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404章:武舉開幕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404章:武舉開幕

正文 第404章:武舉開幕

推薦閱讀:

    雪花飛舞,狂吼朔風裹挾漫天飛雪,鋪滿整個鄴城。

    喧天鑼鼓讓平靜的鄴城有幾分年味。

    鄴城大校場邊緣,巨大主席臺上,一名兵部一絲不茍的立在高臺上,高昂貫穿整個校場“吉時到,請勇士入場!”

    “嗚—嗚嗚—嗚嗚”

    兩排號角手鼓足腮幫,吹響號角聲,讓這蕭瑟的冰天地雪平添幾分戰場肅殺。

    號角聲中,一隊隊裝扮各異,或魁梧、或精悍的勇士聚集成勉強整齊的隊列,從‘八卦’下方的通道步入校場。

    因為大校場容量大,楊侗并沒有搞什么入場券,只要愿意進來的都可以進來,哪怕是胡人也可以進來參觀。

    雖然現在天氣寒冷,但如今鄴城全是無所事事的百姓,不少人都拖家帶口前來參觀,一眼看去,十九層高的圍場上盡是黑壓壓的人頭,自有軍中將士、城防軍在這里維持秩序。

    粗粗看去,足有萬人余人在校場中央排起了隊列,隊列雖然并不整齊,但有膽量來參加的都是悍勇之士,近萬人的氣勢絲毫不比一支精銳軍隊差。

    兵部官員目光陡然變得凌厲起來“圣上、娘娘登臺,禮!”

    呼啦啦一片,一個個赳赳武夫此刻沒有一人敢違抗,隨著楊侗、小舞的身影出現在那高臺之上,所有在場悍勇之士,都不自覺的躬身行禮。

    楊侗牽著小舞冰涼的小手緩步而來,小舞一手盈握的纖細蠻腰被寬大的鎏金玉帶緊緊系在堪堪一握的芊芊柳腰之上,勾勒出驚心動魄的誘人線條。剪裁合理的盛裝大方、高貴,配著小舞高挑曼妙的身軀以及白嫩如玉的肌膚,顯得高貴異常。

    她眼波轉動如水,腰肢娉婷似柳,容貌之美,固是難畫難描,神情間似帶的那種高貴清華之氣,更是令人不敢仰視,單只“儀態萬方,宛如天仙”八字,又怎足以形容?

    小舞第一次直面這么多人,嬌軀不禁有些緊繃,將楊侗的大手握的更緊了。

    楊侗感受到她的緊張,柔聲安慰道“這是大隋榮耀,也是你們夫妻的榮耀,朕君臨天下,卿伴舞一生。”

    這一句話,讓小舞身心火熱,巨大的幸福和滿足自心靈深處涌起。臉上含著淚的笑容,就像一朵清晨玫瑰,沾著露水,卻綻放出美麗的笑靨,是那樣動人。

    丈夫那一份自然而然的溫柔、那一份自然而然的誓言,都讓她感到由衷的甜蜜!冰天雪地仿佛也冰雪消融,到了春暖花開的融融春日,一顆芳心也安定了下來。

    楊侗帶著小舞出席這個軍武氣極重的場合,就存在安撫她的意思,他一直以為自己的妻子是幸福的,可不經意間才發現,她雖然已經是皇后了,可她心靈深處卻潛藏著令人難以想象的卑微,那天晚上的表述讓他心疼、心碎。

    作為她的丈夫,有責任幫她自信起來。但除了丈夫這一重身份,他還是大隋的皇帝,輕輕松開小舞的小手,于是前踏幾步,朗聲道“我泱泱大隋曾經威震天下,四域胡虜被我們玩弄于鼓掌之間,塞外諸國莫不以我大隋為尊,但短短不到三十載,我大隋江山社稷每況愈下,內有諸侯割據,外有胡蠻虎視眈眈,若非朕臨危受命,大隋早已不再,朕想問問,我大隋緣何如此?”

    一群壯士的呼吸隨著楊侗抑揚頓挫的聲音,變得急促起來,是啊,縱橫捭闔、天下無敵堂堂大隋,因何至此?

    坐在側位之上的吐谷渾使節慕容恪、東西突厥代表、高句麗國王高建武面色都有些不好看,楊侗竟然堂而皇之的拿他們當反面教材,有沒有顧及他們的感受?

    楊侗當然沒有顧及,弱者就該跪下挨罵。

    “天下一統的強隋不再,固然可惜,但朕卻不難過,甚至心中會有竊喜之心。”楊侗話音一轉,語聲中的滄桑和無奈盡數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昂揚振奮。

    眾人疑惑的看向楊侗,不明白這位行事率性的皇帝,為何要說這種話,這算什么?

    “以前的大隋再輝煌,那也是先祖榮光,與我們任何人都無關。朕以為,與其緬懷先輩創造的傳說和榮光,倒不用雙手去打出一片屬于自己未來,讓今天的你我,成為后人緬懷和瞻仰的輝煌。”

    “朕還是留守東都的越王之際,有人阻止朕學武練劍,說武夫只知好勇斗狠,粗鄙不堪,不僅于國無益,反而是霍亂國家的根源。這話朕不敢茍同,若無這些所謂的粗鄙武夫,用鮮血和生命捍衛國家門戶,根本沒有國家的長治久安。”

    “朕認為文人是國家不可或缺后盾,而武人卻是國家的脊梁、國家的利刃,若無勇悍之士捍衛國門,國家縱然再富裕,也只是豺狼虎豹眼中的肥肉!朕不想當肥肉,更不想自己的國家、自己的子民當任人鯨吞的肥肉,所以朕當一頭饑餓狼王,帶著千千萬萬頭兇悍的戰狼,一次又一次御敵于國內之外,一次又一次去草原上狩獵,然后再用獵物反哺千千萬萬名大隋子民。”

    說到這里,楊侗如狂風暴雨一般的鏗鏘語速漸漸的緩了下來,他張開雙臂,用一種享受的語氣道“成功的事實證明,永不凋零的尚武精神,是大隋王朝立世之本……”

    “吼!”

    人群中,許多漢子突然舉起兵器怒吼出聲,他們不知道<!--中间广告位置-->自己吼什么,只知道自己胸中有一團火焰在燃燒,若不吼出來自己一定會瘋掉。

    高臺上意氣風發、氣勢睥睨的楊侗,嘴角那一抹溫柔的微笑,卻讓人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蕭煞森寒!

    各國代表看著這尊如同云端之上的冰冷的神祗,無不面色沉重、心頭忐忑,這位如刀如劍的年少帝王激勵人心的話語之中,所傳遞出來森然殺意讓他們毛骨悚然。

    數十萬縱情狂吼的大隋男女老少,在他們眼中,則變成一頭頭張牙舞爪的惡狼,帶著濃重的血腥撲面而來。

    楊侗君臨天下的至尊風采,也是首次呈現在小舞面前,她感覺自己如同做夢一般,一雙鳳眸更是出了狂熱的色彩。

    丈夫以往時如君子、時如無賴、時如多情的男子、時如惡作劇般的小孩……唯獨沒有至尊的氣度。直到此刻,偉丈夫的九五至尊形象豐滿了起來。

    等全場安靜下來。

    楊侗說道“我大隋軍制與以往不同,在十人火、五十人隊、百人旅、三百人團之上,增設千人衛、五千人師、萬人軍,鷹揚郎將是衛級主將,統兵一千,郎將為鷹揚郎將副將!虎賁將軍是師級主將,統兵五千;虎牙將軍為虎賁將軍副將。”

    “而這一屆武舉與以往不同的是,朕要從武士中選出虎賁將軍一名、虎牙將軍十名、鷹揚郎將七十二名、郎將一十零八名!”

    楊侗話音剛落,一隊隊將領從一個出口涌了出來,每一人精神奕奕,相比于武舉武人的雜亂無章,這些武將井然有序,他們往那里一站就知道是精銳,哪怕面對近萬名武人的逼人氣勢也絲毫不弱。

    “你們先通過個人勇武、和統兵能力先決出勝負之后,然后才有爭奪將位的資格。奪將位的方式有兩種,一是以個人勇武打敗朕的這些鷹揚郎將,二是和這些他們比試統帥能力,只贏一項者,視為失敗,但是朕也會授予校尉之職。”

    “武藝、統帥皆勝者,便可晉級去角逐虎賁將軍、虎牙將軍、鷹揚郎將、郎將!第一名即是虎賁將軍、二到十一名是虎牙將軍,依此類推…如果晉級人數不足,朕寧缺毋濫…決不會為了湊足職位而濫竽充數。”

    “另外,我軍執行的是軍功制,當你的軍功累積到相應級別,便可提出挑戰申請,只要你獲勝,便會自動取代其將位,原將領則自動降一級;他想重奪將位,只要功勛累積足夠,才可以重新挑戰,朕的軍隊不講關系、不講資歷、不講出身……”

    “鄂國公尉遲恭、申國公蘇定方就是最典型的成功例子,他二人平民出身。投身軍旅以后,只用兩三年時間,便用自己的能力證明了自己,并取到大將軍之位、國公之爵!”

    沈光、秦瓊、羅士信、裴行儼、牛進達、蘇定方、尉遲恭、薛萬均、薛萬徹、張鎮周的迅速崛起,在大隋是一個個傳奇!是出身不高的武人的標桿,他們的事跡,同為武人的武士自然比誰都知道得清楚。

    大隋的十名大將軍、國公起點都不高。尤其是鐵匠出身的鄂國公尉遲恭、鄉勇出身的申國公蘇定方,他二人簡直是最徹底最勵志的成功案例。

    如今聽到楊侗專門舉例,所有人的眼睛放射出炙熱火花!有人激動得全身顫抖了起來,激動得無以復加!

    尉遲恭、蘇定方能,我也可以。

    “朕的軍隊,唯一的原則是能者上庸者下!只要你能力足夠強!那你便是大隋下一個大將軍、下一個國公!”

    楊侗構思的美好前景,令所有人激動得呼吸粗重,雙拳緊握,青筋暴跳,

    寂靜中,楊侗重重一揮手,大吼道“告訴朕!想不想當大將軍?想不想當國公?”

    “想!”

    楊侗的話語落下,整個校場先是一片寂靜,緊跟著的是山呼海嘯的吶喊聲,這不僅是參加大比的武人的心聲,也是所有人的心聲。

    數十萬人的齊聲大吼聲震長空!數十萬個發自內心深處的聲音,令天地都為之震顫。

    楊善會與身邊的李靖對視一眼,雙方都能看到對方目光之中的驚嘆。

    “圣上這一手如何?”楊善會詢問。

    “厲害!”李靖點評之后,感嘆道“士兵只要功勛足夠,便可以發出挑戰將位的申請,這是圣上為底層將士開啟的上升通道。同時也是對軍中將領的鞭策;將領若不進步,便會被讓能者取代。”

    “士兵為了獲得官職,自然是拼命學習、拼命訓練;將領為了保住自己的職務,也只能玩命的練!這就形成了前所未有的雷霆政策。幾乎不是監督,兵兵將將都會自發自愿的訓練,從而讓大隋軍隊的戰力在良性競爭中蒸蒸日上。這一招可以稱為以兵制將,是前所未聞的練兵之道!不管治軍還是治吏,都是極好的辦法。”

    楊善會點了點頭,瞇著眼睛笑道“圣上這一手是對軍務司、換防制的補充。心有異志的大將只要敢露出一點反意,恐怕下一刻,就被手下將領割下腦袋換軍功了。”

    李靖呵呵一笑“這不更好么?”

    “有此帝王,我大隋中興不遠矣…”楊善會欣慰的看著高高在上、氣勢磅礴的楊侗。

    頂點

    dasuidisanshi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7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