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403章:房玄齡的一勞永逸

正文 第403章:房玄齡的一勞永逸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r />

    長孫無垢腦海中靈光乍現,鳳眸閃閃道“夫君在家宴贈與皇嫂府邸,讓她到外面住,太皇后、太后她們都默認了,可皇嫂一謝恩,大家全變了。原因何在?”<r />

    <r />

    “二妹的意思是……”小舞若有所悟的輕聲征詢。<r />

    <r />

    “皇嫂萬念俱灰、可憐兮兮、楚楚動人的可憐模樣,讓有同樣經歷的太皇后、太后、南陽皇姑感同深受……她什么都不說,效果卻比什么都強。她以可憐博得大家同情,從而勝利入住宮中,便于后續行動。”<r />

    <r />

    長孫無垢眉頭微皺,旋即舒展開來,微笑道“她什么都掩飾得好,但是她忘記了自己。”<r />

    <r />

    “這又何解?”水天姬問道<r />

    <r />

    長孫無垢輕笑道“世家十分注重門風,自詡為漢家正統的關東士族尤甚,他們政治地位從五胡亂華開始,就一直不如雜胡。”<r />

    <r />

    水天姬疑惑道“雜胡?什么是雜胡?”<r />

    <r />

    “‘雜胡’是以漢族正宗自居的關東士族蔑視、罵人的詞兒。”長孫無垢想了想,指著自己的鼻子,又指著李秀寧,道“我倆有漢人和鮮卑人血統,就是關東士族嘴里的雜胡。”<r />

    <r />

    “關東士族瞧不起雜胡,政治地位卻遠不如雜胡之首的關隴世家,直到大隋立國,文武二帝弘揚漢學、提倡漢禮,他們的地位才一步步上升。可冰凍三日,非一日之寒,他們被打壓了幾百年,地位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提升上來的。為了體現出自己的清高,有的家族故意拒絕皇室、將門的求親,踩著至高無上的尊嚴權威,以拔高自身地位,讓世人覺得他們很高貴高尚。”<r />

    <r />

    “關東士族女子代表的是一個家族的顏面,所以她們自小就受到嚴苛的訓練,被培養出來的杰出女子大多知書達禮、華貴大方,她們琴棋書畫、音樂舞蹈、女紅刺繡無所不通,堪稱是女人中的典范。”<r />

    <r />

    “燕王兄當年是裴氏心目中的皇帝,作為皇后人選的皇嫂,才貌、智慧,學識、見識冠絕裴氏。按照正常推理來看,知書達禮的皇嫂應該避嫌、應該拒絕太皇后好意,可她卻沒有,這很不合理。”<r />

    <r />

    “‘長者賜,少者不敢辭’也是禮,她遵從長輩之命也沒錯啊。”水天姬這些年惡補漢學,學了不少。<r />

    <r />

    “三妹說是沒錯!”長孫無垢說道“但是‘長者賜,少者不敢辭’到了皇家之后,則為小節。”<r />

    <r />

    “為何?”<r />

    <r />

    “皇家無私,忠、仁、義、禮、智、信當先,孝、悌則居其次!皇嫂成為皇家人的時間比大姐還早,她不會不懂這個道理,而且她與夫君有過一段情,更應該懂得避嫌,但她依舊沒有。”<r />

    <r />

    水天姬恍然道“這女人果真不安好心!我們應該跟夫君說,否則就晚了。”<r />

    <r />

    “不行!”小舞、長孫無垢、李秀寧異口同聲的說道。<r />

    <r />

    小舞向一臉茫然的水天姬解釋道“我們的懷疑沒有一點證據支撐,被夫君誤會為妒婦就不好了。休妻七出中,妒忌居其六呢。”<r />

    <r />

    “七出中,淫為其二,我感覺我們三個昨晚全犯了,這下好了,只剩一個老四。”水天姬瞪圓了秀眸,一臉認真的樣子。<r />

    <r />

    “噗”<r />

    <r />

    李秀寧忍不住笑出聲來。<r />

    <r />

    小舞和長孫無垢面紅耳赤。<r />

    <r />

    李秀寧忍住了笑“這個淫,指的是妻子與丈夫之外的男人發生不正當關系。你們和夫君怎么瘋都不算。”<r />

    <r />

    “虧我一直擔心,所以一直幫夫君對付你們。”明白過來的水天姬大大的松了口氣<r />

    <r />

    三人滿臉黑線……<r />

    <r />

    難怪這女人每次都那么積極的當幫兇,原來她在打著法不責眾的主意。<r />

    <r />

    小舞敗給她了,再繼續下去,不知這笨女人能說出什么驚世駭俗的話語來,趕緊擺擺手,“回歸正題,不能東拉西扯,不然說到明天也沒說完。”<r />

    <r />

    李秀寧微微一笑“如果皇嫂真有問題,我想,我知道她是什么打算了。”<r />

    <r />

    “愿聞其詳。”女孩們臉色嚴肅起來。<r />

    <r />

    李秀寧“下一步,或許會以看孩子為由,時不時來朝暉殿走動,楚楚可憐風姿來博取我們姐妹好感,然后一步步接近夫君。”<r />

    <r />

    小舞炸毛了“想搶我丈夫,她做夢。”<r />

    <r />

    長孫無垢被小舞萌萌的神態惹笑了,忍不住捏捏小舞嫩滑的臉蛋兒。<r />

    <r />

    小舞感覺自己被輕薄了,羞惱瞪眼道“本宮是大婦,老二你要尊重點……”<r />

    <r />

    “是是是,您不但是大婦,還是皇后呢,誰敢不尊重您呀?”一旁的長孫無垢樂不可支,嘴上說尊重,小手卻很自然的攬住小舞的細腰,十分親昵的在她耳朵咬了下。<r />

    <r />

    小舞脖子一縮,嗔怒道“你也變壞了!”<r />

    <r />

    李秀寧抿嘴一笑,正色道“別鬧了,說正事呢。”<r />

    <r />

    “那你快說,我們應該怎么辦?”小舞的狠狠推了長孫無垢一把,問道。<r />

    <r />

    李秀寧露出深思的神色,柔聲說道“皇嫂在我們眼前肯定不會露出什么破綻,我們盯著她根本沒半點用。未免打草驚蛇,我們要一切如常。”<r />

    <r />

    小舞聽的眼前一亮“你是說……”<r />

    <r />

    “不錯!”李秀寧輕輕點頭。<r />

    <r />

    小舞會意道“來人,有請江總管、陰將軍!”<r />

    <r />

    “喏!”<r />

    <r />

    水天姬說道“對了,夫君每一次大戰都叫什么什么行動。咱們是不是也該有個名字。”<r />

    <r />

    “護夫行動。”小舞霸氣道。<r />

    <r />

    長孫無垢見她氣勢睥睨的模樣,又起了逗弄之心,湊到小舞身前對她呵了一口香氣,調笑道<!--中间广告位置-->“哎呦,看來咱們皇后娘娘又思春了呢……”<r />

    <r />

    小舞俏臉微微一紅,不過她可沒有忸怩作態,反而理所當然道“我想我的男人,誰管的著?”<r />

    <r />

    長孫無垢秀眸一瞪,故作不滿道“可你想的男人也是我們的男人呢!”<r />

    <r />

    小舞反唇相譏“是么?女人聽自家男人的話天經地義,可昨晚夫君要你那什么的時候,你卻推三阻四的,本宮可沒出看出是你男人來著!”<r />

    <r />

    論起斗嘴的本事,長孫無垢哪是小舞對手?她面紅耳赤,羞惱道“我沒你那沒臉沒皮,都不知害臊嗎你?”<r />

    <r />

    “本宮沒臉沒皮?也不知道是誰喊著還要…”<r />

    <r />

    “哎呀,閉嘴!”<r />

    <r />

    “本宮又沒說錯,為何要閉嘴?對了,你吹那啥的時候,老三的味道咋樣…”<r />

    <r />

    “不許說,羞死人了!”<r />

    <r />

    “每次做的時候,就你最不要臉了,那陶醉的模樣,本宮這個女人都動心,現在裝什么淑女呀。”<r />

    <r />

    “我撕你個死丫頭的嘴……”<r />

    <r />

    “哎呀,老三救命,賢妃造反了……”<r />

    <r />

    房中話語自然不會被外面聽見,但是銀鈴一般的笑聲卻從窗欞縫隙傾瀉出來。<r />

    <r />

    。。。。。。。。。。<r />

    <r />

    也只有生在這個時代才知道世家的強大,才能知道楊廣的厲害之處,不說一系列浩大工程,以及一系列的對外戰爭,單是在平衡之道,就玩得比很多皇帝都要強。<r />

    <r />

    在他統治前期。<r />

    <r />

    關隴集團、關東士族豪族、江南士族、外戚勛貴、寒門子弟……幾乎所有的政治派系都能在朝堂之上尋找到自家代言人。而這些派系的代表人物相互牽制、彼此提防,形成一種奇異的平衡。楊廣借助這個微妙的平衡,一步步蠶食關隴世家的力量,<r />

    <r />

    世間最完美的是平衡,最難做到之事也是平衡……<r />

    <r />

    這就看出楊廣的能力是何等卓越。<r />

    <r />

    只可惜他在后期犯了急功近利之錯誤,將大好局面玩崩了,從使大隋因為國力耗盡而四分五裂。<r />

    <r />

    楊玄感之亂、農民起義雖然動搖了大隋根基,但真正挖斷大隋根本的卻是蕭銑、李淵等貴族的謀反。按照如今的態勢來看,如今的天下皇權與世家之間博弈的衍生之物。<r />

    <r />

    在硬實力的較量中,皇權完敗給世家。<r />

    <r />

    ……<r />

    <r />

    也有人說,楊廣如果只當半輩子皇帝,那么他的功績足以秒殺九成以上的帝王。<r />

    <r />

    楊廣統一南北、定契丹,討伐林邑收復海南島、巡視青海吞并吐谷渾,與西域數十國結盟,建東都、立科舉、開通大運河、營建洛口倉、頒《大業律》、藏書三十七萬卷……一位帝王只做一項便足以名留青史,可楊廣全干了……<r />

    <r />

    如果他穩一步,結果又會如何?史書又怎么寫?<r />

    <r />

    再如李淵,他構建的李唐王朝縱橫捭闔,蕩平各路諸侯,然則,他在史書上留下的卻是一個無能、懦弱的形象。<r />

    <r />

    所以,評定一個皇帝是好是壞、是強者還是弱者,不在于他對天下和民族貢獻多少,而是在于筆桿子。<r />

    <r />

    在教育資源貧瘠的古代,筆桿子掌控在世家手中,也因此,一個皇帝是好是壞,皆是由他們說了算。<r />

    <r />

    這是世家軟實力之強之勝。<r />

    <r />

    正因為明白世家軟實力之強悍,所以楊恭仁、房玄齡、杜如晦、凌敬聽到楊侗臆想時,面色都很不好看。<r />

    <r />

    楊侗為了讓四臣能夠了解得深一層,先將老婆們的懷疑說了一遍,接著連自己和裴清華有過一段感情這種經歷也說了,至于偷吃禁果之事,自然不會說。<r />

    <r />

    聽完楊侗之話,四人莫不頭皮發麻,叔嫂有奸情本就被世人唾棄,如果再加上一個弒兄之罪,那么這輩子休想抬得起頭來,就算大隋這邊不會有人宣揚,但中原那些世家可以將消息散布進來啊。<r />

    <r />

    想到那后果,一個二個不寒而栗。<r />

    <r />

    楊恭仁汗水涔涔的請罪道“圣上,此皆是臣之過錯,若不是臣過于在意皇室清譽,也不會被裴氏和李密加以利用。”<r />

    <r />

    “臣負責黑冰臺,卻不能明察個中隱患,罪責難蓋。”凌敬也開口道,眼神中帶著強烈的慚愧。<r />

    <r />

    “這是以皇室清譽為基點而布下的陽謀,無論朕愿不愿,都不能讓皇室中人流落在外!基于此,才有一連串陰謀詭計!而且……我大隋君臣的心思都在武舉和各國使臣,給了他們最佳的契機。這怪不得大家。”<r />

    <r />

    楊侗笑了一笑,道“敵人已經出手了,諸位覺得我們要如何回應?”<r />

    <r />

    “圣上!”房玄齡拱手道“臣以為近日之內,會有人襲擊忘塵禪師出家的天禪寺,在人數不知的前提下,調動黑冰臺、內衛所有力量監視天禪寺一切人等,務必在敵襲前將忘塵禪師轉移到安全之處。一旦有人襲擊,立刻擊斃!”<r />

    <r />

    楊侗不滿道“有一必有二,朕不希望下一次又有人拿此事作文章。”<r />

    <r />

    “簡單省事的辦法是讓燕王妃借機假死,自此隱姓埋名,重新生活。”房玄齡說道<r />

    <r />

    “這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就這么辦吧。”裴清華‘死’了以后,別人就少去攻擊自己人品的一個理由,而且楊倓也平安了,兩全其美。裴清華是以前那個楊侗的情人,跟現在的楊侗沒有一絲關系。況且他只要一句話,就會有女人大把大把的送上門來。委實沒必要跟這個扯上關系。<r />

    <r />

    楊恭仁、杜如晦、凌敬聞言,看向楊侗的眼中卻閃過曖昧神色,在他們理解則成了這樣裴清華如若假死,不僅省去了未來的暗招,還能以另一個面目與楊侗復合。<r />

    <r />

    <r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7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