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412章:又當爹了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412章:又當爹了

正文 第412章:又當爹了

推薦閱讀:

    “臣妾拜見圣上、皇后。”裴清華盈盈下拜,只是還沒有拜下就被小舞攙扶起來。她這些天,天天都會來朝天殿觀看鄴城全景,只是料不到撞到了楊侗和小舞溫馨相依的一幕。

    “皇嫂不必如此,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見外!”小舞目光落在裴清華身上,復雜、憐憫的光芒一閃而過。

    裴清華頸間圍著一條雪白的狐裘,嬌美如花俏臉一片慘淡,被凍得發紫的菱唇毫無血色。身上宮裝被冷風吹得緊緊貼在身上,勾勒出纖細的腰肢、刀削一般的肩頭,瘦弱得像一株迎寒盛放的白梅。

    她果真如姐妹們之所料,每天都來看四個孩子,但是她們發現并沒想象中那般有什么詭計。

    還有就是宮女回報說,裴清華回去以后,都在默默流淚,短短不到半個月,就如一顆遇到秋風的小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

    這一刻,楊侗腦海里翻江倒海,有一種將之呵護在懷的感覺,他心知這又是以前那個殘念在作怪,只是裴清華有別的情緒也就算了,為何還要哀求,哀求什么?

    或許該和她好生一談吧。

    “是不是有話要說?直說吧!”楊侗長長一嘆

    “臣妾、臣妾不知該怎么說。”裴清華聲音嬌脆清越,煞是好聽,卻帶著一絲顫抖,不知是害怕還是凍的……

    “你們好生聊聊!”小舞笑著離開。

    楊侗瞧見裴清華一雙嘴唇都凍得發青,整個人在寒風中簌簌發抖,嘆息一聲,將身上的披風解了下來,給她披在身上,又將絲絳系緊。楊侗的手在她頸上系著絲絳,裴清華臉蛋不禁有些發起燒來。

    一串串晶瑩的淚珠從眼眶中滾落,重重跌落在地上,如她的心房般碎成無數片。

    她心中承受太多委屈,有著太多痛楚,同樣也有太多無奈!

    看著他那些能夠自由出入他寢宮同他朝夕相處的女子,欣喜和羨慕交雜在心中。

    她知道,他長大了;

    她也知道,他有了深愛的女子!

    她高興,并痛苦著。

    每一次看到他,她只敢貪婪飛快瞟上一眼,然后快速的收回自己的眼神,擔心自己每多看一眼,心中的堅持就會削弱一分,就會忍不住留下眼淚,會讓旁人發現異狀而給他帶來困擾。

    每當登上朝天殿,遙望著燈火通明的鄴城,裴清華感覺自己就是這繁華鄴城中那一個寂寞流浪人。

    她也一直以為自己可以放下,只是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堅強。

    他只需一句話,一個溫柔細小的動作,就能擊穿自己看似堅不可摧實則不堪一擊的偽裝。

    “裴氏!”裴清華雙手握著披風之角,死死的咬著嘴唇,直至咬出血來,秀美眼眸里淚水漣漣,強忍著不流出來“裴氏他們想陷害圣上……”

    楊侗問道“裴氏與我有仇,對敵人無所不用其極,這也無可厚非。”

    裴清華搖了搖頭,輕聲道“我,我不知道他們要怎么陷害圣上,可我感覺他們會拿我作文章。”

    說到了這里,她癡癡的看著楊侗,仿佛要將這個人深深的印在心頭一般,垂首道“我不想害你,我早就想說的……”裴清華心里一陣悲涼,淚珠兒一串一串的流下來,她倏地笑了,嘴角凄婉笑容帶著幾分圣潔氣息,啜泣道“可是、可是裴世清搶走了我的女兒。”

    楊侗心中巨震,接著莫名一疼。若被無形大手揪住了一般,讓他幾乎無法呼吸。

    張了張嘴,楊侗無言以對,好半晌才苦澀的問道“我的?”

    聽到楊侗的話,裴清華沒有直接回答,大顆大顆的眼淚再次從美眸中涌出。

    果然。

    楊侗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女兒叫楊襲芳,過了年就四歲了,她和蕙兒、婉兒一樣可愛,請你務必救救女兒。圣上,孩子是無辜的,錯的是她的母親,我求你善待她…我下輩子一定做牛做馬報答…”

    話說開了,裴清華美眸中剛剛升起光芒逐漸黯淡下來,終至寂滅。下一刻,瘦弱身子像一只奔跑小鹿,徑直奔向護欄,雙手一撐,頭上腳下的躍了出去。

    裴清華快,陡然清醒的楊侗更快,電閃之間已經捉住了她的一只腳。

    “砰”的一聲悶響,卻是她的額頭碰到上外面的圍欄……

    楊侗滿頭大汗的將她拉了上來,饒是他膽大異常,但此時也覺得手足發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裴清華軟軟的倒在楊侗懷里,染滿鮮血的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笑意……

    當她決定說出秘密時,早萌死志。

    都說彩虹總在風雨后,可彩虹前的狂風驟雨,能有幾人抵得住、挨得過?

    裴清華不想挨了。

    挨過又如何?還能回到過去?

    死了一了百了,自己終是解脫了……

    她相信自己所愛的男人,一定可以救回女兒,女兒一定會快快樂樂的長大。

    遠處的小舞整個人都傻掉了。

    這個自己一直戒備的弱質纖纖女子,居然以一種最為暴烈的方式,向自己心愛的人表達了她的情、她的愛、她的悲、她的苦…不管現在,她的靈魂始終純潔無瑕…

    雪花紛飛。

    萬簌俱寂。

    紅的血、白的雪,似一幅絕美的畫卷,裴清華充盈了一種哀怨凄美的氣質,美得驚魂動魄、美得讓人心碎。

    回過神來的楊侗探了一下,苦笑著向跑過來的小舞道“還有氣兒…沒死!”

    “人死了你才高興是吧?真是沒良心的臭男人。”小舞那一雙明媚的大眼睛仿佛會說話似的,眼波流轉,居然閃爍著不屑、憤怒、鄙視的神色。

    “我怎么沒良心了,你說我該怎么辦?”

    “你做的好事,我怎么知道。”小舞抬起小腳,就在楊侗身上猛踹了一頓。

    楊侗大怒“你干什么?簡直豈有此理,連皇帝也敢踹?”

    小舞踢了幾腳,氣呼呼道“就踹…你個沒良心的臭男人。她為什么要跳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她為我生過一個女兒,快四歲了…我都不知她是怎么藏的…”

    “孩子呢?”

    “被裴世清搶走了。她不想讓我為難,恐怕早存死志了,唯獨希望我救出孩子……”

    “……”女人都是感性的,聽了楊侗的話,身為母親的小舞只感靈魂觸動,她手掩住了紅唇,美眸顫抖起來,迷霧一般的水澤彌漫在雙眸中。

    眼圈剎那間變紅。

    如果換成自己,如果是自己的蕙兒、崢兒被人搶走,恐怕也會如此吧。

    她一把搶過楊侗懷里的裴清華,轉身就走。<!--中间广告位置-->

    。。。。。。。。。。。

    過了半個時辰,一家人聚了朝暉殿。

    全殿一片死寂。

    楊侗眉睫低斂、面紅耳赤的坐在主位,盜嫂之言若是傳出,絕對是皇室最大的丑聞,楊侗不僅僅盜了,而且還是以前就盜了,還把女兒都弄了出來。

    楊侗心中惴惴不安,悄悄瞇眼打量一下,頓時心死如灰。

    除了四個老婆在側,連兩宮太皇后、兩宮太后也在,全都沒有離開的念頭,對面的四個老婆均用不屑、惱怒的眼神看著。這讓楊侗如坐針氈。

    “侗兒,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就面對現實吧。”一家之首的蕭后狠狠的瞪了楊侗一眼。

    “呵呵呵……”楊侗干笑,不知該如何開口

    “怎么?自己犯了錯,現在還不好意思了?”蕭后冷冷地看著楊侗,臉面她也不好意思,可拋開皇室這一層面紗,家中以她為大,只能出面解決這個破爛事,強打精神開口訓斥“你打算怎么解決。”

    楊侗又是尷尬一笑。

    “說話呀。”蕭后不依不饒,臉色冰寒。

    “算我錯了。”楊侗耷拉著腦袋,黑黑的臉滿是不甘之色,這關老子屁事啊。

    該死的家伙死都死了,居然還給自己留下這么一個大麻煩……

    一個裴清華也就罷了,可以不認賬,但,居然特么的還有一個便宜女兒。

    要命的是,居然還落到了仇人之手。

    更要命的是,裴清華的老公還好端端的活著!別人的話,大不了神不知鬼不覺的一刀兩斷,然后把在清華搶了過來,可那是自己的親哥……

    “你哪里錯了?”蕭后冷聲問道。

    “以前不該…不該那樣的。”楊侗老實回答。

    “孩子都快四歲了,你的意思是吃干抹凈不認賬了?”

    “皇祖母瞧您這話說的……我怎會不認賬?”楊侗頭大如斗,他也知道蕭后故意找茬,實則是為自己解圍。訓斥自己好讓老婆們心理平衡、消氣。畢竟這事太荒唐了一些。

    蕭后緩緩搖頭“成何體統?成何體統?”

    “皇祖母說得對,太不像話了、太荒唐,太不是人了。”楊侗連忙自己唾棄自己。再看了眼諸女,發現長輩們都在忍笑。四個老婆除了小舞臉色溫怒之外,其他女孩并沒責怪的意思。膽子也不由得壯大了些,輕咳一聲道“我認了就是了,大不了我負責…”

    “負責?”蕭后不禁氣笑了,“你怎么負責?清華是什么身份,她跟你什么關系?你們是叔嫂呀。”

    “這個也不能全怪我,是吧?”

    “你是的意思是清華勾引你了。”

    “我不是這意思。”楊侗苦笑道“我是說孩子都好幾歲了,這說明……”

    “說明什么?”蕭后繼續生氣,一步步的往下引。

    “說明那時候男未婚、女未嫁,說明我和裴清華的關系不像現在這樣復雜,那時候都以為長輩們會將彼此撮合在一起,可哪料到她最后嫁給了大哥啊…”這個責任,楊侗只能往死人身上推,事實也是死人們壞掉的姻緣。

    楊侗不把自己的臉皮當臉了,索性說道“之后我在東都,她在江都…好幾年都沒見面了。如果我對她心懷不軌,肯定不會只讓王世充把大哥送還回來。如不是李密要將她許配給王玄瓊,我都忘了皇家還有這一個人。我現在每天要處理的軍政一大堆,還要防御別人打過來,還要思考怎么一統天下……每天忙得連飯都吃不好,這個你們也都看在眼里記在心里。我哪有時間想以前的破爛事啊。”

    “那你打算怎么辦?準備讓她假死嗎?”小舞不屑的說道,“圣上乃是天下之主,大隋的皇帝,若是傳揚出來,天下人怎么看你,百姓又怎么看待皇家?”

    “那是以前年少無知犯下的錯,事情已經發生了,現在說什么都沒用,也改變不了什么。關鍵是那可憐的孩子,無論如何都要救回來。”

    “對外就說是某個宮女生的,裴氏圖謀用這孩子來對付我,所以隱瞞不說。等孩子回來,就寄養在裴清華名下,反正她也沒有孩子,這樣也合乎情理,而孩子照樣有爹有娘,時間一長,誰還會關注此事?至于裴清華,繼續當她的王妃好了。”這是楊侗的心里話,既然接受了楊侗這個身份,也只能扛下他的錯。

    “你……”蕭后面色微微一變,這種事情在世家大族中,也是很正常的,而且楊侗說得也沒錯,這是發生在男女都未婚嫁的時候,跟很多人、很多世家大族的破事比起來,純潔得不得了,“你沒想過讓清華假死,入宮?”

    “這倒沒有。”

    “你就沒想過清華,她默默地的為你生了個孩子,最后還寧死也不想讓你為難,難道你就沒有感動么?”

    聽到蕭后這話,小舞她們都投到了鄙夷的目光。

    這讓楊侗感覺自己是個渣男。

    蕭后嘆息道“侗兒,我感覺你近來變得很大。”

    “請皇祖母明示。”楊侗連忙道。

    蕭后道“你登基為帝以后,似乎少了銳意進取的銳氣,過于愛惜羽毛。其實名聲不是在意就能得到的,而是在于你做了什么。如果天下百姓擁護你,你就是好皇帝,個人的一些小節都不足道。如果百姓唾棄,你再維護自己的名聲,最終也是落得昏君之名。總之,名聲無形無實,好名聲不能給你富甲一方,惡名也不會少去什么,但是當你刻意去在乎它的時候,就會成為你前進的牽絆,于己無利、于國無利。”

    “侗兒,其實你即使納了清華,世人說了且能如何?這世道本就強者為王勝者為王。這是誰也不可能改變的。若你擊敗了所有諸侯,他們就是賊;若是你敗了,你的命運也是如此,他們會用如種臟水往你身上潑……既如此,你又何必讓關心你、喜歡你的人難過呢?何況倓兒已經出家了……”

    “……”楊侗干脆不說話了。

    蕭后的意思很明顯,讓她把裴清華收了。

    “不就是一個女人嘛?”小舞委委屈屈的表態道“夫君你就算不為皇,清華姐著想,可也應該為那個可憐的孩子著想……總不能讓那孩子當私生女吧。”都是當母親的,她能夠體會到裴清華的痛苦。

    小舞這句話深深的刺中了楊侗的要害,他又想起自己前世的童年,同樣沒有父親,他不知道自己父親的疼愛是什么樣子,假若自己不接受裴清華,那個孩子有父母跟沒有父親又有什么區別?

    裴清華這些年躲躲藏藏懷著孩子、帶著孩子,個中辛苦楊侗能夠想象得到。如果不讓那孩子知道身邊最疼愛她的人,其實就是她的母親,對裴清華這個偉大的母親又是何其殘忍?

    dasuidisanshi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8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