惹這頭猛虎。”邴元真心中十分惱火,無內憂外患的大隋王朝和其他的勢力一樣嗎?也不考慮一下撕破臉之后的情況,若是不懂也就算了,可大魏所有派系全都反對了,但李密置若罔聞的一意孤行。

    從這起事件之中,邴元真敏銳的察覺到貴族出身的李密骨子所蘊含的貴族傲慢,在勢弱時,他還能與他們這些出身不高的草莽文武相處融洽,然則隨著大魏建國,以及長期和關東士氣接觸,這種高高在上的傲慢之氣慢慢流露了出來,也或許是不想隱藏了吧。

    “唉,這可如何是好?”房玄藻足智多謀,邴元真想到的,他自然也能夠想。

    “我以為祖君彥是個開始,而不是結束。下一個或許是你,或許是我……總之,各自珍重吧。”邴元真忽然一笑。

    “各自珍重。”房玄藻苦笑回應。

    果然不出二人所料。

    祖君彥的死只是開始,在接下來的時間里,一股刺殺風潮席卷了整個彭城,李密重要謀臣武將都遇到了危險。

    當天晚上。

    房玄藻在吃飯的時候,食物里被人下了劇毒,如果不是端菜的下人偷吃了幾筷子,死在廚房和飯廳之間,那么死的便是房玄藻一家人了;

    邴元真睡到半夜,被子里忽然出一條毒蛇,被捂暖的毒蛇差點把他咬死;

    楊得方、杜才干被人一刀割喉,無聲無息的死在自己家中。

    郝孝德卻是被人亂箭射殺于家中,死相凄慘。

    孟讓也遭到射殺,雖然被侍衛救下,但孟讓也身受重傷,刺客被聞訊趕來的軍隊和家丁的配合下圍剿,但卻沒留一個活口,十幾名刺客,硬生生殺敵上百之后毅然自殺。

    第二天清晨,趙佗的尸體被家仆從茅廁里撈了上來,他手腳被綁,是生生給嗆死的。

    吏部侍郎裴宏、禮部侍郎王儒信相繼遭遇刺殺,只是王儒信比裴宏幸運一些,被護衛拼死救下,裴宏卻是被人亂刀砍死。

    緊跟著第三日,單雄信、徐世績、孫長樂、王伯當、張童仁、陳智略、李君羨等武將都遭到刺殺,幸好這些人平日里都有兵馬隨行,沒有被刺客得逞。晚上魏王宮被人縱火燒掉一大半,李密僥幸逃過一動,但就算如此,也被驚得不輕。

    到了第四日,有刺客闖進裴世清的府邸,家中子侄、仆人、婢女死了一片,裴世清屁股被射穿,命根子都差點給射沒了,幸好府中侍衛拼死殺敵,才將刺客盡數殺盡,李密的御史大夫鄭颋乘馬車上朝,抵達王宮時卻把腦袋給弄沒了。

    一時間,彭城風聲鶴唳,稍有點地位的魏國官員整個瑟縮在家中不敢出門;必須出門的官員,都會將護衛帶在身邊,甚至吃飯如廁都不離左右,李密更是直接將單雄信、王伯當調來保護自己,全城進行戒嚴。

    如果只是李密和文武重臣還好說,但這次刺殺的主要目標卻是裴氏、鄭氏等整個士人階層,短短五日之內,便有三百多名世家子弟死在這場刺殺之下,刺殺方式之詭異、手段之狠辣,哪怕是李密這種老江胡,每天起來第一件事都是摸著自己脖子,看看腦袋還在不在。

    七天以后,就當李密以為這場刺殺風波終止的時候,一股更恐怖的刺殺在魏國治下各地展開。

    這一次,刺殺的目標是基層官員,李密治下的所有縣城縣令在同一天遭到刺殺,死亡率恐怖的達到了八成,甚至幾個太守都遭到了刺殺。整個魏國地方官府幾乎癱瘓,哪怕李密有越來越多的關東世家子弟出仕,可基層官員一下子被屠戮一空,也是忙得他焦頭爛額,不斷派兵剿滅刺客,甚至還一家一戶的上門詢問,但亂世之中,百姓往來頻繁,根本沒一個準確的戶籍,又哪能通過民間查出刺客?倒是百姓們遭了殃,畢竟,李密麾下小山頭林立,很多人匪性難改,又哪會錯過這個發財良機?

    dasuidisanshi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9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