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410章:教學

正文 第410章:教學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袁天罡名氣大,連帶袁紫煙的地位也水漲船高,她以客人的身份到了宮中,便受到楊家女子們的熱情款待。楊侑、楊禪師也被人從清華學宮里叫了回來,沒辦法,家里的女人實在太多,有兩個兄弟有一邊,楊侗也不至于太過寂寞。

    看著袁紫煙一臉正式的給四個小家伙看相,再聽她一本正經的說著什么富不可言之語,楊侗一臉歪膩老子都是皇帝了,四個小寶貝難道還敢貴不可言?

    這太扯了,楊侗都懶得看。也是看到四個媳婦高興,否則非要拆穿這個神棍的把戲不可,

    讓他稍微舒坦的是裴清華并沒出席,與身邊的楊侑、楊禪師說起了道家之事。

    道家流派眾多,說不定一個道觀就是一個派系,他們內部爭端極大,不像流派不多的佛家能夠形成一體,合力共建。

    就拿袁天罡這派來說,跟楊侗想象中的道徒數萬完全不同,除了他們父女兩人,就只有三百多族人弟子,他們在道派林立的巴蜀,被壓制得連生存都難,這么丁點實力,影響力小得可憐,給不了各路諸侯一點實在的東西,誰都不愿鳥他們,若不是袁天罡名頭大,恐怕連見諸侯一面都難。

    “皇兄……”聽到楊侗對袁紫煙開到的條件后,楊禪師有些猶豫的看向楊侗。

    這種小型宴會采取的是圓桌式聚餐,每人前面一套菜肴,類似于自助餐,楊侑和楊禪師分別坐在楊侗的身邊,楊禪師以前太敢,也不太適應,現如今也慢慢習慣了。

    “有什么話直說。”楊侗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放下空杯,看向了楊禪師,和聲鼓勵道“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有話直說。”

    “學宮有夫子說凡事該教化而非強行制約,法家卻在強行束縛人的行為,皇兄既推行法制,又推崇無為而治的道家,豈不是自相矛盾嗎?”楊侑疑惑的看向楊侗。

    “你自己怎么想的?”楊侗沒有回答,而是反問楊侑。

    楊禪師因為父族之叛亂,很自卑,膽子也很小,若非喝了點酒,他也不敢問話,見楊侗看來,他遲疑了半晌才說道“我以為皇兄依法治國十分合理,但夫子說的不錯。這是我的看法。”

    “我也沒說他錯。”

    楊侗說道“其實不只是道家,儒家、法家、墨家、佛家、醫家等百家的學說之中,都有大量教人向善的內容,于個人修養而言,他們一點都沒有錯。但是放到國家就不行了。”

    涉及到國家之事,眾人也認真聆聽了起來,聽楊侗說到這里,袁紫煙忍不住問道“這卻為何?”

    “國家有人口幾千萬,你不能奢望每個人都有同樣修養操守,也不能奢望每個人都能謹言慎行,幾千萬人中,也不可能人人都是正人君子、道德圣人,至少我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道德圣人。”

    然后,在楊侗發黑的臉色下,楊侑和小公主竟然認可的點點頭。

    “不管是道家,還是儒家或是其他學派,核心思想確實都在教人向善,但禪師你有沒有想過,若用這些學說來治國會怎樣?”楊侗看向楊侑。

    楊禪師茫然的搖了搖頭,他沒想過這么遠。

    “就拿秉承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佛家來說吧!他們收容的兇犯或許真有悔過之心。但此例一開,卻會讓所有人都生出一份<!--中间广告位置-->僥幸之心,他們認為自己不管犯下多大罪孽,只要皈依了佛門,就可以逃避法律制裁。而我努力完善律法,就是為了打消這種僥幸念頭,從而讓他們知道,人只要犯了錯,不管你是否真心改過,都必須接受相應的懲處,從而遏制了人們惡念的滋生。”

    袁紫煙微微一笑,給楊侗一個秋天的菠菜,電得他打了個激靈,忙撇開目光。

    蒼天可鑒,他可沒有泡妞的意思,只不過佛家太典型了,所以拿來舉例。

    楊禪師恍然道“皇兄將取消大赦天下之條款定為鐵律,也是在斷絕所有人的僥幸之心么?”

    “正是如此。”楊侗用筷子醮了酒水,在桌面上畫出一條線,看向楊禪師道“律法就是這條線,你可以叫它底線、道德底線、警戒線,這條線在告訴人們什么事情是錯的、什么事情是對的,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有了它的存在,可以遏制人類的貪念。而完善、嚴峻的法律,不僅可以起到警惕、懲治的作用,很多時候還能讓惡人變成好人。”

    說到這里,楊侗在這條線上抹開幾條口子“一旦向秉承‘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佛家妥協、一旦再搞什么大赦天下,那法律就出現了缺口,讓人們知道,只要自己從這里過去,就可以免死、免刑、免罰!這樣的缺口越多,那么底線就會逐漸成為一紙空文。就算是好人,當他看到周圍無數人在做壞事,卻能通過這些缺口去變成壞人卻免受罪責,那他肯定也想去走一遭,走著走著,就回不了頭了。而我們要做的就是不斷加固和完善這道警戒線,將這些漏洞、缺口不斷補齊,讓人們不敢碰這條線。然后在這條底的基礎上,儒、道、墨、佛等學派可以自由發揮。也只有這樣,才會出現更多正人君子、道德圣人。”

    “所以強行制約的法制跟柔和育人的德治并不矛盾,這些道理,其實絕大多數善于思考的飽學之士都懂。只是有一些學者為了個人私利或是本門地位,而刻意貶低法制,刻意挑起紛爭。單就這點來說,說這話的人,本身就道德缺失,即使不缺德,那也是見識有限。因為他們刻意不承認法律作用,就是缺德;看不透的話則是說明他才能和見識無法勝任這一級別的老師,就以他的見識來說,只能當縣學、或是蒙學老師”

    楊侑、楊禪師、小公主都點了點頭,他們雖然不能全懂,但楊侗說的話,比夫子們說的更容易理解。即便是袁紫煙也是豁然開朗、深受啟發。

    蕭后看著和諧共處、兄友弟恭的一幕,高興得連眼睛都紅了,弟弟們愿意學,兄長認真教,這比什么都好,也是她向往已遠的真正的家庭。

    大家都覺得楊侗的教學方式很獨特,他沒有動用皇帝、兄長、‘老師’等等權威,強行把自己的觀念灌輸給別人,更沒有強迫要求別人怎樣怎樣,而是通過這種引導加論證的方式去溝通,看似不合常規的離經背道,但楊侗說的這些,卻正是楊侗治下能夠越發繁榮強盛的根本原因,只不過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讓楊侗這么有耐心的去講解。

    當然,楊侗也沒有這么多充裕的時間,他要考慮的事情實在太多太多了。這不,飯還沒吃好,就讓人召集尚書省三仆射九尚書和大理寺卿準備要到朝陽殿議事了。

    頂點

    dasuidisanshi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8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